分享到:

37

2015年8月12日 更新

我在边上捡起一堆石头,我在黑暗中,想来他不会那么快发现我,如果有变,我用石头砸他至少有防身的机会。

灯火晃晃悠悠,逐渐靠近,这地下山谷下能行走的道路很窄,很快,灯火就来到了我的前方。

我看到一个举着风灯的人,穿着破烂的冲锋衣,来到我的面前,他没有看到黑暗中的我,只是和我一样停了下来喘气,四处观瞧。

接着他坐了下来,将风灯放在一边半人高的石头上,火光照亮了他的脸。

第一个瞬间,我有了一种认识和不认识完全混淆的感觉,随即我便发现,这两种感觉都是对的。因为,我看到的是我自己的脸。来的人,竟然和我长的一模一样。

我眯起眼睛——张海客?还是——

他的脸上充满了疲惫,迷茫的环顾四周,不是张海客,张的眼神坚定和锐利很多。

他似乎没有继续前行的打算,开始整理的自己的背包,他的背包里有一些吃的,他似乎吃了起来。

我的手有些发抖,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忽然,这个人似乎听到了什么,警觉的抬起了头,我立即屏住呼吸,却看到他看的方向不是我这边。

他看向了峡谷的深处,我转头看去,又看到一点火光,从远处晃动而来。

我面前的吴邪,似乎紧张起来,他观望了一会儿,掏出了一把手枪,没有任何的举动。

我抓住一边的石头,足有半个小时,又看到一个人举着火把,小心翼翼的走近这里。

这个人穿着攀山的紧身棉服,举着火把,背着一只巨大的登山包,来到我的附近,似乎是闻到了附近煤油的味道,他抽出了登山镐。看到风灯下的吴邪看着他,两个人都没有丝毫的惊讶,接着,新来的放下了背包。

他的头发很长,比我和前一个人都长。胡子很久没有刮了,他拿着登山镐,剥掉一个区域的碎石,给自己空出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我看着第三个人的脸,浑身的冷汗不停的冒出来,那仍旧是我的脸。

怎么回事?

我的脑子一下清晰,一下混沌,无法进行思考。

为什么不止一个我来到这里?

那些人,它们的举动,好像我自己。难道,那些我发现的,和我长的一样的人,张海客一直困惑的那些伪装的吴邪,是这个目的?

接着,在远处的黑暗中,一盏一盏的火光,灯光开始亮起。我惊悚的意识到,无数的人,开始往这里走来。

你麻痹。我心说,看着这个地方一处一处的亮了起来,我浑身的毛都立了起来。

这些人,他们互相并不在意,来到附近之后,都是和我一样,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也不交谈,也不注视,默默的安静了下来。很快,在青铜门外的这片峡谷中,星星点点的响亮起了很多的火光,四周的星光消失了,留下的好比夜晚湿婆灯会时,满山的火灯。

上一篇:
  1. 死了七个肿么还剩这么多。。。。。。吓,这是在考验小哥是否能找到真正的无邪么,这个梗。。。。。。

  2. 如果每一个“天真”都被植入了相同的记忆,被按照相同的方式培养出类似的思维方式,会不会每一个“天真”都会形成趋同的行为轨迹。细思恐极。

    • 混进去那也只能是暂时的。混进去又没人说话,跟着他们去哪里吗!吴邪还要跟鬼玺汇合,就不知道这么好人,吴邪还怎么进青铜门,要是不小心让这没多吴邪都进去了,那太热闹了,期待明天的更新!

  3. 《藏海花》里有一段话:他(小哥)当年在进入雪山前,遇到过当时还年轻的德仁大喇嘛,他们做了这个约定,就在十年后的那一天,他(小哥)会从雪山中,带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出来,但他出来的时候,他必然已经完全忘记了约定,所以德仁大喇嘛会在这个寺庙里等待他,拿着当年他留下的可以证明约定的东西,而年轻人会把雪山中发生的一切,在忘记之前全部说出来。上面这话可以推测出:8.17出来的小哥必然是失去10年前记忆的,也忘记吴邪他们了。但是他留了一只鬼玺给吴邪,让吴邪带着这鬼玺打开青铜门去接他。所以这鬼玺成了唯一可以证明10年前约定的信物。所以,接下来会不会发生强鬼玺的大战呢?期待三叔的更新。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