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35

2015年8月11日 更新

我翻动背包,首先从里面拿出一只手电,我亲吻了一下,打开手电,强光手电的光芒让我的眼睛一下迷住了。

强光照射之下,四周石块纹路,这些甲胄尸身上的材质灰尘,都照的发白。我抹了抹眼睛,喜极而泣。接着我翻出一只高频哨子来。

我抬头,吹动哨子,同时打手电的信号。

上头是胖子,信号打回来的时候我知道了,他说他怕除了地面之后,已经和小花取得了联系,出去之后的区域就是之前第一次来的入口,他抢进来找我。

我松了口气,再次翻动包里,看到了压缩饼干,这才觉得饿,拆开来吃上几口,把自己的情况也用哨子加手电和胖子说了。

胖子叫我尽快穿上裤子,否则蚰蜒会钻进屁屁里。我听他的话穿上,还从包里发现了半盒烟。

说是半盒只有两三支了,我一边骂胖子小气,一边点了一支抽了一口。

极度困顿下的我有一种进入仙境的感觉,混沌的感觉一扫而光。

四周的阴兵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我的冷汗越来越多,感官恢复之后,第六感越来越灵敏,我看着它们发白的眼仁,总有一种它们随时会动的感觉。这些东西在这里特别的邪性,我必须尽快离开。

两相分析,胖子说我所处的位置,很可能能直接到达青铜门所在,要小心大的蚰蜒和人面鸟。他继续前进会进入到火山口中,他在那里等小花汇合,之后原路进来,带着鬼玺和我在门前碰头。

按照直线距离,我肯定先于他们到达,可能要在黑暗中等待一段时间。

我想我本来都摸黑去了,这不算什么。回到正路上,看着钥匙的方向,我刚想开始小跑前进,却看到手电光照射下,这把铜钥匙,有些奇怪。

张起灵,你做了什么?我心说。

我看着四周的阴兵,我是一个走到哪里哪里起尸的命格,这一路过来,这里那么多诡异的胄尸,竟然丝毫不动。

这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胖子在上面攀岩,沿着岩壁上的突起前进缓慢,我很快就把他们落下。

接下来的18个小时,我心无旁骛,在长白山底深处的缝隙中,一路狂奔。一直跑到头顶开始出现巨大的锁链。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这里的场景让人震惊,如今再看,仍旧让人毛骨悚然。一条一条的锁链横贯在山谷两端,无数的人面鸟停在上面,头蜷缩着,呈现休眠的状态。我早已经走出了阴兵的方阵,屏息缓缓在满地的骨骸和乱石中穿行。最终,我的手电远远的,似乎照出了一块青铜的巨壁。

我记得那座巨大的青铜门,镶嵌在岩壁之中。甚至看不分明。

手电的光芒照不出那边的全貌,它似乎真的在那里,无数次我在梦里梦到,醒来总是怀疑自己是否当时出现了幻觉。

我的心脏紧张的几乎要爆裂出来。我坐倒在地,双腿不住的发抖。

我真的无法想象,有生之年,我还会回到这里。

手里的钥匙指向那个方向,我没有急着过去,想点起第二根烟,看了看头顶的黑影,没有敢点。

远处有一处平台的石头,我双脚脚底已经全是伤口,爬了上去。

我看到了一团东西,铺在石头上面。

走近,抖掉上面的灰尘,我发现那是一套衣服,我辨认了好久,才认出这是闷油瓶的衣服。他把衣服脱了放在这里,叠的很好,还用石头覆盖着。

他又是换了甲胄进去的?我搬开石头,扯动衣服,都是外衣,还有一双鞋,我闻了闻,只有一股鸟粪味。

我把衣服上的污渍大概拨弄了一下,抖掉灰尘和干粪,脱掉潜水服,把衣服和鞋穿上,穿鞋之前,我扯掉衣服口袋里的内衬,用来做袜子包住脚。

潜水服有保暖的功能,但终究不如衣服暖和,我抖了一下,无论怎么抖,衣服里还是能抖出灰来。但舒适的感觉开始回归了。

小哥没有什么私人物品,衣服口袋里什么都没有,我坐在石头上,有点发懵。

我到了。

为了节约电池,我把手电关了,四周的黑暗中,出现了无数的繁星,寂静,悠然。我坐在黑暗中,犹如坐在漫天星辰里。

我眼前的星光开始不停地移动,汇聚成一个又一个的星座,有些是三叔的脸,有些是小哥的脸。

上一篇:
下一章:
  1. 在三叔的微博看过了,还是来网页刷刷存在感,最近心情很好,每天都有更新,青铜门都看到了,小哥还远吗!

  2. 对于青铜门有着巨大的恐惧之高,但又不得不进去寻找答案,能想象无邪顶着心中的恐惧却还是一步一步走近青铜门

  3. 我们看了几年,人物的一字一句,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睡前的脑海里晃动。终于要完了,我们和无邪一起猜测,一起努力,现在坐在答案门口,我突然就不希望他开门了。我以看官的角度陪着无邪在门口怀念,害怕三叔、潘子、小花、铁三角他们的故事就这样一了百了。原来我们惦记着一个大问号,却没有惦记着答案。

    • 同感。番外有一篇小花日常,饭后去找吴邪他们,吴邪和闷油瓶在院子里打羽毛球,胖子也在。如果那是暗示闷油瓶出来后的日子,似乎这样的结局已经不能满足看官们的期待,至少对我而言有些缺缺。似乎我也不知道想要什么样的结局了。

      • 打羽毛球是小哥去巴乃之前发生的事情好吗!那时从蛇沼回来失忆后发生的事情,当时他们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

  4. 我不敢看下去了,害怕看到青铜门后面,就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了,害怕十年的故事就这样结束,害怕知道真相。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不告诉我我偏要知道,当你想告诉我答案时,我却没了当初的期待。

  5. : 这些人都知道吴邪十年后回来青铜门,他们是汪家人,汪家知道终极的秘密,并一直想掌控它,现在时机到了。无数个吴邪一起来,肯定会给胖子和小哥带来辨认的巨大麻烦,汪家想着在趁乱中总有人成功。

  6. 手电光照射下,这把铜钥匙,有些奇怪。
    张起灵,你做了什么?我心说。
    我看着四周的阴兵,我是一个走到哪里哪里起尸的命格,这一路过来,这里那么多诡异的胄尸,竟然丝毫不动。
    小哥早就为你想好了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