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32

2015年8月11日 更新

我尝试换位思考,如果我是闷油瓶,知道十年之后会有人来找自己,会做什么准备。

我会在所有可能进入这里的地方给出提示。“接我的朋友请往这里走,小心地滑。”

如果胖子和小花从其他地方进入,也许也会碰到提示。

为什么是在这面墙上,陈皮阿四对着这面墙壁,他应该会有一条固定的活动路线,为什么他会以一条固定的路线活动?

是什么驱使他的。

——往往可得因果。这句话说的很大——

我忽然脑子闪过一丝灵感,提起铜线,看着那枚钥匙,钥匙后面的墨绿色宝石,让我想起了青铜门的颜色。

钥匙不停的转动,接着停了下来,慢慢指向了一个方向。

我再次拨动钥匙,钥匙旋转,停了下来,还是指向了那个方向。

敢情这东西是这么用的。

我的心跳加速,内裤是不敢穿回去了,丢在了地上。从石头堆里扯回了流星锤和潜水服上装,摸到水边洗干净了。穿上,氧气灯几乎没有任何用处,照明距离只有几厘米。我挂在胸口,然后提着钥匙,顺着钥匙的方向,开始往前走。

眼前是一片漆黑,我走了几步,摸到了面前的岩石,开始爬上去。

我什么都看不见,爬到顶部之后,我担心钥匙脱手,于是把铜丝系到手指上。另一只手摸索着前后左右,一点一点地在碎石中爬行前进。

爬了几个小时,筋疲力尽,我的手脚破损,几乎失去了触觉,这个时候,终于踩到了平地上。

地面很粗糙,我第一次完全无法还原四周的环境,也许这里是青石板地面的墓室,也许是皇陵里面的神道,也许是护城河的河底,但是我的手向前摸去的时候,什么都摸不到。

我一步一步的走着,在黑暗中,就像有人牵着我的手。

氧气灯再次熄灭,这一次怎么打都亮不起来了。黑暗中,我的其他感官开始发挥作用。

我先是听到了更多的声音,四周似乎非常的空旷,没有风,但是远处有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水声?雨声?分不清楚。接着,我所有的直觉消失了,方向直觉,时间直觉,我感觉不到我在移动,我也感觉不到时间在流逝。

我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走了多久,似乎只有几秒钟,似乎已经走了快好几天了。

这有效地证明了直觉这种东西,其实只是细微感官的快速反应,它的产生需要眼睛、耳朵、嗅觉等感觉和大脑里经验的完美配合。

我的手重复地做着动作,我的脚,所有的感觉都在脚趾上。

plan b。

我努力回忆之前来的时候,和胖子他们商议的各种可能性。胖子看美国电影看的多了,满口plan b,plan c。可惜他b的发音听着就不对。

胖子和我分开的地方,离这里已经不远了,按胖子的经验,应该比小花更快找到这里。如果胖子和我失散,我们是怎么约定的?

两个指标,一个是信号弹,如果我们在同一个空旷区域,胖子会打出信号弹。我们承诺必须先汇合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一个是声音,如果双方都丢失了装备,那么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发出一种节奏的口哨。

我可以用手指,或者一根线配合,吹出非常尖锐的口哨来,但要传播的远,还是需要一些能吹出高频哨音的东西来。

我停了下来,蹲下来,开始往旁边摸去,第一次开始没有按照钥匙的方向前进,开始在旁边搜索,希望有可以使用的东西。

往边上走了两步,我便摸到了一只人的脚。站立在黑暗中。

我把手缩了回来,浑身冷汗,所有的汗毛都炸了起来,再往边上无意识的摸了一下,我又摸到了一只脚。

我操,我心说,这里的黑暗中,站满了人。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