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9 秘密

2015年8月6日 更新

秘密。

我的手颤抖着,回头看了看黑暗。

四阿公的鼻骨折断,连同双眼,一直不知道是瞎是明,但他活着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盲人的迹象。至今让我不得其解。

他身上肯定有很多秘密,陈皮阿四不若其他人,他没有道德包袱,杀人不眨眼,也不太计较别人的死活。我的家族往往为了顾全大局,会做超出100%的戒备,这导致了传达的信息太隐晦,流传的不畅,但陈皮阿四不会。他留下的信息让我涌起了长久没有涌起的好奇心。

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在这种状态下取下他的鼻骨。我觉得他能放过我的鼻骨就不错了。

我深吸了口气,缓缓朝黑暗中走去,来到陈皮阿四身后,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我知道这是所谓的禁婆香。

我捂住鼻子,慢慢的靠近它,尝试弄出一点动静。

不知道为何,它没有反应,我拉了拉自己的短裤,继续尝试着一点一点靠近。

面前的人影在极其昏暗的光线下,慢慢出现轮廓,我浑身冷汗,凑到了跟前。

我看到了瘦的皮包骨头的脸上,全是被水浸泡的皱和斑点。双眼鼓出但是没有眼珠,全是白色。双手的指甲缠住了我的流星锤。

尸体的鼻骨处,有一道骇人的伤痕,划过双眼和鼻梁。东西应该就在伤痕下面。

怎么拿?

我屏住呼吸,心说难道要从鼻孔中把手指插进去。那他妈的就牛逼大发了。

我知道很多鼻子手术,需要提起上唇,在上唇和牙龈的连接处割开,把脸皮掀起来,可以露出整个鼻骨。其他方式是很难触及到鼻子上端的。当然,直接敲碎它的脸也是一种办法。

想了想,我蹲了下来退了回去,决定铤而走险,用一种最蠢的办法。

我咬住氧气灯,四处去搬一些石头,开始在四阿公身边搭墙。

在黑暗中没有时间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肯定是相当久的时间,我浑身酸痛,在四阿公的尸体身边,硬生生搭起了一个塔,把它包在里面。

这实在是乱来,小孩子过家家的水平,我爷爷和三叔要知道,非气死不可。但我什么都没有,能用的只有这些石头。

我知道这玩意力气很大,特地垒了好几层人头大小的石头,学建筑的,在力学结构上做了手脚,一块石头卡住一块石头,垒的越高,,资深的重量让这个塔越结实,就像吃猴脑一样,用石块把四阿公整体裹了起来,就剩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然后我爬到了塔上,举起一块尖利的石头,对准四阿公的脸就砸了下去。

只一下,四阿公就动了,一下在石头圈里乱撞,石头很快松动,但因为我的设计,撞塌的石块都往它身上倒去,一下它就被彻底压住了。

我又是一下,整张脸砸塌了下去,石头鼓动,它想爬出来,我大喊了一声:得罪!

用尽死力砸了下去,脸一下断裂豁开了。

脸还在晃动,眼珠都砸烂了挤出两边。

我不敢直接伸手进去,身边已经什么都没有,只好脱掉内裤,包住手,伸进鼻子处,掰开面骨。

我摸到了一个环,似乎有一根铜丝,通入鼻腔之内。

上一篇:
下一章:
    • 这既不是藏海花,又不是沙海,这是发生在沙海后的故事,讲述的是十年之约将至,吴邪与一行人来接或者接替小哥。对了,不仅你没有看全沙海与藏海花,我们都没有,两部书都没有完结,只更新到一半,具体原因可以问下那个爱挖坑的三胖子吧,

  1. 我管他鼻子里面是什么!鬼玺?铜鱼?六角铃铛?还是鼻屎?有毛个好期待的。我一直期待十年后那个神出鬼没的闷油瓶会以什么方式出场!重伤?失忆?还是一出场就再一次拯救小邪,大义凛然,头顶金光?………………暑假工

  2. 今天看了第二篇警示篇,不允许在景区内外露宿露营,哈哈,他怎么知道我的想法,没旅馆了嘛,只能想这个办法

  3. 四阿公不会在头里放了个手榴弹吧?天真一拉,好嘛,光荣牺牲,小哥闻声赶来,看了看现场,没认出来吴邪,走了,继续找终极。好吧,之上都是说着玩的,我还是非常期待陈皮阿四到底在搞什么鬼,以及小哥什么时候出场。

  4. 四阿公不会在头里放了个手榴弹吧?天真一拉,好嘛,光荣牺牲,小哥闻声赶来,看了看现场,没认出来吴邪,走了,继续找终极。好吧,之上都是说着玩的,我还是非常期待陈皮阿四到底在搞什么鬼,以及小哥什么时候出场。

  5. 四阿公不会在头里放了个手榴弹吧?天真一拉,好嘛,光荣牺牲,小哥闻声赶来,看了看现场,没认出来吴邪,走了,继续找终极。好吧,之上都是说着玩的,我还是非常期待陈皮阿四到底在搞什么鬼,以及小哥什么时候出场。

  6. 四阿公不会在头里放了个手榴弹吧?天真一拉,好嘛,光荣牺牲,小哥闻声赶来,看了看现场,没认出来吴邪,走了,继续找终极。好吧,之上都是说着玩的,我还是非常期待陈皮阿四到底在搞什么鬼,以及小哥什么时候出场。

  7. 我竟然追了一部小说6年!平时无聊还反复琢磨,反复猜迷,太入迷了,自己感觉都有点不可思议!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