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5,26,27

2015年7月29日 更新

“僵尸会游泳吗?”我们重新背上潜水瓶的时候,白蛇问我。

我回忆了一下,好像没有任何的古籍记载过,僵尸游泳的记录。不过既然已经死了,应该不可能再淹死一次。

“死沉死沉的,死人特别沉。”胖子道:“那玩意到水里就沉底了,没戏。”

轻声细语在山洞中也有回音,听着像很多人窃窃私语,让人毛骨悚然。也可能出水走了一段毛孔收缩,洞里的体感越来越寒冷。

胖子觉得这声音很有意思。又学了一句:“吴邪是个小三八。”整个山洞回荡着细微的胖子的声音。

我瞟了他一眼,戴上潜水镜,胖子抓住我的手,表情有些严肃。

“未必是陈皮阿四。你真的要去看吗?”

“你是指可能是小哥?”

在地下变成一具苍老的僵尸,真是适合他的结局。不过,不可能的。

洞中水下的卵石戴着脚蹼很难行走,我们都趴下来,没入水中。

沿着岩壁的部分不深,勉强把我们没了,可以用手拨弄滩底前进,我适应了一下,往那个老人站立的地方游去。

游到估摸着差不多了,我拧开手电,缓缓的单手撑着滩底,把脸露出了一半在水面上,另一只手伸出水面,把手电照射过去。

我看到刚才那赤裸老人站立的地方,空空如也。

“没了?”我心中纳闷。一边胖子和白蛇也抬头出水。我们四处去看,发现都不见那老人的身影。

“去哪儿遛弯了。”胖子关停氧气瓶。爬起上半身。“嘿,这老头还挺利索。”

我估摸着时间,我们一来一回穿上潜水服,时间花的不多,肯定走不了多远。

胖子看我怎么办,我把手电照向水下,多少我也要找到一些线索,四处探照,猛的就看到大概两个人外的水面上,有一个人头。

人头脸上全是头发,看不清脸,但能看到水下躯干的影子,指甲很长,在水中泡软之后,打卷像水草一样。

“大爷,泡澡呢?”胖子轻声说道。“你去问问他要搓个背吗?”

我们的状态很尴尬,脚上有脚蹼,背上的氧气瓶没有浮力的情况下很重,在浅滩水域就像搁浅的鱼一样,站也站不起来,游也游不快。

我对他们甩头,三个人缓缓往深水区退,慢慢的沉入水中。

手电沉入水下,再往前靠近,两步,光柱穿过浑水照出了水下的尸体。

它站在水中,皮肤褶皱苍白,几乎皮包骨头。就像泡在福尔马林液体中的蜡像。我看到他身上的纹身。

不是麒麟,是旧社会的一些纹身。很淡的青色,因为皮肤的褶皱,已经看不出是什么。

是四阿公,即使我没有看到他的脸和眼睛。我认得这些纹身。

胖子拉着我快走,同时,我也看到了那具尸体的脖子上,挂着一个东西。

我眯起眼睛看不清那是什么,但是我的内心涌起一种直觉,死了这么久还挂在身上的东西。这根挂绳肯定非常讲究,这说明这件东西对于本人来说非常重要。

我对着它脖子上的东西指了指,胖子摇头。我再指了指,胖子还是摇头。我看了一眼白蛇,指了指脖子上的东西,胖子和白蛇都摇了摇头。

我甩掉胖子的手,矮身贴着水底,想潜到四阿公的身后去,忽然水中一震,瞬间惊起的水泡,迷了我的眼睛。我立即摆正自己在水下的姿势。我看到四阿公消失在我面前,同时水中有一个影子在游动,动作像极了海猴子。

这不是什么僵尸,我心中凌然,想起了爷爷的遗嘱。

这东西不是什么僵尸,这东西是另外一种东西。

来不及仔细思考心中的念头。白蛇首先做出反应,水中一震,他第二个消失在我身边,我和胖子往深水区一靠,手电一照,就看到两个白色的影子在我们身边闪过。一个瞬间跑远了。看样子白蛇发现粽子会游泳之后,瞬间放弃了自己的强项开溜了。

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第一次碰到这种东西和上一次碰到这种东西,采取的策略都是跑。我和胖子对视一眼,我忽然冷静了下来,理智瞬间回归。

什么都别想,先跑!

我和胖子往后狂游,跟着白蛇的影子,一路上了浅滩,胖子甩掉氧气瓶和脚蹼。抬头白蛇已经爬了上去。两个人直接往山壁上爬。

我甩掉脚蹼,踩着齐腰深的水赶上去,忽然四周水波一荡,我的脚踝擦过触感奇怪的东西。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直接扯倒进水里。

我挣扎着爬起来,呼吸器掉了,四周全是水泡,慌乱间,我看到水泡中有一双无神无瞳孔的白色眼睛。

接着,这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往水底扯去。脚踝处剧痛,显然被什么死死的勾住。

我最后一次用力出水,看到胖子重新跳了下来,朝我冲来,接着

我一下被拖入深水。我仅此的理智让我抓住呼吸管,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接着我开始旋转,头部不停的撞上滩底,我能感觉我被拉进一个狭窄的缝隙里,我死死的拽住了我的手电,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希望,只要我有两三秒的时间,我就能有应对的办法,但所有的办法都需要照明。但瞬间我就发现我的握力不如以前,可能是因为之前的骨裂,接着手电被撞脱手,看着手电光迅速远去,四周顿时一片漆黑。

混乱中我大口呼气,氧气灯亮起。很快我就发现吸气的效果减落——没氧气了。

我顿时浑身的冷汗,立即强迫自己安静了下来。强迫放慢呼吸,停止手脚的挣扎。

四周非常安静,慢慢的,一路能感觉到滩底的石块,除了氧气灯,什么都看不到。但从石块掠过我脸部和水流的速度,我知道自己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在水中前进。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一两分钟,但是感觉在黑暗的水底被拖了很久,我的体温迅速下降,触觉和意识都开始模糊。

我的意识很快恢复,我感觉到了暖和,我不知道中间隔了多久,这种感觉好像开车秒睡一下,忽然睡着了很短的时间,醒来的瞬间却觉得自己睡了很久。

接着我发现呼吸器不在我的嘴巴里,但是我可以呼吸。脸很疼。

睁开眼睛,氧气灯的红光,照亮了很小的一块区域。我的上半身出水了,但是下半身非常冷,能感觉到水泡着我的脚踝。

我尝试爬起来,有一只手臂,我甚至分不出是哪只手臂,完全没有力气。

我尝试黑瞎子教我的呼吸法,尝试动身上所有能动的地方,很快感觉到处蔓延。我坐了起来。

我发现氧气瓶不见了,只剩下一些配件挂在潜水服上。

地下是石板,我能触摸到,我拿起氧气瓶警示灯,就像在宇宙中拿起一颗星星。我一边贴着地面摸着石板的缝隙,一边贴近红光的范围。努力让自己记忆。

这里是人造建筑,这么黑应该是在地下,在这个地方,地下的人造建筑只有那个皇陵。我搞砸了,我没有任何的照明,氧气灯最多20小时也会熄灭,我要在黑暗中继续摸索下去。胖子和小花再次找到我不知道要多久。但,我活着更靠近那道门了。

只要能让我看一眼四周,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如果我已经在殷商皇陵之内,那么,即使在黑暗中,我推演无数次的路线,不用眼睛也能走完。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笑了起来。

黑暗中,应该没有任何人看到。

眼睛慢慢适应了绝对的黑暗。小小的氧气警戒灯的红光,也照出了四周的模糊轮廓。

我脱掉潜水衣,四周的温度非常低,都能哈出白气来。当然白气我也看不清楚。

我拿着氧气灯,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一块石墙,往后走了几步,是一个台阶,台阶从水中延伸上来。

随即我发现,我所处的位置,整个就是一处长而宽大的台阶,一路从水中延伸上来。但是露出水面的部分有很多方石,残缺不全,有大有小,大的如卡车那么大,小的都是碎石,都是台阶上方滚落下来的建筑坍塌石料。这些坍塌的石料堵住了台阶往上的路。

我拿着氧气灯一点一点地查看,发现脚下老是踢到东西。低头贴着地面,就看到了很多的金属片,篝火的痕迹和一些锈成渣的空罐头。

有一些皮革烂在石头上,长出了一些真菌,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碎骨。

有人在这里生活过,看碎骨的数量,应该生活了有一段时间了,很可能是陈皮阿四。

年纪那么大了,还能有这么强的求生意识,在这里坚持一段时间,已经算是奇迹了,当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当时我觉得他的身体一直处在死和生之间的状态。体力完全不似一个老人。

缓缓的用氧气灯探着,我就看到一双赤脚,赤脚的指甲很长,看的出是自然断裂,如同鸟爪一样。面对一块巨石站着。

我不敢往前,远远的在微弱的红光下,看到陈皮阿四的尸体面对着一块堵路的巨石站立,几乎贴在巨石上。

它想往前走,但是走不过去。

就是它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我吸了口气,看到,它面对的巨石上,用碳写了一些文字。

光线极暗,又被他挡住,完全看不清楚。而且氧气灯也日渐黯淡起来。

我的心脏狂跳,我看着它对着岩石的背影,没有以往这种场景的恐惧。我只有强烈的焦虑,不安和难过。可能是因为我现在不再害怕死亡。但是害怕无法达成自己的目的。

它脖子上的东西还在,这个距离看上去,伸手就能抢过来。

我捡起一块石头,朝水里丢了过去。石头落水发出水声。

它无动于衷,我无法理解它为什么会把我带到这里来。也许它只是重复在做生前一直做的事情。

潜水衣干了,我看着潜水衣,我想起三叔在海底的经历,当时就是潜水衣救了他一命。

我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件衣服了。我想了想,再次把潜水服脱了下来。我在潜水裤的一个裤腿上,绑上了一块石头。做成一个流星锤。

好了,我小心翼翼的弯腰靠过去,这个举动要么能让我获得主动,要么就彻底让我陷入到最糟糕的境地。

“四阿公!”我叫了一声。“还记得我吗?!我是吴家的!”

面前的尸体缓缓的转了过来,极弱的光线下只能看到白色眼睛的反光。然后我听到了熟悉的咯咯咯咯的声音,从它的喉咙口发了出来。

“四阿公!来,抱抱。”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后退。它转过身,似乎在寻找声音的来源。

推荐一本新书《灵车》

上一篇:
下一章:
  1. 如果我已经在殷商皇陵之内,那么,即使在黑暗中,我推演无数次的路线,不用眼睛也能走完。

  2. 四阿公是不是被黑毛蛇附身了,在沙海4黑飞子那章提到过。黑毛蛇钻到人的身体里到达能控制人的躯体行动

  3.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说闷油瓶那种性格的人,会不会和无邪下山去过新中国幸福的小康生活?结局他可能会为了某个理想牺牲自己的。

  4. 结局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汪家搞垮张家都用了一两百年,吴邪十年就能搞垮汪家?不可能嘛!所以,不知道还要几个十年革命才能胜利,同志们仍需努力!

    • 不一定,之前在贺岁篇中不是说了吗,汪家已经在内部出现了问题,再加上吴邪这一辈子只做了这一件大事,我相信以小三爷的聪明才智指不定已经把汪家灭了

  5. 记得吴邪爷爷要求死后火葬,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所以陈皮阿四作为老九门一员肯定死后有了吴邪爷爷担心的变化。我小三爷说在自己活着更靠近那个地方了,真是心酸,小哥你快回来呀,不然吴邪就一点点天真都不存在了。

    • 别催!好吗?写作是需要灵感和耐心的,好的作品需要反复推敲和修改。老催快些,让人有压力

  6. 框架好大,内容深奥,到现在都猜不到终极是什么?说明三叔的文写得很成功,让人猜不透,这才是好文

  7. 四阿公咯咯咯走来时,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张起灵将小黑刀抽出,将四阿公劈成两截,然后面无表情转身对吴邪张开双手“吴邪,抱抱”

  8. “大爷,泡澡呢?”胖子轻声说道。“你去问问他要搓个背吗?”哈哈。。。胖子一如既往的幽默

  9. 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在这种状态下取他的鼻骨。我觉得他能放过我的鼻骨就不错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