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2,23,24

2015年7月15日 更新

 通道中还弥漫着轻微的硫磺味,最近使用的化学炸药的气味相对以前的土雷管,气味和威力都可控的多。我检查了手电的防水橡胶,手电没入水中。光线在水中呈现一种亮橙,非常特别的颜色。

  我带上潜水镜看了气量表就沉了下去。往前的通道非常低矮,在水里猫着身子往前,很快整个通道往下全部浸没在水中。

  水道的四壁都是黑色片层岩石,非常粗糙,我在水里活动,把水中的杂质都混沌了起来,能看到很多细微的旗袍和棉絮一样的东西在面前飘动。

  我回头看了看胖子,胖子不停的打战,水太冷了。做了个手势:“快走”

  白蛇高大细长的身子在最后,他必须要横过来才能在管道中顺畅的移动。我做了一个手势提醒他们盯着我氧气瓶上的灯,然后头往下一下载了下去。

  游了一段,一下来到一个水下的峡谷,两边大概有两人宽,犹如斧劈一样平整,前后的宽度很大,白蛇掠过我的头部,摆动长腿迅速开始观察。

  我有极强的深海恐惧,也就是如果处于四周都是黑暗和虚空的环境下,我会陷入极端的恐惧。有一部分是恐慌虚空中会忽然出现任何的物体,有一部分是恐慌虚空本身。这里两边的岩壁最然狰狞,但至少让我的现实有所依托。

  往下沉了十几米,我们已经分的很开,胖子活动开了为了表示自己和白蛇的水性差不多,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白蛇则完全进入了状态,在水中光线扭曲,他的皮肤在光线下显得像水栖生物。

  很快他在很远的地方打来信号,我招呼胖子,两个人朝他靠去,发现白蛇所处的地方,两边的岩壁上,出现了大量的浮雕。

  浮雕大量磨损,能看到很多人形,但所有的细节几乎都消失了。在浮雕上,有很多深孔,里面有生锈的铁榫

  这里之前有个古代工程,铁榫的位置大多集中在浮雕的下半身,感觉是一条栈道,浮雕是栈道两边的装饰。

  真是穷讲究,我心说,都把墓修在这边了还他妈凸逼格呢,于是沿着铁榫一路往前寻找,这些铁孔缓缓往下,似乎无边无尽。

  我心中隐隐担忧,氧气逐渐减少,虽然还带了几个罐子备用,但这一次如果没有结果,基本可以放弃这条道路。

  很快到了峡谷的底部,底部全部都是尖利的巨石,犹如尖牙一样对上刺出,“浮雕带”由此转折往上,此时返程警告亮了。

  为了安全,必须严格按照氧气表的警告回程,这个时候,我看到一条鱼从我面前游过。

  我的手电过去,被手电刺激,那条鱼立即游开,往上浮去。

  我看着那条鱼目瞪口呆,那时我们之前放养的鲶鱼之一,我能清晰的看到它鳍上的信号发生器。

  鲶鱼生活在浅滩,我对其他人一指那条鱼,两个人看了看自己的氧气表,犹豫了一下,白蛇就第一个追了上去。

  我们跟在后面,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这是一场赌博,如果这条鲶鱼带我们进更深的水域,我们在回程路上很可能氧气耗尽溺死在地下。

  心中强烈的思想斗争和直觉共存,但身体还是老实的跟着鲶鱼往上游去。胖子月过我,我都感觉到他的口水从呼吸管边缘飘出来。

  一直往上过了大概5分多钟,我心中的焦虑已经到了极点,无数次想转头往望来的方向夺路而逃。早就抛下我们几乎紧跟在鲶鱼后面的白蛇再次打来信号。

  我看到了希望,冲了上去,水的压力在身上缓缓变轻,很快头部一凉,我们的头露出了水面。

  胖子打起冷烟火,照亮了四周,这是一片地下的河滩,上面有一条缝隙,有天光从缝隙中射入,无数的树根和菟丝子从缝隙中垂下。伴随着溪水低落。

  我们缓缓走上河滩,脱掉潜水装备,发现我们已经通过了被水淹没的区域,重新来到了水道可以通行的一段。

  “鱼呢?”胖子问我。我蹲下来,看到这里的水面上飘着一层白色粘土一样的粘液,我用手摸了一把,非常腥臭,这是动物的粪便。

  抬头仔细看,我就看到这里的墙壁上,开凿山体出来一个一个的神龛,犹如敦煌一样,密密麻麻,很多神龛上,都停着一只人面鸟,将头埋在翅膀下面,都在休眠。

  所有人立即压低自己的呼吸声,胖子按住了携带的手枪。不过我们都知道,就我们三个人,在这里如果惊动了这些鸟,一定是死定了。

  一尊巨大的青铜雕像在这些神龛的中心,已经坍塌了,上面被鸟的粪便腐蚀得斑斑驳驳。

  “之前那些鲶鱼就是在这里被捕食的吧。”我心说,昨晚大战,人面鸟的数量减少了不少,但是这些神龛往两边延伸而去,黑暗中不知道还有多少人面鸟在石壁上潜伏着。

  “这些东夏人把这些破鸟当神一样供着。”胖子踢了踢脚下很多骨头,用嘴型说道:“这儿的野兽都被他们吃光了”

  白蛇从地上捧起一颗人骷髅,穿着潜水服,这个人又瘦又高,简直就像属于云顶天宫里的生物。

  “吴邪,你看这个。”

  白蛇自诩人人平等,自己是一个有尊严的从业马仔,从来对我都是直呼其名。

  我走过去,看到了在动物的骨骼中,有着大量的人骨,其中有一些尼龙碎片附着,我翻动这些骨头,从里面找出半截生锈的皮带扣。

  我知道这是谁的皮带扣,叶成当年就死在云顶天宫里。估计尸体就在这里被分食。

  想不到竟然还能再见到故人的遗物,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原路返回已经不可能了,我看了看手表,离天黑还早。最好的办法是从上面的缝隙爬出去。但看到了叶成的遗物,我忽然意识到,在这里,我也许可能找到另一个人的遗骨。他身上有些信息,对我还是有用的。

  胖子认为我疯了,这个时候当然直接爬出去,带着大队人马杀回来,到时候想怎么找就怎么找。但是我坚持还是要在这里翻一翻。

  人面鸟的只能消耗口中猴的粪便,这两种生物的依存关系,最早在七星鲁王宫的水道中,我看到那只战国时期的铃铛开始,就已经屡见不鲜。这长白山山底的殷商皇陵不知道是谁所建,但是和七星宫所处的年代持平,显然这种技术在当时那个时代是有传播的。

  万奴王进入地下之后被妖花,我听说的传说各种各样,不知道是否在殷商皇陵之中找到了某种已经失传的知识。

  口中猴是杂事动物,除了大型兽类,他们一般捕食一些两栖类和啮齿类的耗子青蛙什么的。所以水底沉的很多碎骨都很小,大骨头都是人面鸟叼来的比较大的猎物。

  找了半天,找到十几具人骨,但陈皮四阿公的鼻梁骨被人砍断过,所以很好认,骸骨中一具都没有。我来到山壁底下,有很多指甲的印子。

  数量非常多。胖子问我:“是鸟挠的吗?“

  我摇头,鸟的爪子分三叉,这些指甲痕都是无根手指的。这要么是人面猴的,要么是人挠的。但人面猴的爪子没有那么大。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胖子说道:“看来有人和我们一样来到这里,但是没爬出去啊。”

  我用手在岩石上哗啦了一道,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不是一般的指甲可以画出来的痕迹,在这里想爬出去的东西,如果是人的话,状况很不正常。

  “我爷爷临死的时候,一定要火葬。”我轻声冷冷的说道:“霍老太太的皮肤,陈皮阿四的寿命,都有一些诡异。老九门平三门和后三门的这些人,只要是行动型的人到晚年生理情况都不是很正常,不知道在史上最大的盗墓活动中,他们经历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

  “我在想,如果我爷爷不火葬,会变成什么东西?”

  陈皮阿四没有火葬,他的尸体应该会被叼到这里,如果他和我爷爷的体质一样,那么,我也许能知道爷爷一定要火葬的理由。

  “你们先出去”我看向一边的黑暗,我要进去看看,这条通道通往哪里。

上一篇:
下一章:
  1. 三叔给了小哥这样的身世,即使这些使命都已经结束,小哥这样特殊的人,也是没有办法在凡尘俗世里安稳生活的,不知道他出来之后怎么办,可还是盼着他赶快出来吧。

  2. 小哥出来后该怎么过?以前怎么能过现在肯定还能过,黑户啊,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消失了还真的没有人知道,幸好还有胖子和无邪,幸好幸好

  3. 唉,看这样是快要完结了,我想知道结局到底是怎么样,想看小哥出场,想让天真像以前一样经营古董店,可又舍不得,总觉得故事还不会完结,好纠结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