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5,哎呀。16,喂

2015年7月4日 更新

我自己的九门第一准则:遇到困难要第一时间找朋友帮忙。寻求帮助其实是世界上第一技能,拥有这样的技能的人,几乎可以做成任何事情。发动技能的上一个技能叫做不要脸。吼完之后,就听到一连串夹子的声音,疙瘩疙瘩的,是小花的信号。
看来小花比我谨慎的多,信号从左边的井道中传来。我单手把王盟拎起来就开始狂奔。
四处都是爪子挠着砖面的声音,手电放电电击之后,光线暗淡了不少,我也不敢去乱駟周的井道.怕光斑把所有的猴子都吸引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小花的号的意思。疙瘩疙瘩的的声音越来越强,跑着一个路口坎肩也冲了出来。他脸上全是血,被抓的都是伤口。看到王盟在我边上,坎肩直接一下把他推开,“你死去!”
王盟被推了个趔趄,就想冲上去打,我跳来拍他的后脑勺,三个人腿伴着腿全部翻倒,爬起来我的脑后传来夹子的声音,清晰的在墙壁后面,我回头什么都看不到。
黑喑中,无数口中猴挠墙壁靠近的戸音越来越近,我们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动静,慢的朝那边的黑暗相过去。
我听到了呼吸声,手电压着光照了一下,就看到小花和王盟 的一行手下缩在一个角落里,面前用酒罐和碎砖头做了一个 屏障,这个屏障把整个通道都堵住了,简直就是一面墙,墙 壁之间有很多缺口好像碉堡的射击孔,王盟的手下都带着土枪,严阵以待。
我过去,一个罐子被搬开,在角落里有一个狗洞可以进入, 我们散小心翼翼的爬进狗洞来到“调堡内’ 就发现他们窝的地方是-个井口,有人正在把上面的酒罐一个—个拿下 来,堆到口中猴来的方向,把通道完全堵死,这样一边可以 做防御,一边可以弄一个出口出去。
“上面有鸟。”我用嘴型说道,意思是出去死的更快,人家用空中力畺,小花用嘴型回道:“华容道。”

我秒懂,我们不是要出去,而是要到竖立的井道里,然后把底下的井口堵住,口中猴子要挖开这些酒罐需要时间, 就算钻过来,也势必不可能像在井道中一样所有的猴子一拥而上,我们可以各个击破。
而人面鸟不可能从井口爬下来,它们翅膀张不开。这些在黑暗中活动的东西,我们扛到天亮就安全了。
想着王盟的—个伙计己经开枪了,枪声震耳欲笼,所有人都一缩脖子,我透过调堡的射击孔往外看,火光中.无数的绿光闪动,都是口中猴的眼睛。应该是被吓的走火。
“你们有多少子弹? ’’我着急问。
“七发”
“十发”
“四发”
“九发”
我看向王盟,既然带了抢,你就不能准备多点子弹吗?

“本来带了很多,后来在林子里打野猪,发现全是假货,根本打不响,就最开始让我们试的那包子弹是真的。”王盟委
屈道。“我们就把那包分了一下。
“棒棒嗒。,,我哭笑不得,看着坎肩。坎肩点头’反身
身上的坎来穿.里面是特制的便携设计,全部是各
种各样的弹丸。“2000多颗,足够了,实在不够用碎瓷片也
是一样。”说着他把自己的弹弓的弓叉拔髙,里面竟然有不
绣钢加固,然后从腰带上扯出一条红色的皮筋.解开之前的
黄色皮筋,将红色的皮筋绕了上去。
坎肩是弹弓世家,从小练弹弓,臂力惊人,他们家的弹弓皮
筋有三种颜色,黄色的皮筋是用来打鸟的,威力一般。红色
的皮筋,普通人的臂力根本不动,打出蛋子能打碎
人的头盖骨。而黑色的皮筋,我至今没有看他用过,应该是
有特殊的用处。
我持刀和持棍的小花在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成为肉搏型兵种了,真是世事变迁。
“东家,帮我掌灯。”坎肩占住一个射击孔,默默道。
我来到-个射击孔前,用手掌按住手电,使得手电光对准射 击孔,忽开移开手掌。

瞬间井道被照了出来,第一只口中猴几乎就在我们碉堡四米
开外了,所有设计孔后的人抬枪,抬到一半就听“呜”一声, 好像飞机的破空声,那乘子头爆出一团血零,整个被打碎。
所有人都看向坎肩,就看坎肩行云流水一样,手放开的瞬间划过自己的衣服必然一颗钢珠入手,皮筋弹回他顺手接住, 张开胸口.一钩一拉,毎次都是一声呼啸。子弹滑过射击孔 震动边上罐子,就像口哨一样,然后听到远处一声口中猴的惨叫声。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接着我们就看到最起码有几百只的口中猴,从天花板,墙壁上猛冲过来。
我无法形容这个场面,瞬间所有人都开枪了,第一批口中猴被打飞滚进猴堆里.丝毫没有粗碍它们的前进速度。瞬间十几只猿子冲进了四米开外。第二轮开枪把它们全部轰飞。乎是同时,甚至都看不到它们的尸体落地,更多的猴子涌了
过来。
所有的枪开始狂轰。猴子撞上了碉堡外壁,外部的罐子开始
破碎掉落。
所有的子弹几乎在30秒内全部打充,只见血肉横飞,根本不
需要喵准,坎肩一抓三颗子弹,同时发射,弹弓的频率拉到
了极限。我看着摇摇欲坠的屏障,就对小花大吼‘‘挡不
住丨
小花抬头看上面的华容道,用棍子猛的一撑,直接窜了上去,双腿卡主井道两边,对下伸手“先上来边打边退”
王盟他们纷纷爬进井道,一只口中猴从射击孔里爬出来’冲向坎肩,我刀在手里转圈甩飞出去砍飞。坎肩翻出几只猪尿
泡,拉起弹弓往地上一打,尿泡炸裂,水花四滅,骚气熏天。
我拔出出另外一把大狗腿,拨回刚才甩飞的那把,双刀防御,大吼:“什么鬼!”

“熊尿!”一只口中猴从另一个射击孔爬进来,直接扑到坎肩脸上,他用弹弓一勒把把猴子扯了下来。同时就像挤奶油一样,所有的射击孔里都开始挤出猴子,背上一下跳上来五 只。我上去砍中两只,自己一下被扑到。爬起来回身一脚’ 把坎肩踢到井下,瞬间井中伸下六七只手把坎肩拎了上去。 我起身也爬了上去。坎肩对着碉堡内部中的—只罐子—发铁弹。整个调堡一下松动.

开始往井底我们下方的空隙崩塌,很快,井口底部被堵的严产实实。
还能听到外面疯狂的捶击声,但是声音变得不那么真切了’ 我们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上面的石板和酒罐还没有清理完,等于我们上下都有屏障
我看向王盟,王盟也看向我,两个人都太疲倦了’我转头看小花,忽然,整个井震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 撞了一下我们脚下的堵塞堆。

下一章:
  1. 你们不太关心三叔的心理。。。由于每到周五网剧播出被狂日,5这个数字成了三叔的心病,有所忌讳了。所以才开这么个小玩笑

  2. 唉,我觉得这更新就是为了让我们坚持看完季播剧的福利,这不,季播剧一更完了,就没有这个福利啦。可怜小哥在青铜门后呆了十年,结果连个出场镜头都没有。我估计什么时候是8.17,什么时候三叔才会更新,三叔好像只有在比较重大的日子才更新吧,唉唉唉,我惆怅,不知这辈子还能不能看见吴邪闷油瓶胖子小花黑瞎子鸭梨苏万梁湾的结局

  3. 我自己的九门第一准则:遇到困难要第一时间找朋友帮忙。寻求帮助其实是世界上第一技能,拥有这样的技能的人,几乎可以做成任何事情。发动技能的上一个技能叫做不要脸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