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4.一路往下掉

2015年6月30日 更新

一路往下掉,原来这下面有很多石板,每一层上面,都摆满了酒坛。难怪井那么浅。

一路坍塌,我的体重加上上一层坍塌下来的碎坛子,重量一层一层加重,落到底部我都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层。

一屁股瓷器渣渣,都扎在肉里,我翻起来暗骂,出道起来,开哪儿哪儿起尸,踏哪儿哪儿踏。

不过也怪自己骨头太重,看着没什么肉,体重那么大。一片漆黑,上头的天光完全照不下来,我打开手电,转头头部。转头就发现这是一条井道,四面都是青砖,井道特别窄,但是挺高的。

我学建筑的,一看就知道目的,是希望井中水位太高,能从井口溢出浸没所有的酒坛。井底的通道应该联通所有的井口,通道内干的一比那啥,很久没有水了。不知道这井口会通往哪里,我站起来,抖掉身上的落叶和碎瓷片,抬头照井口。

一照就看到一张巨大的人脸在看着我。我竖起中指,它猛地张开嘴巴,一只口中猴子从它嘴巴里吐了出来。一下落到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下,转身就跑,心中年纪大的记性不好,这鸟他妈是逆天的。

手电光影之下,就看到通道里全是岔路,是网格状态的,一边听到有另外的人塌下来的声音。“小花!”我大叫看是不是他。就听坎肩回道:“老板,是我!安全,他们进不来?” “去你的,跑!”我大吼。“放心,他们进不来,进的来它们也跑不快。

啊!!!这是什么东西!!”坎肩不知道在黑暗中的哪儿惨叫。“傻逼叫你跑。”我一个踉跄,面前出现了一个思路,是上面一个井口的酒罐塌下来挡住了去路,回头一照,口中猴直接扑面而来,一下扑在我脸上。

我仰面而倒,手电翻转,是一个电击器,对着猴子就是一下。口中猴被电翻抽搐,翻到在地。我起身一脚对着脖子就是一下,送它回了老家,因为刚才过电,下巴也电麻了。转头,就看到黑暗中妖气涌动,有东西在过来。我手电一抬就看看密密麻麻的口中猴。

“阿西吧”我呸了一口,转身继续跑。“坎肩,死了没?”我大吼了一声。“并没有!”坎肩大吼回来,声音在很远的地方。“再等我一下,肯定会死!!!”一边王盟的声音传了过来:“人呢?人呢?”声音就在我边上,我转身跑入岔道,一个趔趄滚了下去,妈蛋竟然还有台阶,翻起来,正好和王盟撞在一起,口中猴瞬间扑了上来。两个人手脚乱踹踹飞了几只。我爬起来一下看到王盟的腰里别着一把拍子撩。

“有枪你跑什么?!!!你个废物!”我拔出他的枪反身甩枪。王盟大叫:“不能用这枪!”我扳机一扣,就听一声巨响我整个人被后座力掀飞出去,撞到墙壁上,手到肩膀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你个鸡巴,你在里面装了什么?”我一口老血,舌根都咬破了,抬头一看,刚才扑上来的猴子全部都被打成血花了。耳朵几乎听不到声音我跳几下才开始有听觉。

“这里面一发子弹是六发雷明顿的子弹合起来的。”我一看枪头,都已经开花了,看了一眼王盟,他道:“做的人说只能打一次。所以我想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留给自己。”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是的。”“你自杀用炮啊?”我瞪着他大吼:“你他妈和自己多大仇啊?你对自己脑门轰一枪就剩下个巴知道不?人家不好收拾你知道吗?法医也是人你知道不?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你知道不?”王盟看了看被打成浆的猴子,说不出话来,我把他提溜起来,这样下去不行,老子要开大。抬刚才开枪的手,发现没抬起来。

低头一看,我操,手扭成这样,一看就是骨折了。“难道真要在这里了断了?不会的,不会没有办法的。”我掏出一根烟,用还发红的枪头点上。大喊“夭寿了,解雨臣,你他妈快来救我!!”

上一篇:
  1. 你自杀用炮啊?你他妈和自己多大仇啊?你对自己脑门轰一枪就剩下个巴知道不?人家不好收拾你知道吗?法医也是人你知道不?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你知道不?

  2. 一照就看到一张巨大的人脸在看着我。我竖起中指,它猛地张开嘴巴,一只口中猴子从它嘴巴里吐了出来。一下落到我的面前。我愣了一下,转身就跑,心中年纪大的记性不好,这鸟他妈是逆天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