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3.“蚰蜒?

2015年6月30日 更新

 “蚰蜒?”坎肩吸了口鼻子:“蚰蜒有树那么大?”

  云顶天宫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过想来似乎也有些夸张了。

  远处的树影,上面的枝桠极细,犹如蚰蜒像针一样的长脚,仔细看,更觉得是上身仰起的巨大蚰蜒。那王盟还什么都没察觉,仍旧大呼小叫,气的我想直接把他掐死。

  当年蒲鲜万奴被孛儿只斤·贵由追杀到此,东夏的后裔迁入地下,发现这些生活在地热裂缝中的巨大蚰蜒时,饱受震惊,于是将女真的神话和这些奇观联系起来。

  万奴和蒙古人在这片土地上决战,纵使有鬼神之力,遭遇全胜时期的蒙古人,也只能兵败。余族带着在边境掠夺几十年的金银玛瑙,逃入地下。

  难道是东夏人在此经营多年,借助山体缝隙挖掘通道,使得地下的蚰蜒都能跑到地面上来了。

  “狗日的,不要随便乱挖呀。”我心说,如果这些影子是像树一样大的蚰蜒,凭我手里的小破刀,不如让坎肩直接用铁蛋子打碎王盟的天灵盖给他个痛快。

  “怎么办?”坎肩问我,我看小花,小花看我。

  小花说道:“这种时候是你的天下,你总能想出办法。”

  我的刀在手里打了个转,没有任何办法吗?有多少次别人说没有办法的时候,我都觉得有的是办法。

  小聪明永远比不上老九门的大原则,但是当小聪明用来救人的时候,就被人称为奇迹。

  我翻开自己的背包,把里面的干粮和杂物倒出来,然后一刀砍中一只蚰蜒,将头掰掉,丢进包里。坎肩看惊了,我让他别问跟着干。

  像切虾子一样装了一大包蚰蜒,断头的蚰蜒还能活很久整个包都在动,蚰蜒的汁液浸湿了整个包。我背起来,一路小跑往王盟的方向跑,边跑边问:“你的准头能保持多远,和我说一声。”

  坎肩点头,小花已经明白我要做什么。“要快!”

  “我知道!”我吼道,狂奔了足有5分钟,“停!”坎肩猛停下来,“这里!”

  “上树!”

  小花几下就上树,将我们两个拉上来,爬到高度和前面王盟高度差不多的树丫上,此时已经离他们不远,清楚地看到火光。

  那几棵疑似蚰蜒的巨木就在他们四周,在这个距离看,虽然仍旧看不清,但我已经能肯定那不是树,那肯定是什么活物。

  我扯掉伤口上的纱布,用力一张,张开开裂,血继续流了出来,我用流着血的手抓起一只无头蚰蜒,用力一压,把血和汁液混合,丢给坎肩。“打他们双脚踝还有脸。”

  坎肩我贴身用的好处就是从来不问什么,两颗铁蛋塞进蚰蜒体内,拉开弹弓啪啪啪啪,不停地把蚰蜒球就打了出去。蚰蜒在空中解体,打到王盟身上的已经不多。王盟立即发现,四处观瞧。

  我打起手电信号,他立即知道是我,破口大骂:“你有种别落井下石!”

  “打他的臭嘴。”我冷冷道。

  坎肩一弹弓就打在王盟嘴巴里差点没把他呛死。

  一包蚰蜒打完,打得他们鸡飞狗跳,但是我的血和蚰蜒的汁液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王盟也发现了弹弓里的秘密。立即以以身殉弹的姿势接受弹弓。

  我打完让他们赶紧过来的信号,看王盟爬下来树来,把手电丢给小花,“引他们出来。”

  “你呢?”

  我看着那些奇怪的“巨木”开始摇动,显然发现了猎物逃跑,心说,我要看看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掏出腰间的信号弹,装上信号弹。对着那边的方向打亮信号弹。

  信号弹在空中爆炸,缓缓落下就像一颗小太阳,我只看了第一眼,连第二眼都没看翻下树就开始跑:“我操你妈的,跑啊!别回头!”

  那边的树影上忽然升起无数的翅膀,一只一只大鸟飞起,那根本不是蚰蜒,就是一棵一棵的枯树,满树的人面鸟站在上面,支撑不住。四处摆动。

  惊叫声中,已经有一人被抓到半空,是王盟的伙计。

  “我需要重火力。”我心说:“胖子你在哪里?”

  “到井里去!”小花在前面的黑暗中大喝。

  王盟还举着他的火把。“坎肩,灭灯!”我大吼,一声破空,王盟的火把被打飞。随即被从天而降的影子一下抓了起来。

  几只人面鸟在空中争抢起了火把,我看到前面有一井口,凌空跃起跳了进去。落地瞬间,脚下一松,整个井底坍塌,整个人塌了进去。

上一篇: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