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0.上下银河

2015年6月27日 更新

什么东西把那些鲶鱼吃了,我心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 胖子。
心说难道胖子不甘心,趁我们不注意,赶在我们前面把鲶鱼 逮回来吃了。阿西吧,如果是这样我一定要掐死这个老不羞 的。
想来又不可能,别说找不到这些鲶鱼,GPS信号分布成一条 条形,延绵了十几米,胖子不是那个体型的。
“会不会是你说的那种蚰蜒。”小花道。
我点头,也许是,林子己经壳全黑了下来,这种虫子是夜行 性的,此吋如果遇到蚰蜒,后果不堪设想。被吃了之后只能 火化蚰蜒的尿放进骨灰坛里,我家里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伯父,这是吴那的尿灰盒,你们节哀。”
胖子真做的出来这种事情。
这片林子是一处山谷,此时再回山上己经来不及了,我们找 了一颗大树爬上去。
树上都是菟丝子,这种植物会爬到树冠上头形成纱帐一样的 一层,对宿主伤害很大,但正好给我们做了隐蔽。
月亮开始露出云层,山谷被照的凉白,小花喜欢高处,在我 上面的树丫上靠着,翻了翻手机,应该是没有信号。他徂丧 的抬头从菟丝子帐下看月空。
“你说,他还会不会记得我们? ”小花问道。
我知道他是役话找话,这么多年的默契了,其实安静的时候 不用说话。
“无所请他记得不记得,我都不记得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了。”以前的日子都历历在目,就是自己的面目模糊不情, 这是实话,我的人生太注重身边的人。
“如果他不记得我们,也许会绕开我们。他未必会从进去的 地方出来。我们这么多人冒险,连个影子都抓不到。”
“所有人来都有自己的目的。”我道。
小花掰了一块干粮给我,是特制的压缩饼干,小花的东西好 吃多了,我嚼了几口,月亮喑淡,天空中开始岀现星星。
与此同时,我看到我们身下的树林底部,也开始岀现一点一 点的荧光。
这些荧光以井口为中心,开始夏延,数量之多,就好像从那 些井口喷涌出一条一条的绿色银河一般。
我端坐起来,果然役错,忽然灵光一闪,阿西把,这里的菟 丝子长的邢么茂密,难道是这些东西不停的上树,将种子不 停的带到这些树上。
星空中星星点点,蘩星密布,整个山谷也被绿色的荧光布 满,其中不少红色的光电,像一只只眼睛。但是我们一点也
无法欣莨奇景。因为这些光电密集的开始往树上攀爬上来。
“火油。”我喊道。
坎肩从背包中翻出喷漆瓶,对着我们的树杆下方喷上火油, 我翻出打火机,双脚挂住树倒立下去,直接点着。
火油烧起,在树上形成一条小小的屏障,接着咔嚓一声,我 挂住的树杆就断了,我整个人摔了下去,直摔进这些光点中 间。
我毫不犹豫,直接翻起用打火机一照身上,满身的蚰蜒,就 见坎肩把喷漆罐丟给我,我把打火机往前一扣,做了一个喷 火器。对着自己身上就开始喷火。碰了几下,我在燃起的火 光中,我忽然发现不对。
在我面前的黑喑中,大慨三米外的树后面,好像站着什么东
西。是一个人的形状。

上一篇:
下一章:
  1. 来自百度百度: 阿西吧: 骂人的,源自韩语“阿西”!感叹词,类似 于中文“我靠”的意思 伯父,这是吴那的尿灰盒,你们节哀。看到这里愣了半天吴那是什么,尿灰盒是什么(等下,尿有灰么?),后面明白了就2333333

    • 此吋如果遇到蚰蜒,后果不堪设想。被吃 了之后只能 火化蚰蜒的尿放进骨灰 坛里——摘自原文所以称为尿灰盒,懂?

  2. 什么东西把那些鲶鱼吃了,我心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 胖子。心说难道胖子不甘心,趁我们不注意,赶在我们前面把鲶鱼 逮回来吃了。阿西吧,如果是这样我一定要掐死这个老不羞 的。23333笑死了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