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9.井

2015年6月25日 更新

坎肩看到这仕观的景象,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花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很多的意思,这荒郊野外,会有那么多的 古井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也确实离奇。
“当年蒲鮮万奴的部落在这里隐藏,想必也不会常年躲在地下,在太 平日子里,部落里的人在地面活动,确实需要凿井取水。”
“这是凿井取水成藤吧,这么多井口整块地都挖成麻子了。”我默默 的数了我肉眼能看到的井口,不下百来个。
“会不会挖完一口,取水取干净了,再挖下一口? ”坎肩间。
“地下水都是连成一片的,又不是猪尿泡。”我来到一处井口,拔出 大白狗,砍掉上面的菟丝子,把被冤丝子遮盖的井口露出来,菟丝子 都爬到井内很多,井不深,下面全是落叶,已经没有水了。
看了看pad上的GPS信号,那几条鱼就在这块区域,难道落叶之下是水 吗?
坎肩找了块砖丢下去,砖扎扎实实落在落叶上。是实地。
井是普通的石头井,用碎石头一圏一圏围起来的,上面都是青苔,我 爬上去想跳下去看看。被小花拦住了。
“你要不要这么拼。”小花皱眉看看我:“你不是来送死的。”
坎肩就点头道:“东家:,送死我去,背黑锅你来。”说看就跳了下 去-
下面的落叶很深,他一下去就到了脚踝,直接踹开落叶,就看到井底 落叶下,很多的坛子。似乎大部分都是破的。
坎肩翻起一个相对完整的丢上来,我一下认了出来,这是泡猴头烧的 酒坛,之前在墓穴之中见过不少。
东夏人愛喝这种酒,难道这些井口,都是用来冰_烧酒的,这里的地 下水很多雪山融水,冰凉剌骨。
“讲宄。真他妈讲究。”小花看舂那些井□,竟然露出了少许羡慕的 表情。
“你这个资产阶级大善瘤。”
“人追求一些小小的幸福,比如说在夏天喝到冰頓的烧酒,并没有 错,在这种大山里,没有这样的东西,是很难熬的。”小花闻了闻罐 子,还想嗅出一些酒香来。
继续翻上罐子,下面的沙土是干的,这里的井水,早已干涸数百年 了。
被冤丝子伴看,一刀一砍,一个一个的井口找过去,都是一模一样的 情况,一直走到井林的中间,忽然豁然开朗,树冠一下了消失了,原 来是一处干涸的河床。
蹲下摸土,河土干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对面的林子一样茂密,但是河 床中都是碎石和灌木。
四周的黑暗已经压的很低了。空气也越来越凉。
“鲶鱼能在这么干的地方爬吗?”
“当然不能。”我暗骂,心说鲶鱼精还有可能。
“我操,那这几个信号。”坎肩挠头,“这些鲶鱼在哪儿啊,哪儿都
没水啊?”
小花摸了摸下巴,忽然道:“不对,难道是这样?”
我看向小花,小花说:“有什么东西把那些鱼都吃了。

上一篇:
下一章:
  1. ipad变成pad了。坎肩就点头道:“东家:,送死我 去,背黑锅你来。”说看就跳了下 去一瞬间我以为玩三国杀看到孟获了“送死,你去,背黑锅,我来”

  2. 稻米们追求一些小小的幸福,比如说在暑假希望看到三叔日更,并没有错,在三叔挖的这种深不见底的坑里,见不到这样的事,是很难熬的。www我说的对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