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14-2015 贺岁篇 013 恶魔设计

2015年2月21日 更新

小姑娘把头一转,做出了一个鄙夷的神情。不理我。

我上去抓住她的脸,一阵撕扯,疼的她哇哇大叫。

没有人皮面具的痕迹,真的是一个小姑娘。说回来,如果70岁左右的七指还假扮16,7的小女孩,也有点变态。

我内心有些恼怒,这么小的年纪阅历尚浅,就是如小花这样经历非凡的,16,7的时候也不会过于老练,看来她说的有救他出来的办法,又说三叔的地下室,可能都是信口胡诌的了,只是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我对于用这种事情和我开玩笑的人,极度没有好感。所以我的表情应该是冷了下来。

小花把茶杯放到沙发的扶手上,站起来到台灯后面,我看到那边有张桌子,上面有热水壶,一桶矿泉水,在桌子下面,有一个奇怪的东西,一根棍子上绑着很多盒子和天线,应该就手机的基站,我没见过,但看上去挺像的。棍子是被气割割断的,我操看上去是偷来的。

很多电线通到棍子里,另一段丟在角落里,连着一台手提电脑。在电脑边上是各种插线板。

小花给我泡了杯茶,我喝下去后,心中的郁闷稍微舒缓了一些。

长久我们都没有说话,气氛就变的很尴尬,小女孩的脸色也变了,从刚才觉得可以撒泼卖萌的气氛里,慢慢的意识到,我们是开不起玩笑的人。

我冷冷的喝完茶,拿起她的手机,不停的翻动,看到了她给我发的几条短信。也看到了她发给自己的那一条。我打开她的相册,看到了不少自拍,以及,我看到了很多拍摄我们刚这个屋子时候的照片。她似乎一直在尾随我们。

镜头的聚焦点大部分都是我,但都是中景拍摄,少数是小花,但都是特写。

看上去就像是工作照和粉丝照的区别。

我打开她的通讯录,里面没有任何的电话号码。

“这是侵犯我的隐私,你们怎么那么差劲呢?”女孩子呵斥道。

“为什么用社会男性的要求来要求我们?”小花问道:“我们可不是你的同学或者你的老师。”他看了看身后的桌子。“如果这一切都是你弄的,虽然你不是很讲究,但至少你的行动力超过一般人很多,你不是生活在平常人社会里的人,应该知道我们是怎么样的人?”

女孩子气呼呼的盯着小花,慢慢就脸红了。我皱起眉头,看到她咬了咬下唇。

什么情况?我心说?

“那至少我是女孩子,你们就不能有些绅士风度。”

小花笑了笑,表情忽然冷了下来。

和我的表情变化,是完全不同的状态,小花垂下眼睑,低含下巴,再抬起头的时候,所有的微表情都消失了。身上所有的亲和力一下全部都消失了。

“我的感情本身就不太多,仅剩的只够用在朋友身上,敌人还分性别,那活的太累了。”

小花之前的表情,不管是严厉的还是舒缓的,都带着一种天然的亲和力,让人放松警惕,感觉缓和舒适,这种亲和力一消失,整个人的感觉就翻到了反面。说起来并不是太凶悍的表情,只是不再微笑,但是眼角一垂下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其实小花是一个极端不好相处的人吧,他把所有自己好的东西都集中起来给了少数几个人。

女孩子感觉到了气氛,整个人的身体往后缩了一下。小花转过头,露出了一个俏皮的表情,意思是,你看,得这么吓唬人才行。

再转回去的时候,表情又变得非常的晦涩。

果然是演戏出生,我心说。对那个女孩子说道:“我已经找到你了,按照约定,你也应该答应告诉我的,说出来。”

女孩子道:“一个人,我说了,你得一个人找到我。”

“是这样的。”我看着女孩子,指了指她身上的绳子:“你自己蠢我帮不了你。”

女孩子恼怒了,摇动脑袋:“不准说!”

我头疼,这女孩子丝毫不按常理出牌,她不顺着我的思路往下走,这通常是恋爱时期女子的特技,但我并不想伤害她。否则先打断鼻梁骨,气氛就不可能通过撒娇来破坏了。

正琢磨着,忽然边上的墙壁里,传来了一声空旷的钢索抽动的声音,接着,框,框,框由近到远几声巨响。

“又来了。”女孩子脸色一变。

“什么又来了?”

“那东西又来了。”女孩子嘘了几声,我们就听到,一声闷闷的哀嚎,从墙壁的四处回荡着传了过来。

哀嚎缓缓消失,我看着女孩,看到她脸色发白:“好近。”

“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抓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掰过来。

“我不知道,它在‘内层’,我们在‘外层’。它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在找我们,但它出不来。”女孩子说道。

“什么你不知道,这地方不是你设计的吗?”

那女孩子咧嘴看着我们:“谁他娘说是我设计的?我设计的出来吗?”她压低声音:“这地方是魔鬼设计的。”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