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年贺岁】此时彼方完整版欣赏

2015年2月14日 更新

吴邪:

  
  外面的鞭炮声已经零星地响起来了。
  
  屋子的暖气很足。
  
  下午年尾最后一笔生意,东西不吉利,匆匆就结束了。老妈在摆瓜果瓜子,我平常不吃这些,但是年关的时候,总会摆出来。这是个好彩头。
  
  彩头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很久就知道,自己不需要老天的帮忙也能有口饭吃。只是昨天发完红包,有十多个没有发到本人手里,只发到了家里人。还是有些不自在。
  
  这一行已经越来越凶险,再过几年,不说老九门,我们这一代人,都会烟消云散。
  
  吃饭的时候一直没什么话,老爹偶尔给我夹夹菜,我低头猛吃。我这段时间一直每天准时回家,和上中学时候一样,所以和长期在外回家过年的孩子状态不太一样。
  
  我没有伟大的举动可以让父母高兴的,生意做得不错,人也精神,似乎就没有什么更多值得聊的事情了。
  
  “明年,时间到了吧?”忽然,我妈问了我一句。
  
  我嗯了一声,我的事情,多少他们也知道了,手上的疤,脖子上的伤痕虽然不明显,但总归是亲生父母,变化逃不过眼睛。
  
  他们没有再问我什么,吃完饭,他们去看春节联欢会,我去上网,缩在我以前的房间里,等外面12点的满城轰鸣。
  
  我靠在椅子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电脑边上摆了一盆切好的苹果。
  
  是我妈的习惯。
  
  外面的鞭炮把我吵醒的,我出去,他们都在电视机前睡着了,我给他们披上毯子,在他们身边坐下,把苹果吃完。
  
  苹果很酸,每一口都让我停顿很久。

  
小哥:

  
  他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感觉。永远不会有光。他能听到水滴声,那是唯一可以计算时间的方式。
  
  这一年要结束了吧。
  
  以前在族里的时候,年关的节日也会张灯结彩,特别是外家楼里还是会有一些喜庆的气氛,但是这些气氛大多和他无关,其实也和内家的其他孩子无关,内家的门楼永远像是死去的建筑一样,晦涩的灯光被巨大犹如触须一样的塔楼和高墙围在一个弥补透风的空间里,像是远古巨兽的尸骸。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普通人首先是无知的,然后通过开放自己,感知世界,去获得所知,但是他们的族人通过的事封闭自己,无尽的封闭,大脑中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记忆才,才会出现。
  
  这是宿命,他这一生要做的事情都会在大脑中逐渐出现,他无法抗拒,任何外来的信息都会被这些原生的,从出生时候就确定好的记忆覆盖,他想要留住自己所珍惜的东西,需要经历巨大痛苦。
  
  他的族人称呼自己的家族是牧羊人,这些在大脑中出现的记忆让他们去做的事情,会改变很多东西,似乎是冥冥之中有神通过这种方式,在干预这个世界的发展。
  
  当年关于这个节日的记忆,已经被无数次的记忆覆盖成了碎片,他好像记得一枚糖果,是谁给他的糖果,五根一样长短的手指,糖果的颜色好鲜艳,在内楼,看不到这样鲜艳的颜色,除了血迹。
  
  如果现在有糖果就好了。黑暗中他又听到了自己脑中的声音,逼向那颗糖果。
  
  不要忘记,那些东西都不要忘记,时间快到了,他要记得,哪怕只有一个瞬间。
  

黑瞎子:

  
  苏万在边上用老虎钳敲核桃,把核桃仁剥出来,放进小碟子里。
  
  “你说我怎么和我爸解释,大过年的,我一成年人朋友约我出去砸核桃。他肯定认为我被黑社会威胁了啊。”
  
  黑眼镜笑笑,抓起一颗核桃丢进自己嘴巴里。
  
  苏万转头看到了一只小提琴,惊讶道:“你还会这个哪?”
  
  黑眼镜示意他拿过来,苏万递了过去,黑眼镜稍微调了调音,开始拉二泉映月。
  
  “这曲子不吉利啊。”
  
  “拉得吉利就行了。”黑瞎子忽然曲风一转,曲子欢快起来。在砸核桃的声音里,好像蹩脚的二重奏。
  

胖子:

  
  你确定要打完18洞?球童是个1米5出头的小姑娘,屁股挺翘的,扭来扭去,胖子点着烟,蹲在沙坑里,高尔夫球棍插在沙子里,生气。
  
  “高尔夫是绅士运动,你看你这样子,庄家地干活干一半,你蹲下就天然施肥”,小姑娘有广东口音讲话很有意思。
  
  “生气管什么用,球又不会自己出来”。
  
  “你有完没完?你有完没完?”胖子怒道“都说了老子第一回打,看不起新人怎么的,你家里人天生就会拿杆子找洞啊,在啰嗦我投诉你哈。”
  
  小女孩嘟起嘴,拿起沙耙子,在沙坑里把胖子的脚印耙掉。就蹲到胖子身边,拍拍胖子。“别生气了。你不会打也不可能一次就学会啊,而且我知道你为啥生气,你肯定不是因为这个生气”。
  
  “那我为什生气”胖子扬起眉毛恼怒,“我为什么生气你都要管了,你这个球童够牛逼的啊”。
  
  小女孩继续嘟着嘴,不说话了,用手指玩着面前的沙子。
  
  冷了一会,胖子就问道“这大年三十的,怎么你们这球场还营业啊,你不要回去过年啊?”
  
  “赚钱呗”小女孩看着自己的手,“谁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会不会大半夜不打麻将到这打球啊,一杆可比一番大多了,不过你一个人在这打,更变态,大年三十一个人打球,你没家人?”
  
  “就我一个人了”胖子吐着烟,晚上的球场灯光照的很惨淡。
  
  风吹过,小姑娘打了个寒颤。“还有7个洞。咱们赶快打完吧”。
  
  “有男朋友么?”胖子突然问。
  
  “没有,干嘛,你给我介绍啊”。
  
  没有,是吧,那行,走,不打了。咱们客串一下,胖爷带你这丫头去吃点好东西。
  
  “不行,我得工作,加班已经很惨了,再被开除了。”
  
  “你放心,老板是我朋友。胖子把烟头掐了,把自己帽子带到小女孩头上,”我告诉你,你走运了,咱们什么贵吃什么,吃不了就倒了,就这么任性”。
  
  “你干嘛对我那么好啊?你要追我。”小女孩狡黠的笑着。
  
  “现在需要我的人不多了,你大冷天,需要我请你吃顿好的,是你对我好。”胖子看了看手表。“过年了。”
  

花儿爷:

  
  店里,解雨臣摸着自己的胡子。
  
  他以前以为自己会在60岁之后,才会蓄胡子,他长着一张不太适合长胡子的脸。
  
  对待自己的容貌,二爷当年说的很清楚,在地底下长像一点意义都没有,在人世间,脸就是一张借据,你用这张脸借了多少东西,年老的时候都得还的。
  
  当然,如果自己长成胖子那样,二爷也不会说这番话了。胖子的脸应该算是破产清算单。
  
  自己和几个不回去过年的租客住在这个小县城的超市兼宠物店的楼上,已经很久了,宠物店的老板都去海南过冬了,他们帮忙看看生意,主要是寄存的那些个狗。
  
  今天大年夜,肯定不会有人来店里了,他换了一只黑色的非智能手机,手机很小很轻,在他手里变魔术一样一会儿旋转,一会儿消失。他看着一边的水族槽,好多各种各样的乌龟,在里面冬眠。小乌龟的生命并不被珍惜,很多缩进壳里,到第二年开春就死了。
  
  “咯噔”一声,房顶上传来了一个轻微的响声。
  
  解雨臣手中的手机停了下来,他警觉地眯起眼睛抬起头,忽然门口的客人感应器就响了。
  
  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跺着脚,看眼睛是刚刚哭过。
  
  “我来领它回去。”女孩子说道。
  
  解雨臣看到女孩子的身后,有一辆大车,黑色的,停在门外没有熄火。
  
  “吵架了?”解雨臣笑了笑,让她自己去领,女孩子撩了撩帽子里露出的头发:“我一个人回来的,他一个人走了。”把钱递给他就离开了。
  
  解雨臣又抬头看了看头顶,披上大衣,追出去,上了女孩的车的副驾,女孩看着他:“你干嘛?我回家去。”
  
  “搭我一程,开车。”解雨臣看了看后视镜里的房顶,看不出什么东西。
  
  “你最好只是搭车,你要是敢乱来小心我削你。”女孩子发动了汽车,解雨臣拿出手机的芯片,把手机丢出窗外。
  

秀秀:

  
  戒台寺新年的敲钟大会,外面聚集了不少香客。
  
  霍秀秀在内房分着香,将整箱的香柱拆出来,插进红色喜庆的纸袋里,到时候发给信众。
  
  腊八粥在厨房熬着,能看到暖气从那个方回的窗户里飘出。
  
  以前这个时候是老太太主持这些事情,其实家里感兴趣的人并不多,老太太不在了,就她还会学着规矩来一来庙呈里。
  
  “粥得了。” 外面的小沙弥推门进来,知道秀秀吃不了太多,用小碗盛的。
  
  小沙弥戴着金丝眼镜,看样子是佛学院的,放下粥就坐到秀秀边上。呆呆地看着她。
  
  “看什么呢?”秀秀纳闷道。
  
  “你真好看。”小沙弥说道。
  
  秀秀歪头微微笑了笑,“动凡心啊。”
  
  “觉得好看就是好看,和凡心没关系。”小沙弥说道:“感知美和想占有美丽,是完全不同的。”
  
  说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那是一只很小的乌龟,已经在冬眠的状态。
  
  “送给你,新年礼物。”
  
  “哪有送女孩子乌龟的。”秀秀觉得好笑。
  
  “不是我送你的哦。”小沙弥帮着分香,“是一个哥哥让我送你的。”
  
  秀秀望向窗外,默默地接过乌龟。乌龟睡得死死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乌龟醒过来的时候,他就会回来啦。”小沙弥说道。
  
  秀秀放下乌龟,外面传来了钟声,她整理了整理衣服,扎好了发髻,发现又开始下雪了。
  
  在过一段时间,新年就要到了,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此时彼方里的故事给了你一个不一样的感受。

上一篇:
评论
  • 天真:

    三叔的新年又是怎样的?

    回复
  • 此时彼方:

    快要把小哥接回来了

    回复
  • 一个稻米:

    好感动,终于更新了

    回复
  • 宁怪人:

    求解:内个乌龟应该是小花给的吧,小花和内个女孩没看懂,内个女孩是谁?和谁吵架?感觉胖子的出镜率越来越低,是因为吴邪不需要他了吗?

    回复
  • 谷子:

    牧羊人~嗯?叔,新年快乐!接小哥回来吧!

    回复
  • 黑蝶:

    感觉胖子总是在啃嫩草啊

    回复
  • 猜猜:

    小哥说;不要忘记,那些东西都不要忘记,时间快到了,他要记得,哪怕只有一个瞬间。什么意思,是不打算回来吗

    回复
    • 旧梦旧时光:

      小哥不想忘记无邪

      回复
  • 焦影:

    期待快接小哥回家~~

    回复
  • 123456啦啦啦:

    1-吴邪已落地2-时间快到了3-小哥还活着4-胖子,黑瞎子,小花都在

    回复
  • 有基情:

    5-小哥不想忘记吴邪

    回复
  • 十一个十一:

    五根一样长短的手指…是张盐城?

    回复
    • 钱塘:

      亲…张盐城是发丘中郎将的鼻祖,而且他练了发丘指,更何况他差不多挂了……

      回复
    • 一二三:

      对,就是张盐城

      回复
  • nabaibao:

    小哥的我看懂了,他的使命是与生俱来的无法抗拒的,也就是他的所有的记忆和方向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他之后所经历的所有事情会逐渐被原来的使命覆盖,所以他要记得前面发生的事情需要经历巨大的痛苦,他知道十年之期快到了,怕自己会忘记无邪

    回复
  • 陌:

    好像他们都不开心啊…………………

    回复
  • 过客:

    那个糖果是谁给小哥的啊?

    回复
  • 张启山吧,他的手指长短一样。:

    张启山吧,他的手指一样长短。

    回复
  • 职业稻米:

    三叔就是我命中的泪点

    回复
  • 铁三角:

    胖子在把妹

    回复
    • 吴山居老板娘:

      胖子才不是把妹,他只是需要一个存在的理由

      回复

一个稻米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