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2014年2月5日 更新

我连续失眠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住在一个洗浴中心里,我尝试用酗酒来稳定我的情绪,但是酒精只能让我昏睡2个小时,我的植物神经紊乱,极度疲倦但是毫无困意。在我当时看来,这是世界上最残酷的酷刑,没有之一。

我的私生活也陷入了极度混乱的地步,精神混乱,昼夜颠倒。所以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一直到第三个女人和我说,你睡觉时候说很多梦话,我才忽然意识不对。

我坐在沙发上,那天晚上半杯酒都喝不下去,洗了把脸,才发现自己脸色浮肿苍白,竟然和南生当时见我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浑身的毛的炸了起来。刚开始还以为南生附体了。

之后我出去买了一只录音笔,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吞下了医生早就给我开的安眠药,非常困难的睡着了。

安眠药的作用下,睡眠也未必能真正进入到深度,但是这一觉没有各种折腾,早上起来感觉头竟然不疼了。

录影笔还在继续,我按了停止。没有立即去听,而是洗了一把脸,给自己弄了早饭。

接着打开录音笔,一边吃早饭,一边等待里面的声音。

我虽然表面上非常镇定,但是当时的心跳动的非常急促,有点等待死刑判决的感觉。

能听到我开始入睡时候的磨牙声,我从没想到我的磨牙声是那么难听,接着是一些鼻鼾。

大概30分钟之后,我完全睡着了,鼾声变得很有规律。

接着大概20分钟时间,我已经吃完了早饭开始收拾家里堆积如山的脏碗筷,录音笔里开始传来了我自己的声音。

这是我的第一句梦话。语气听上去有些古怪。

“我会通过另外一种形式,把我知道的事情传达给你。”

“啪”我一紧张,就把手里的一只碟子洗碎了。

我意识到了南生这句话的真实意思,他在临死前,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

“人没法记住自己说了些什么,但是很容易记住别人说了什么。”

录音笔继续说道。然后是停顿。三秒后:

“所以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事情的关键,在这些内容之外。”

下一章:
评论
  • 黑瞎子:

    沙发~~

    回复
  • 文无知:

    吓死了

    回复
  • 脸第一个女人……:

    第三个女人发现他的梦话……我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回复
  • 第三只鸡:

    哈哈,三叔去叫鸡了,在这里发出来不怕三婶知道么

    回复
  • 这样的爱:

    鸡鸡鸡鸡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床:

    他有三个女人?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