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修改)

2014年2月5日 更新

油烟机排气孔就在窗户边上,所以这个窗户的外延有一层薄薄的油脂,他洗掉了表面的一层,才发现这些划痕。

看上去像指甲划上去的,这块玻璃本身有瑕疵,安装的时候他没有。

之后,他们收拾家里的所有地方,因为本身家也不大,南生就决定把所有地方都打扫一遍。就在他把地板全部拖完之后,又去擦其他窗户的玻璃,结果他发现了同样的划痕,似乎更多。他检查了所有的窗户,发现自己所有的窗玻璃,无一幸免。他当时仍旧觉得是质量问题,一直等到玻璃师傅把玻璃取下来做检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有蹊跷。

这些不是玻璃上的划痕,对外的玻璃常年被外界的阳光和灰尘所侵蚀,会在玻璃表面形成一层类似于氧化膜的东西,很难清洗,划痕就是划在这层膜上。这需要长年累月的摩擦才能形成。
他觉得有些恐怖,这让他有很不好的预感,他家住的是十一楼,阳台和厨房外的玻璃全部都是悬空的。

“你是说,你发现有东西在你家11楼的窗户外,悬空挠你的窗户挠了好几年。”我尽量把这件事情说的搞笑一点,让气氛不要往阴冷的方向传播。

“我每半年打扫一次屋子,上次打扫还没有这些痕迹,这些痕迹是最近才出现的。”南生吐了口烟,文弱的年轻人吐烟有一股胭脂气,感觉内心的敏感比其他人都甚。

你尝试换位思考一下,王海生如果在我的窗外,看着我,忽然开始有挠动窗户的举动,在短短半年里,我所有的窗户都变成了这样。这意味着什么?”

“焦急。”我淡淡道。

这是内心极度焦虑的表现。

南生说:“我这幢楼房有23层高,从上往下,我是处在最中间,从地下往上,我是十一层,从上往下,我是十二层,假设是人的话,他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为了排除这种可能性,我报了警,但是查不出任何的东西。只可能是他,我当时就感觉,是不是他等不及了。他所要传达给我的消息,我一直无法理解,他等不及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很快应正了南生的说法。各种更加奇怪的事情,爆发性的开始出现在他周围。

评论
  • ChilingChang:

    沙发

    回复
  • 坤:

    我等了很久了,说得那么悬乎!都有点怕了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墨殇:

      好像在三叔的书里总能看见你

      回复
  • 天真无邪闷油瓶:

    举报无厘头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