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2014年1月30日 更新

因为在交换电话号码的时候,我拨打过他的手机,所以他的手机最后一个打出的电话是打给我的。

我循例得到了询问,这段时间我已经接受警察好几次询问了,对于他们的手续有些无语的熟悉。

警察没有和我说南生自杀的经过,不过后来我从他同学那里了解到,南生把自己淹死在了浴缸了,没有服食任何药物。

我不知道他选择溺死是否和王海生也可能是溺死的有关。但是我知道要在浴缸中溺死自己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他除非事先就失去了知觉,否则他就是以惊人的毅力把自己活活憋死了。南生的死让我第一次仔细的审视整件事情,我想到南生临死之前和我说的,他将会用另一种方式传达信息给我。我意识到他在说这句话之前,或者说来见我之前,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心理准备。

的确他死亡之后,很多事情的保密职责他就不用再履行了。

虽然我当时不可能想到他有轻生的念头,但是从他的状态以及他和我说的这些有些古怪的话语中,我应该能意识到他的精神已经到了临界的边缘,而我专注于我想知道的信息,而硬生生忽略了这一点。这让我的情绪也非常低落。

我一直以为他想和我说的话会通过邮寄或者电子邮件的方式寄给我,然而一直没有任何东西寄给我,这件事情强行被停滞了半年。

这半年我一直在情绪低落之中,整件事情也完全中断,虽然我仍旧委托别人得到了南生临死之前这段时间很多人对他状况的描述,但是如我之前的判断,南生的生活非常晦涩,这些人的描述几乎都毫无价值。我也想找到他的家人,进入他的房间看看,但是似乎他的身份有些特别。他的私人生活方面就连一丝消息都查不出来。

而一直到半年后,才迎来了第一个决定性的转变,但是这个转变不是来自于外部的调查消息,而是来自于我的体内。

我开始出现了说梦话的状况。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三叔加油:

    沙发

    回复
  • ChilingChang:

    沙发

    回复
  • 我:

    板凳!!!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02200059:

    123

    回复
  • 楼上的楼上的无厘头:

    你是一个人

    回复
  • 02200059:

    留名

    回复
  • 捉急:

    哎哟,之前不是说好要把最后几次梦话寄过来吗?还有南生的笔记!三叔你又写忘了不是?

    回复
    • 你捉个粑粑急:

      不说了去了花头礁回来之后就没再说过梦话么

      回复
  • 逗逼啊:

    浴缸里是淹不死一个想自杀的人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