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2014年1月30日 更新

南生说着从他口袋里掏出一叠东西,放在了我的面前。我发现那是一堆报纸,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当着我的面把报纸摊开,道:” 你看这些报纸。”我低头一看,就发现这些报纸上面已经被虫子蛀的坑坑洼洼,全是小孔。我看着南生道:“看来你现在的居住环境并不是特别好。”

南生拍了拍,指了指报纸的日期:“你看看这是什么时候的报纸?”我低头一看,发现这就是今天的,南生道:“报纸是传达室收起来的,也就是说我们传达室的大爷会把所有的报纸整理分配好,上班之后,会一份份的送到我们各自的科室去,所有的报纸到的时候,大爷都全部看过一遍,但是当时他并没有看到这份报纸有任何的破洞,一个半小时之后,等我来上班,这份报纸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你说是什么虫子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这些报纸蛀成这样子,还有这个,南生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易拉罐,放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一个易拉罐,易拉罐上面有很多很多的刻痕,刻痕极其小,密密麻麻,把整个易拉罐都弄的好像被什么东西啃过一样。说完就说道:” 这是我今天喝过的易拉罐,我把易拉罐放到我的包里面,准备找一个垃圾桶把他扔掉,等我从包里拿出来之后,这易拉罐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你说这需要多精细的技术才能把易拉罐刻成这样?

我拿着易拉罐看着,心中也起了一丝凉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呢?南生道:“他开始无所顾忌的在我身边强调他的存在。”

我吸了口冷气,看着南生,就道:“我觉得你这个人非常有分析能力,你的思维方式非常的有逻辑,我相信你到我这里,肯定不会是为了带一个非常浅显的难题过来,你一定已经有一个结论了,你不妨把这个结论告诉我。”

南生看着我,对我说道:“王海生并不是想告诉我,死后还有另外一个世界,而是想告诉我另外的信息,而这件事情已经到了非常紧急的阶段。”

我看着南生,这些只是最浅的分析,我看着他的眼神,我发现他似乎刚刚说到了最精彩的地方。

按照他叙述问题的习惯,显然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这么说,他应该对这件事情已经有了结论。这让我出现了两种情绪。

一种是兴奋,因为显然我可以知道更多的消息,而且其中有我之前没有奢望能获得的部分。第二是担忧,因为南生的状况显然仍旧在极端的焦虑之中,这说明即使南生对这件事情有了结论,这件事情也没有解决的希望。

他的说话方式按照我们专业的说法,是故事性的,也就是说他所有的停顿都是恰到好处,这样的人,即使去讲最枯燥乏味的数学命题,也会讲的好像好莱坞电影一样,但这不是故意的,而是一种天赋。但是我个人是讨厌这样的叙述模式的,因为太浪费时间。

为了能让他直接说出来,我顺着他的习惯给他准备了一个叙述跳板:“你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你把你的这些假设说的那么确定,说明你已经有了证据,你不妨直接说出来。”

南生拿起一张被虫蛀过的报纸,又拿起另一张报纸,对我说道:“两张报纸一模一样,我把所有被虫子蛀掉的字全部圈了出来,你看,这是一句什么话?”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三叔加油:

    沙发

    回复
  • -:

    哈哈我又是是沙发拉拉啦~~

    回复
  • 我:

    回复
  • 啊:

    回复
  • 黑瞎子:

    更了好多 三叔~~~~~~~~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胆小专业户:

    看得心惊啊,有木有~~

    回复
  • 碧绿甲虫:

    “但是我个人是讨厌这样的叙述模式的,因为太浪费时间。”三苏…你确定你讨厌这种方式?….我还在门里故事着呢?

    回复
  • 格式:

    南生这副鬼样子还去上班拿报纸 心不小啊

    回复
  • 陈文锦:

    这句话是,鱼在我这里

    回复
  • 陈文锦:

    这话是,鱼在我这里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