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2013年9月27日 更新

如果是我小说里的情节,我该是去乐清爬墙进去探个究竟,反正小说情节是我控制的,墙虽然难爬总是有办法爬,进去了就算惊动了邻居也肯定能逃脱,无谓增加一场动作戏。

在现实生活中,我想到的第一个方法还是找海流云的父母。

一家几口人都出了事情,两个老人打击是十分大的,我去的时候,看到他们住在山上的一间农民房里,外墙是水泥的,应该是90年代建的,海流云的孩子在一楼的厅里面看电视。老太太在里屋的厨房做饭。不见老头。

我觉得现在进去不合适,一直在外面等到饭做完,婆孙两人吃晚饭,才进去说明来意。

当然不能说我觉得你家女儿有个东西我很有兴趣,你能不能打开房门让我进去搜刮一下。

我表明了我的身份,相信海流云在家里说过很长一段时间我的事情,毕竟是我这么多年的读者了。长辈或多或少也应该知道一些。

果然不如我所料,老太太还是很尊敬作家这个身份的,给我端了茶水,然后打电话让老头子回来。

老头是去医院给海流云送饭了,回来一脸愁容,感觉上精神压力很大。这是我切入的好时机,我就对他们道,我可能能查出来,海流云一家疯狂的原因。

我把海流云带南生到我医院找我,然后之后的一些经过,加工了之后告诉了老头子,进来说的没有那么玄乎。老头听完之后,就摇头,对我道:“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小伙子,没有用,他也来找过我们,说过一样的话,但是他在娟子家里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让我很意外,我以为南生之后没有再介入到这件事情当中了,没有想到,他仍旧很活跃。

这也让我很欣慰,至少这件事情会一直是他的事情,不会直接转换,变成我的事情。

我问老头难道南生没有从流云家里带出任何的来?老头很坚决的肯定。

而且南生来这里的时间也不长,差不多是十天前,来了当天进的房子,当天就走了。

这让我有点心灰意冷,因为如果你们见过南生就知道,这是典型的那种非常仔细的上海人,观察力一看就很强,这孩子做事应该非常可靠,如果他什么都没有发现。那我可能真的发现不了。

不过老头还是带我去了,毕竟我大老远来一趟,带都不带我过去说不过去。

我回到了海流云的房子,打开那夸张的大门,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院子。

这种院子是违规的,看来他老公真的相当有钱了,能在乐清这种地方搞这种场面出来。也难怪她能各种飞机票满世界追星。

我们进到里屋,我就看到了骇人的一幕,能看到里屋的墙壁上,到场都是器物敲砸的痕迹。

老头说着是海流云回来那天砸的,本来已经睡着了,忽然半夜起来开始砸东西, 怎么拦都拦不住,当时他不在,据说她公公和老公都被砸伤了,这才送到医院去。

我的观察力还是比较好的,只看了这些砸痕一眼,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章:
  1. 三胖,你又开始挖坑吧,原来的坑还在呢,别到时自己又圆不了管挖不管填您就是挖坑的巨人,填坑的矮子

  2. 我刚点燃一根烟,准备享受一下烟草这项伟大发明给人带来的愉悦,老婆在身边幽幽的说,你知道吗老公,抽烟会导致男人早x哦。“这怎么可能?!”我愤怒的把烟放进烟缸,一把拉过来她狠狠的做了三次,然后拿起那根还在燃烧的半支烟继续抽。

  3.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4. 一个女人能把那么得的东西那么大的东西拿回家,就算是把那玩意拆散了,而且是在疯的情况下?别人还没发现?真是厉害!一直觉得三叔的小说写得不错,就是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希望能严谨一些,不然太假!!!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