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 第五章 那年夏天两个男孩

2013年8月19日 更新

6年前的夏天,南生来到苍南海边,遇到王海生的时候,南生15岁,王海生16岁。王海生辍学两年,但是温州的小学只有五年制。

但是的王海生已经有两年的打渔和出海的经验,和他一起搭伴的,是一个叫阿鸿的人,这个人按照辈分是他的小叔,年纪比他大三岁,两人一条船,在他们那个年纪,生活还算过得去。

王海生辍学的原因,是因为父亲早逝,渔民在渔船上有什么突发疾病,往往得不得及时的救助,他父亲就是因为脑溢血在出海的时候去世的。尸体运回来的时候和鱼冻在一起,入葬的时候的腥味,王海生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所以王海生非常辛苦的工作,就是想摆脱这种命运。

除了捕鱼之外,他也为一些旅游农舍做包鱼出海垂钓的功业务,这个不辛苦,而且赚得还多。很多杭州和上海周边的人,会选择在节假日去海边呆上一周到两周。他们在度假村的时候不是很在乎钱。

南生和王海生交朋友,不是因为他们年纪相近,是因为南生还王海生有一样的生活经历,南生的母亲早逝,是父亲一个人带大的。

孩童时期交朋友的过程,我就累述了,无非就是海边抓滩涂鱼,捡贝壳,养寄局蟹,夏天的海边树荫,聊一聊动画片,各自范畴里的新鲜好笑事情,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去镇上的录像厅看黄色录像。

那个年纪是瞬间就可以交心的年纪,忘性也大,两个人最在乎的就是明天去玩什么,同事,16,7岁也说小不小,他们开始会讨论一些,大人看着幼稚,自己却觉得深奥的问题。

故事的一切起源,就是在于他们讨论的一个“深奥”的问题。

王海生不同于一般的海淘客,黝黑的外表下,他内心很细腻,这和他毕竟接受过初中教育有关。讨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们在海滩上散步,夕阳西下。

王海生显然有心事,他总是有心事,虽然玩的时候不觉得,他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南生聊天,另一边他的思维是在另外一边游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他们从码头走到了废水沟,村里的废水通过沙滩上的大沟流入大海,夕阳西下,海风吹来一些寒冷。王海生爬在海边的堤坝上,忽然立住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友谊已经不需要语言去维持气氛了,安静本身就是一种交流。他们都看着海上的夕阳,给海浪镀上金光。

这样的情况大概维持了十几分钟左右,忽然,王海生转生问他道:“南生,你觉得人死了之后会去什么地方?”

南生愣了愣,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奇怪,但是他还是顺口就回答了,:“人死了,不是要到阴曹地府去吗?”

王海生看向南生:“那你相信吗?”

南生耸耸肩,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思考过,因为毕竟死亡离他还非常遥远,在它十一,二岁的时候。因为母亲的去世。他曾经有过对死亡的恐惧,那是子夜当他想起死亡必将来临的时候,那种无力感让他觉得崩溃,后来很快就消失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琐事逼来,使得思考死亡这个命题在那个年纪显得有些愚蠢。

“也许吧。”男生道。“如果有鬼的话,咱们这辈子活得好不好,关系似乎也不大。”

王海生笑了笑,用蹩脚的普通话到:“那如果没有鬼呢,如果没有阴曹地府的话,人死了,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南生摇摇头,这种问题思考太多会很绝望,王海生继续道:“如果终究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么我们一开始为什么要活着呢?或者本身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打渔,赚钱,你去读书,这些东西在我们翘辫子的什么都没有意义—–你不觉我们活得非常可笑吗?这感觉像——-”

“像电子游戏一样。”南生说道:“没有存档,打的再好都没有用,电源一关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哦,真的很像。”王海生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南生笑了笑,心说其实有些事情我们不能怎么武断,这是一个非常严苛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一个海边长大的渔民会思考这种问题,这不是个好现象。因为这几个问题世界上可能没有几个人能回答。

“所以还是有阴曹地府的好,这样我们死了都会变成鬼,我的老爹,你的妈妈也变成鬼了,我们能继续在一起玩儿”王海生说道。

南生不知道王海生老爹去世的具体情况,他母亲是病死的,因为她母亲平日里工作非常忙,所以南生在她去世的时候,竟然找不到悲伤的感觉,他只好木然着脸,装成自己悲痛的样子。

这件事情他道现在还有负罪感,所以不愿意提起,他没有接王海生的最后一句话。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话题已经耗尽,他明确的感觉到王海生心中肯定有什么事情,又走了几步,王海生又停了下来,转头对男生到:“南生咱们做个约定吧,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咱们就死亡这件事来做一件很有意思的约定。

南生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道:”你说吧。”

王海生道:“我想说的是咱们两个人不管是谁,只要其中一个死了,如果真的有死后的世界,如果真的有鬼魂的话,那么死去的人一定要想办法吧这一切告诉活着的人。”

南生到:“你的意思就是我比你先死的话,如果真的有灵魂的话,我就回来找你,告诉你这件事情,如果你先死的话,你也这样做,对吗?”

王海生点头,伸出手:“对,我们必须这样做,因为这也许是我们了解死后的世界的唯一方法。”

南生笑了笑,觉得这有点幼稚,而且他们两人离死亡似乎还相当遥远,这样的约定本身就显得特别可笑,他又把手伸了过去,两人拉钩就像小时候一样。“好一言为定,我希望这样的日子晚点到来。”

王海生就道:“也许这些事情并不是咱们说了算的。”

这个约定昨晚大概两周后,南生和王海生告别,结束了海边的假期,回到了上海。

两个月之后,王海生在花头礁遇难。

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南生开始用蛮话说起了梦话。

评论
  • 盒子:

    板凳

    回复
  • 婷幺幺:

    9月底就会出实体书了么?

    回复
  • 路一笔:

    前排

    回复
  • 大圈仔00:

    都没有人?

    回复
  • 宅阿么 OoO:

    待,,,

    回复
  • 无鞋的呆呆呆呆呆呆呆呆呆:

    名字神马的~文艺啦~~~

    回复
  • 小维:

    南笙不是那个什么姑娘么

    回复
  • 颜兮丶_19315:

    知道这本书的应该还不多。我是其中知道的一个~~~荣幸骄傲ing~~

    回复
  • Tenacity゛:

    三叔的想象力 无人能比啊!

    回复
  • 搞定三叔:

    坑大了,我觉得填得太慢!

    回复
  • 三叔爱咋咋写劳资抗起天真就回家:

    看到“那年夏天两个男孩”就笑了→_→

    回复
  • 温州人:

    在那个年代,温州小学五年制的,只有墨池小学,广场路小学等为数不多的几所小学,本人温州人~乐清讲的话,跟苍南还是有所不同的,苍南应该是跟洞头那边的话比较像,乐清又另外一种方言!

    回复
  • 三叔快好:

    三叔不是说那个男孩是军训才知道自己说梦话的莫?那为什么几个月过后他就知道自己说梦话了。。。。。

    回复
    • 我花儿美如画:

      军训就在几个月之后?

      回复
  • 神经病啊啊啊啊啊啊:

    特喜欢“那年夏天两个男孩”这标题

    回复
  • 十番队队长冬狮郎:

    话说,这真的是真的吗?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有时就一句话,很牵强。换换写作风格吧。

    回复
  • 沧。雪舞:

    这是真的么

    回复
  • 心态放好,不要淳:

    三叔,话有点多了。还是无邪就是你
    ,多写点好看,爱看的(大家),旁白太多了。

    回复
  • Daisy:

    看来小时候都差不多,这样幼稚的讨论和约定,我跟姐姐也有过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