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 第四章 海边

2013年8月18日 更新

事情越发匪夷所思了,我努力让自己耐心下来,接过这张照片,我就发现照片是一个黝黑瘦小的青年人。身上都是水藓痕迹,斑斑驳驳的。
照片的背景是海边的渔船上,年轻人的身上背着渔网,笑得很灿烂。发自内心的开心。
我吸了一口气,这个人符合我所有的推测。
南生就在这个年轻人的背后,年纪看上还小,还有一个看上去夜市城市人的中年人,在一边抽烟。
照片是彩色的,上面有桂花一样颜色的霉斑。应该有很长年份了。
“这是我初中毕业的暑假,去海边的时候认识的朋友,他比我大两岁,叫做王海生,他妈妈是在船上生下他的,他读到初中就辍学了,我们是上了他的船出海钓鱼的。他是我人生中,唯一一个会讲蛮话的人。”
我看到南生说到这个人的时候,脸色苍白,已经不属于紧张,已经进阶到害怕的程度。似乎他接下来要说的东西当中,有他感觉报骨悚然的东西。
“我们在一起呆了一个夏天,我们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你知道,在海边有太多城里没有的东西,而且我也知道很多他不知道的新鲜事情,那个年纪的友谊是最纯真的。”南生说这些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丝阳光的意味,脸上的恐惧越来越渗人。“但是,我会上海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他发生过任何联系,和很多我们哪个年纪的友谊一样 ,就是一个珍贵的回忆。慢慢也会忘忘却,所以当我开始做梦话之后,我并没有立即想起这个人来,一直到听懂了内容,才忽然意识到。”
“这个人现在在哪里?”我问道,既然他和海流云一起来找我,应该也去过苍南。
南生看了看我,想回答我,但是脸色已经变得极度苍白。
海流云拍了拍他的肩膀,和我说道:“王海生已经死了,我们来找你之前,一直在苍南找他,他的兄弟说,他在六年前就死了,他的船出海去花头礁,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只在花头礁上,找到他船上的缆绳。
我摸了摸下巴,有些乱。
感觉上这里存在两个故事,一个是王海生遇到了什么,一个是,为什么王海生遇到的事情,会在南生的梦话里出现。
”这两件事,其实属于是一件事。“南生终于开口:”还是我来说把,清楚一点,我把我和王海生在那年夏天的事情,和之后发生的一切的关系,全部一点一点的说出来。“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