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八章 回城

2013年7月26日 更新

在回城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车总并未完全清醒,但是他肯定,他自己没有吞入戒指的癖好,在来见我之前,也应该没有吃过人什么的。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只戒指来自于蛇的体内,可能在车总肚子里产卵或者排泄的时候,将戒指排入他的胃里的。

鉴于这些蛇冬眠了几十个世纪的岁月,这枚戒指的年份可能很长很长,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戒指的四周包裹着一层类似于琥珀的东西,可能是在蛇胃中,被胃壁刺激形成的保护物质结石化,和河蚌中的珍珠差不多。

由此看不到里面戒指真实的表面,而且结石膜非常结实,我用指甲一点痕迹都刮不出来。

如果胖子在,肯定一石头砸成粉了,我觉得这东西也许很正规,就偷偷收入了口袋中,反正车总也不清醒。

小满哥一直人事不醒,车总说没事,狗本身抗毒能力就比人强,特别是这条狗,从小蛇药当饭吃,去医院打点抗生素,挂点水就应该没事了,真遇到它抵御不了的蛇毒,应该扛不到现在。

我说你对狗的能力真够信任的。

车总说,不是信任狗,是信任我爷爷,这种往山地里带的狗,如果遇到条毒蛇就挂了,那么在训练的时候早挂了。我所看到的这条狗,不知道是多少条狗里选出来的。

而且狗和人不一样,狗的能力很稳定,不会因为情绪或者其他因素而导致阴沟里翻船的情况。

事实如他所料,到了镇里,还没找到宠物医院,小满哥已经可以自己走路了。

车总的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去医院挂了急诊,给他洗胃,又吐出来六七颗蛇蛋,护士说你怎么吃鹌鹑蛋都不知道剥皮的。我只好说哥们喝多了打赌,一边被骂一边把这些蛇蛋全部带到厕所里踩碎了冲掉。

搞完之后拍了片,确定肚里什么都没有了,给车总挂上吊瓶让他休息。我也在急症室的长凳上睡着了。镇里医院晚上没人,小满哥就趴在我脚下也没人发现。

醒来的之后,当真感谢黑瞎子,我的体质好了很多,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累,去吃了早饭。找了个公用电话找王盟。

三个小时之后我就在镇里最好酒店的浴缸里泡澡了,这个酒店叫做东方威尼斯,其实是个洗浴中心。

我给自己开了瓶红酒,冲了冲身上奇怪的味道,然后整理带出来的东西,给车总汇款。

然后去医院,问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之前并不知道他和我爷爷的关系那么深。

车总的身体看来也非常好,我替他溜了三圈小满哥,把我刚才洗澡后回来的那点多巴胺全部都消耗掉了,才答应告诉我详情。

车总告诉我,我爷爷这辈子,对于养狗一事,只教给三个人,而且都只教了一些皮毛,他觉得人做的孽,还要狗去扛,有违人道,一辈子下来,特别是年轻的时候,一次出去死的只剩一两只回来是经常的事情,时间久了,对于生命的感情就会淡漠掉。

我爷爷是一个充满了土夫子不应该有的各种情怀的人,是难得的,身上不存在阴郁之气的人,很多道上的人说,看到我爷爷,就知道,其实做这种事情也是可以活的很开心的。他自己对于自己生命的淡泊,会产生恐惧,因为一旦有这样的想法,人就开始往另一个极端走了。

所以他不愿意让后面人再继续养狗,这三个人,第一个学的最多,就是当时罗派来的副官,第二个人,是我的二叔。教我二叔是因为,爷爷去世之后,那些狗总得有人养。这些狗在家里辈分比我爸都高,老狗懒,动都不愿意动,爷爷不止一次说过,他走了之后,如果在三年内看到有任何一只狗下来,他就不保佑我们了。

最后一个,就是车总,车总是唯一一个,懂得如何保持爷爷训练的狗的能力的人,也就是说,狗的很多能力如果长期不训练会迅速退化,需要非常勤勉的练习才能保持。车总做的,就是这份工作。

而如何训练狗能够找出黑飞子,只有我爷爷知道。这个市面上,能够对付黑飞子的狗,只有小满哥一条了。

“因为后来交通越来越发达,所以黑飞子监视人的方法也逐渐在变化,很多这种人,开始进入到我们的圈子里,这让人毛骨悚然,你不觉得吗?”

我知道他指的是豹萨,也基本知道了黑飞子是什么人,他们应该就是属于和闷油瓶对立的那个家族。看样子这些人在最开始的时候,对于盗墓贼的野外活动非常重视。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豹萨有问题的?我觉得你很早就有了防备。”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车总拍了拍小满哥,小满哥躲进床下,正好护士进来,催促我们出院把床位腾出来,说山里闹了蛇灾,好多人被蛇咬了。

我和车总对视了一眼,就看到有村民被推进来,脚上肿得老大一块,我捏了捏村民的嘴巴,看他的喉咙,立即被边上的应该是老婆模样的悍妇狂拍。

我把车总扶到外面办出院的手续,就道:“是怎么祸害的?”

一边小满哥对着那个村妇就露出了凶悍的表情,但是没有狂叫,而是冷冷的看着她。

车总点起一致烟,手都有点抖,说道:“不要动任何的表情,安静的办手续,然后安静的离开这里。”

我条件反射的想去看车总忌讳的方向,车总立即扯住我的衣服,咬牙道:“赶快做。”

我心说那就别办出院手续了,扶着车总到了马路上,进了车里。小满哥跳上车,仍旧目光盯着医院里面,车总就对王盟道:“开,离开这个镇。”

“怎么了?”虽然我大概是猜到了发生什么,但是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车总看车窗后说道:“我们应该是被重视起来了,到底哪里露了破绽?”

评论
  • 小哥:

    第一次沙发,这就是发现汪家人的开始了。

    回复
  • 。。:

    没人?

    回复
  • 妮子:

    0 0

    回复
  • 胖子:

    天真害人不浅啊

    回复
  • 起灵:

    小邪!!!你身上得有多少伤疤了?不知道手感还有没有以前好了!

    回复
  • 一天一更:

    太少了,三苏啊啊啊啊啊

    回复
  • Angel安小陌:

    三叔加油~

    回复
  • 泠凨:

    不错。

    回复
  • 蔷 薇、刺 ╮:

    一天一章好不过瘾啊,想攒多了再看,可是又忍不住,哎!

    回复
  • 安小静:

    是被雷子盯上了还是汪家的人?

    回复
    • 筘筘:

      雷子有这么厉害的话,天下早就太平了

      回复
  • 路人甲:

    天真,你闯祸了,遗物你也拿?

    回复
  • 路人乙:

    被汪汪家的黑飞子盯上,我感觉车总离死亡不远了,

    回复
  • 不留余地:

    鹌鹑蛋?哈哈,,

    回复
  • 加压:

    好厉害,今天一下子看完了,攒了很久的文,但是还是不过瘾,继续加油吧

    回复
    • 筘筘:

      同学,我五体投地的佩服你,竟然忍得住很久才看!哪怕只更一章,我也看得甘之如饴。

      回复
  • Anthony:

    好感动~一下看了那么多章

    回复
  • 路人丙:

    霍中枢那一批神通小孩,30年都没有出现过,梁湾去的应该就是去找他们了,13岁的小孩转眼变成了大伯级别的,世界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回复
    • 筘筘:

      霍中枢(编号487)1984年6月1 2日就被发现死了,活下来的也不知还有几个小孩,0?

      回复
  • 回城。。:

    是该摁B键么。。。

    回复
  • 小维:

    镇上那叫兽医站

    回复
  • 小维:

    既然车总知道豹萨是黑飞子,并且车总对豹萨表现的那么从容,就不应该出现车总那么害怕黑飞子的场面,也不应该出现车总对于黑飞子出现那么惊诧的场面,三苏啊,逻辑有问题啊。

    回复
  • 落寞染心凉。:

    这时候无邪才刚开始与黑飞子接触,无邪会知道自己不久之后就要与这群人彻底开战了么?

    回复
  • 李星洲:

    搞完之后拍了片

    回复
  • 稻米:

    是…………………..它?

    回复
  • 栗梓孟:

    汪家人就是它?

    回复
  • 凛遥:

    村民们好可怜,还好是小说

    回复
  • 麒麟劫。:

    吴邪:“小哥,等小爷我找到跟你们对立的人,找到你们一直守护的那个秘密的时候,我会带你回家。记得,一定要开门啊。”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