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古庙

2013年6月20日 更新

点燃这种土炮的方法是使用打火机,而不是用引线和香烟,我看着手里的土炮,意识到车总根本就没有想让我开火的打算。

我本身就是真正的诱饵,龙套只是一个掩护而已。

大大小小的黑毛蛇开始从平台的各个角落爬上来,我扯着龙套,和车总退到了门口。我把门关上,发现没有固定的插销。只好背靠着门板,用力顶住。

一边我们的绳子还挂着,从这底下爬上去,恐怕没有一两个小时是做不到的,车总用已经开完火的土炮管,做了一个斜撑,把门顶住。我们就听到,吊塔之外的枯木真菌林里,也传来了大量稀稀落落的声音。

我非常惊恐,这里的蛇矿开采了那么长时间,肯定会有一些活蛇跑到自然环境中去,这些蛇会比刚从地里挖出来的难对付很多,因为它们已经在这里自然生存了很长时间,比我们熟悉这里的环境。

我用手电照向丛林,车总却抬头用手电照向塔身,我看到在水泥塔的外壁上面,附着很多灰色毛绒的东西。仔细一看,就发现都是那种毛蛇,但是这些蛇都不大,而且黑毛变成了一种奇怪的灰色。

如此一来,从这里爬上去就等于是死亡任务。

车总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好像这些全是我的责任一样,我打开指南针看了看,就对他道:“往北走,之前我在那儿烧过一棵树,应该会有痕迹,那个地方离地面很近,上面全是碎石头,应该是另外一个出入口。”

从这里到我说的那个地方,其实距离不远,不过因为这个被隐蔽的山谷,山谷之下被隐蔽的深度很大,所以我们需要爬一段土山。

这一段也是非常要命的,但是好在我们是在爬山,可以有最大的反应空间,不是在爬水泥塔,死了都只能挂在上面烂。

车总把我的土炮改装了一下,把引线去掉,露出了火药的表面,然后给了我一只打火机。我拍了拍白狗腿,说:“这东西比这土炮管用。”车总就道:“这蛇也是动物,动物都怕动静大,火力猛的东西,我就不相信这蛇以前就没有天敌,有天敌就会谨慎,谨慎我们就可以偷鸡。”

我不这么认为,无论是在塔木托还是在墨脱,我们看到的壁画中,人类都是这种蛇生殖环中的一环,这使得这种蛇如果要繁衍下去,必须主动攻击和捕猎人类。

不过没必要和车总说我的推测,我们没有犹豫,转身就走,这时候却看不到龙套。

转头看到龙套竟然已经爬上了绳子,飞似的往石塔上爬去,整个人好像疯了一样。

我大吼了两声,让他赶紧下来,龙套根本不听,也不理会我,直往上爬去。附着水泥外壁上的那些蛇全部开始朝他靠拢了过来。

我想上去,车总把我拦住了,拍了拍我,用手指在自己的脑袋边转了转。说已经控制不了这个人的想法了,上去也没用。

我看到龙套已经爬上去很多,感觉如果他运气好,也许能活着出去,我也实在没体力追那么长一段,只好和车总往林子里走去。

水泥塔四周全部都是水潭,水潭再过去,就是枯死的树林,我见到的菌丝和各种奇怪的伞菌比我之前一辈子看到的还要多,五颜六色的各种奇怪的犹如腐烂的彩虹。地面上也全是,之前学的生物的一些基础知识,让我知道这个地方一定充斥着真菌的孢子,这让我有非常强烈的窒息感。

当然,现在我已经什么都闻不到了,蛇毒暂时抹去了我的嗅觉。整个林子都是稀稀疏疏的声音,我怀疑那些黑毛会不会是因为被这里的孢子感染了,菌丝和那些黑毛混合在一起,才会变成灰色的。

车总开了一炮,毫无理由的,铁砂和冲击波把我们面前六七米的菌丝和蘑菇全部都轰飞了,我肉眼都能看到奇怪的粉末一下充斥着我们四周。

“肺部霉菌感染我们就死定了。”我捂住口鼻说道。

他道:“不是真菌吗?脚气是真菌感染的,肺也可以?那太好了。”说着,我们都愣住了。

飘舞的孢子中,我们看到了在枯死的树林靠近山脚的地方,出现了人工的建筑。

是一面石墙,石墙上面也全是蘑菇,我们从石墙上的一个洞蹲下走过去,就看到前面出现了真菌覆盖的石头楼梯。

一路往上不过二十米左右,我们就看到了一座古庙,被枯树掩盖在后。

非常黑,手电光下也只能看到古庙的一些飞檐和腐烂成黑色的墙壁,庙顶看似坍塌了一半。

那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云顶天宫的火山口里,看到了那个诡异的皇陵废墟神道尽头的那处。

庙不大,只有一个主殿。两边的山坡都非常陡,想必要从这里爬到我想去的那棵被我烧毁的大树树根处,只有进入这个古庙一条路了。

按照一般的道理,古庙的后门出去,应该会有上山的石头小径,但是我看着这古庙就发麻,按照我的体质,这种地方进去后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车总也脸色突变,我们对视一眼,硬着头皮快步爬上台阶,来到了古庙的门口。

门已经烂光了,我抬脚就想踹,车总摆手,自己轻手轻脚地把那些古板掰下来,架到一边的地上,然后用手电照进去。

神堂之中有一个神龛,四周画着壁画,非常精细,我略有吃惊,这种山间小庙,大部分都是山里村民自己修建的,工匠粗略,但是从霉菌中透出的那些壁画和颜色的线条,显然不是草率的只求形式感的村民做的。这是专业的古代工匠画出来的。这种颜色和作古的笔触现代人是模仿不了。

看来这个庙有些来头,手电光照到神龛之下,我就意料到自己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但是我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个。

神龛之上供着的,是一只泥塑的狐脸道士像,穿着人的衣服,端坐在一只黑色的石盘之上。狐狸的面前,放着一只奇怪的香炉,就是我看到林其中在山谷中拜访的那一只一样。

整个庙宇内部长满了真菌,但是这只泥塑的狐狸身上,十分的“干净”,只落有经年的厚尘,没有任何的真菌生长。

我想踏入,知道自己避不过,不如先下手为强,车总还是拉着我,一步都不让我踏入到庙门之内。

“我告诉你,有狐狸精的话,也已经被我干掉了。”我对他道。车总就道:“你来之前看过县志,你有没有看过一个这里当地关于狐狸坟的传说。”

我还真没看那么细,摇头,车总就道:“那我就直接告诉你,狐狸坟里埋的东西,都不是狐狸。那种东西只是长得像狐狸而已。”

评论
  • 呵呵:

    难不成是狈?

    回复
  • 预感:

    沙海会比盗墓还长~~~

    回复
  • 烦躁。又得等:

    为什么只更了一章~

    回复
  • 好饿啊。。。:

    我去吃饭

    回复
  • @:

    第N次,终于更新了

    回复
  • 擦:

    回复
  • 小九:

    更新咯~~
    速度看完~~~先吐个槽 哈哈

    回复
  • 胖子:

    为什么我一直没出场的机会?

    回复
    • 读者的吐槽,自我小小的猜测!!:

      因为小哥还没出来,你还想出来,慢慢来,相信胖子的出场一定会很惊喜的,也许吴邪出有危险了,铁三角就会出现了

      回复
  • 三叔:

    对不起大家最近有点事,晚更了,不好意思,大家不要介意!!!

    回复
    • 坏坏水:

      绕西湖裸奔一圈怎样

      回复
  • 准高三:

    等了这多天就只有一章啊

    回复
  • 日:

    三叔……

    回复
  • 长得像狐狸?:

    我是什么?快说

    回复
  • 胖子:

    按照我的体质,这种地方进去后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天真!你终于认清并接受自己了!!

    回复
  • 满足了:

    。。。

    回复
  • 想坐沙发:

    中午更新的?

    回复
  • 齐天大圣!:

    快点继续啊 俺老孙等不及了 !!什么狐狸精,吃俺老孙一棒!

    回复
  • 疑问君:

    三叔虽然应广大群众要求开写天真,可是黎簇他们呢?就这么不管了?

    回复
  • 无奈:

    主人公是天真他们啊,黎簇那些是配角,写完天真可能会写黎簇

    回复
  • 狐狸面道士:

    这个海沙四是发生在吴邪找黎族之前的故事吧~

    回复
  • 心坚强:

    一惊一喜真怕挺不住

    回复
  • 长长的我:

    咳咳,我就是沙海

    回复
  • (- _ -):

    我是来看评论和吐槽的

    回复
  • 我的亲娘嘞:

    只更了一章…………天………算了 总比不更好………

    回复
  • 苦逼:

    刚看到爽,,没了

    回复
  • only:

    一章……

    回复
  • 果果:

    感觉车总很有小哥的潜质,如果进庙,要保护好天真啊!

    回复
  • 好虐:

    好虐。。

    回复
  • 火药:

    什么时候更新啊

    回复
  • 菡姬:

    卧槽终于更了

    回复
  • 1274659513:

    这车总不会是蓝袍吧

    回复
  • -.-:

    看这种很多坑的东西看着都快精神分裂了,那写的人呢

    回复
  • 蘑菇:

    长白山冷死了,让老子出去!

    回复
  • 擦:

    吃饭

    回复
  • 等一分钟:

    额……或许下一分钟?

    回复
  • 快更:

    下午会有更吗?

    回复
  • 周末:

    速度出去旅游!!等回来该知道那没毛狐狸是啥子了把

    回复
  • 微博控:

    三叔今天都发微博了 可是没更新。。。

    回复
  • 各种党:

    为什么就算只更一章,俺也看的甘之如饴。。。。。

    回复
  • 黎簇:

    我就这么在小湖旁边被人给埋了,戏份也没了

    回复
  • 天:

    加油更吧,三叔

    回复
  • 车总:

    其实我就是小哥……

    回复
  • 小九:

    三叔咋还没更28啊。。。。。。等梗死个人喽。。。。。。。

    回复
  • 火药:

    三叔,什么时候更,藏海花也更更啊

    回复
  • 1274659513:

    啊~~又不更

    回复
  • 三三:

    等了这么久。。。我还以为我累计了很多了。。。结果就两章。。。死人嗫。。。感觉不会再爱了。。。

    回复
  • 想你:

    欧吉桑 快更新阿。。。

    回复
  • 999:

    睡前翻一下

    回复
  • 狐狸:

    不更新就吃了你

    回复
  • 说的就是你: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

    回复
  • 胖子:

    我说,三胖子你快更啊。我等的要疯了。

    回复
  • 魅:

    唉,等的都快神经衰弱了……一天来看五、六次,总是失望啊……

    回复
  • ……:

    沉默了……失望了……疯掉了……挂掉了……

    回复
  • 初三党:

    三叔啊我们中考都完了,快更吧更吧。

    回复
  • 魅:

    等这文等的快崩溃了!弄的现在我天天都找盗笔的同人看啊……唉……从瓶邪到ALL邪,现在已经沉迷到了邪帝总攻了……三叔啊,你就快点更吧,再沉下去,我都不知道我要迷什么攻受了!

    回复
  • 更更更:

    快更呀,放几天假就看一章,不甘心呀,又该开学了!!

    回复
  • ,,:

    快更!!三叔快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回复
  • 稻米:

    莫非狐狸人就是刚开始吴天真灭掉那种东西?三叔啊~更啊~《怒江之战》我都看完了,你咋还不更啊~= ̄ω ̄=

    回复
  • 1274659513苦逼:

    最近三叔不给力啊

    回复
  • 看完:

    怒江之战+大漠苍狼

    回复
  • 更新不规律啊:

    更新不规律啊不规律

    回复
  • 好:

    等到沙海沙都没了

    回复
  • 好2:

    等到沙海海也干了

    回复
  • 藏海花:

    藏海花到底更不更了,不更直接说一下,我把实体书还给你

    回复
  • 火药:

    快更啊,不更拿火药炸你房子

    回复
  • 关键时刻~:

    三叔是不是已经被治疗到关键时刻了,不然这几天怎么更得这么慢。。。唉,不管怎样,祝三叔早日康复~

    回复
  • 不好摆制:

    据我看,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沙海应该会在9完结,差不多2015六月份,,唉唉,,三叔,你敢在慢点么

    回复
  • 王盟:

    这伙计怎么找的人,找了车总和豹萨一对这么有问题的人

    回复
  • 魅:

    快更啊……急死了……表示!!!

    回复
  • 坑米啊:

    这根本就像找人代替三叔写的……并且憋不出来了吧……

    回复
    • SHIT:

      快滚

      回复
  • 呃呃呃呃:

    真讨厌嗷嗷嗷,肿么不更啦,等了三天嗷嗷嗷!!!

    回复
  • 小哥说:

    放开我们家天真让我来

    回复
  • 某某某:

    更吧,要不买实体书也行

    回复
  • 玩:

    更吧更吧!三叔我支持你

    回复
  • 更更:

    这一更又要等好久!!!!!!

    回复
  • 筘筘:

    吃完饭几个朋友说去KTV,我道:别算我一份,没心情,先回了。朋友问:你这几天怎么了?谁惹你了?告诉我,帮你去揍他!我回道:一个叫南派三叔的人。 朋友惊道:啊?杭州这么远?嘿嘿,,其实我在心里揍一样的。。。

    回复
  • 一群等更新的苦逼孩子:

    每天要来看千百遍更新没,三叔可怜可怜我们吧。你就更了吧。

    回复
  • 火药:

    更更吧

    回复
  • 神出鬼没的天真:

    哪怕一周只更两章呢 但是能不能有个规律啊 每天还刷新N遍 都快苦逼致死了啊 苏 不求速度求规律啊!

    回复
  • 坏节奏:

    作死啊。。。。手机阅读都更新了!

    回复
  • 不好摆制:

    养肥在看!!!

    回复
  • 魅:

    唉,等死了……快更啊……

    回复
  • 总通宵做作业的小盆友:

    三叔我会为你祈祷的 你不要像尾田荣一郎一样 病快快好起来 劳逸结合 匀速进展

    回复
  • 先知:

      不是狐狸,难道是狗吗?我心说。车总就道:“这种东西叫蠪侄,是一种类似于狐狸的东西,经常被误认做狐狸。现在已经十分罕见了。这东西往往是九只一起行动,一只雌的,体型很大,八只雄的体型比较小,雄的很多时候趴在雌的背上一起行动,而且身体非常细长,所以蠪侄一般被认为有九个脑袋九条尾巴,在辨识上,很多人说的九尾狐的传说,也是因为对于蠪侄的误读。”

      “扯吧。”我道:“听名字就是古籍里出来的东西,你说是就是啊,你有什么根据,你家以前养这个的?还是你吃过?”

      车总就道:“亏你还是吴家的少爷,连这个东西都不知道,不知道也就罢了,你还不相信。蠪侄这东西,是你爷爷第一个发现的。你爷爷捕到第一只蠪侄的时候,死了十六条狗。”

      我愣了一下,车总就道:“你也知道你爷爷的狗有多厉害,单靠搏斗,你爷爷的十六条狗全部站起来的时候,当年连黑背老六都不敢拔刀,一次死了十六条,说明蠪侄这种东西,不光凶狠,而且肯定有一定的智力,后来你爷爷出动了他的宝贝才捕到了第一只蠪侄。”

      我知道他指的宝贝是哪些狗,我爷爷最喜欢的五只狗,是五只草狗,就是现在说的中国田园犬,但是这五只狗其实并没有杂交的那么严重,毛色都相当好。

      五只狗来自不同的城市,都是爷爷到处云游的时候,半夜捡来的,他习惯半夜带着烧酒和骨头去各个地方找野狗,他总能找到当地最有灵气的野狗王,然后用烧酒和肉骨头绑架回去。

      这些野狗很难驯养,因为对于人类极其的不信任,但是爷爷总有办法以各种美女狗和美食诱惑,将其招到麾下,对于爷爷来说,人和狗是一样的东西,特别是男人或者公狗,弱点太明确。

      但他人生中一共碰到过5只狗,是他用一般的条件无法驯服的,他和这些狗之间成了亦主亦友的关系。这五只狗无一例外都是黑狗,他给它们起了西游记里的师徒五人的名字,最长寿的是一只叫唐僧的大狗,是其中最难对付的。因为长寿,所以它嗣子最多,我有幸见过它的儿子最后几面。其他四只狗都是在爷爷的徒弟和伙计的嘴巴里听到。

      “猴子在就好了。”这是我小时候听到过最多的话,那条狗是传奇中的传奇,张启山剿匪的时候为了救一个村子,一天跑了七十几公里山路,吐血而死。爷爷找到它的时候,它已经被那个村子里的人扒皮吃了。张启山大怒,把村里的祠堂全砸了,把猴子的骨头摆上去,说从今天开始,这只狗就是你们祖宗,你们还不如狗。

      这件事后来被别有用心的人捅了上去,张启山被整的很惨,爷爷从此也不愿意带狗出来做这些事情。

      所以我明白,如果出动了那五只狗,爷爷恐怕是真的卯上,估计是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

      “那十六只狗虽然死了,但是也给了蠪侄重创,但是还是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你爷爷才堵到了那只蠪侄,当时它只剩下两个脑袋,被猴子咬破了后颈死了。”车总道:“后来你爷爷就满天下去抓这种东西。”

      “为什么?”我奇怪道:“我爷爷又不是英国那些装逼的有钱人,有事没事,整几百条狗去猎狐狸。”

      “是因为蠪侄也不是野兽,蠪侄说到底,是另一种人的狗。”车总道:“我想,你爷爷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开始专门训练对付那些人的狗。你可能不知道,当年西北有一批特别的军犬和警犬是你爷爷养的,罗瑞卿亲自问你爷爷讨过犬种,当时你爷爷的条件是,所有狗养在一个村子里,由每户人家最小的儿子养,养成之后,狗当军犬,小儿子一起从军当兵,因为是最小的儿子的前途和这些狗是一体的,这些狗得到了最好的教育和照顾,也培养出非同一般的感情。这些小孩子和狗后来都进入了中央做保卫工作。”

      我对于爷爷的这段历史毫不知情,不是我不关心,而是等我能理解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已经长到了不会经常在长辈身边的年纪。

      我看着车总,我现在已经知道他,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他知道的不仅多,而且很古老。这些对于我爷爷的认识,不是一般的关系是不可能知道的。

      而且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使用任何一句听说,传说,据说。他说话的态度,平静,可靠。我能确定,他说出的是一个事实,他自己有着无比确信的事实。这种态度,要么是亲自经历,要么就是从小耳濡目染。

      “你到底是谁?”我再一次问道。并且做好了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准备。

      车总就道:“你不应该问我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那我应该问什么?”

      “你应该问我是干什么的。”车总说道。

      “你是干什么的?”我毫无感情的问道。我习惯于这样的花枪,但也不会被他激怒。

      “我的本职工作,是一个狗场的老板。”车总说道:“这个狗场建在云南大理,是你爷爷十几个狗场中的一个,你爷爷去世之前十年,把所有的狗场都卖给了政府,只有我这一个最小的狗场,因为还没有形成规模,所以卖给了我。你爷爷没有收我一分钱,他唯一要我付的报酬,就是交给你一只狗,并且教会你怎么和它相处。”

      我愣了愣,看了看他的口袋,他立即捂住:“不是这只。这只是我儿子,杀了我,它也会和我一起死。”

      你能再没出息点吗?我心说,他就道:“蠪侄这东西是复合体,你说你之前杀掉过一只?”

      我点头,把我之前杀掉那只大概情形说了一遍,他就道:“那算你走运,你杀它的时候,它身上只有一只小的,其他几只小的应该都在附近,不知道什么原因没和它一起,不然几个你都不够死的,而且里面最关键的那只不在。”

    回复
    • 这是??:

      难道是手阅上的?

      回复
    • 激动:

      果然是先知

      回复
  • 艹:

    先知啊楼上

    回复
  • `~~:

    西游记不是师徒4人么?-白龙马也算的-这样,果然是五人

    回复
  • 唉:

    我之前还以为先知是三叔马甲呃~~~~原来是手阅~~~

    回复
  • 花流量不给看了,:

    尼马个老B、书都出来了还几天一更,三叔你真坑爹啊!求好心人买书写到评论上!等的好捉鸡啊!

    回复
  • 啊哦:

    《盗笔》要拍电影了,故事梗概有点。。。沙海快更吧

    回复
  • 回复
  • 三三:

    三叔。。。为毛没更。。。分分钟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啊。。。

    回复
  • ……:

    那一年,苍 井 空还是 处女,冠希还没有相机,李刚还没有儿子,菊花只是一种花,企鹅不是qq,2B我只知道是铅笔,买方便面还有调料,杯具只是用来刷牙,楼房是用来住的,黄
    瓜香蕉只是用来吃的,教授还不是叫兽,太阳还不叫日,领导不会写日记,鸭梨还没有这么大,肚子大了知道是谁的,我们还相信真情。现在,哥已经无语了,唯有用这扯蛋的态度
    ,去面对这操蛋的人生 我不是来抢沙发的,也不是来打酱油的。 我也不是来为楼主呐喊加油的,更不是对楼主进行围堵攻击的。 我只是为了十万积分默默奋斗。你是个美女,我不
    会嫉妒; 你是个怪兽,我绝不在意; 你是个帅哥,我毫不关心;你是个畜男我也不会鄙视。你的情操再怎么高尚,我也不会赞美; 你的道德如何沦丧,我也不为所动。 在这个处处
    都要验证码的时代,不得不弄个会员来当当。之前也是每天看贴无数,基本上不回贴, 后来才发现怎么老是原地踏步,很多比我注册晚的人级别都比我高, 我终于觉悟。 于是我就
    把这段文字保存在记事本里,每看一贴就复制粘贴

    回复
  • 小编:

    唉,股票大跌,没心情更。

    回复
  • 。。。:

    同感

    回复
    • 吴邪:

      又预感,又同感,作甚啊。

      回复
    • 闷油瓶:

      没有

      回复
  • 靠:

    你要没什么写,写的简单点,下来的时候是水泥通风井只有一个铁门,这会儿楛木古庙都出来了,你自己想象过你写的场景不,想象一下看有没抽自己的冲动

    回复
  • 草尼妈:

    下来的时候是水泥通风井,只有一个门,上来了,古庙可长出来了?

    回复
  • 栗梓孟:

    诶天真你终于造你的体质开馆必起尸遇粽子了吗

    回复
  • 周彦彤:

    你确定你是小哥?

    回复
  • 周彦彤:

    龍侄

    回复
  • 麒麟劫。:

    要是最后告诉我车总是小哥,我就咬死三叔。

    回复
  • 麒麟劫。:

    我记得以前有人跟我说,他怀疑王盟是最后的幕后黑手。本来我是不信的,王盟傻不愣登的除了玩扫雷其他什么都不会,他能干什么??现在重新理了理思路,发现这是有可能的,说不定王盟是真正的汪家人。你看啊,汪家要搞垮张家和老九门,必须打入敌人内部,那老九门现在树倒猢狲散,仅存的也是做大生意的,肯定会查人底细,只有吴家小三爷是开店铺的比较好混,而且打杂的什么都不用干吴邪又很久不在店里,非常好工作。然后王盟是道上的人吗?怎么找的三个人都那么牛逼?一个会易容缩骨,一个不知道真实身份,另一个会搞爆破。王盟他是谁呀能这么牛逼,找的全是奇怪的人。还有王和汪不就差三点吗。。多喝口水就补回来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