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惊险万分

2013年6月16日 更新

随着那尖叫之声,底下四周的矿层都开始破损,下面大大小小的蛇开始破煤而出——那样的情景让人除了毛骨悚然还是毛骨悚然。它们似乎是统一听到了召唤,随即我就发现,所有出来的黑蛇全部都开始往上爬来,看它们的动作,它们应该都是朝着这叫声的源头来的。

豹萨第一次露出惊慌的神色,但是他看的地方不是自己的背后,也不是下面的蛇,而是车总。

车总也看着他,缓缓说道:“这东西在引这些蛇过来。”

“你少来这一套。”豹萨骂道。说着就开始往后头抓那东西,伸手抓了两下,没有抓到,绳子倒是被他带得晃动起来。

“这种事情你也没少干。”车总冷笑说道。豹萨开始不顾一切的往上爬,想要抓住我的腰带,就见车总拔出我的大白狗腿,把我腰部的豹筋处一绞,豹筋立即断裂,豹萨一下掉落了下去。

最后那一瞬间,他的手几乎抓到了我的手,但是还是差了几毫米,瞬间豹萨就掉进了下面的火海。

我惊恐的看着车总,他冷冷道:“我不会那么对你的,还等着你回去付钱呢。”就在这个时候,我就看到那只狐狸脸顺着我的手爬到了车总的背后面,又奸笑了起来,看着很是瘆人。

这东西的动作太快了,太灵活而且爬动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我以为车总会立即惊慌起来,没想到车总竟然吹了个口哨,然后从车总的口袋里,突然出来一个黑影子。那是一只非常小的小狗,顺着车总的背爬上去就去咬背后的狐狸脸。

这只狗竟然好像猴子一样,在这样的混乱的动作下,还能犹如行云流水一样在车总的身上和那只狐狸脸打了起来。

瞬间那只狐狸脸就被咬了一口,惨叫着滚落到我的背上,那小狗顺着车总的手就冲了下来,冲到我的脸上。那小爪子一路把我的衣服和皮肤勾出各种口子——而现在我除了尽量不要动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天知道如果我一动,又会发生什么事,到时候遭殃的还是我自己。

那狐狸脸被烧伤得很厉害,竟然不敌这只小狗,只是不停的躲避。敌不过竟然钻入了我的两腿之间,我胯下一热就感觉要糟糕。果然那只狗也冲了进去。我大腿内侧各种剧痛,足足打了五六分钟,终于那刺耳的尖叫声消停了下来——我终于暗暗松了口气,可是还是不敢乱动。

就看到小狗拖着那狐狸脸,拖到我的肚子,它也受了伤,但是伤势不是很重,舔了舔自己的伤口,就躲进了车总的口袋里。

车总抓起那只狐狸脸,我就看到那好像是一只小猴子一样的东西,脸部很像狐狸,能看到脸部一些面具一样的痕迹,不知道是伤疤,还是被人烧了面具上去。喉管已经断了,没有多少血,我原来以为是死物,后来看到那伤口,我意识到那东西的血被那只小狗吸光了。

车总扯开自己的背包,把那东西甩入到背包里。我就问他道:“你到底是谁?”

刚才的小狗我在小时候见到过照片,我爷爷也有只袖狗,可以放在袖子里,传说这种狗克魔驱邪,冬天可以暖手,生活在人的袖子里,我爷爷说,这种狗真实的用途是防身,后来演化成了宠物犬。这种狗虽然很小,但是咬力非常惊人,爷爷以前经常用来开酒瓶。

但是这种狗我爷爷也只有一只,因为没有驯化的这种小狗种十分稀少,后来也没有传下来,真是可惜了。

刚才这只小狗和爷爷的那只完全是同一种种类,而且,这种速度和爆发力,我相信我认识的人里面,可能只有闷油瓶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防备它。黑瞎子和小花估计能保命,而胖子和我这样的身手和反应,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可能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喉管就已经断了。

车总没回答我,只道:“行里规矩,这个问题你不能问。”

他半拽半催,我和他爬回到上一根横梁,把绳子收了上来,往下看去,那些蛇全部都已经盘在了边上的煤壁上往上逼来,但是没有了那奸笑声的引导,似乎对我们没有了兴趣,只想快些逃命。

大蛇行动缓慢,但是小蛇动作很快,龙套看我们上来,惊慌失措,赶紧往上甩勾子。

豹萨的包在钢梁上,车总解开包,递了豹萨的酒给我,我摇头:“死人的东西我没兴趣。”车总道:“我是让你消毒胯下。”我低头看了看,我的大腿内侧全部都是抓伤,虽然不深,但是在汗水的粘连下,刺痛得难受。

我只好接过来,咬牙洗了一下,就问他道:“你该不是姓张或者姓汪吧?”

车总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龙套:“我姓车。”

龙套没有听见我们的对话,飞虎狗挂到了上面之后,他开始努力的自己爬起来,但是他体力不好,爬得非常慢。爬上去三米不到,上面的飞虎爪就脱落了,连人带绳子摔了下来,他一把抓住钢柱没摔下去,车总则抓住绳子,吹了个口哨。那只小狗从袖子里出来,一下咬住绳子尽头的飞虎钩,飞也似的顺着煤壁爬,到了上头的钢梁,然后勾牢,叫了两声。

车总揪起我就让我往上,我看那些蛇开始爬上钢梁,也没有办法再犹豫了——再犹豫可不是把自己的小命都给犹豫掉了。

一路终于爬到了吊塔的铁门处,车总让龙套把能炸的东西都炸掉,把大白狗腿还给我,脱掉了自己的外衣,说道:“你是想知道这狗是从哪儿来的吗?”

我看着他,没表态,他就道:“我讲故事的价码更贵。回头你想知道,重新报价吧!现在,我们要打一场硬仗,不能让这些蛇上来。”说着拧开龙套包里的雷管,开始掏出里面的火药。

评论
  • 我去:

    沙发啊!

    回复
  • 我的:

    下面请我的子子孙孙发表言论!

    回复
    • 你爹:

      傻逼。。

      回复
  • 阿咲:

    钻到小三爷那个部位是怎么回事(’;°;ё;°;)

    回复
  • →_→:

    前面那人,继续剧透啊你

    回复
  • 豹萨:

    总有一天我会爬上来找到你们

    回复
  • 雷管:

    我被掏出来了

    回复
  • 更新慢:

    这是昨天的章节

    回复
  • 今天:

    还没更那!!!
    有没有个固定时间啊

    回复
  • 车总:

    我姓汪

    回复
  • 稻米:

    汪汪汪汪汪汪…

    回复
  • 吼吼:

    这个车总应该有大来头!!期待……

    回复
  • 三三:

    这个更新有没有规律性啊。。。

    回复
    • 咫尺回忆To潘子:

      小三爷

      回复
  • 菡姬:

    卧槽,用狗来开酒瓶……

    回复
  • 三叔:

    车总是我派去保护小邪的

    回复
  • 小哥快出来:

    连狗狗都欺负你媳妇了!!!这事不能忍啊!!!关乎未来的性福啊!!!

    回复
  • 天真啊天真:

    胯下TAT!!!

    回复
  • 张起灵:

    这袖狗是加餐吗

    回复
  • 稻米:

    那只狗狗莫非和狗五爷的三寸丁是一个品种?

    回复
  • 胯下:

    我表示很受伤,需要小哥的安慰。

    回复
  • 天真:

    小哥我。。。我那里。。呜呜呜呜QAQ

    回复
  • 习近平:

    TMT,表示更新太慢。

    回复
  • 闷油瓶:

    小邪乖……那受伤没关系,还有我呢……

    回复
  • 小哥:

    还不更!!!我们家吴邪都受伤了
    快放我出来!!!否则。。。。我拧了你脑袋

    回复
  • 小哥:

    小狗狗帮了我媳妇过来耐耐>3<

    回复
  • 袖狗:

    我是西藏来的,都是喇嘛养,你们说我能和谁有关系?

    回复
  • 车总:

    我姓吴

    回复
  • 天真:

    闷油瓶尼奏凯!

    回复
  • どんgふあ:

    天真。。。。。。。。

    回复
  • 孙飒:

    好实用!居然可以在冬天暖手!!!

    回复
  • 看着看着:

    我也想养一只袖狗 … 开酒瓶…暖手…

    回复
  • 我的:

    汪汪汪

    回复
    • 我的:

      汪汪

      回复
  • LOVE蝶舞之恋:

    三寸钉ovo

    回复
  • 三寸钉:

    难道没有人看见”黑瞎子和小花估计能保命“这句话吗,两人身手差不多,果然是黑花王道啊,O(∩_∩)O哈哈哈~

    回复
  • 栗梓孟:

    开酒瓶..胯部!!!小哥速来拿粗你的黑金古刀削了那怪脸

    回复
  • 瓶邪:

    小哥,天真都快被猥琐了,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回复
  • 凛遥:

    咬力非常惊人,爷爷以前经常用来开酒瓶【戳萌点~

    回复
  • 周小北mi:

    难道邪帝穿的是裙子~

    回复
  • 麒麟劫。:

    吴邪内心独白:你要是姓汪我就弄死你,弄不死你我也不给你尾款;那你要是姓张我就绑架你,把你绑去青铜门代替小哥。

    回复
  • 狗五:

    三寸钉?

    回复
  • 闷小瓶:

    我惊恐的看着车总,他冷冷道:“我不会那么对你的,还等着你回去付钱呢。…… 妈的 他倒是敢!!!咦?话说天真不是被瞎子训练的很厉害了嘛

    回复
  • 回复楼上:

    楼上,小三爷不是被车总用豹筋拉着的吗,再厉害也敌不过他拿刀割绳子好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