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蛇矿

2013年6月13日 更新

墨脱的壁画中记载的,这样的蛇矿世界上可能只有三个,以前可能有更多,但是之前因为价值没有被发现,全部毁掉了。毕竟挖出石头中的蛇,最多只是一个奇闻,不能卖钱。一直到墨脱壁画之中,那些奇怪的画面被解读,人们才意识到,这种蛇是无限接近历史真相的唯一方式。

我知道已经被开采完成的,是在墨脱,另一个墨脱壁画指示的地方,我短时间内无法进入。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第三个尚未被找到的。

这对于我来说希望是渺茫的,我原本打算花我接下来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来找到这个地方。我掌握着一些特征,不寻常的长寿和奇怪的一些现象,都发生在这些蛇矿的四周。

我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找到了,一度我以为这些都是有人安排的,但是显然不是,我在墨脱掌握的线索,确确实实只有我一个人掌握了。

我知道我的行踪一定是在其他一股力量的监视之下,在我发现这里之后的一到两天时间,是唯一属于我的时间。甚至在我找的这些人中,也许也有对方的人。

我没有退路,按照以往的经验,不能有任何的休息,喘息。离开现场都不可能,我只有在这种状况下,最大可能的深入。我身边的人也必须跟着我进入下去,最大限度的拖延他们和背后的势力联系的时间。

我必须冲在第一个,不能依靠任何的力量,就像当年的闷油瓶一样。没有人愿意在那么危险的地方离开自己的伙伴,他当年的离开,是一种习惯性的保护自己的机制。

我们先检查了这里的通风系统,通风系统并不强大,说明这个矿井对于瓦斯的要求不高,这让我安心下来。为了保险起见,我把烟头抛了下去。瓦斯比空气轻,坑底如果没有奇怪的管道,不太会挤压瓦斯气体。

这是个冒险的举动,但是值得一做,我们在井煤矿的顶部,如果爆炸最多把我们轰出这个吊塔。

如我所料,没有发生爆炸。

龙套随即进行了四次爆破,每一次的四个爆破点都是我设计的。

十字钢架一个接一个坠入到下面的深井中去。只有第二个没有按照我的计划掉落,它滑落得比较浅,这使得第二个钢架和第一个钢架之间的距离过大,我们的绳子可能够不到。

我咬着手电筒,第一个挂起绳子,滑了下去。

铁筷子冲在第一线是他们想象不到的,如果有选择我也不愿意,但是我别无选择。

我第一个落到了第四个钢架,这是最后一个爆破的钢架,我落下去之后,钢架又往下沉了三四米。

四周都是煤层,其他人看我那么猛,也加快了速度下来。

我在云顶中也经历过这样的攀爬,一边整理绳子,一边在看四周的岩壁,我需要找到一条适合攀爬的道路,因为很可能我之后需要这样的退路。现在不观察好,到时候就晚了。

我没有找到太合适的,但是我有备选,这条路线我需要铁质的钩子。

我在钢架上找出一根钢筋,扯了下来。塞入自己的皮带。

第四个钢架到第三个钢架,我也是第一个下去,装备跟随我滑了下来,我自己背了起来。手电往下找去,深不见底。但是宽度确实变窄了很多。

我从第三个钢架降落到第二个钢架,他们就没有那么快跟下来,车总在上面问:“东家,你找我们来是干嘛的,是让我们见证你的传奇吗?”

我呵呵笑笑,道:“我一个人害怕,人多了就胆大。”

从第二个钢架,到第一个钢架,距离很长,需要降到绳子的末端,然后跳跃下去。

绳子的末端就算你挂得最深,最起码也有五米的距离,下面只有一条横梁,不说跳下去会不会崴了脚,能不能落稳也是一个问题。

我们用手电往下照,看到最后一个钢架下面,仍旧看不到底部,他们都劝我不要再往下了,没有意义。因为我们一节一节下来,都是回收的绳子,往上爬需要用飞虎爪,把绳子再重新勾回去。

这里高度比绳子长,势必有人必须呆在上面接应,下面的人回来的时候可能还得叠罗汉。

上下接应这样的事情,盗墓贼做起来最不喜欢,因为干这一行的人人品都不好。

我没有理会他们,他们需要我付报酬,特别是这里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我承诺的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我直接滑到了绳子的顶端,用手电照下面,漆黑一片的区域里,只有手电光线里的一条细细的钢梁是唯一的落脚点。要是在以前我早尿裤子了。我深吸了一口气,人整个坠落了下去。双脚落在了横梁的边缘。

我一滑,没有站住,整个人滑了下去,用手死命抓住横梁。

胳肢窝的力量是王道,黑瞎子教了我很多,在攀爬的时候,人用到的肌肉都是平时很难用到的。所以必须特别锻炼。我被他从高处推下来,用胳肢窝勾住各种障碍把自己挂住,练了很长时间。最高的记录是三米,这里的五米我用脚缓冲了一下。非常轻松。

挂住之后我用腰部翻身爬了上去,就想点烟,但是这个深度已经不是开放式的地表煤矿,我不敢动明火,现在手上的也是LED手电,虽然之前证实了这里瓦斯并不挤压,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

其他人都没有下来,我需要他们救我回去,但是现在我们之间的这段距离,我觉得保持住才是安全。

“老板,我们就不下来了。”车总说道:“下面还很深,我们下来了上去麻烦。你看看就行了。”

我点头,就凭这句话,我尾款拖你半年。

这里离上头的门起码有400米深了,我用手电往下照去,这里的直径只有五米左右,再往下没多少距离,估计我的双脚就可以两边撑到。

至今没有看到矿区,看来这个蛇矿的主矿脉还没有被完全挖出来。我四处照了照,从钢架上扯出一根很长的铁棍子,用来横捆在自己的皮带上,然后尝试着从煤矿的边缘往下爬去。铁棍子让我很难保持平衡,但是我知道这是我保命的东西。

评论
  • 抢沙发:

    是沙发吗?

    回复
  • !:

    不要激动

    回复
  • 沙发:

    我抢到了

    回复
  • 啊呀!:

    不愧是邪帝~~~~

    回复
    • 王胖子:

      要我我就直接跳下去

      回复
  • 真相:

    原来当初小哥离开就是去了这种地方

    回复
  • 大铁棍子:

    啧啧啧

    回复
  • 尾款:

    你们半年之后才能见到我了!哈哈

    回复
  • 感觉又会再爱了:

    看着天真这样努力的为着一个人,虽然性格做事方法成熟了改变了,但,天真还是那个天真

    回复
  • #_#:

    好像越写越远了~~

    回复
  • 。。。:

    天真又在想小哥了。。。

    回复
  • 小九:

    小邪你果然是心系小哥啊。。。。。。233333333~~

    回复
  • 尾款2:

    久违了。。

    回复
  • 铁棍子:

    我最重要

    回复
  • 蛇矿:

    我会被挖出来吗?

    回复
  • 话说:

    “我点头,就凭这句话,我尾款拖你半年”。就冲这句话,你还是天真!

    回复
  • 我是尾款!:

    拖尾款..

    回复
  • 我是尾款!:

    快拖住我!

    回复
  • 阿诺:

    您的体重

    回复
  • 阿诺:

    “我点头,就凭这句话,我尾款拖你半年”还是第一人称好啊,前三卷不可能有这种

    回复
  • sB:

    写的什么jb蛋

    回复
    • 专治各种不服:

      人如其名

      回复
  • 谁有:

    钢条不会竖着掉下去 吗

    回复
    • 边边:

      我也想过

      回复
  • Muin___暮衍:

    看到上一章泪目的我是一个人吗……

    回复
    • 27:

      你不是一个人从开始虐到现在QAQ

      回复
  • 落寞染心凉。:

    您是砸下去

    回复
  • 来自外星系:

    一个人会害怕么。。。

    回复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我必须冲在第一个,不能依靠任何的力量,就像当年的闷油瓶一样。没有人愿意在那么危险的地方离开自己的伙伴,他当年的离开,是一种习惯性的保护自己的机制。【看着吴邪这么危险只为了一个人,揪心的疼啊!!三叔啊,能不能不虐我瓶邪啊!!!张起灵,你他妈感受到吴邪的爱了吗?

    回复
  • 雪樱:

    看到天真这样子有点心疼……

    回复
  • 高深莫测的妖异表情:

    拖他半年,小心他拿刀砍你

    回复
  • 宁凌轩:

    根据空气阻力及惯性的计算结果来看,您比较适合在上面呆着

    回复
  • 静候灵归:

    还尾款? 没门

    回复
  • 瓶邪:

    只要遇到小哥的事,天真都会这么不要命

    回复
  • 起灵:

    摔不死你,还是老脾气,太莽撞了

    回复
  • 闷油瓶:

    你会把钢梁压塌的…

    回复
  • 尾款:

    那啥,托我是不地道的T T

    回复
  • 无邪:

    是一辈子都看不到了吧

    回复
  • 过路的:

    我点头,就凭这句话,我尾款拖你半年 天真你变了

    回复
  • 解语花:

    小心点会地震的

    回复
  • 栗梓孟:

    天真是在炫耀自己现在被瞎子训练的更流弊了么?信不信小哥分分钟做了你..还有一点,拖半年尾款亮了

    回复
  • 02200059:

    邪帝好流弊的样子,,,还有尾款拖半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若有你--生死相随:

    用十年或二十年去找哪些地方。吴邪。你不准备去见小哥了嘛。

    回复
  • 尾款:

    好揪心,天真你真的就舍得把窝给人家吗= =

    回复
  • 麒麟劫。:

    吴邪你也是不要太放肆,小哥一脚能直接把你头踢飞。吴邪在尾款拖了半年之后,会不会跟他们说想要尾款找我男票要去,他在长白山。

    回复
  • cl:

    我点头,就凭这句话,我尾款拖你半年。

    回复
  • 冷君初笑:

    O(∩_∩)O

    回复
  • 冷君初笑:

    O(∩_∩)O

    回复
  • 汪洋一叶舟:

    我感觉这第四卷 才真是 南派三叔的 本人作品,前三卷似乎不是他本人写的。 思路和文笔完全不一样。本人更喜欢这一卷 。读起来,又找到了从前的亲切感。

    回复
  • 蓝色的天:

    呵呵

    回复

冷君初笑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