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隐藏的古墓

2013年6月10日 更新
传说黄巢围困陈州的时候,杀人磨碎之后当军粮,公开吃人肉。眼前的石盘,莫非就是当年的肉磨子?
不记得黄巢和银川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而且石磨子应该有上下两层才能转动,这里只有一个石盘,怎么能称为磨子呢?
我对龙套说是不是他胡扯,龙套就道,两层的石磨效率太低了,这个石盘是把人肉放到上面,然后用锤子敲打,把肉敲碎之后,肉会嵌入到这些细小的孔中,一直敲打,就会把肉泥敲成肉糜,这石盘下方一定是空的,肉糜被挤压,从石盘表面的孔洞挤压下去,再从下面的口子挤出来,血水也不会浪费。
我看了看脚下,心说这脚下的水泥大楼,难道是一个储存仓,用来存储肉糜的。
喂的是什么东西,肉糜一般都是用来饲养幼兽的。难道喂的是那种狐狸人的小狐狸。
我看龙套好像会的挺多,就问他是从哪儿得来的这些知识,他道他参加过四次非常著名的喇嘛,平日里和老一辈也混的比较好,他玩的比较拽的圈子里,有人喜欢吃这一套,他们不再以一个朝代,或者说一种物品作为收藏的对象,而以一个人作为收藏的对象。
其中就有人喜欢收藏和黄巢有关的器物,不仅仅是实物,还有各种各样的典故和故事,他在他们家里闲聊的时候,听说过这种人肉磨子。
这事情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去问车总,师爷却还没有龙套对这方面了解,他只是摸着那些小孔,说琢磨“这东西是什么?”没意义。
这个车总价格非常高,在这一行做师爷的,分三个种类,有些就是现场鉴定的,有些是帮你定位和探穴的,有些是帮你解决疑难杂症的。
前两种都是知识和经验型的,靠的是经验,后一种则是靠自己的脑子的。这种师爷对于这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往往没有兴趣,他们只会问你,你的目的是什么,然后告诉你,如果要达到目的,可以这么做。
车总就是这一种师爷,但是他在道上名声非常臭,因为他喜欢睡东家的老婆,而且价格非常高,我反正没这个顾虑,钱我现在没工夫在乎了。
他和龙套一合计,就对我道:“那个水泥铁皮门是防爆的,咱们走不了,在县里买的炸药配起来威力不够,我们从这个石盘下工夫,先让龙套试炸一次。”
我点头,龙套就开始调配炸药,他的目的是在这些小孔上找出几个关键的位置,从这几个位置引爆。把石盘炸碎。其中石盘已经被这些小孔蛀的非常松动,只要爆破点选的好,可以一次性把它炸成非常小的碎片。
车总拉着我的肩膀,就把我拉到一边,对我道:“你得给我加钱,加两倍。”
为什么?我就怒了,心说难怪人家说你人品不好,有这样临阵涨价的吗。
车总道:“这地方和你说的不一样,我要是把这地方的真相说出来,这两个人不管你给多少钱都不会下去,现在你给我涨了,我就帮你守着。对你来说还是合算的,否则你就准备回去吧!”
我皱起眉头,问道:“什么真相?”
“你别装了。”车总道:“你会不知道这儿是怎么回事?小三爷你也算半个三爷的嫡传,咱们在这里就别假模假式,这地方就块假揭皮。”
假揭皮,这说法我倒是真听说过,这是隐藏一个古墓最好的方法,按照一般原则来说,古墓只要存在,被人发现的几率就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越来越高,而古墓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基本上是不设防的。假设我发现了一个古墓,但是我暂时不想开这个斗,那保存这个古墓为我私有是一件非常麻烦,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倒斗的体系里,大部分的原则都是快准狠,古墓的破坏和文物在盗掘时候的损失都是因为盗掘一个古墓的机会往往只有一次。所以在这段固定的时间内,往往能拿多少是多少,能进去几趟算几趟。
但是也有人背道而驰,说白了就是洗白了的手艺人,既不愿意开这个斗,也不愿意白送给别人,他们就会在古墓上做一层假揭皮。
假揭皮分很多种,最常见的办法是把这块地买下来,高墙大院的盖起房子,庙宇,俗话叫做压斗。但是这也有个弊端,就是手艺人在圈里往往名声在外,一有人听说谁谁在哪儿做了什么事情,立即就会想到那方面去,那这一行手艺里各种奇怪的人都有,你就算把斗的四周全部用桩子封起来,也有人有办法从各种地方打洞进去。
而且说实话,这种古墓是否真的有价值,里面有没有好东西,也没有什么定论,所以这种假揭皮成本太高也不实用。
于是后来有人发明出了一种办法,就是在发现古墓的地表挖一个水塘出来,往里面灌水,把四周的地表结构全部破坏掉,或者就是在本来低洼的地表再加一层土,把原来的土层盖起来。
后者的工程非常浩大,往往用于古墓群,这一层土会被盖一到两年左右,在泥土里裹入碎石,使得这块区域看上去不适宜作为墓葬使用。同时四周土层的变化也会使得四周的风水格局发生变化,所以个人的盗墓贼是很难做到的。
车总就告诉我,银川这一代古墓很多,贺兰山附近是西夏的皇陵,除去被保护起来的这一些,还有很多的皇陵级别的古墓,没有被发现。
这块假揭皮有水泥结构,是现代人做的,但是应该不是军队,否则我们现在已经被打成窟窿窝了,而且如果是军方的话,直接修个军事基地,傻逼才会去挖军事基地下面的斗。
但是这块假揭皮规模太大,修建得十分专业,显然建筑实力是正规的,不是小毛贼做的。
“水泥发黄,是老水泥,水泥的质地很奇怪。这里基本上不沾水,这种水泥的质地,应该是解放前的。”车总说道:“小三爷,这块假揭皮一定是军队做的,但是不是这个时代的军队,是上一个政府的军队。这个工程应该是在他们去台湾之前做的。当时那个战乱的败退时期,能够让他们花心思隐藏的,一定不是一个小型的古墓,甚至不会是一个普通的皇陵,一定是极其极其不一般的东西。”
我不确定下面是否真的是古墓,但是我忽悠他们来的就靠这个,所以我没有否认,我只是问他道:“可是解放后,显然有人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评论
  • 第一次沙发:

    居…居然更了 TUT

    回复
  • 沙发:

    抢先!

    回复
  • 孔:

    oh no!人生中难得的沙发啊!!!话说没事为毛都爱炸我啊!

    回复
  • 司良边:

    终于更了!!好开心><!!!!!!!!!!!!!!!!

    回复
  • 司良边:

    @静哥 欢庆又更了~你回家正好看呐!

    回复
    • 静哥:

      这能@别人???TT

      回复
  • 我勒个去啊:

    苍天啊大地啊。。。

    回复
  • ……:

    都没有心理准备就发现更了……一章?

    回复
  • 路人甲:

    吃了能长生不老的虻人草,当然极其极其不一般了

    回复
  • 等着你更:

    三叔你老终于更了啊!

    回复
  • 激动:

    总算更了

    回复
  • 啊喔:

    措手不及的一更

    回复
  • 太激动了:

    居然更了T_T太感动了我~~~你就是以后每四天只更一章我都不介意,只要你还肯更T^T

    回复
  • 三三:

    每次都看的欲罢不能。。。

    回复
  • 小明加小萌:

    还有吗?

    回复
  • O(∩_∩)O~:

    惊喜

    回复
  • ··:

    好。

    回复
  • 插:

    繼續。用力。不要停。

    回复
  • (╯3╰):

    超开心!!!别放弃我们就行。。继续等~

    回复
  • 高考完:

    果然就更了

    回复
  • 感觉又会爱了...:

    我擦 我以为不会再更了!现在觉得好满足!

    回复
  • 哇咔哒:

    终于更了!!!::>_<::,呜呜呜呜。还好没有像藏海花一样……好开心!!!!!

    回复
  • 等等:

    明晚,再来。

    回复
  • 小哥:

    眼见终于更了,我古井无波的心境荡起了一丝涟漪

    回复
  • 天真…:

    哎呀吗呀!终于更了,开心呀!

    回复
  • 石盘:

    总他妈炸老子

    回复
  • 呵呵:

    睡东家老婆那个,你完蛋了,老闷要灭了你

    回复
  • 水泥:

    为什么没人管老子,

    回复
  • 。。。:

    好久没见小哥了 三叔还是关心我们的。。。

    回复
  • 匿名:
    回复
  • 。。。:

    沙海开头 讲了蓝庭的事 那个只是一个铺垫吗?

    回复
  • ...:

    !!!终于更了 好激动!!

    回复
  • 车总:

    这次的东家没老婆,只能睡东家了。

    回复
  • Superficia:

    车总这回你要睡谁呀?睡小哥吗。看小哥不扭断你脖子

    回复
  • 毛:

    有时候他们也炸我

    回复
  • 瓶瓶:

    记得准备好遗嘱再睡

    回复
  • 瓶瓶:

    记得准备好遗嘱再睡

    回复
  • 。。:

    略惊悚啊

    回复
  • 路人甲:

    又看到小三爷这个称呼了。。。好欣慰~

    回复
  • 齐晴:

    又要下斗了,天真快召唤胖子和小哥

    回复
  • 路人乙:

    小三爷小三爷~时间好像不对啊……

    回复
  • 东家:

    车总,这次要睡小哥吗?小哥一脚踢飞你的头

    回复
  • 栗梓孟:

    天真,真的不带小哥和胖子么- –

    回复
  • 回复
  • 别人:

    圈我干嘛

    回复
  • 记忆的沉淀落满尘埃:

    因为他喜欢睡东家的老婆。。。。他敢吗。。小哥一定会拧断他的头

    回复
  • 天啊:

    额呃呃呃

    回复
  • 手指:

    唉,,,为什么接不上呢?不开森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