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假山

2013年6月5日 更新

白天从山坡上望山坳的时候,山坳里的状况很单纯,没有这么大的物件。我连对面的人形怪物都看见了,这东西我看不见真的可以把眼睛抠出来了。

我看了看天,这东西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否则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还是说,我跑错地方了,山坳很狭长,我是不是跑到了另外一段了?

看了看燃烧的大树,我就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跑错,大树烧的通红,我能凭借这个光源和我的记忆对比。

突然消失的路,突然出现的石头圆盘。

两者会不会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个地方本身就有着这种异常的现象吗?

我拔出狗腿,听了听四周的动静,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在草丛里埋伏我,就小心翼翼地爬到了石盘的边上。

这石盘有半人高,高出杂草丛很多,只凭借月光和从那边来的火光,我只能看一个大概。能确定的是,这个石盘上没有任何的花纹,就是一个打磨的很粗糙的类似于磨盘的东西。五人环抱勉强能形容大小。

我摸了摸,冰凉冰凉的,比四周的温度要低,而且低很多,感觉金属的成分会很多。石盘上有大量的土沙,感觉上是从哪儿刚挖出来的一样。

我翻身上去,就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我看到了石盘的上头,有着更多的土沙堆积,还长有无数的杂草,如果石盘是埋入土中的,这样的表面我走过一定不会发现。但是现在,就像一个圆形的大花坛一样。

我看了看四周,就感觉好像是地面忽然一下子整体往下降了半人高一样,结果石盘就被突了起来。

从石盘的边缘发现了一些东西,我开始动手拔掉石盘表面的草,我就发现。竟然有无数非常深的小孔在这个圆盘的表面,那个密集啊,就算我没有密集恐惧症,看到成千上万的大小不一的小孔密密麻麻的堆在石盘的表面,那种感觉让我极度的鸡皮疙瘩。

这些孔的边缘都是灰白色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蛀过一样,能看到孔的外沿有一些突起,感觉像是梧桐树上那种毛虫的硬茧或者藤壶的感觉。我对那种数量级的东西没概念,只感觉说不定有十万个那么多,那种密集感,占据你的整个视野。我很想去抠,但是都不知道能抠哪一个。

我无法对视,只能立即跳下来,忍住心中强烈的呕吐感。

这是一个虫盘,用来养虫子的。

养的虫子叫做石胆,这是一种非常非常罕见的虫子,可以用来治疗一种特殊的眼疾,这种虫子非常非常的昂贵。

我只是听说过,在本草上也有过记载,在山东有人叫这种虫子“石虾子”,但是捕获的人也非常非常少。

因为这种虫子是生活在密封的石头里的,对于它们的繁殖生态和食物结构完全成谜。大部分的发现都是因为采石工人或者雕刻工人在雕刻整块石头的时候忽然发现石头中有中空,然后发现有虫子在里面。

最离奇的是,发现这种虫子的石头,往往是最坚硬的石头。或者在石头上最坚硬的部分。

我还是先知道了这种养虫子的虫盘,然后才知道这种虫子的存在,虫盘是王盟在重庆一户人家家里收来的,当时不是以古董,而是以奇石的名义。花了六百块钱,那户人家说这是蜂巢的化石。后来拿到我二叔手里,我二叔用六千块买了过去,买了才告诉我,这东西是虫盘,是古代得道的道士用来养石胆的东西。

当时我收来的虫盘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有十几个孔,二叔说,这十几个孔里,是取虫的时候打出来的,石胆出了石头就很难活,所以他们一般会用小石钻子慢慢地打洞,发现有石胆的痕迹了,不会打破,会流一层石膜,石膜不破,石胆就绝对不会死,多少年都不会。他们用灯光照射,像看翡翠一样看里面的虫影,判断大小,估价,要用的时候才会戳破石膜,把虫子弄出来,醉死之后活吃。

必须活吃,但是必须醉死,因为石胆非常凶悍,两只石胆在一起,必然会咬死一只。

养石胆是用一种特殊的水泡石头,这个都是当时的秘法,除了养虫的人谁也不知道,石头泡到什么程度,里面可能就出了胆了。这个都是学问。

这个石盘的状态和我收来的一模一样,但是这个太大了,小孔的数量太多了,这样看来,应该这块石头里不止一只石胆,他们把整个虫盘都打成蜂窝,是一只都不想错过。

插一句,虫盘本身也有药用价值,很多人买不起石胆——那个世界上真没多少人买的起——就会买这种虫盘来熬汤喝。石胆终日生活在黑暗里,但是它的药用价值却是一种特殊的眼疾。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我觉得非常奇怪,这是突然出现的,而且看虫盘的光泽,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这东西总不会是我刚才砍狐狸的时候,别人运过来的?

看了看四周,这个时候,我又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我远处四五十米的地方,我看到那边的地面正在缓慢的波动,就像波浪一样。

感觉上似乎是地底有什么支撑的东西挖塌了,这里的地面,正非常缓慢的,整体塌陷下去,我看到那些地面波动着下降。接着,我看到在塌陷的地方,出现了更多东西。

那是一个巨大的水缸,不,不是一个,有几百个水缸。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土里。

我走过去,发现每一只水缸里都盖着木头的盖子。上面是沙土和杂草。使得每个水缸都像一个大花盆。

看着壮观的水缸群,我就呆了。

幻觉,我忽然意识到,难道又是幻觉?

烟头被我转入我的舌头下面,我烫了一下我的舌根。

疼,眼前的所有的景象,没有任何的波动和恍惚的感觉。不是幻觉。

我吐掉烟,爬到水缸上,水缸的高度都快到我的脖子了,我沿着水缸沿前进,走到了水缸群的中间。看了看四周,这个场面十分的梦幻。

踢开其中一只水缸的盖子,我只看到一潭黑油一样的东西,已经基本上凝结成固体了,用匕首一挑,我发现黑油中有人的头发。

不妙,这油里估计有尸体。我心说。立即把盖子盖了回去,然后快速跑到水缸的边上,跳了下去。

坍塌已经停止了,我呆的地方被塌成了一个巨大的盆地,整个山坳里之前被掩埋的东西,全部都露了出来。这里的地面被人为的垫高了半人多,而且似乎是架空的。

我意识到林其中看到的土路为什么会消失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座山是假的。

评论
  • 我是:

    沙发

    回复
  • 石胆:

    黑瞎子有救了

    回复
    • 啊:

      同意 黑瞎子快出现啊

      回复
  • 哈哈:

    第二个~

    回复
  • 。。。:

    越来越玄乎了

    回复
  • 哦!:

    原来是第三个π_πps瞎子真的有救啦?

    回复
  • 第二:

    为什么只一张?一点都不过瘾

    回复
  • 惊讶:

    啊?第五?

    回复
  • 筘筘:

    可惜,这是吴邪去沙海前的经历,而且黑瞎子从沙海回来后眼睛并没有好转的迹象,说明石胆没用或是没用石胆。

    回复
    • 徘徊的路人:

      这是之前啊

      回复
  • 抱着虫盘的黑瞎子:

    我的病终于有救了

    回复
  • 徘徊的路人:

    石胆会不会就是张家古楼的那什么生物,的刚孵化的样子

    回复
  • ……:

    我拔出狗腿。拔出……狗腿……狗腿……腿……

    回复
  • 三叔:

    慢慢更……

    回复
  • %:

    就一章,一章!想要命吗

    回复
  • 黑瞎子:

    邪邪快点给我石胆,这样我就可以改名不叫黑瞎子了

    回复
  • 治疗特殊的眼疾…:

    既然治不了黑瞎就别强调能治疗眼疾啊……看一次心碎一次QnQ

    回复
  • 等等:

    好少好少…………(^ 3^) 再来点

    回复
  • 你好:

    我说师傅,能更下海花吗?

    回复
  • 阿咲:

    【我拔出狗腿】这句听着好乐啊哈哈哈哈

    回复
  • 围观:

    无邪在长沙设的陷阱就是从这里得到的灵感?果然大家看到眼疾就想到瞎瞎了啊~

    回复
  • 山:

    我是被黑衣人掏空了,然后假造的

    回复
  • 林其中:

    话说,我去哪里了?

    回复
    • 吴邪:

      你tmd就是那个狐狸吧!你妈就是那条狈。一起坑老子的。

      回复
  • 筘筘:

    盗墓番外篇有更新黑瞎子的番外,可以看看。

    回复
  • 徘徊的路人:

    番外篇的是三世叔更的吗

    回复
    • 番外:

      看来你不了解番外这两个字的含义。

      回复
  • 我拔出狗腿:

    我拔出狗腿,拼命就跑

    回复
  • 吴邪:

    二叔坑我的虫盘。。

    回复
  • 莫名:

    黎簇呢~~~~~

    回复
  • 狗腿:

    我的名字好贱

    回复
  • 稻米汁:

    靠瞎子眼睛有救了!!!!!!!

    回复
  • 来自外星系:

    再次证明我的关注点真的是十分奇葩……烫舌根!!!!!!!!!!!!!!!!!!!!!!!!!!!!!!!!!!!!!!!!!!!!!!!!!!!!!!!!!!!!!!!!!!!!!!!!!!!哦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回复
  • 吴邪:

    妈的 烫死我了 …

    回复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越来越玄了~~~~救不了瞎子就别说能治眼疾好不好……心疼啊……

    回复
  • luh:

    瞎子的眼睛有救了!无邪,do a good job!

    回复
  • 瓶邪黑花:

    沙海四卷有点看不懂

    回复
  • 虫盘:

    快把我送给黑瞎子吧

    回复
  • 起灵:

    什么啊,不一定治疗黑瞎子的眼疾

    回复
  • 海啸未央:

    黑瞎子快来,就算石胆没有了还可以吃虫盘

    回复
  • 山:

    什么?我竟然是假的!

    回复
  • _小粽:

    hhhh看到虫盘的瞬间闪过的都是带回去给瞎子吃,说不定有救WW

    回复
  • 尸体:

    啊呀 谁动我头发 很疼的

    回复
  • 过路的:

    瞎子你的眼疾有救了

    回复
  • 解语花:

    烫舌根= =自残行为啊

    回复
  • 瓶邪:

    小哥啊,天真都自残了,你在不出来,他都该自杀了

    回复
  • 吴邪:

    让老子把你的毛都烧光我就给你。

    回复
  • 渔琨:

    哈哈

    回复
  • 渔琨:

    哈哈

    回复
  • 麒麟劫。:

    天真你遇到危险就想着闷油瓶闷油瓶闷油瓶,遇到好东西就想着小哥小哥小哥,等遇到真正有用的有可能救黑瞎子的东西的时候啥都想不起来。说到这里,我由衷的感叹一句——天真,你是猪吗?!!!

    回复
  • 稻米:

    越来越玄幻了有木有啊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