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人形生物

2013年6月3日 更新

老太太是林其中陪同着来的,显然他们两个已经和解,他依旧对我有着敌意,但是我有老太太罩着,丝毫不以为意。

村子的地形和以前已经不大相同,以前村郊种枸杞的地方,现在有了很多厂房,老太太的地现在就在两座工厂的中间。

中国的工厂往往一个仓库就算是完整的建制了,很多时候工厂里只有一台机器,这两个工厂,一个工厂是做注塑工艺的,一个是做铁艺的,都非常吵。以至于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什么有效的沟通。

我没有带东西来,本来只是想来听听故事的,在路上,我买了三根4、5米的碳纤维的鱼竿和一个锤子,把鱼竿细的几节卸掉,拼装起来,头部削尖。伸缩的关节用刀片卡死,就往泥土里敲。比起之前我下的洛阳铲子,这里最多三四米的深度很轻松。

我拔了七八个洞,基本上就了解的八九不离十了,最后一铲我尽量打得深一点,拔出来之后,我发现就算是往下打到6米多深,都有可能拔出带有瓷器碎片的土层。

这里有大量的瓷器埋在地下,或者说曾经埋在地下。有那么多比较珍贵的瓷器,宁夏在历史上地理位置比较特殊,这里有窑口,但不太会出产釉里红或者红釉瓷器,所以说,这么多统一的中原瓷器在这里堆积出现,应该是运输。

这儿附近的泥石流比较有名,虽然这里的地貌已经改变的非常多了,但是能肯定在古时候这里应该是属于比较险峻的地段。

在这里发现瓷器应该是属于偶然了。

我请他们在村里的小饭馆吃了中饭,就想回镇里去找他们档案室和文化系统的人聊聊,看看有没有当地民间传说的集合之类的资料。事实上,互联网上有几个做的不错的县志网站,涵盖面很广,大量的地方志县志、府志、省志以及通志。还有家谱和一些罕见的地方性文献上面都有。时期从近代到明代,对于我来说是相当好的资料库。

我当时下载了一些,之后就忙别的事情去了,后来再去,这个网站已经不在了,想来是因为入不敷出,经营人员后来无力管理。

事实上,对于我们这种职业来说的话,这个网站推出一些收费服务,就算价格很高我们都不会太计较。因为这些文献的指向性对于懂行的人来说是价值连城的。

林其中这个时候忽然问我道:“既然你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你要不要去看看当时车祸发生的地方。”

我一直有这个想法,但是苦于觉得他们一定会拒绝,所以没有提出来,没想到林其中自己提了出来,我倒是有些讶异。

我当时是有防备的,但是可能是因为之前经历的事情太多,我内心的从容已经让我对于预见到的一些危险做不出防御的机制,或者通俗点说,我看不起林其中,觉得以我自己的档位,他就算做什么我都能让他吞回去。

于是我点头答应了,老太太留在了村子里,我和他一起驱车往十几年前出车祸的那个地方开去。

从水泥路开到土路,一路开到一个采石的工地,就没有路了。我们下车开始走山路。

在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开发,有一点的好处是,大部分的地方都有人曾经走过。有些小径虽然可能一年都没有几次有人出没,但是你看到灌木中一条分明的泥土路的感觉还是让人舒服的。

一直往内,林其中也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一路走到下午三点左右,我来到了一处山坳。

里面杂草丛生,我们走的那条山路都几乎是45度倾斜的,山坳底部全部都是石头。山坡上也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碎石。

林其中停了下来,和我说:“就是这里了。”

“过了这么久了你还记得?”我都有些惊讶,因为一路过来地貌太相似了,而且岔道很多,多到我十个手指都远远数不完。泥路的好几段都已经被草覆盖,如果不把草拨开,你很容易以为路到头了。

“我时不时就会来这里。”他说道:“我始终不相信,一条那么长的路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凭空消失。”他指了指对面的山坡:“路就在对面的山腰。”

山里的土路不可能修在山坳的底部,任何塌方、泥石流或者山体的自然崩塌都会毁掉路,所以一般都会在山的中段切出一条路来。

我忽然明白了他为什么那么疑惑,因为对面的山非常陡峭,我现在看去对面的山体浑然一体,完全没有被开凿过的迹象。山坡之上只有很多的乱石和泥土砂砾,但是堆砌的十分自然。

举个例子,路是长长的一条蛇形,如果要把一条长的细的痕迹掩盖,除非把整个区域都重新盖上,否则很容易会出现,掩盖的痕迹也是长长的一条,比不掩盖还突兀的情况发生。

对面完全没有这样的情况,非常自然,自然的就像是一座普通的山。

“我要过去看看。”我对林其中说。

林其中就做了一个让我自己过去的手势:“我去过太多次了,不会有任何的发现的。”

因为山坳不宽,而且只有杂草也没有太多的树木,我也就没计较,自己躺着草就下到山坳,然后再爬到对面的山腰。

长久没有在野地里这么运动,到了山腰的时候有些吃力,我抓了一把地上的土,捏了捏。闻了闻。

如果有人做了手脚,对于我来说一定是非常明显的破绽。但是这些土完全没有特殊的气味,也没有炒过的痕迹。

我点了一支烟,就看到了在山腰之上,有一颗大树。

银川我没有看到特别大的树,这一路上我也没有看到特别大的树,这颗树比之前所有的看到的树,都大了一个码。

这是一种不正常的大,因为它脱离了这里的普遍体系。

我走到那颗树下,推了推树干,树干非常结实,树的枝桠生长的非常的自然,这是一棵从发芽开始,就长在这儿的树,这里不可能有修过路。林其中的疑惑同样是我的疑惑了。

这个时候我朝对面的山坡望去,我就看到了有一个东西站在了我对面,我刚才和他对话的那几块石头边上。

我以为是林其中,但是我忽然发现不对,我发现我看到了一个灰色的东西,那是一个人的形状的生物,但是绝对不是人,也不是我之前见过的任何一种动物。那就是一个人形的、灰色的类似于站立起来的狐狸一样的东西。只是没有毛,只有裸露的干皮。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徘徊的路人:

    端午节快到了,三叔记得多吃些粽子

    回复
    • 鬼影人:

      哥是鬼影人,被强碱腐蚀过得,不是粽子

      回复
  • 徘徊的路人:

    要知道,你多吃几个粽子,“粽子”就少几个,嘻嘻

    回复
  • 沙发:

    第一?

    回复
  • 狐狸一样的东西:

    哈哈终于等到更新啦,高三党真不容易还有四天就好看啦

    回复
  • 树:

    我好粗

    回复
  • 干皮:

    不错!好眼力!我最近才去美容院脱毛来着。。。。

    回复
  • 人性生物:

    其实我就是个人!裸体!

    回复
  • 八爷:

    第八

    回复
  • 人形生物:

    我就是个人,只是在裸奔……你想多了……

    回复
  • 路:

    怎么只有一章!什么时候揭秘我

    回复
  • 烟:

    我被点了。。。

    回复
  • 林其中:

    现在你知道我的真面目了吧

    回复
  • 那是啥:

    粽子也不能跳到地面上来不是 。。

    回复
  • 天哪!!!!:

    竟然只有一章了…

    回复
  • 破晓:

    不对啊。如果林其中当年去拣的是黑玉,拿来当煤用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他为什么还去拣???这个人当大学讲师肯定也研究过黑玉了 ,所以此人不简单。。

    回复
  • 天真天真我爱你:

    现在越来越有当年看盗墓的感觉了。我果然还是最爱天真啊。

    回复
  • 果果:

    从一开始就觉得林其中很怪,没想到他竟然不是人?

    回复
    • 林其中:

      嗯,我确实不是人,别人都骂我畜生。

      回复
  • 第十章:

    好捉急呀

    回复
  • 灰色的东西:

    我是林其中。。

    回复
  • mm:

    快更新啊!

    回复
  • 小③274341443:

    终于可以看到吴邪的第一人称了

    回复
  • 青狐:

    这是魅力,你懂个篮子

    回复
  • 我就是银川的:

    指的地方应该是苏峪口吧

    回复
  • 粽子:

    回复
  • 狐狸脸:

    变身了?

    回复
  • 狐狸脸:

    我亲戚?

    回复
  • Sissi_M:

    话说小三爷也学会三爷闻土那招了

    回复
    • 我是酱油你来打我啊:

      时代变了– —

      回复
  • 没毛的皮:

    我出现了

    回复
  • 瓶邪可逆不可拆:

    胆子小,还晚上看沙海,我有毛病……

    回复
  • _小粽:

    卧槽天真你啥时候对土夫子那套上手了?

    回复
  • 别问我:

    发给

    回复
  • 哎:

    这样一对比,就感觉第四卷是三叔笔风,前面三卷不像了。第一前面的伤感情绪太多,第二恐怖情节太少,第三基本没提到不干净的东西。代笔这种事也很正常,到关键时候让原著续笔,只是我怕最后又太监了呀

    回复
  • T:

    怎么感觉和前几部连不起来哦

    回复
  • 吐槽:

    邪恶了.。。。

    回复
  • 人形生物:

    而且是个女的

    回复
  • 那只稻米:

    三叔想换个风格写写哲学难道不行吗,静静等更吧,别老说代笔,什么不是三叔写的,三叔也是人,也会伤心的,这是他的成果,我们只要支持不就好了。三叔为我们写了那么多好故事,三叔加油

    回复
    • 吴邪:

      对,好好支持三叔就好了,因为三叔是最棒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