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杯弓蛇影

2013年5月22日 更新

黎簇摸了摸脸,脑子里充满了各种猎奇小说的想象,黑色的瓮棺一定非同寻常,否则他们不会千辛万苦地搬上来,而用铜钱垫着缸底,会不会是某种仪式?自己现在把缸碰翻了,好事就要上门了。

 

他尝试着想把铜钱塞回去,但是自己的力量显然做不到,只好后退。退到一边的墙边上。想撑着墙壁挪到轮椅上去。

 

身体的力量恢复得还可以,他一点一点爬上去,膝盖又开始传来剧痛,等他坐稳了,忽然又听到了一声指甲挠缸内壁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不对。

 

吴邪和他说过,他和他的第一次联系,会通过古墓这个媒介。难道,就是通过这个?

 

难道吴邪在这个罐子里面?

 

黎簇深吸了一口气,这个瓮棺里绝对有东西在摩擦缸壁,这肯定是某种活物的行为。但是棺材里怎么可能有活物,难道是起尸,这不可能,那难道是吴邪把自己封在里面,要和自己联系,结果自己出不来了。

 

虽然他觉得吴老板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这确实符合吴邪和他说的联系的方式。

 

他想了想,看了看桌子上,有宾馆里常用的用户引导的大本子,他拿了过来,朝瓮棺甩去。

 

厚厚的大本子打在了瓮棺上,发出了“嘣”的一声。

 

黎簇叫了一声:“吴老板,你在里面吗?”

 

没有动静,他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

 

难道是瓮棺的隔音非常好?

 

有可能,他好像在物理课上学过这样的说法。必须用更加坚硬的东西敲击,这个瓮棺会像一只鸣钟一样。

 

他解下了自己的皮带扣,丟了过去,这一下声音很响,“磅砰”一声,整个瓮棺都震动了起来。

 

“洞拐洞拐,我是拐洞,收到没有?”黎簇轻声叫道,“欲穷千里目,宝塔镇河妖。”

 

还是没有动静。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黎簇仔细地回忆了下刚才听到指甲滑动的声音,难道是那些铜钱没摆稳,和缸底摩擦发出的声音,自己听错了?

 

他推动轮椅退后,一路退到衣橱的位置,伸手拽下了一个衣架,然后把挂衣架的杆子挑了下来。

 

那是大概有自己一臂长的杆子,他过去,用杆子去推动瓮棺,推了一下,这瓮棺很重,纹丝不动,他用力去推了一下,希望能听到那种指甲摩擦的动静。

 

这一下一下地便破坏了缸底几堆铜钱形成的脆弱平衡,缸又往边上滑了一下,底下的铜钱全部垮掉了,缸底重重撞在了地板上。他愣了一下,几乎是同时,缸里开始传出无数爪子挠动内壁的声音,密密麻麻,听得人鸡皮疙瘩全部都立了起来。

 

他的棍子脱手,开始往后狂退,轮椅乱撞一直退到了门边,开始不停地撞门。

 

敲了五六分钟,那瓮棺里的动静更大了,黎簇开始陷入癫狂状态,这个时候,门终于开了,商人提着一袋子外卖小笼包站在他身后,自己手里啃着油条。问道:“干嘛呢?”

 

“这瓮棺里有活的东西!”黎簇连话都讲不出来了。

 

“什么?”商人把早饭递给黎簇,走过去看到瓮棺已经倒在地上了,骂道:“你手能别那么欠吗?”

 

“里面有活的东西!”黎簇大叫起来,他不明白对方怎么还能如此的淡定。

 

“当然有活的东西,否则我们拿回来干嘛。这是只蟹缸。”他跨进去用力推动瓮,四个方向都搬动了一下,然后把铜钱往下踢一踢。“有螃蟹在里面。我的菜单里能排上前二十了。”

 

“这是一只养螃蟹的缸?”黎簇松了口气,心说怎么和瓮棺那么像。

 

“当然不是,这还是一只棺材,你看到接缝了吗?”商人用手指用力按了一下,那些在缸上的接缝处的粘合物开始掉落下来。“在两个缸扣起的接缝没做好,都是破孔,现在被淤泥糊住了。这只瓮棺的质量很差,烧纸的时候火候没有到,两个瓮不是那么契合,水塘养过螃蟹,螃蟹的幼虫从碎掉的口子进去,在里面大了就出不来了,不少呢!”

 

真相原来只是这么简单……

 

“你要这只瓮干什么?”黎簇就有些恐惧道,他心中有个非常不详的预感。

 

“当然是吃。”商人道。

 

“那为什么要把缸摆在铜钱上,”黎簇指了指地面。“这样会好吃点吗?”

 

“打开之后你就知道了。”商人指了指他膝盖上的早饭:“给你买了小笼包子,快吃吧!”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回来了,“小伙子”背着很多的资料,堆到床上,就问怎么回事情,商人就把所有的经过说了一遍,几个人听完立刻哄笑起来。

 

黎簇心中有些恼怒,刚才自己的表现确实有点逊,不过他同时心里又有一些说不出的不安。他一边吃着小笼包子,一边就想他们吃螃蟹的时候,自己能不能拒绝。一边还在想铜钱到底有什么含义。

 

没有再看到那几个盗墓贼,不知道哪儿去了,吃完早饭之后,他们开始清点赃物。

 

都是大量的金器和珠宝,上面的污垢都没有清理清楚,他们开始分类,一边的商人一边吹着口哨一边飞快的用计算机计算价格。

 

黎簇百无聊赖的在一边看电视,他们一直清算到中午,商人就对首领道:“大概200万的样子,几个翡翠都是老坑的,颜色很怪,我估计价格上不去,打个富裕也就是300万,我觉得上报个200万比较好,如果有多,我们就买点装备改善一下。”

 

首领看了看清单,很干脆地在下面签了字,这些人开始仔细地去看陪葬品的细节。而商人开始打电话,约自己的客户。

 

这个黎簇有兴趣,就凑过去问能不能帮忙,首领道:“没有,你没有能力在这些东西上找到细节,这需要经验,你可以帮忙去把我们排除的东西卖掉。”

评论
  • 路人甲:

    哈哈,沙发!!

    回复
  • 是我:

    沙发QUQ

    回复
  • 吴迪:

    沙发?怎么就一张

    回复
  • 登登登登:

    最近比较懒噢、更的好少 –*

    回复
  • 筘筘:

    哈哈,,黎簇好萌,怎么会以为吴邪在翁里面,,脑袋紧张到都短路了

    回复
  • 吴邪:

    黎簇,难道你不知道在这里叫我被黑衣人听到了你会死很惨吗?!虽然我不是很喜欢骂人,但还是想骂你 蠢货

    回复
  • 一川烟雨:

    沙发~

    回复
  • 谁有:

    汪家人这么穷吗?

    回复
  • xiaoniao_qq2:

    敲了五六分钟,那瓮棺里的动静更大了,黎簇开始陷入癫狂状态尼玛你这是作死么

    回复
  • 路过:

    作死

    回复
  • 逆光之影: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鸭梨好萌哈哈哈哈哈~~~不过没有吴邪不幸福!

    回复
  • 三寸钉:

    为毛这张空格恁大

    回复
  • 橘子:

    噗哈哈哈哈和哈哈哈一逗比

    回复
  • 黎簇:

    洞拐洞拐我是拐洞,欲穷千里目,宝塔镇河妖

    回复
    • 匿名:

      拐洞=70=起灵!

      回复
  • 我他妈就是爷:

    “洞拐洞拐,我是拐洞,收到没有?”黎簇轻声叫道,“欲穷千里目,宝塔镇河妖。”

    回复
  • 蟹缸:

    真相原来只是这么简单……

    回复
  • 栗梓孟:

    忽然觉得黎簇过的比吴邪好多了的样子

    回复
    • 路人:

      吴邪有着被人操控的命运,迫使他变成了自己最不喜欢的那种人,天知道他有多痛苦、肩上扛的东西有多重,希望小哥出来后,吴邪可以便会那个天真、依赖别人的他。。。【祈祷】

      回复
  • 天真无邪:

    “洞拐洞拐,我是拐洞,收到没有?”黎簇轻声叫道,“欲穷千里目,宝塔镇河妖。”额额额额。。。

    回复
  • 渔琨:

    哈哈哈鸭梨好弱智啊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