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学会思考

2013年5月16日 更新

下面是很多小字,解释了搭伴是什么,原来在这里训练持续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会逐渐开始由两人搭伴,四人搭伴,甚至两组搭伴这样的合作训练。

在这个训练体系里,女孩和男孩的方向并不一样,因为黎簇本身的资质问题,他注定无法成为搭伴中的中坚力量,组织上会分配给他一个强力的行动性的男性伙伴。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汪小媛希望和他成为搭伴,她希望黎簇在选择搭伴的时候,可以选她,因为黎簇的考核一定包括了对于局面的思考和把握。他们会尊重黎簇的想法,来看黎簇对于任务的思考是不是有特别惊艳和出彩的地方。

当然,黎簇选择搭伙的时间还早,他还需要很多的学习过程,不过汪小媛在纸条里承诺,只要他选择她,她可以为他做任何的事情,补课,偷考卷一切都不成问题。

黎簇把纸条卷成非常细的纸棍,放在嘴巴里溶化然后吐在马桶里。躺回到床上,就开始回忆汪小媛青春靓丽的脸。

这个女孩子的想法很诡异,但是他相信是有原因的,从她今天谈的话题,应该是因为自己的鼻子。

这么小的女孩,心计不会太重,总不会是因为自己即将有权有势先套个近乎之类的,他感觉女孩这么努力的做这件事情的原因应该很单纯。

静观其变吧。他心说,如果到时候没有其他奇怪的变故,他还是喜欢和这么漂亮的姑娘在一起的。

可以为自己做任何事。黎簇有点心猿意马,他努力的克制了一下,但是心中还是出现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他心里斗争着,想着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干。

整个晚上黎簇都在奇怪的梦境中挣扎,龙纹的盒子,奇怪的婴儿和很多他看不清楚的机括,有些像钟表,有些像拉线木偶。还有汪小媛穿插其中,早上醒来的时候,眼袋大得都可以玩流星锤了。

他吃过早饭后,发现中南海已经在自己的窗台上了,而且已经被拆封了,仔细数了下,里面被抽掉了两根烟,旁边还放着一只打火机。

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黎簇的心头,他首先感觉到的是这个姑娘的周到和聪明,然而,又是为了自己。

即使他知道,这个姑娘的目的很特别,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一样。他喜欢这种感觉。

他没有抽烟,而是在中年人来之前,尝试把作业做了,结果在早晨的阳光下,他愣是回忆了半个小时没有回忆起作业的题目是什么,只好作罢。

中年人如约而至,几乎是同点到达他的病房,还是拖着那只幻灯片机器,让黎簇松了一口气的是,他没有检查黎簇的作业,而是提了问题,这让黎簇松了口气,原来这里的作业是不用写的,只要知道能讲出来的就可以了。

黎簇胡编乱讲了一通,中年人认真的听着,不时的做一下笔记,表情既没有不开心,也没有恼怒。

这其实让黎簇很放心,他知道一般这样的老师不会发脾气,又或者借机嘲讽他。

听完黎簇解答之后,中年人就揉了揉自己的脸,说道:“基本上是胡扯。”

黎簇莞尔,自己确实在胡扯,不过他喜欢这样的评分标准,比冷冰冰的分数要人性化多了。

中年人叹了口气,就把自己的笔记本合上:“如果是这样的结果,我不得不把昨天的课目重新上一遍,这样你痛苦我也痛苦,看来我得从根源上重新引导你一次。”他问道:“首先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相信我昨天说的那些东西吗?”

黎簇点头,中年人道:“从小受到思维固化教育的人,在听到我昨天的课程之后,都会有几个反应,第一种反应是完全不相信,觉得这是一个故事。第二种反应是完全相信,觉得你既然和我说了,一定就是这样,还有一种人则是完全不在乎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觉得这些信息根本无关紧要。而你是第二种人,事实上,从本质上说,这三种反应都是一样的,都证明你的思维完全被固化了,已经失去了正确对待一个问题的条件反射。”

中年人给黎簇看了看手里的笔记本,笔记本上写了一句话:“人应该怎么思考?”

“思考是一种条件反射,特别是逻辑的思考,你之前所受到的教育,强调的都是答案的唯一性,但是你要记住,这个现实社会中,答案绝对不可能是唯一的,任何一个问题,都有无数个正确的答案或者说是可能性,所以,你思考一个问题,有的时候不是要去思考他的答案是什么,而是要去思考‘思考’本身这件事,引出这无数个正确答案的逻辑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所有的正确的答案都一定会有一个唯一的正确逻辑。”中年人让黎簇闭上眼睛,“你不用瞪着我装成很认真的样子,我知道刚才的话你一句都听不懂,下面我来给你举个例子。”

黎簇尴尬的闭上眼睛,中年人说道:“昨天你听的到事情,像不像一个神话故事?”

黎簇点头,中年人说道:“你如果研究过历史,你就会发现,在中国的很多邪教和民间宗教中,都有类似的说法,比如延绵千年的白莲教,太平天国时的拜上帝会,任何的有政治和经济诉求的生造出来的教派,都会有一个宗教性的神男、圣女出现,这些宗教偶像都有非常离奇的像神话一样的背景。”

黎簇不了解白莲教,但是太平天国和中国的一些历史他是知道的,当然很多都是看电视剧看来的,他不知道这算不算了解历史,不过还是习惯性地点了点头。

“那么,我昨天讲给你的整个故事,有没有感觉很像是一个宗教傀儡的诞生?”

评论
  • .:

    ..

    回复
  • 吴邪:

    三酥,你不打算理我了么?

    回复
  • Happy 小猪:

    好吧,我承认,现在沙海可以当一本哲学书来读

    回复
  • 鸭梨:

    就是说张家拿小哥当了“圣男”了?那长手指怎么解释?

    回复
  • 黎簇:

    那个小美女愿意献身吗?

    回复
  • 小纸条:

    我现在袜子里,然后跑鸭梨嘴里,最后到了马桶里

    回复
  • 我是阳仔:

    第一次评论!!吼吼

    回复
  • 小哥:

    我那三千多年的剩女在哪?

    回复
  • 长毛蛇:

    请不要忽略伦家

    回复
  • 愤青:

    我去。。。难道要把黎簇这些过程详细的全写一遍吗。。。大概的概括一下就行了吧。。。

    回复
  • 阿诺:

    三老师,快快来教我的语文阅读技能吧

    回复
  • 黎族:

    我的脑袋可以玩流星锤啦!

    回复
  • 呜呼悲剧:

    苏发的便当好吃吗?

    回复
  • 曾经的美丽:

    微微有点看不懂,不过没关系,三叔的书我就看,哪怕没有原来的精彩,我也可以把它看完。大不了重看一遍。是三叔的作品把我带到这个奇异的世界,也让我明白了一些踏入社会的基本知识,虽然这些对我来说还有些遥远,也有些不真实,但至少让我有了心理准备,让我可以做好最坏的心理去面对我即将要面对的,生活的一小部分。

    回复
  • 浆糖核桃:

    汪小姑娘不会和汪海杏一样是老太婆吧

    回复
    • 三寸钉:

      不是张海杏么

      回复
  • 当猪寂寞的时候:

    多好的老师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 δωρεάν:

    无邪无邪、、、、、、、、、、、、

    回复
  • 小天真真爱:

    心中还是出现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他心里斗争着,想着是不是真的要这么干。【什么意思

    回复
  • 做好人不留名:

    我的天,我记得那张纸条开始是被放在袜子里的吧,然后把它含在嘴里……

    回复
  • ff:

    写的很好啊

    回复
  • 小哥要无邪:

    我家的天真落地了吗、、

    回复
  • 汪小媛:

    劳资是汪藏海,劳资没死!!!

    回复
  • 吴邪:

    我想肏逼

    回复
  • 开馆必起粽,看书必跳坑:

    我在思考着我以后在做选则题时,会不会想这几个答案都可以算作正确的

    回复
  • 呵呵:

    我忽然想起阿宁?

    回复
  • 游客:

    也就是说小哥不一定是张家人,他只是被张家人从玉俑里救了出来,并且养大,所以就理所当然的姓张了

    回复
  • トーキョーグール:

    小哥又被遗忘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