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生不如死

2013年5月6日 更新

对方看着他,脸上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等到黎簇撞第二下,已经使不上什么力气了,脑子傻不代表身体傻,黎簇在学校里运动量惊人,身体机能非常出色,第一下这么疼,第二下身体本能的强迫自己缩了力气。

黎簇没有撞第三下,因为第一下的血已经流了下来,他觉得效果已经够吓人了。在初中的时候,他曾经这么做威胁过老师,九年制的时间过了他就不敢这么干了。事实证明,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这种行为把想戕害自己和帮助的人一起拒绝了。

但是对方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看着他的血从脸颊流到了脖子里。

如果黎簇认为自己对于表情的控制相当厉害,那这个人要么是看惯了这种事情,要么就是脸部神经被切断了。

“你也就只能搞成这样?”对方看黎簇不再撞头了,淡淡的问道。

黎簇为之语结,他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反应。瞬间他又觉得,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太幼稚了。

在大人,或者是大坏人的世界里,自己这些伎俩是不是算个屁啊?

对方在他面前坐了下来,说道:“我不想这么做的,但是你如果想通过这种行为告诉我们,你是一个不可控的,随时会伤害自己生命的人。那我只能说谢谢。”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不可否认你对我们很重要,所以我们不会让你死,我不知道你之前碰到的这些人对你有什么影响,但是相比这几个月的时间,你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我还是对你有信心,可惜你不稳定,那我只有采取一些措施。”

他伸出了手,他的手指不仅长,而且关节怪异,感觉有点过于发达,“我会捏碎你的脊椎骨,从——”

手指划向黎簇的胸口锁骨下面,“我可以从这里开始,让下面的部分瘫痪,或者再往下一点,到你的腰部,这个取决于你,这样你自己很难伤害自己。或者我可以分几个阶段,先从腰开始,如果你还是不听话,我就再捏碎到你的胸口,要还是不行,我只能从你的颈椎下手,到时候你只有眼皮和舌头能动。”

“就算这样,我也会把自己舔死!”黎簇说道。

说完他忽然起了冷汗,他想了吴邪说的话,这些人不会吓唬人。

果然,这人说完话,一下把黎簇拉起来,手指按住了他的脊柱,开始一节一节的摸索。

“你想从哪儿开始?”

黎簇的冷汗伴随着背部的瘙痒,让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升了起来,他后悔自己干嘛多嘴。

就在这个时候,那人忽然摁了一下,手指停在了他背上的某处。

黎簇意识到,对方显然摸到了背后的伤疤。

黄严刻下来的可怕的伤痕已经结疤脱落,但是这样严重的伤不可能不留下痕迹,黎簇背后的伤疤触目惊心。如果粗看好比一条蜕皮的蛇,把原来的皮撑开裂开了一样。

对方几下扯掉他背后的衣服,拿灯光来看他的背。接着,那人开始用听不懂的语言呼喊起来。

瞬间身边围观的让开,有人从黑暗中翻出来,两个人看着黎簇的背,开始了激烈的对话。

黎簇都感觉到双方的口水在自己的背上不停的溅落,两个人都没把他当人看,他简直就是一份活的文件,身后的两人就是苏万和前桌的书呆子讨论解题方法。

半根的烟的功夫,那人才离开,接着四周所有的黑衣人,都把身上的照明设备打到了最亮。

这个空间被极限照亮。

黎簇又想问问题,但是这一次他忍住了,他忽然就意识到,吴邪所做的一切,原来是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挥作用的。

他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人的行为,但是当他看到这些人开始放弃勘探大范围的所有矿井,而根据他背上的图形来标记一些特殊的矿井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背上的图一定很重要,而且指示着什么璇玑。

果不其然,很快他们就开始把装备和人往其中一个矿井中输送,接着,他也被重新背了起来。

“看来我确实误会你了。”对方说道:“你确实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而且我们确实用错了方法。”给他头部止了血,对方又道:“你不用再伤害自己。”

说着背着他,所有的黑衣人开始跃入那个矿井。

黎簇冷汗直冒,他越来越开始理解吴邪的各种手腕,但是,他也越来越理解到吴邪手腕的不可确定性。

看样子,自己的背上的图,让他们找到了自己要去的地方,不管这个地方是这里的某一处隐秘的所在,还是这里的出口。显然他们很相信自己的背上的图案。

这些人不会轻易相信人,吴邪在他自己背上刻的东西,一定是可以被推理出有价值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他真觉得不一定,吴邪真的会好心把这么关键的东西刻在自己背上,去便宜这些似乎是他死敌的人。

在计划中吴邪没有交代这部分,他只告诉他,计划的第一步,是活着走出沙漠。

但是他总觉得不太……吴邪,不是一个目的单一的单线条思维的人。吴邪的思维非常多元,一个布置总觉得会有很多的可能性。

但是他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他们下的矿井非常狭窄,黎簇是被吊下去的,上下都有人保护他,让他的下落匀速而不牵动他的伤口。

这让他得以非常清晰,而且专心的观察矿井的洞壁。

他看到了矿井之下的真实情况,他越看越觉得诡异,矿井的壁上有大量的大概足球大小的凹陷,显然是一些东西被挖出来所形成的,同时他能看到,这些凹陷之中,有着相当多白色的网格状的东西,仔细看就能分辨出,那似乎是一种蛇蜕。

几乎每一个凹陷中都有,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矿井挖掘的矿物,不是矿产,是蛇吗?还是说,蛇把这些矿坑当成了窝。

评论
  • 无邪:

    果然,事情发展还在预料当中

    回复
  • 黑衣人:

    我们还要看你解析出很多断代的信息,是不会让你死的

    回复
  • 黎族:

    NO,NO,NO,,,我不要成为你们的一员,我不想在不见天日的牢中度过我的下半生,更不想终日和蛇类为伍。

    回复
  • 等了两天的某只:

    吴邪的思维很多元。黎簇你观察很仔细嘛~
    想到当年吴邪作为吴小佛爷管理盘口时一人同时会谈六人…哇,好帅!
    某只既花痴又苏了,抱歉啦~

    回复
  • 蛇蜕:

    你以为老子喜欢让你看我啊

    回复
  • 黎族:

    啊?又蒙混过关?吴老板,我全身心相信你了,你说我能活着出沙漠,那肯定就能!

    回复
  • 筘筘:

    鸭梨,那只是计划的第一步,知道什么意思?那还是未知数,所以你悠着点吧,要活着出来,无间道,很难搞的角色,反正你也是难搞的小朋友

    回复
  • 一川烟雨:

    吴邪怎么样了啊?

    回复
  • 小哥:

    我独自一人等待着,小邪,你还好吗?

    回复
  • 梁湾:

    我的身材好吧 黎族 亲我的感觉不错吧 你是不是小dd都硬了

    回复
  • 黎簇:

    牙败不会是抓我下去被蛇咬的吧?!!

    回复
  • 贝仔:

    都淡定点,故事节奏有点慢额

    回复
  • 吴邪的手腕:

    我怎么了

    回复
  • 鸭梨的舌头:

    ……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把自己舔死!

    回复
    • 拾刀鬼:

      感染Dx-1118引发变异,长出三棱刺式复合倒刺

      回复
  • 小哥:

    无邪已经不再无邪

    回复
    • 文艺小清新:

      无邪不再天真,却依旧无邪,所以他才会有愧疚,才会有手臂上的十七条血痕,才会把王盟辞退,才有着潘子的自我毁灭倾向。三叔一直想让我们明白这一点。

      回复
  • 路人乙:

    簇发音音=醋 有多少人都以为这是族。。

    回复
  • 瓶子:

    小三爷在变,似乎变得可怕了。

    回复
    • 看着看着:

      吴邪还是无邪的,只是不再天真了 没看见三苏发售的沙海2实体书上的简介说“吴邪仍在,不见天真”吗,其实吴邪还是纯净的 他现在做的只是在以一种更加坚定地方式完成自己的使命,拯救自己周围的一切,实际上他是在成长

      回复
  • _小粽:

    天真要是是单线条思维,那这沙海的主人公就不可能是他,或者说不可能出得了这部沙海。

    回复
  • 拾刀鬼:

    中午把粽子吃了

    回复
  • 拾刀鬼:

    小哥给我杀几只白化烛九阴作为捡刀的酬劳,可以吗?

    回复
  • 蓝烟公子:

    只有我一人觉得黑衣人摸上黎簇锁骨的时候感觉到了基情嘛- —

    回复
    • 唧唧歪歪:

      你不是一个人!

      回复
  • 三苏脑残粉:

    吴邪,你在哪儿?

    回复
  • 爱盗墓:

    我似乎明白了吴老狗给吴邪取名的原因,“吴邪”终止一切邪恶的力量,吴邪你真是出生就背负了太多了

    回复
  • 青春犯二:

    他是同时去谈16笔生意。

    回复
  • 丹心如故:

    你确实不可能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这句话说错了吧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