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少年心性

2013年5月4日 更新

黎簇忽然感觉到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他老爹之前发现他藏起来的考卷之后,也会有这样态度和自己说话。最开始撒谎的时候,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脸红耳赤,心跳加速,回答出来的问题都是语无伦次的。

但是很快就会了解到其中的窍门,撒谎最高端的手法,就是在别人发现自己破绽的时候,表面上非常的冷静。即使有任何的情绪,也绝对不能表现出来。

这是相当困难的,因为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微表情,除非这个人内心是扭曲的。

黎簇碰巧就是这样的人,所谓的扭曲,就是不会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件事情做错了。同时在自己的潜意识里,也藐视之后的惩罚。

他做了错事之后,第一反应是老爹会抽死我,但是黎簇并不在乎挨打,也不在乎父亲对自己的失望。他所顾忌的,只是烦。

他不愿意面对父亲的长篇说教,如果他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就能直接进入到惩罚的程序,而没有那么多说词的话,他会告诉自己的老爸,自己根本不想做那些对的事情,自己根本不想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自己根本不体谅你作为一个父亲的辛苦。

他就想做一个没有人理会的小孩,没有人管,没有在意,当然,最重要的是,也没有人会来评价他。

如果没有人来评价他,没有人再强迫他听那些说辞,每天一次挨打,他觉得自己可以承受。

在这种心态下,他可以在别人拆穿自己的谎言的时候,保持完全波澜不惊的面孔。

但是这一次少许有一些不一样,因为他之前在自己的内心里把吴邪给他的嘱托,放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当自己犯下错误之后,他无法再用那种“老子根本就不想来配合你的计划”,来说服自己,凸显自己的牛逼掩盖自己的傻逼。

并不是完全无法使用,他在那一瞬间,还是条件反射的选择了寻找一个借口。

如果事情败露了,也不是自己的错,吴邪你把我抓入这个局面,是你自己的决定。你没有和我商量,所以我要做任何的举动,或者任何的失误让你的计划流产,也是你自找的,甚至是一种活该。

所以我犯的任何错误,导致了你的失败,都是你活该的,我更可怜,我是一个被牺牲者。

但是黎簇这一次找了借口之后,他瞬间警醒了,他忽然意识到这样的思维方式的幼稚。

那不是他发自内心的警醒,而是吴邪在这个体系内给他设下的心理教堂。

是的,我是吴邪,我是一个坏人,我没有和你商量,就把你逼入了这个局内,那又如何,我在做这个计划的时候,就从来没有去思考内疚这个问题。把你陷入这样的场景,就是我的目的。

但是我同样给了你选择,黎簇,我和你有非常相似的思维模式,我也不在乎你是否可以成功,我也不在乎我的计划在你这一环是否会有失误。

所以你不用指望,我看到你失败了,甚至因此导致我的计划失败了,我会痛哭流涕,后悔莫及,然后觉得自己在这一环有了失误的判断。

你失败就是失败了。

我把我的利益和你的生命捆绑在了一起,是相信你是一个正常的人,你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去生存的,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而去生存的。

如果你内心已经虚弱到,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错,为了证明一切都是别人的错,自己只是一个可怜的失败者,可以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

那你就去实现你人生最大的社会认同吧!

在你认为你根本不想做你父亲希望的人,不去获得一些社会认同的成功的时候,你所想证明的不过是,老子自己有自己的理论体系,老子不在乎你们。潜台词不过是:都是你们的错,你们根本就不应该用这种不适合我的评价体系来评价我。

如果你已经习惯性有了这样的思维方式,那么尽可能在自怜中快点死掉吧。

“不能这样,不能放弃,因为吴邪把他的计划和我的生命捆绑在了一起,我怎么样也要活下去,他的错误,和我是死是活,完全没有关系。”

即使真的完全是别人的错,必须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别人的错,不是自己放弃的借口。

他的脑子里闪电一般的兴起了放弃一切,全盘托出,甚至会详细的把吴邪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诉对方的念头,这是一种爽快的报复感。然后又瞬间把这个念头废弃。

他开始面对自己父亲时候的状态,延续之前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同时脑子里快速的想着应对的方法。

首先要想的不是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拖延时间,把立即要回答的,自己却又无法回答的那个问题往后拖延。

拖延时间要透露出重要性。要让别人觉得,你要讲的这件事情,要比之前的问题更加重要。两者是有关系的。

黎簇说道:“哎呀,被你们发现了,我确实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和这儿你们在做的事情有关系。我觉得,你们是不是理解错我的意思了。你们的行为和我当时说的,完全不一样。”

黑衣人看着黎簇,没有理会他,只重复了一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比他老爸要聪明多了,黎簇心道,但是这一次,他手里有着更多的好牌。

“大叔,你是想和我玩态度吗?”黎簇对着黑衣人道:“你是想告诉我,如果我不直接回答你的问题,你不管我有多重要,都会认为我有问题,而把我杀掉吗?”

吴邪告诉他的一个关键细节,对方的行为非常符合逻辑,如果对方认为你很重要,绝对不会来讹诈你,假装要杀你之类的。如果对方告诉你他要杀你,而且是在20秒内,你就一定会在21秒死掉。

所以不要去反投机对方,你确定对方对你的态度的变化,不妨直接问。

“不,你的能力已经被证实,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怀疑你有所隐瞒,我不喜欢被人隐瞒,你会吃足苦头。”对方说道。“所以,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要确认,你是否在刚才欺骗过我们。如果证实你有欺骗的动机和行为,那么你以后说的所有的话,都会被更加谨慎的对待。你的年纪很小,在这种场面下,还能欺骗和隐瞒一些事情,要么你受过训练,要么你本身的人格有问题。”

“你们是否真的是机器,这样的思维逻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黎簇说道:“我是一个难搞的孩子,知道难搞意味着什么吗?”

对方皱起眉头,“你受不了我的手腕,你最好不要尝试。”

“BYE BYE。”黎簇一下倒向一边的一口矿井,整个人瞬间滚了进去。凌空掉下去三四米,一下被人从背后抓住了。

他有些惊讶,被提了上来之后,被甩到了矿井比较稀少的地方。

“不要有第二次。”对方道。“我们的身手没那么好。”

“我是一个很难搞的孩子,在这方面我绝对是年纪排名第一的,看样子你还是不知道难搞是什么意思?”黎簇开始用头撞身后的石头,两下头就磕破了,直接磕出了巨大的一条口子,用的是死力气。

没人会心疼他,他也不愿意死。但是他必须足够的疯狂。吴邪说的,第一步,想办法让他们无时无刻不得安宁。

评论
  • ▼へ▼:

    坏孩子~

    回复
  • 小哥:

    – -突然好心疼他,嗷嗷嗷,吴邪呢,到底怎么样了啊

    回复
  • 难搞的孩子:

    <(-︿-)>你们知道什么是难搞的孩子麽?

    回复
  • 黑衣人:

    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难搞?

    回复
  • 你黎哥:

    这三天真漫长

    回复
  • 疯掉:

    好想喷三叔…小三爷你怎么样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 难搞的孩子:

    我的五四青年节就和这几个人在矿坑里过了啊!无邪,你不能死,要赔我精神损失费

    回复
  • 黑衣人:

    我们面相都很年轻好不好?看起来哪里像大叔了!

    回复
    • 黎族:

      没叫你们大伯已经很给面子了

      回复
  • 一川烟雨:

    都四章了,吴邪到底怎么样了啊?
    唉,鸭梨这是自残啊

    回复
  • 黎族父亲:

    你这兔崽子!撒谎都有都成精了,耍我耍得团团转,还说我没别人聪明!

    回复
    • 苏万:

      鸭梨,你爸气得冒烟了,你自求多福吧。。

      回复
  • 筘筘:

    唉,黑衣人,你们悠着点吧,连我们80后都觉得90后难搞,何况你们这些上隔一个世纪的曾

    回复
  • 黑眼镜:

    现在的中学生太叛逆了

    回复
    • 黑衣人:

      同感,连死都不怕的人,最难搞

      回复
      • 黎族:

        我怕死啊,我装的

        回复
  • 某只:

    开始喜欢黎簇了(好吧,当然是因为吴邪),虽然他和吴邪不过是合作利用的关系,但就冲他此刻的配合,喜欢他,心疼他,更重要的是,我感激他。

    回复
    • 筘筘:

      某只,你说得太好了,我喜欢

      回复
    • 天真:

      我和你一样

      回复
  • 小哥:

    为什么我只是昙花一现就不见了,我以为我可以出来了呢?

    回复
  • 石头:

    艹。把老子弄脏了。

    回复
  • 黎簇:

    疼啊!

    回复
  • X:

    呃…

    回复
  • ..:

    ……………

    回复
  • 杨好:

    天真才四章不现身,你们都怀念了…天的,都几章没见到我了!怎么没人记得!?!

    回复
  • 闷油瓶:

    同意

    回复
  • 梁湾:

    还有我也好久没出现了好吧,好歹我也是重要的人吧(¬_¬)

    回复
  • 胖爷:

    我也很久没有出现了好不好?嘿嘿,有没有人想胖爷我了啊?

    回复
  • 读者:

    唉,真是无语,整个一章洋洋洒洒就说了一个事儿:黑衣人问问题,这小子就是不说实话。三叔写的越来越不像盗墓小说了,快成哲学著作了,长篇大论的都是神马思维方式,神马少年叛逆论。有几种可能,要么三叔江郎才尽了,编不下去拖延时间,要么,这根本就不是三叔写的。唉,失望。。。

    回复
    • 霍秀秀:

      如果盗墓笔记永远是一本盗墓类小说,那它只会和鬼吹灯一样让你看看就算了,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思考盗墓笔记才有高度

      回复
      • 三叔:

        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知道为什么鬼吹灯会被PK下去,它因为没有灵魂,读者都无法感同身受故事的发展,有了这些思考我们就像身临其境的参与进去,并能感受到主人公的喜怒哀乐。

        回复
  • 唉:

    因为你是一个女人

    回复
  • 鸭梨:

    我要自残,我要自残

    回复
  • 小哥:

    我都十年没出现了!杨好算啥啊!

    回复
  • →_→:

    小哥闭嘴!守门去!

    回复
    • 小哥:

      你替我守门吧···放我出来···

      回复
  • 黎簇:

    吴邪你好坏 教人家第一个方法就是自残吗

    回复
  • X先生:

    有人还记得我吗?

    回复
    • 天真:

      你是谁←-←

      回复
  • 三哥:

    X先生,你out了!没人会记的你,你就是无邪在推理时的假设

    回复
  • 黑眼睛:

    其实我就是齐羽

    回复
  • 黑眼睛:

    我才是幕后的黑手哈哈!无邪都被我骗了!

    回复
  • 解子揚:

    大家都在比誰最久沒出現嗎…

    回复
  • 无邪:

    →_→ 老痒你跑出来干甚。。

    回复
  • 陈文锦:

    我还活着吗?有人记得我吗?

    回复
  • 大奎:

    那你们有我时间长么?

    回复
    • 粽子:

      要说久,谁有我久

      回复
  • 大奎:

    我想你了,小三爷

    回复
    • 驴蛋蛋:

      我不更久么..吃死人肉的汪星人..

      回复
  • 闷油瓶:

    怎么还不更新

    回复
  • 秦始皇。:

    盗墓笔记那个好看呐, 我也来凑凑热闹。。

    回复
  • 荆柯:

    听说秦始皇都来凑热闹来了,我特意过来找你的…小样,这次你死定了~去替小哥守门去吧

    回复
  • 阿宁:

    无邪你终于来陪我了

    回复
  • 汪藏海:

    你到底更不更啊,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到底更不更啊,
    更不更啊,

    回复
  • 汪灿:

    凤凰刺青到底是啥?我死了没有。

    回复
  • 藏海花为啥不更了:

    快更啊。。。。三叔

    回复
  • 这书一般:

    感觉还是鬼吹灯更好看啊,三叔越来越做作。

    回复
    • 半截李:

      你说什么?不好看??!!滚吧!把地腾出来

      回复
  • 天涯沦落人:

    突然感觉这几章似乎不是三叔的笔风呀,,,,,求解释,,,

    回复
  • 金牙老头:

    我才出现·了两次·….

    回复
  • 闷油瓶:

    你妹的,要更就更,要不更就不更。。。。

    回复
  • 守门中的闷油瓶:

    国足想请我去当守门员,天真,你怎么看?><|||

    回复
  • 天真:

    小哥你确定国足很有前途?

    回复
    • 国足:

      我们可以90分钟坚持不射!!

      回复
  • 南派三叔:

    叫唤毛 就不更 哈哈

    回复
  • 蕥露:

    黎簇你的頭…還好吧OAO??

    回复
  • 咦:

    不更啊 是不是没存稿了啊 那没的看了

    回复
  • 打酱油:

    耶嘿? 咋么就不更了呢

    回复
  • 沙海:

    我不是藏海花,我不想成为藏海花……

    回复
  • 闷油瓶:

    怎么又不更了,娘的,

    回复
  • 梁湾:

    我要你上我!

    回复
  • 尸鳖:

    沃次奥为什么我没有在这里出现过!!!!

    回复
  • 黑眼镜:

    我就说现在的年轻人难搞吧

    回复
  • 解雨臣:

    黑瞎子你够了滚回家去!!!!

    回复
  • 难搞:

    难搞?待会为了证明他们很强,搞你信不信!

    回复
  • 水稻:

    人家天真才是主角好不。。。。你、、、、、、就是个打酱油的。。。。。。

    回复
  • 狐狸脸:

    你不早死了么

    回复
    • 吴老狗他哥他爸还有他爷:

      有俺仨久没???

      回复
  • 夏尔:

    靠,太帅了,黎族

    回复
    • 长手指:

      黎簇啊,大姐

      回复
      • 夏尔:

        靠,太帅了,黎簇

        回复
      • 夏尔:

        还有,老子是男的。请擦亮你的手指头,可爱的手指君

        回复
  • 长手指:

    我擦,那老头没看住你啊,快去撑船骗钱去!

    回复
  • 熊孩子:

    那当然,现在的小朋友,我都怕了。

    回复
  • 呜呼悲剧:

    嗯哪 天真为了这个局牺牲了这么多 到现在还生死未卜(求别出事)小朋友的配合太重要了!!!

    回复
  • 吐槽:

    如果你已经习惯性有了这样的思维方式,那么尽可能在自怜中快点死掉吧。这句话……黑的好彻底

    回复
  • 看着看着:

    同意同意,这样有有深度有层次的小说看起来才过瘾,不仅能提高逻辑思考能力而且还能学到东西

    回复
  • 可KKKKeeee115:

    我是00后,我后悔我没早一点知道《盗墓》我人格比鸭梨难搞多了,超无厘头

    回复
  • 驴蛋蛋:

    比誰最久沒出現?我是驴蛋蛋,和我比,解子揚算个屌啊

    回复
  • 霍仙姑:

    操!半截李,你也来啦,老九门差不多凑齐了啊,来开九门会议吧

    回复
  • 鬼吹灯:

    ,让我睡觉都中枪,熄灯后,一定有猛鬼找你

    回复
  • 无奈:

    叔,你都看这了想起吐槽盗笔不好了?所以你以前看的不亦乐乎时怎么不说话啊

    回复
  • 路过:

    这章黎族的心理描写太多了,看得好啰嗦

    回复
  • 某中学的熊孩子们:

    你是在说我们吗?

    回复
  • 难搞的孩子:

    中国应试教育培养了我们

    回复
  • 琉璃物:

    他和我差不多哈@_@

    回复
  • nabaibao:

    怪不得三苏分裂了 好吧,我承认我也快了

    回复
  • 悄悄 走,路 自深。。。:

    熊孩子、、、

    回复
  • :

    一个高中生就有这些想法,那长大了还了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