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黎簇的困惑

2013年5月4日 更新

“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吴老狗看着襁褓里的孙子,老泪纵横,浑浊的双眼,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个孩子未来的命运。吴邪一直以为,这里的‘无邪’,是爷爷想要他脱离宿命的一种期望。当他真正明白那‘无邪’的含意的时候,心中的寒意透彻骨髓,他在爷爷的墓碑之前绝望的哭号,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的无助和凄凉。】

安静,无尽的安静,安静到所有不该听到声音,都变得无比的清晰。

这些人都不说话的吗?黎簇闭着眼睛,心里默默的打量。和他简单的沟通了之后,这些人熄灭了自己的照明设备,在他的四周沉寂了下来,隐入昏暗。他听不到任何呼吸的声音,听不到心跳,听不到一丝一毫的躁动。

这些人就像机器一样可控。如果不是他明确的知道他们不会离开这里,黎簇都不知道这些人现在还在不在四周。

他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得到了处理,腐蚀的皮肤被消毒包扎,浓重的伤腿,被切开了好几个口子放血消肿,固定关节。上的药似乎有特效,疼痛被压制没有那么明显,所有的伤口都有一丝麻麻的暖意。

当一切达到最糟之后,事情就会开始变好。任何一点的恢复,都是极端的幸福。

他开始给自己定了一条准则,如果不知道一种行为的后果,就绝对不去实施这种行为。

年少轻狂的特征就是觉得自己能承担一切的后果,但是实际呢?年少轻狂的另一个特征就是很快发现自己什么都无法承受。

他放弃了自己内心的焦虑,让自己也跟着这些人一样静下来,一个人呆着是他为数不多的特长之一,他在昏暗的光线中变的越来越冷静。除了王盟,发呆这种事情他不会输给任何人。

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黎簇产生了一丝恍惚,突然从发呆中被拽回来,有一丝不适应的惯性。缓缓的,每个隐藏着人的角落,都有光线亮起。这些人修长的影子和四周盘根错节的藤蔓加上奇怪的磷光和灯光的组合。使得一切变得非常梦幻,这些人好像是北欧森林中忽然出现的精灵一般。

他们低声的对话,显然是有人回归通报了消息,他们使用一种听不懂的语言,黎簇无法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对话完之后,为首的那人来到了黎簇的边上,对他道:“你了解吴邪到底想做什么吗?他有没有透露过任何的信息?”

黎簇摇头,那个人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沉思了一会儿,用那种语言把所有人分成了三组,四散而去。接着黎簇也被背了起来,开始攀附着藤蔓快速运动。

黑衣人行动非常快,一路无话,他们经由各种管道,开始在这片建筑群中飞快的行进。

背起他的人非常强壮,速度丝毫没有被他的重量影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的管壁发生了变化,不再是水泥而变成了岩石。岩洞是四方形的,显然是人为修凿出来的。

顺着岩洞继续往里走,黎簇发现这里是一个挖掘性的矿坑,开始看到各种支撑的脚手架和铁轨小车,上面都是开凿下来的石块。

继续往前,这些石道变得无序而且混乱,开凿的形状也变得非常不规则。

显然这批人对于这块区域并不了解,经常也会走到死胡同但是他们从来不犹豫,看到路是死的,立即做好记号退出来。但是再往里走了很长一段,忽然出现了一个山洞。

山洞也是挖掘出来的,挖掘的方向是往下,山洞底部,已经比通道要低了十几米。像一个弹坑一样。

山洞之内全部都是钢架结构的脚手架,很多的钢锁吊着很多的篮子。在这些脚手架之间横亘着。

山洞的底部被挖得坑坑洼洼,有无数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小洞口,在山洞的底部密密麻麻的分布着,能看到有无数绳索吊入这些洞中。

他们下到洞底,到了那些小洞口的边缘,意识到这些都是一些垂直往下的小矿井。

其中有一个黑衣人说了一句:“如果这里是一个矿的话,这里是他们找到的矿脉。所以在这里集中开采。”

其中两个人拉了拉绳子,看绳子是否结实,发现绳子不结实之后,他们直接用脚攀住井口的两边,滑了下去。

其他人在这个洞的脚手架上,开始加固一些部件,检查脚手架的坚固程度,有人寻找最好的放哨位,有人开始休息。

黎簇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只是麻木的看着,但是他意识到自己暂时是安全的,这些人似乎要把自己带入到某个地方去。而且他们不知道路线。

接下来的六个小时时间,他看着这些人以极快的速度,探索下面的所有矿井,吴邪在睡梦中给了他一个建议,在不明情况之下,尽量少问问题。少和对方做任何的交流。所有的信息交流,从对方向你提出的问题中分析,首先了解对方知道什么,对方以为你知道什么,然后谨慎的回答。

但是黎簇看到时间流逝,而且他们不停地在这些矿井里上窜下跳,就有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他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在干嘛?”

那个黑衣人在闭目养神,听到了这个问题,睁了开来,忽然有点疑惑的看着黎簇。

“你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那个人一下坐了起来。

黎簇愣了一下,忽然觉得不对,刚想改口,黑衣人就来到他面前:“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黎簇窒息起来,立即开始管不住脸上的表情,对方看黎簇害怕的样子,更加的疑惑。黎簇结巴道:“我是说,你们效率太低了。到底在干嘛?就算是傻子都已经搞定了。”

对方看着黎簇的表情,露出了厌恶的表情:“那你告诉我,我们在干嘛?证明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黎簇为之语结,他张大嘴巴,心说我靠,这么快就出问题了。对方招呼了四周的另外几个人,都围了过来,用听不懂的语言不停的讨论。接着,为首的反手拔出了匕首。

他冷冷的看着黎簇:“你有点问题,小朋友,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你是不是没有向我们说实话?”

上一篇:
评论
  • ▼へ▼:

    ▼へ▼ 小朋友~~~

    回复
  • 黑瞎子:

    唉!小鬼果然都不靠谱,这么快就露馅了

    回复
  • 王盟:

    原来发呆是我的特长,老板,我有优点了。。

    回复
  • 一川烟雨:

    “除了王盟,
    发呆这种事情黎簇不会输给任何
    人。”那常常和天花板对话的小哥嘞?

    回复
    • 黎族:

      小哥是谁?我指的是认识的所有人当中

      回复
  • 筘筘:

    我终于知道小哥为什么总是发呆了,因为他们家族没有必要的话都没人说话

    回复
  • Sun:

    天真哭了??

    回复
  • 某只:

    无邪到底什么意思不知道,觉得离吴邪好远好远,只能看,说不到,帮不到。好难受,吴邪第五次哭了,好想抱他。(对不起,我是不是有点苏?)

    回复
  • 黎簇:

    他们到底在干嘛

    回复
  • 幽灵君:

    为难毛我总觉得结局会是,当一切结束的时候,无邪会扑到小哥怀里狂哭,小哥会默默抱紧无邪,瞎子和小花看到这场景对视一眼,然后瞎子扳过小花的脸吻下去。胖子则是在一边看着他们吐槽!我一直是抱着这种心态看沙海的,三叔你一定要给我个这样的结局!

    回复
  • 吴邪:

    难道我看错人了……

    回复
  • 吴邪:

    …………我不都建议你了么

    回复
  • 鸭梨:

    果然我不靠谱

    回复
  • 黑衣人:

    你死定了

    回复
  • 水稻:

    用那种语言把所有人分成了三组,四散而去。人分成三组,,,,怎么四散而去啊??????

    回复
    • 吐槽:

      ……四散而去是个成语吧亲!

      回复
  • 七夕分手:

    是我智商低还是怎么的?为毛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这天大的计划到底跟啥靠边啊?都是在自说自话啊!

    回复
  • 长手指:

    擦玻璃,擦到这了?!

    回复
  • 王萌萌:

    除了我,发呆这种事情鸭梨不会输给任何人……

    回复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吴老狗看着襁褓里的孙子,老泪纵横,浑浊的双眼,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个孩子未来的命运。吴邪一直以为,这里的‘无邪’,是爷爷想要他脱离宿命的一种期望。当他真正明白那‘无邪’的含意的时候,心中的寒意透彻骨髓,他在爷爷的墓碑之前绝望的哭号,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的无助和凄凉。】

    回复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就叫吴邪吧,取一个谐音,希望他无邪,干干净净的。”吴老狗看着襁褓里的孙子,老泪纵横,浑浊的双眼,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个孩子未来的命运。吴邪一直以为,这里的‘无邪’,是爷爷想要他脱离宿命的一种期望。当他真正明白那‘无邪’的含意的时候,心中的寒意透彻骨髓,他在爷爷的墓碑之前绝望的哭号,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的无助和凄凉。】

    回复
  • 汐黎:

    是黎簇(ㄘㄨˋ)喔……不是族……

    回复
  • 青铜门门卫室:

    那个黎什么的就是一熊孩子,不能对他期望太高

    回复
  • 十番队队长冬狮郎:

    是张起灵

    回复
  • _小粽:

    诶这里我记得我看过- -果然忘了看到哪里了……

    回复
    • 冥月:

      妈蛋 我也看过 前几张感觉没看过 这里一下子发现竟然看过了 我果然也记不清了

      回复
  • 2L_我们爱小哥:

    他不认识小哥好吧。。

    回复
  • 蝎子:

    发呆这种事情,小哥是无敌的

    回复
  • 静候灵归:

    吴邪 别这样 你的名字是可以让几万人为之哭为之笑的 你现在哭了 你要我们怎么办

    回复
    • 小山:

      她哭是因为自己啊。之前不是说了吗,他自己是可以被轻易抹杀掉的。证明什么,证明家族对他的态度和立场。他的出生都是带有目的性的。一旦没能发到家族的目的,他的人生就会被抹杀。之前三叔通过小蛇对他传达的信息也透漏了。三叔通过某种方式,使得吴邪有了别的意义,避免被家族抹杀或者利用的结局,所以才说是为了吴邪好。 三叔写书的逻辑真是够大的……

      回复
  • 可KKKKeeee115:

    小哥最强,但是鸭梨不知道小哥

    回复
  • 吴老狗:

    怎么可能,别傻了孩子,回家洗洗睡吧

    回复
  • 橘子:

    呵 呵

    回复
  • 桑梓:

    “除了王盟,发呆这种事情他不会输给任何人。”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小哥,小伙子

    回复
  • 呵呵:

    有这样的脑洞就自己写个同人填填就好,别要求作者跟着自己脑洞走嘛w

    回复
  • 小三爷加油啊:

    说得好!嗯不过不能怪鸭梨因为他不认识闷油瓶子啊

    回复
  • 观光客:

    和我想的一样

    回复
  • 颜浠酱:

    因为鸭梨不认识小哥吖

    回复
  • 。。。:

    和你想的一样咩~仰望45°

    回复
  • 我要真想像:

    他只能排第三了

    回复
  • 酱油:

    是和天空对聊吧

    回复
  • 酱油:

    大赞

    回复
  • 黑蝶:

    到底有多少人不知道黎簇的簇怎么读?什么叫黎族?啊?是簇(cu)!小学就教过了=_=

    回复
  • 冷君初笑:

    呃,【表情】我还是更喜欢小哥

    回复
  • 某银:

    他其实是在思考

    回复
  • 连l。:

    卧槽你连小哥都不知道?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