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2013年5月2日 更新

小花在之后给他寄来过一份文件,里面是关于黑瞎子的一些真实但是细琐的资料,吴邪在阅读的时候,感觉到一个人神性的缓慢消失,对于小花来说,他的人生中有一段缺失的不可揣摩的时间,永远在外人面前成迷,这种迷对于小花自己来说,都是难以解释的。

所以他得以保留神性,然而黑瞎子的一切,从完全未知到现在的可知,他身上的神性似乎在坍塌。了解和走近会带走一个人的魅力。

吴邪是那么认为的,他有些享受这个过程,一直到他发现了这份文件里隐藏的东西。

在大学的时候,吴邪被一个女孩子问过一个问题:“你为何不过自己的生日?”

吴邪不愿意过自己的生日,他当时觉得自己的人生不需要有刻度,生日就好像一个通知系统一样,一直在告诉他,即使你什么都不干,时间也不会在你身上做任何的停留。他当时回答是:“为什么要过生日?”

“因为一年中,生日只有一天啊!”那个女孩子觉得有些好笑。

吴邪回答她说:“一年中的任何一天,都是唯一的。”

这句话的哲理性当时连他自己都觉得吃惊,他觉得这句话不是自己说出来的,而是有另外一个人在通过他的嘴巴讲话。虽然这句话让吴邪得到了“装逼邪”的雅号,并且让他在女生中间成了一种奇怪的存在,但是如今他还是觉得,这句话道出了世界上一个让人忽视的真理。

不管是时间也罢,还是人也罢,单一的个体都有特殊性,人不会因为简单的被了解而失去什么,就如一年中任何普通的一天,普通的一秒,都是唯一而且不可替代的。

存在已经是足够牛逼的了,存在之外的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渣。

吴邪没有看完黑瞎子的资料,他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人非常的简单,简单到了,让人无法单纯的认可的地步。

骑在矮马上,吴邪不知不觉会想起很多,四周的雪山他太熟悉了,虽然这条路线他走的不多,但是每一次行走的印象都极为深刻。

马脖子上的铃铛,在每次走向陡坡的时候,都会剧烈的摇动,把他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回来。

但是,每次他抬头,看到远处天际的雪山越来越近,那些混乱,都会被强行抽离。

一路无话,等他走进墨脱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完全遗忘了山外的一切。

他在最后一个垭口暖了身体,喝饱了酥油茶,三天的时间已经到了。他仍旧没有得到北京和沙海里的进一步信息,他知道,不可能一切都那么顺利,阻碍和反击,应该已经到来了。

他得活下去,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所有的危险都会铺天盖地的朝他涌过来。

这一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围城之战,他无法在城市里打这场战役,因为干扰的因素太多,他一个人一对眼睛一对耳朵,在围剿中非常不利。

在这场战役没有完结的时候,自己不知道可以撑多少时间,但是,他不想在某个必胜客里被人拍一下肩膀,就再也醒不过来。在墨脱这个地方,是他唯一有信心称之为主场的地方。

进入墨脱的瞬间,他就已经在战场上了,理论上,如果对方是最快的反应速度,他到达墨脱的时间,正好是对方的最快拦截时间点。

他们只可能更快,吴邪想到了那只大切诺基车队,事实上,在路上超过他们的任何一辆车里,都有可能是他的敌人。

他躲在黑色的贴膜之后,但是终究逃不过下车之后……

他又想起了三叔的口信,他明白了三叔说的所有的意图之后,对于最后的那句话,有着电击一般的领悟。

三叔做的所有的事情,他全部都理解了意义,这好像是多米诺骨牌中的无数组块,或者说素材。

三叔为所有的一切,都准备了素材,这些原材料分布在所有意想不到的地方,等待着发挥作用。

这和当年的地下工作的思路非常相似,我们不知道哪个人最终会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但是我们并不在意,我只是四处埋下那些原材料,没有任何逻辑,犹如五子棋盘上先30手的布局,杂乱而没有目的。

但是机会会在事情混乱到对手都应接不暇的时候出现。

他自己在墨脱下的毫无意义的乱棋,是吴邪内心最清晰的,他也唯独在这里,觉得自己可能还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他在当天的午夜回到了喇嘛庙里,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喇嘛准备好了点心,他没有吃,而是爬上了房梁,离开时候放在上面的酒还在。

他爬下来,喝了一口,藏入怀里,出门开始往雪山里面走去。

他什么都没有携带,没有任何专业的设备,没有保暖的衣服,径直走向雪山。两天时间,他只有这瓶酒可以维生。

他感觉到四周似乎有人,在雪中踏步的时候,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然而四周什么都没有,悬崖边能听到风口的呼啸声,但是仅此而已。

吴邪有一刻觉得是否自己把对方的能力神化了,即使能够操作非常细小的细节,但是也未必可以在这样野蛮的斗智中完美的跟盘。

此刻,也许他们已经被拉上几条街了都说不定,也许他们仍旧不知道,自己已经到达墨脱了。也许他们现在正在川藏线上被泥石流堵着呢。

他思考着,忽然背后有了什么动静,瞬间他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匕首从他脖子切过,滚烫的血一下冲上了喉管。

他被推倒在地,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羽绒衣的人,只有一个人。他没有看到过他,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自己设了这么大的一个计划,对方只派了一个人,轻描淡写的来干掉自己吗?

吴邪开破的喉管里不停的涌出血来,割喉的年轻人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是要确认自己的死亡。

吴邪捂着自己的脖子,往后爬了几步,用尽最后的力气站起来,向后翻入悬崖。

评论
  • 闷油瓶:

    吴邪,你不要死,你还要带我回家。。。

    回复
  • 吴邪:

    三胖子!!!你他娘的题目是什么意思啊?!!!就算我想小哥了,你也不用写出来啊!!!

    回复
  • 胖子:

    天真, 你这是要闹哪样啊??三叔你怎么能把我天真写死呢

    回复
  • 穿着白色羽绒衣的人:

    天真,你是我的。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回复
  • 一川烟雨:

    吴邪要死了?!

    回复
  • 闷油瓶:

    天真死不了,小哥我来救你了

    回复
  • LOVE闷油瓶:

    小花很可能不是好鸟

    回复
  • 咳咳:

    这次标题..

    回复
  • Sun:

    天真不会死的,他可是男主角

    回复
  • 黎簇:

    主角光环已经移交到我身上了

    回复
  • 筘筘:

    无邪翻到悬崖下了?狗血的电视剧情节即将上演,小哥提前出青铜门刚好碰到了受伤的吴邪

    回复
  • 吴邪:

    我死了吗?我死了吗?

    回复
  • 围观:

    。。。看这标题就知道这信息量果然不是一般的大。。。结果。。。还真是。。。泥煤天真你不要死啊QAQ!!!三叔你闹哪样。。。

    回复
  • 我操:

    装逼邪你别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痴汉们会疯的!!!!!!!!!!!!QAQ

    回复
  • 黑瞎子:

    所以就爆料到一半 算是帮我藏老底?

    回复
  • 继续围观:

    被割喉还不死,只能证明那人不是真的要杀他。。。

    回复
  • 王盟:

    老板,别了……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当替死鬼了……

    回复
  • 茫然的某只:

    这标题…是摆明了瓶邪么……这信息量!
    吴邪不会死的是不是?他是倒霉了点,但是不会死!

    回复
  • 伤心:

    闷油瓶难道真的喜欢男人,伤心

    回复
  • 某只: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能理解,天真都要死掉了计划怎么继续?胖子他们到底死没死不是有藏人么?难道是天真到悬崖下面发现了小哥???

    回复
  • 打酱油滴:

    三叔同志要封笔,可是千年巨坑填不上…所以…让无邪挂了一了百了?

    回复
  • 你大爷:

    卧槽小三爷你丫不能死!!!!

    回复
  • 血:

    我怎么跑出来了

    回复
  • 三叔:

    终于还是挂了!我要去医院了!

    回复
  • 菡姬:

    这章的标题好生文艺。。

    回复
  • 小三爷的心声:

    三叔要不要这么露骨直接把我喊在标题上!

    回复
  • 闷油瓶:

    终于我要出场了

    回复
  • 闷油瓶:

    今天咋不更新

    回复
  • 预测?:

    我押五毛小三爷要么能自救要么是小哥之外的人救←_← 孩子们都忘了小三爷是在墨脱而不是长白山吗QUQ

    回复
    • 筘筘:

      小哥从青铜门出来都是在脱墨,都会经过山上的喇嘛庙

      回复
  • 我是一只小禁婆:

    不……小天真……我的初恋……三胖子乃是想做甚么……

    回复
  • fuck:

    怎麼才一章!還那麽多廢話!除了標題沒看頭啊!

    回复
  • 无邪:

    三叔这下来狠的了,看来小哥要发飙。计划开始正式开始!

    回复
  • 瓶邪:

    我们终于合体了!!!

    回复
  • 瓶邪:

    我们终于要合体了!!

    回复
  • 小哥:

    吴邪,,,我在下面接着你呢

    回复
  • 观众:

    千年巨坑,坑啊坑,,,

    回复
  • 咦:

    该不会三叔忘了闷油瓶是在长白山 以为在墨脱 要让他去救天真了

    回复
  • 解说员:

    观看了众多前辈的攻略视频后并总结出心得后,不是最牛逼却是最有可能推倒BOSS的吴邪选手,终于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翻!

    回复
  • 蕥露:

    吳邪不能死~~~死了就沒戲唱了ㄚ~~~~!!!

    回复
  • 吴邪:

    小爷我虽然是。。。弱了那么。。。一丁点。。。可是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挂掉好嘛= =

    回复
  • 小哥:

    吴邪……不要死……

    回复
  • 酒:

    别把我洒啦,好不容易出次镜,我容易麽我!

    回复
  • 某只:

    小花小花召唤小花 把这个人直接打死 算你的

    回复
  • 路过:

    天真翻下悬崖之后再也没有小哥来救他了……不要死……

    回复
  • 王萌萌:

    我终于可以救美一回哈哈哈哈哈 老板 你终于属于我了哈哈哈

    回复
  • 这是一个神奇:

    从题目不难看出。此文的作者终于被读者引导了

    回复
  • 解语花:

    敢割小邪的喉,直接打死算我的!

    回复
  • 吴邪:

    爷有那么好死吗!?

    回复
  • 重读:

    割吴邪的可能是小花,按照之前的计划

    回复
  • 装逼邪:

    大家好

    回复
  • 瓶邪党:

    看到标题小心肝就碰碰直跳 三叔 别为难这对小情侣了

    回复
  • 柯南:

    还以为三胖子终于弄个有文采的题目,一查才知道是温庭筠的,这么伤感情

    回复
  • 张起灵:

    吴邪,我回来了,等着我。

    回复
  • 阿诺:

    还没把伤心的心情收起来呢,一看这标题瞬间鸡冻

    回复
  • 黛黛: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小哥,我想你!!!

    回复
  • 张栋华:

    交你M!

    回复
    • 夏尔:

      黎族也算是个好孩子,如果你是黎族你还会骂你自己?切

      回复
  • 张栋华:

    小哥,你该出场了!

    回复
  • 黑白:

    …………那你也不能这么凶残的干掉我的小天真啊

    回复
  • 吴海燕:

    入骨相思也没用,小哥根本不知道。

    回复
  • 黑眼镜铁杆粉丝:

    还没看正文呢,一打开看到这个标题,不由浮想联翩啊。。。。。。

    回复
  • 泪奔。。。:

    好像现在黎簇变成了男主角

    回复
  • 夏尔:

    了解和走近会带走一个人的魅力。所以一定要你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更好的维持这份神秘的魅力。

    回复
  • 夏尔:

    我操,你也装逼。近代人类的语言越来越有意思了。

    回复
    • 夏尔傻逼:

      你这傻逼

      回复
      • 夏尔:

        我的傻逼居然说话了。。。,

        回复
  • 张起灵:

    这特么不是卿酒酒里的么

    回复
    • 酒仙:

      …哈?

      回复
    • 夕颜媞玉:

      姑娘,这是十三月里的,

      回复
      • 天真的瓶子:

        表示看到这里,不自觉的激动了,为瓶邪,为华胥引啊。

        回复
    • 卿酒酒:

      不是我这里的

      回复
  • 旁观者:

    这章的标题太深情啦…此章后吴邪与小哥都生死不明了

    回复
  • 旁观者:

    扯….

    回复
  • nekotyan:

    小哥酷爱来救吴邪!!!

    回复
  • 花褪残红: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瓶邪实在太感人了。

    回复
  • 黑金古刀:

    带上我去救你的天真!

    回复
  • 装逼邪~:

    = =楼上的关注点都好……只有我一个人看见装逼邪笑了么= =

    回复
  • 米蓝灵铛:

    我想说的是,这题目与这篇的内容有什么联系啊….

    回复
  • 二傻:

    那个人是谁捏?

    回复
  • W丶仙後-彡在中饭: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官配呀~~~吴邪坠下崖的那一刻,会不会想起多年以前从30米高的悬崖上跳下来,只因听到自己求救声的那个人?爱一个人的极致,莫过于,他走之后,活成了他的样子。故事到这里我已无话可说了,只能小心翼翼的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结局。

    回复
  • 幕后:

    我还是喜欢天真,不看好黎簇。

    回复
  • 看着看着:

    额 精彩啊! 我不是说天真被割喉精彩,而是整个故事都很精彩!天真加油!

    回复
  • 呃:

    天真啊,你怎么说滚就滚下去了呢。。。

    回复
  • 夕颜媞玉:

    玲珑骰子安红豆,相思入骨,小哥,天真爱你爱得这么深….

    回复
  • 高深莫测的妖异表情:

    他被割喉了,他不会死的,对吗

    回复
  • 高小楼:

    为什么这个标题和内容没有一点关系,谁来解释一下?

    回复
  • 张小邪:

    麻麻你没事吧QAQ<别为我为什么是麻麻

    回复
  • 张小邪:

    装逼邪大人您没挂吧?qwq

    回复
  • 狐狸脸:

    看见题目,我笑而不语……

    回复
  • 得到:

    “他被推倒在地 ”浮想联翩

    回复
  • 杨晨与:

    无邪 死了???

    回复
  • Byone_:

    ····我操

    回复
  • 张起灵:

    看到这里,我只想说伏笔太长了,我完全不知道里面人物所做事情的目的。

    回复
  • 张起灵:

    还有,三叔到底是死了还是怎么了。

    回复
  • 小鸡巴:

    我我我

    回复
  • 老鸡巴:

    草草草

    回复
  • 没鸡巴:

    我了个去

    回复
  • 小三爷:

    我捂着喉咙掉下去的那一刻想的是我没办法再说话了,墨脱的天空依空旷依旧,像长白山上一样。只是这次,不会有人跳下三十米的悬崖拉起我,我问他为什么来,他说他听见了我的声音。

    回复
    • 齐晴:

      顶!!!

      回复
  • :

    劳纸昨晚看到吴邪被割喉,掉崖,一晚上睡不着,做梦都在咬三胖子。

    回复
    • 齐晴:

      呵呵

      回复
    • 三胖子:

      你牙口不错

      回复
  • 齐晴:

    不可能,不许诬赖小花

    回复
  • 齐晴:

    操,打死王八邱算我的就算了,这随便打死个人都算我的,你丫我是替罪神么

    回复
  • 黑瞎子:

    啥都算你的,你丫你是替罪神么,你个败家媳妇儿

    回复
  • 齐晴:

    what???!!!不可能!!!小花不会伤害吴邪的!!!

    回复
  • 齐晴: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说吧三叔,你扣了多久才扣出来这么个文艺的标题

    回复
  • 吴老狗:

    “一年中的任何一天,都是唯一的”你个憨娃,活该你这么大了都没交到女朋友

    回复
  • LiMeng:

    天真!表死啊!瓶瓶还等着你啊!你们相爱相杀了木?

    回复
  • 不知所为,真想:

    装B邪。一定不会死, 但天真的声音不见了,只留沙哑的机器人的声音,作者让读者,把友情,变为基情,惨

    回复
  • 吾王张起灵: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吴邪:我捂着脖子,翻下悬崖,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一个没有意义的决定。只是忽然间想起来,似乎很久以前,自己也是这么狼狈的摔下去一次过,那个时候,有一个人,跳下来救了我。我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感动。也许是觉得那个人还会出现,然后抓住我的手,带我逃出困境。所以下意识的翻了下去……墨脱的天空很美,美到即使是现在,我还是想好好去看一眼。……然而再美,我却始终觉得没有长白那片缠绵的蓝色让人觉得心安。颈部尖锐的痛楚以及喷薄而出的滚烫鲜血,还是把我拉回现实。我突然意识到,不会了……不会再有人跳下悬崖,付出断手的代价,只为了救自己。……我只觉得胸口很痛,比脖子的疼要尖锐万倍,痛的我快要不能呼吸。……是,是心痛……原来我的心,还是会痛的。我想笑,可眼泪就那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甚至有些不太真实,我没有想到久违的泪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流出来的,是在我满脑子都是张起灵的时候流出来的……不会有人再来把我从黑暗中拉出来了,不会了……我的身边,能依靠的人,一个,一个的离我远去,是我亲手,推远了他们……然后,是混沌,无止境的混沌…… By:心儿

    回复
  • 1922977904:

    玲珑暗指七窍玲玲心,色子安红豆喻相思

    回复
  • 不相信:

    如此轻描淡写??!

    回复
  • 瓶邪可逆不可拆:

    吴小佛爷生死不明,张起灵在地球黑暗一角守毛的门啊!

    回复
  • 瓶邪:

    不要!!!!谁谁谁??!!!动我们的小天真,我跟你拼命!!!!!!!!!

    回复
  • 小天真真爱:

    话说这个标题,这个内容,盗八的那一幕……脑补停不下来!!

    回复
  • 虞涵灬轩蝶:

    这标题……

    回复
  • 无邪:

    小哥,你什么时候才出现?我好想你。

    回复
  • 求安ing:

    一看到标题立马就来看评论了,正文都没看!我就知道!这个标题你们一定会吐槽的!

    回复
  • 涂写丹青:

    杀青的忒突然了

    回复
  • 啊言儿爷:

    不可能,不许诬赖小花

    回复
  • 兔小跳:

    艾玛,看到标题连内容都来不及看就来评论了,说的是小哥和天真吧?肯定是!是吧?肯定是!是吧?肯定是!

    回复
  • 哈气取暖的冬日:

    哎,无邪自然是那个没人保护就会翘辫子的蠢天真!居然被封喉了。。。

    回复
  • 豆花米秀饼-June: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回复
  • cumshit:

    他思考着,忽然背后有了什么动静,瞬间他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巴,匕首从他脖子切过,滚烫的血一下冲上了喉管。他被推倒在地,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白色羽绒衣的人,只有一个人。他没有看到过他,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自己设了这么大的一个计划,对方只派了一个人,轻描淡写的来干掉自己吗?吴邪开破的喉管里不停的涌出血来,割喉的年轻人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表情。他是要确认自己的死亡。吴邪捂着自己的脖子,往后爬了几步,用尽最后的力气站起来,向后翻入悬崖。

    回复
  • cumshit: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吴邪:我捂着脖子,翻下悬崖,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一个没有意义的决定。只是忽然间想起来,似乎很久以前,自己也是这么狼狈的摔下去一次过,那个时候,有一个人,跳下来救了我。我好像还有那么一点感动。也许是觉得那个人还会出现,然后抓住我的手,带我逃出困境。所以下意识的翻了下去……墨脱的天空很美,美到即使是现在,我还是想好好去看一眼。……然而再美,我却始终觉得没有长白那片缠绵的蓝色让人觉得心安。颈部尖锐的痛楚以及喷薄而出的滚烫鲜血,还是把我拉回现实。我突然意识到,不会了……不会再有人跳下悬崖,付出断手的代价,只为了救自己。……我只觉得胸口很痛,比脖子的疼要尖锐万倍,痛的我快要不能呼吸。……是,是心痛……原来我的心,还是会痛的。我想笑,可眼泪就那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甚至有些不太真实,我没有想到久违的泪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流出来的,是在我满脑子都是张起灵的时候流出来的……不会有人再来把我从黑暗中拉出来了,不会了……我的身边,能依靠的人,一个,一个的离我远去,是我亲手,推远了他们……然后,是混沌,无止境的混沌……By:心儿

    回复
  • 民间艺人:

    相思是指小花和秀秀,无邪和小哥嘛~

    回复
  • 小三爷~:

    小哥咱俩用忘年交…或者…老少恋…都不够形容啊….

    回复
  • 天真无邪:

    这一定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围城之战,他无法在城市里打这场战役,因为干扰的因素太多,他一个人一对眼睛一对耳朵,在围剿中非常不利。不对啊,还有胖子他们呢!!

    回复
  • 吴邪我的:

    邪帝……哭瞎

    回复
  • cumshit:

    ???????????

    回复
  • 围观的:

    小哥快去救装逼邪!!!

    回复
  • 你会知道真相:

    也许这是不是真吴邪 被杀的“吴邪”也许就是真吴邪计划中的一部分

    回复
  • 兔子梳子:

    瓶邪瓶邪

    回复
  • cyg3003:

    我在藏海花那个网站上看的同一章节内容不同……那一张最后是吴邪抽着烟幻觉中看到了小哥,被烟呛着笑了起来,明白了一个东西←_←。

    回复
  • cyg3003:

    噗,是我记错了,表理我……

    回复
  • only吴邪:

    没话说= =

    回复
  • 唯爱陈晓:

    他说:你能想像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他说: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他消失了,他消失了十年;他发现了,他等了他十年。拾起曾经的过往,忆出当年的模样,十载春夏以成殤,年轮流转几时忘,★且等君临天下苍,候一曲葬歌飞扬,灵犀一笑千年狂,归来之日麒麟相。ζ拾忆十年★且候灵归(家暖,进来陪我们一起等张起灵回来吧?关键你是稻米不做假,别看几集周播剧就进来装逼。进来说话不然你是死人来干嘛?进来别内讧除非你活腻了,不要宣群,禁止广告。)新人进群群主送明信片***:247854926***:247854926***:247854926切记:247854926快戳:247854926

    回复
  • 郁恩琪:

    看评论我也是醉了

    回复
  • 天真如吴邪:

    真的没人注意这是长白山吗,意思就是前方有小哥啊

    回复
    • (;゚Д゚)!:

      这是墨脱,西藏啊,和长白山离了好远好远啊

      回复
  • 宫丶心美人:

    吴邪!!!!!!!!!!!!!!!!!!!!!!!!!!!!!!!!!!!!!!!!!!!!!即使知道你不会死,可也是会痛的啊!

    回复
  • 峰♚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禁婆你真逗

    回复
  • nabaibao:

    这一定是计划的关键

    回复
  • 小哥:

    [抓狂]

    回复
  • 小七: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官配呀~~~吴邪坠下崖的那一刻,会不会想起多年以前从30米高的悬崖上跳下来,只因听到自己求救声的那个人?爱一个人的极致,莫过于,他走之后,活成了他的样子。故事到这里我已无话可说了,只能小心翼翼的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结局。

    回复
  • 小黑金:

    小哥快拿上我救天真去,,,

    回复
  • 名字(必填):

    去你妈的

    回复
  • 瓶邪:

    三叔承认了 这标题说没有基情?谁信啊!!!!!!

    回复
  • 言情:

    写到这里 谁还说三叔不会写言情呢 。。。。。。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