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虚惊一场

2013年4月28日 更新

这些恨意是来自于哪里?

吴邪长长的叹口了气,如果他事先知道,那些蛇看到的东西,会连同这种仇恨一起传承给自己,他也许就不会那么激进的想去获得那些信息。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些甚至不是自己的仇恨,没有缘由的其他人的仇恨,侵入了自己的体内,找不到根源,只是浓烈到自己无法控制得双眼血红。

他有些时候甚至不知道,这种仇恨指向的复仇对象是否是错误的?

自己是否真的那么恨那些藏在迷雾中的人,还是说,这么几代人所经历的痛苦,全部凝聚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他深呼吸,把那种躁动和内心恶魔般的想象压制下去,他想起了注射那些液体之前,黑瞎子和他的对话。

“头部红黑色鳞片下的器官,就是储存费洛蒙的器官,亚种则是在头部的鸡冠部分,切下这些部分,提纯之后,注射到你鼻子的中间部分,可以让信息传递得更加清晰。”黑眼镜说道:“非常疼,有大量的费洛蒙信息是没有意义的。你在意识中断之后,可能有几年时间都感觉自己是一条蛇。”

“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吴邪问他。

黑眼镜穿着白大褂,对吴邪的鼻子进行消毒,“不会,不过,为了能让你感受得更加清晰,我会对你的鼻子做一个小手术。你会丧失嗅觉,我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失去嗅觉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没有相似的经验,不过在公厕打架会比别人更加冷静吧。”黑瞎子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你觉得,为什么我可以接受这些信息,难道我的祖先是蛇吗?”

“炎黄的神话里,所有人的祖先都是蛇。”黑眼镜道:“女娲不是蛇吗?我们都是蛇生出来的,盘古是从一个蛋里出生的,人在最初的神话里,很多都是卵生的。所以,你的祖先真的有可能是蛇,人类在生物进化上,也是由爬行动物到哺乳动物的过程,也就是说,如果文明是衔接的,在我们之前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个爬行动物的文明,他们的历史很可能和我们的神话相接,而他们的很多历史,会变成我们的神话史。”

“很惊悚的理论。”吴邪道:“那从其他方面,你是否有眉目,我为什么能接受到这种信息?”

“我觉得你接受费洛蒙信息之后,自然会知道,到时候你可以告诉我。”

“那我没有其他选择了。”吴邪闭上了眼睛。

黑眼镜取出手术刀,这是个地下的临时诊所,平时是用来割双眼皮的,这次的手术,恐怕是这里会进行的最大的手术了。

“我会翻起你的上嘴唇,从牙龈的根部下刀,然后翻起你的面皮,暴露你的鼻腔。然后把费洛蒙……”

“拜托,我不想知道这些。”吴邪道。

“老板!”王盟的叫声打破了吴邪的沉思。

他坐直了身体,看到王盟有些紧张。一直不停的盯着后视镜看。

吴邪点起一只烟,摇下窗户,看到了后面跟着四五辆大切诺基。又看了看前面,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大切诺基的车队的中段了。

“怎么开的车?”他皱起眉头骂王盟。

“突然就上来包抄了我们。”

“在这种山路上包抄一辆车是很困难的,你现在才叫我,说明你开车时候走神走哪儿都不知道了。”吴邪几口把烟抽完,看了看GPS,“下一个急转什么时候?”

“一公里多一点。”

“180码,背上包,打开天窗。”

“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王盟道。

“要让其他人看到我们是在用何种态度和他们PK。”吴邪道。

当他把别人的性命放到天平上,放弃自己绝对不牵涉到任何的信念之后,他对自己的行为,也格外的出格起来。

他能理解潘子的自我毁灭倾向,他想惩罚自己,惩罚那个之前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好,现在却可以在手上掂量别人生命分量的人。

他成为了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而且更厌恶的是,必须成为很长一段时间。

切割那些尸体,将这些东西寄给一个无辜的中学生。

把费洛蒙注射入苏万的那瓶酒里,缓慢散发的费洛蒙在那种蛇的激发下,会传达一段错误的场景。

黎簇没有死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在那些人的控制当中了,黎簇自己以为他知道了一切,知道了自己的目的,一旦对方开始询问,源源不断的错误信息,会传到这片迷雾中所有的耳朵里。

而作为现在唯一个可以阅读费洛蒙的人,那条蛇带出来的关键信息——他们为了抢走这条信息,才让吴邪发现了痕迹——并急切渴望知道的,蛇沼之中的关键信息,一定将由黎簇读取。

没有人知道,自己下一步计划的所有细节,全部都在那条蛇的气味中,缓慢的传达给黎簇。

等黎簇再次睁开眼睛,第一步的所有计划,将会立即归零。

所有牺牲的价值,将在这个“0”之后体现。

车队慢慢一辆一辆超过他们,离他们而去。看来是虚惊一场。

即使吴邪已经想到了自己可能的各种计划,都无法避免自己与他们的有一次正面交锋。但是车缓缓开走之后,他还是松了口气。

预见到,但是自己根本不愿意经历。

王盟开始开得飞快,吴邪又点起一支烟,让他慢下来。

王盟缓缓降速度,满头都是冷汗:“我想辞职行吗?”

“送我到地方再说。”吴邪吐了口烟,脱掉了自己背的背包。关上了天窗。然后翻开了一只空白的手机。

没有任何的短信。他合上了手机,压抑了一下内心的焦虑。

他刚才忽然想到,如果自己这边一路都顺利,那也证明着,另一边的苦战已经到了不可形容的程度。

北京北京。最毫无意义,但是却必须的牺牲,压在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几个人身上。

你们还活着吗?

手上的疤痕又开始疼痛起来,即使已经完全是疤痕了,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当时割下的那种痛苦。

评论
  • 吴邪:

    王萌你这小子现在想退缩,迟了!我想放你,别人呢

    回复
  • 筘筘:

    潘子看到小三爷这样肯定很心痛,但会欣慰他成长了

    回复
  • 筘筘:

    吴邪越来越有胖子的冷幽默了

    回复
  • 胖子:

    怎么还没到胖爷我出场?蛋都快浮出来了

    回复
  • 吴邪:

    你得关紧裤裆了,免得你的小鸟飞走了

    回复
  • 黑眼镜:

    掀起你的脸皮来~~~

    回复
  • 读者:

    话说,南派三叔越来越深奥了

    回复
  • 咦:

    要决战了 还早吧 扑朔迷离

    回复
  • ????:

    今天就一章么?

    回复
  • 黑眼鏡:

    讓我來看看你的…

    回复
  • 小哥:

    无邪,你毁容了吗??!

    回复
  • 车队:

    我们在转弯处等着你

    回复
  • 黑眼镜:

    其实我有博士学位

    回复
    • 0 0:

      还是医学博士

      回复
  • 伤疤:

    怪我喽?

    回复
  • 黑眼镜:

    地下诊所.avi

    回复
  • 柯南:

    感觉无邪又成为主角了

    回复
    • 水稻:

      吴邪一直都是主角好不。。。。。。

      回复
      • じ夜ぷ未完待续:

        沙海里,吴邪只算一个很重要的配角,主角被一个笨蛋抢了

        回复
  • 吴邪你爸爸:

    哈哈

    回复
  • xx:

    黑客帝国吗这是

    回复
  • 黑眼镜最酷了:

    “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 黑眼镜心说:其实你不看青蛙就没人知道

    回复
  • _许不移:

    突然想起三叔微博说的,如果让小哥和天真反目。。天真要清醒啊坚持住

    回复
  • 查牌照的:

    什么时候又跳到怪医黑杰克去了= =

    回复
  • 夏尔:

    他能理解潘子的自我毁灭倾向,他想惩罚自己,惩罚那个之前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好,现在却可以在手上掂量别人生命分量的人。

    回复
  • 夏尔:

    也有搞笑天分

    回复
  • 霍秀秀:

    大家已经把我遗忘了【扶额】果然我只是一个NPC么!!

    回复
  • W:

    疤痕。。这么说蓝袍藏族人手臂上的凤凰纹身是吴邪移植给他的?

    回复
  • 丿及殇-但过不提丨:

    承受不了=-=等我忙完再来看吧。

    回复
  • 解海棠:

    “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天真你又调皮了

    回复
  • 想你的夜:

    什么时候天真也会变得不再无邪,他会成长,但令人心疼。

    回复
  • Iris_翻身农奴要吃肉:

    无邪是汪家人???!!惊悚……三叔别玩我们了- –

    回复
  • zzq:

    无邪手上的伤疤?看来那凤凰纹身是无邪的啊!

    回复
  • 释堇:

    成为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天真你最后还会回来的对吧!

    回复
    • 刘雪晴:

      会的,一定

      回复
    • 天真不再:

      怎么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

      回复
  • 闷油瓶子:

    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回复
  • 小哥:

    我的小天真~~

    回复
  • llaaa:

    看的好心疼,而且越来越看不懂了,三叔你这是闹哪样。

    回复
  • 粗心:

    看着天真这样好心疼AQAQ

    回复
  • 吴邪迷:

    北京北京。最毫无意义,但是却必须的牺牲,压在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几个人身上。

    回复
  • 伤疤:

    好心疼天真呀

    回复
  • 等待:

    看到黑眼镜说的那段怎么取得记忆的方法我想到了三苏的微信短篇中黑瞎子第一次见到小哥时,小哥在古墓里就这么干过,原来,曾经的小哥用过这种方法来取得记忆么

    回复
  • 栗梓孟:

    越来越虐心了..无邪..不再天真了么?

    回复
  • 天真无邪:

    “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吴邪问他。黑眼镜穿着白大褂,对吴邪的鼻子进行消毒,“不会,不过,为了能让你感受得更加清晰,我会对你的鼻子做一个小手术。你会丧失嗅觉,我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失去嗅觉会有什么后果吗?”“我没有相似的经验,不过在公厕打架会比别人更加冷静吧。”黑瞎子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你觉得,为什么我可以接受这些信息,难道我的祖先是蛇吗?”还是喜欢这个无邪。。

    回复
  • 瓶邪王道:

    手上的疤痕,是我那17刀的疤痕,不是移植的凤凰纹身。吴邪怎么可能是汪家人,别吓我

    回复
  • 勿忘不念:

    真的很心疼,看着他一步步长大,看着他不再天真依旧

    回复
  • 天真:

    “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吴邪问他 …………好可爱

    回复
  • 叫我校花:

    这两章看吴邪的吐槽,看吴邪的心境变化,看吴邪的布局,就像看了五家三代人一步一步的变化,感觉这才是吴邪,内个奸商属性和天真属性的结合的吴邪,不过真的感觉沧桑了很多,不过还是我爱的吴邪,吴邪坚持住,在小哥没回来之前,我们在帮他看着你

    回复
  • 叫我校花:

    这两章看吴邪的吐槽,看吴邪的心境变化,看吴邪的布局,就像看了五家三代人一步一步的变化,感觉这才是吴邪,内个奸商属性和天真属性的结合的吴邪,不过真的感觉沧桑了很多,不过还是我爱的吴邪,吴邪坚持住,在小哥没回来之前,我们在帮他看着你

    回复
  • 星冰乐的杯子:

    真心想哭

    回复
  • 小哥:

    天真仿佛活了几千年了

    回复
  • 铁三角什么的..:

    其实吴邪还是原来的吴邪,但又不是原来的吴邪了。有人懂吗?

    回复
  • 黑瞎子:

    果然这样的吴邪最好了……心疼

    回复
  • nabaibao:

    无邪急用黎簇的读取蛇的信息的能力,利用他把错误的信息暴露给对方进行反间

    回复
  • 陈旭:

    17道疤,是‘’张起灵‘’的笔画

    回复
  • 唯琳:

    心疼

    回复
  • 酸溜啊:

    切割尸体难道是天真他们干的吗!

    回复
  • 零汐一:

    是越来越疯了

    回复
  • 瓶邪:

    唉,“起灵”正好十七笔!!!(我好像想歪了嘻嘻)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