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反击

2013年4月20日 更新

“你真的愿意承受吗?”

“我没有选择。”

“你有选择,你只是看不到而已。”

“那即是没有选择。”

“长叹”

“那你会告诉他这一切吗?”

“不会。”

“那你会告诉他什么呢?”

“我会告诉他,他只是一个病人,现在开始,他可以休息了。”

“他们不会让你说出这些话的。”

“我不允许他们不让。”

吴邪睁开眼睛,汽车还在高速公路上,他摇了摇头,刚才睡得太浅了,头有一些痛。

脑子里的张海客还在不停的说话,烦死了。

你不就在害怕吗?害怕规律被打破之后无穷无尽的变化,关我屁事。这个世界上最初没有你们,你们不是必须存在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还不如我的头发让我自己心疼。

他摸了摸头。

狗日的,老子的秀发啊,这个年纪,剃了还不知道能不能长出来。

他想起了楚哥,叹了口气,自己绝对不能变成那样。

他闭上眼睛,慢慢的,又开始沉睡下去。他听到了胖子的声音。

“没有人希望你变成这样,很多事情又不是回不去了,你怕什么?”

“然后呢?”

“然后?”

“我就这样呆在这里,王盟看着天花板,我看着门口?四周的一切都在变化,而我对着这些变化傻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命运再给我来一次突袭。”吴邪在胖子面前把烟掐掉,“而那个时候,你们早就一个一个离开我了,留我自己傻呵呵的面对那些拳头。”

胖子叹了口气,“你这样想也对。”

他又一次惊醒,发现是电话响了。揉了揉眉心,他看了看屏幕。

是罚款通知,扣了18分,胖子是怎么开车的。

不过也证明那边已经很激烈了,胖子的套牌车的车牌联通着这只手机,车牌的主人和手机的名字都和他完全没有关系。当时的约定,如果成功进行了第一步,胖子会闯个红灯以告知。

看来是非常成功了,连闯了三个。

到现在为止,一切还顺利,那是因为自己迷雾弹和突袭的速度非常快,对方猝不及防。

对方的反击很快到来的,决绝的,瞬间抹掉一切,让一切恢复正轨的反击。

拜托了,他想着黎簇的样子,老天总要站在自己这边一次吧。

苏万一边掂量那块石头,一边问黎簇道:“那个人,说的梦的内容是片段式的,还是连续的?”

黎簇非常奇怪:“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他看了苏万脸上的白色粉末,心说你是从哪儿搞到这些粉的那么多,其他人呢?但是他问不出口,一股强烈的压制欲,让他连这个念头都提不起来。这个问题他很想问,只要一想这个问题,就有其他想法强制性涌起来。

苏万好像也完全不想说这个事情,反而对于他的石头和说的梦有兴趣。

苏万说道:“这是很关键的,你没有看过很多国外的片子吗?有些时候连贯的梦都是由片段组成的,如果你对于梦的片段理解不透彻的话,很可能最后梦的意识和你自己的意识是完全相反的。”

黎簇听不懂:“你肯定是好莱坞大片看多了,别把事情想得这么复杂。”

“是的,不要想那么复杂。”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两个人都一愣,刚才那个人又出现在了他们的对面。苏万吓了一跳,差点摔倒。

但是几乎是瞬间,苏万就坐了起来,他刚才的惊吓和突兀感一下就消失了,他内心有些奇怪,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但是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好奇,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

他奇怪自己的理所当然,同时又觉得这种奇怪也是无意义的。

一边的黎簇也一样,他又觉得头脑有一些混沌起来,他几乎立即就忘记了苏万的出现,觉得刚才的谈话完全没有被打断,他问那人道:“你说你梦里面梦到我们几个人陪你一起进洞穴里了?”

对方说道:“对,其实这个小伙子说得很有道理,其实我的梦是片段式的。你们陪我进去,其实这个洞穴并不深,如果从这边进去,估计也就只有十到二十五分钟,我们就能到达洞穴的内部,然后再在里面待个五分钟,我们就能把这包装满,我们就能直接出来。”

苏万说道:“你只是在梦里梦到里面有很多黄金,虽然你前半部分梦是准确的,也不代表你后半部分的梦就是准确的,如果里面没有黄金只有危险。”

黎簇阻止苏万说下去,就对那人继续道:“这样吧,我这人一直不相信什么命运,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们不会跟你下去,你必须自己进去,我倒要看看你所谓的梦中的命运是如何起作用的。”

苏万就笑道:“哇靠,鸭梨,你这是和上帝在玩逆反情绪,你行不行啊?”

黎簇说道:“如果真有命运一说的话,我们就会有不得不下去的理由,命运绝对不会因为你的改变而发生变化,否则这就不叫做命运了。”

黎簇话音未落,就看到对面那个人点了点头,笑道:“对对对,这个小伙子说得很对,如果命运可以选择的话,就不是命运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洞里面传来一声叫声,这声叫声似乎是从洞的底部传来的,很远很远,很轻很轻,但是在这个寂静的地方,大家都听得非常的清楚,是梁湾的声音。

对面那个人说道:“很多事情,谁说命运不会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呢?”

黎簇趴在洞口,仔细的对着洞内听了听,他听到很轻的咳嗽的声音,他拿着水壶对着洞壁敲了敲,发出刺耳的“嘡嘡”的声音,就大喊道:“大姐,是不是你?”

“嘡嘡”的声音一路往下传去,回音阵阵,一直到二三分钟之后,才听到下面传来的回音,那是剧烈的咳嗽和激动的声音。黎簇确定是梁湾,她似乎是讲不出话。

他和苏万对视了一眼,苏万就说道:“她是怎么下去的?她又没绳子,难道是滚下去的?”

黎簇判断了一下这个洞,如果深的,她是摔下去的话,但她现在并没有摔成肉泥,那说明这个人说话是正确的,这个洞并不太深,此事多想并没有意义。

黎簇打起手电,往下照了照,就对那人说道:“好,我们跟你下去,但是我们不会帮你背东西,你也不要给我们耍花样。”

对方笑了笑,道:“放心吧,里面有那么一大笔财富,足够我们分,我不会独吞,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不过我们现在还不能下去,你们得,好好做个梦才行。”

英俊的白衣男子又递给了苏万一块石头,苏万接过来,很是欢喜。

“现在就睡吧,枕着这块石头,你们会梦到,要怎么和我合作的。”

黎簇和苏万对视了一样,都倒在了地上,枕上了石头,闭上了眼睛。英俊的白衣男子笑了起来,嘴慢慢咧开,越咧越大。笑得有些诡异。

评论
  • 脑残粉:

    我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了????

    回复
  • 老师:

    怎也教育你们的,不要相信陌生人,人家叫你睡就睡啊?一睡变青蛙永世不醒了怎么办?气死我了

    回复
  • 嘴:

    我很诡异

    回复
  • 梁湾:

    洞里面不是我,是那白蛇模仿的!你又上当了

    回复
  • 路人:

    看了这个,终于知道三叔为什么进医院了……早日康复啊!

    回复
  • 哈哈:

    看不懂啊。

    回复
  • 银铃:

    越来越凌乱了。。。

    回复
  • 三爷:

    真是的越来越乱

    回复
  • 东洋之花:

    怎么说啊,现在的文字貌似很混乱啊,逻辑接不上轨了吗?三叔啊,你想表达什么啊?教えてくれよう!

    回复
    • 路人:

      说什么呢!三叔肯更就不错了!

      回复
  • 阿咲:

    ls说得对 也不至于看不懂啊←_←

    回复
  • 路人甲:

    卧槽他母亲!那个白衣男子想干什么!放开那两个男孩!
    还有三叔这段话表达好混乱
    黎簇判断了一下这个洞,如果深的,她是摔下去的话,但她现在并没有摔成肉泥,那说明这个人说话是正确的,这个洞并不太深,此事多想并没有意义。

    回复
  • 小三爷家的痴汉:

    等等!!还能心疼自己的头发!!!!小三爷不是自愿剃光头的了QUQ!!!!!!!??

    回复
  • 小爺:

    該不會是中幻覺了吧?那條白蛇?

    回复
  • 白蛇:

    愚昧的人类啊!

    回复
  • 小三爷:

    难道没有注意到我说的这句话吗“我会告诉他,他只是一个病人,现在开始,他可以休息了。”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回复
    • 某只:

      回复
    • .:

      绝逼是小哥了←_←

      回复
    • 小三爷脑残粉:

      小哥无误 好虐嘤嘤嘤

      回复
    • 哥嫂··:

      真的 真的 这句话才是重点

      回复
  • 石头:

    我只是一个石头

    回复
  • 他:

    我是小哥 你们嫂子疼我

    回复
  • 杨好:

    忘记老子啦,喂……那什么帅哥,有时间米,出去后吃个饭啊……嘻嘻

    回复
  • 这不扯了么:

    这沙海怎么越看越像藏海花后续啊…那你倒是先把藏海花续完啊!!!!!

    回复
  • 藏海花:

    藏海花没多大意义了,无邪和胖子都出来了,说明有惊无险

    回复
  • 吴三省:

    小哥什么时候会出来???

    回复
  • hhh:

    三叔住院了,这是谁写的在更新???

    回复
  • 看客:

    谁能跟我讲解一下

    回复
  • 洞:

    我真的是无辜的的 我只是一个洞

    回复
  • 红灯:

    被胖子连闯了三次 →_→

    回复
  • 彪哥:

    不懂

    回复
  • 张起灵:

    我还没岀来么?

    回复
  • 闷油瓶:

    其实我有透视,能看见这一切,10年后我就可以出来了

    回复
  • 楚光头:

    我在监狱中……

    回复
  • 牛逼:

    什么情况

    回复
  • 。:

    。。。

    回复
  • 那就说吧:

    其实我想说大家去手机阅读上看吧,这里三叔好像没有授权。。。

    回复
    • 路过:

      这网站是免费的嘛……移动坑爹乱收费,你又不是不知道……至于三叔授权没有,你得去问他,移动只是拥有首发权而已,这网站一般在移动更新后8小时才更新的…

      回复
  • 張起靈:

    我到底在哪?

    回复
  • 涂鸦的音符:

    小三也不是自愿出家的哦~超开心耶~~~去买瓶海娜花,三个月就好了~~

    回复
  • 过客:

    总觉得白衣男子其实是那条白蛇

    回复
    • 诺兮:

      艾玛 我们想法一致…

      回复
  • 路人甲:

    我终于知道三叔为什么要进行治疗了……

    回复
  • 北京六院:

    三叔明天就从我这里出院了

    回复
  • 白衣人:

    我不禁英俊的笑了起来

    回复
  • 我晕:

    三苏想写什么啊。。。我怎么看不懂,无邪从西藏回来就变成这样,受刺激了么

    回复
  • 水稻:

    支持!!!!

    回复
  • 易:

    绝对是小哥啊小哥在青铜门里怎么啦~好想让三叔去更蔵海花

    回复
    • 闷油瓶:

      我也想知道我怎么了ToT

      回复
  • 什么什么和什么!:

    长叹是什么东西啊……

    回复
    • 闷油瓶子:

      哈哈哈哈

      回复
  • 回复
  • 狐狸脸:

    没准真是……

    回复
  • 石頭:

    擦 被倆男人睡了

    回复
  • 敏子:

    好恐怖

    回复
  • 小哥:

    靠,什么狗血剧情

    回复
  • 小哥:

    天真,你想我么

    回复
  • 瓶子:

    藏海花的坑还没填完,引用什么藏海花剧情啊

    回复
    • 闷油瓶:

      嗯哪

      回复
  • 321:

    所以说,我猜对了,天真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小哥,以后小哥不用过那种生活,老九门的后人也不用那样了,果然我家天真还是我家天真吗,我都要哭了,我要永远相信天真就是天真,不管他做什么,他的出发点肯定是好的,肯定是为了某些人,才会做这样的决定!

    回复
  • 路人:

    好乱

    回复
  • 自 嘲 ╮:

    我也觉得有点乱

    回复
  • 藏人:

    好乱 不懂

    回复
  • 忆语:

    苏万不是受伤了么。。

    回复
    • 闷油瓶子:

      !!就是啊

      回复
    • 闷油瓶:

      对啊( ⊙ o ⊙ )啊!

      回复
  • 闷油瓶子:

    苏万不是被蛇咬了吗- –

    回复
  • 我可以抱:

    =-=最后略吓人

    回复
  • 盗迷:

    看的太云里雾里了,三叔的逻辑性越来越弱了,太扯!前言不搭后语!!!!!乱!!!!!!

    回复
  • 失望:

    本来想看盗墓笔记的厚厚人是谁,没想到。。。。没看下去的欲望了!!!!

    回复
  • 闷油瓶:

    是我,是我!

    回复
  • 累觉不爱:

    都是跳过 找有无邪的地方看

    回复
    • 闷油瓶:

      媳妇最美

      回复
  • 小山:

    小哥

    回复
  • 路人:

    同感

    回复
  • 闷油瓶:

    。。。。。。。如果我在就不会发生了

    回复
  • 闷油瓶:

    天真你光头了我怎么办?要不我们剃个情侣头?(请自动脑补我和天真剃光头一块走的场景)

    回复
  • 闷油瓶:

    名字是怎么回事。。。。。

    回复
  • 闷油瓶:

    赞,我的过往不能不完整啊

    回复
  • 闷油瓶:

    对的

    回复
  • Sunshine:

    那白衣男子不会是条蛇吧、、、、

    回复
  • 小哥站住!快回家!:

    那么多人在意的都是黎簇,吴邪呢?前几章都怎么说的。老子的秀发啊~

    回复
  • 观众:

    me too.唉!

    回复
  • 小喵:

    我也是!那个手指被剪断的人到底是不是小哥啊?心疼死我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