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死定了

2013年4月18日 更新

杨好和黎簇的枪口移到了白蛇的面前,直对着这张脸,对于人类来说,收缩颈部做恐吓状没有任何的意义,反而便于瞄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么巨大的白蛇,颈部张开之后,露出的竟然是一张人脸。

脸是由变色的鳞片形成的,其中还有少许的突起,形成了额骨、鼻子等形状。

最让黎簇崩溃的是,这张脸,竟然看上去十分的熟悉,因为光线和紧张的原因,他瞬间无法想起,这是谁的脸,但是他确定,他一定见过这张脸。

白蛇从房顶上挂下来,呈现威胁的状态之后,并没有马上攻击,两相僵持着,在黎簇有些恍惚的时候,白蛇的喉部抖动,竟然开始发出声音。

白蛇的叫声十分的难听,它先是发出了连续的类似于鸡叫的叫声,但是频率又有点不对,黎簇脸色苍白的听着,意识到,这条蛇竟然在模仿他们刚才的枪声。

白蛇叫了几声之后,喉部再次做出奇怪的抖动,发出了一声让所有人都错愕的声音。

白蛇说了一句话。

“再挖下去,我们就没有机会反悔了。”

黎簇愣了愣,心说娘子,现在你后悔有点晚了吧。

接着,白蛇又说了一句话,“为什么我们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黎簇咧了咧嘴巴,看到白蛇颈部的人脸开始变化,变成了另外一张脸,这张脸就有点像吴邪,但是明显比吴邪老了很多。接着,白蛇又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

它在试探和观察他们,黎簇看着白蛇的眼睛,忽然意识到这一点,这些蛇可以模拟人的脸部,还可以模仿人发音。

果然,白蛇的颈部缓缓的,就形成了一张模糊的脸,这张脸越来越清晰,最后变成了黎簇的样子。

黎簇立即用手把自己的脸遮住,他不知道蛇的意图,但是他很不愿意被蛇模仿。

白蛇的颈部慢慢的收拢,没有再呈现攻击的姿态,然后慢慢的缩回到了房顶上。消失在了黑暗里。

黎簇的腿都软了,他看了看杨好,发现杨好是闭着眼睛的。

四周的藤蔓毫无变化,黎簇脑子一片空白,疲倦加上高度的紧张,让他几乎要晕过去。他咬牙挺住,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休息的地方。

呼吸调整,心跳慢慢放缓,刚才冲到脑子里的血液开始平缓地抽回到身体里。他再次睁开眼睛,感觉好多了。

拿起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的餐巾纸,刚想继续,“滴滴滴滴滴滴”苏万的手表又响了。

黎簇顿时就暴走了,转头大骂:“苏万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瞬间,一只爪子揪住了黎簇的脚脖子,把他拖入了藤蔓圈,接着无数藤蔓盘绕了过来,把他缠得结结实实。然后往沙里拖去,瞬间他就被拖进了沙层下面。

黎簇屏住呼吸,毫无还手之力,人沉入沙子的感觉,他之前经历过一次。他以为他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经历了,但是没想到半年不到,他再次经历了,好在这次他有经验。

用力屏住呼吸,把人的头往下压,使得沙子不容易进入到鼻孔当中。

沙子的重量朝他猛压过来,他觉得本来胸口还憋着一股气,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但如今胸口的压力越来越大,这股气已经憋不住了,直接往外喷。

在沙子中拖动猎物并没有那么容易,爪子把他往下拖了三四米的样子就停了下来。三四米对黎簇来说也已经够深了,接着那些藤蔓的大部分放开了他,迅速躲进沙子里面。

黎簇拼命地滑动手臂,想往上爬,尽快从沙子里爬出去,他发现自己被困在沙子当中动弹不得。他意识到这藤蔓并不是突然良心发现想放他一马,而是想让这边的沙子把他闷死。

很多人用竹竿都插入过沙堆,因为沙子最开头的部分非常松软,但是越往里插越难插,那是因为越往里插,竹竿受到的摩擦力越大,受到的沙子的压力越大。

黎簇的身子就埋在沙丘的下面,这里的阻力已经很大很大,四周的沙子不再动了,而是像石膏一样固定着他的四肢,他还是努力的挣扎着自己。

他摆动头部,下巴用力贴近脖子,所以他的鼻子有一小小的空间,可以在最后窒息的关头,还能再吸一口气。

这口气帮了黎簇的大忙,其实到他能够喘息两三分钟的时间,黎簇的这个时候强迫自己能够冷静下来,如果这个时候需要自己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行动,那么剩下的两分钟用来思考是绝对值得的,他想了想,沙子不比水,在水中任何的缝隙都不可能有,但是在沙子中有大量的空气,他现在只需要在鼻子四周架起一个竹竿大的空间,这样他能够从容的喘上几口,这样能坚持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这样他的体力就能恢复,他就能继续往上爬。

但他的手绝对是不能动的,把手在沙子里移动到自己面前,所需要的氧气,会让他直接窒息,他现在只能通过最小的体力达到这样的效果。

于是黎簇开始用他的鼻子,小心翼翼地挪动,窒息的感觉如影随形。他挪啊挪,用力压缩面前的沙子,慢慢的鼻腔下的空间大了起来,他又吸了口气,觉得精神好多了。刚想吸第二口,面前的空间上的沙子就塌了,一口沙子直接吸进了他的肺里,他开始剧烈咳嗽,知道自己死定了。

时间往回倒流,吴邪披着黑色的帆布雨披,站在沙丘上,安静的看着黎簇他们盖着帐篷寻找离人悲。

沙丘塌陷,几个人滚了进去,消失不见。

身后的王盟说道:“老板,你觉不觉得这样还是有点冒险?”

“我从西藏回来之后,就很少会看错人。”吴邪道,他转身对离他有些远的黑眼镜说道:“这里就拜托你了。”

黑眼镜点了点头,他撑着伞,手插在口袋里,“你真的变了很多。”

吴邪没有理会,他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很久了,他已经学会了只看结果的道理。

“你真的不姓张?”吴邪最后问了黑眼镜一句。

黑眼镜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姓张的都是不会痛的,我不管怎么样,还是会痛一痛的。”

“啊,那我现在连你都不如了。”吴邪说道,挥手和王盟两个人走下了沙丘。

黑眼镜叫了一声,“别把自己搞死了啊,不然我无法交代。”

吴邪没有理会,雨开始小起来,他扯掉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了已经剃光的光头,带上了眼镜,能看到他的雨披里面,是喇嘛的衣服。

评论
  • 吴邪家的痴汉:

    小三爷你怎么了小三爷!!!!!!!我操被虐成sb…小哥回来看到你这样会怎样啊QAQ

    回复
    • 白素贞:

      我有好多脸,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回复
    • 小花家的天真:

      肿么光头了,我的帅无邪呢

      回复
    • 路过:

      是谁披了袈裟断了发,守了青铜藏了花

      回复
  • 潘子:

    小三爷,我不在你就这样作践你自己吗?你要我怎样和三爷交代?!

    回复
  • 脑残粉:

    次凹!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啊!小三爷你在西藏到底是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 胖子:

    哇!小天真同志,几年不见,变得这么牛逼啊,你这样就进去。很容易拉柴的呀!

    回复
  • 死忠脑残:

    吴邪,你怎么了?都不会疼了。

    回复
  • 内心的强大:

    它成功的把他变成了疯子,一个内心强大,却无法跨越屏障的疯子

    回复
  • 吴家三少奶奶:

    停!!停!!!我找人

    回复
  • 阿宁:

    马上就要独守空房了么 我勒个去!

    回复
  • 什么时候更新:

    期待

    回复
  • 腐女:

    想不到小哥的”用我我的一生,换你十年的天真无邪”反而让吴邪变得更不天真了,哎。。小哥知道了该多难受啊!泪奔。。。。

    回复
  • 喇嘛:

    这位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回复
  • 南派三叔。:

    再说不更新了

    回复
  • 黑眼镜:

    天真,你要把自己搞死了,那小哥不把我的皮扒了

    回复
  • 藤蔓: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回复
  • 腐女:

    嘤嘤嘤我的天真

    回复
  • 光头大喇嘛:

    卧槽,难道又去西藏了?有虫洞,不过蒙古也信喇嘛

    回复
  • 吴邪:

    其实吧……我是小花……

    回复
  • 小花:

    吴邪早就去青铜门了,没有张起灵怎么玩得过张家……我只是装装……

    回复
  • 谁给我解释藏海花里出现了什么?:

    居然。。。。。喇嘛装。。。。。光头。。。。。

    回复
    • 真相帝:

      沙海是藏海花的后续。。。哈哈

      回复
  • 吴邪:

    我要去等那个从山里出来的人

    回复
  • 路过:

    话说三叔您能先把藏海花的坑填起来么?!

    回复
  • 黎簇:

    喂喂 你们都把小鸭梨忘了吗!

    回复
  • 疑問:

    在藏海花裡張海客好像也是喇嘛裝耶…

    回复
  • 南派三叔:

    最近感情问题复杂,没心情写小说啊

    回复
  • 闹那样啊:

    莫非为了十年之约才去当喇嘛?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唉

    回复
  • 齐羽:

    我派你去保护无邪的,你竟然让他一个人走?

    回复
  • 小花:

    明明是我派的,你竟然敢抢我功劳!再说了,除了我,还有谁能指使他!!!

    回复
  • 到底要干嘛啊:

    啊怎么能这样我擦

    回复
  • 无头发邪的:

    我死的好惨哪!!!!

    回复
  • 胖爷:

    下章大爷就出来了…

    回复
  • 南派三叔:

    这得我说了算~~

    回复
  • 黎簇:

    我艹有人注意到我了么= =

    回复
  • 吴邪:

    其实,我是齐羽!…

    回复
  • 齐羽:

    其实我一直在保护无邪

    回复
  • 胖子:

    喂喂,,三叔,我去哪了?还该不会挂在青铜门里了吧?

    回复
  • 张起灵:

    吴邪,你这是出家了么

    回复
  • 张家小哥:

    无邪,你的天真呢?我一生换回来的天真呢?

    回复
  • 吴三省:

    大侄子你肿木了大侄子?!!!

    回复
  • 吴邪的NC粉:

    你妹小三爷你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好好的剃光头干什么我我我我我我勒个去啊啊啊啊!!!!

    回复
  • 小三爷脑残粉:

    QAQ好心疼小三爷

    回复
  • 心疼!!!:

    小三爷,你怎么能这样作践自己啊!!!

    回复
  • 黑眼镜:

    其实我是老张的。。。σ(▼__,▼)/

    回复
  • 读者:

    0.0 无邪出家去了???。。。= = 瞎搞。。

    回复
  • 读者:

    好心疼吴邪啊

    回复
  • 盗墓笔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人盗我勒,你这该死的蛇把我的戏都抢了。

    回复
  • 黑眼睛:

    得相思病了吧…把我当姓张哪小子了

    回复
  • 时间:

    为什么总是让我倒流

    回复
  • 禁婆: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真

    回复
  • 花爷:

    瞎子,如果你让小邪死了,我会让你陪葬。

    回复
  • 黑眼睛:

    我姓张,我原来姓张啊

    回复
  • 无邪:

    其实我是被喇嘛的

    回复
  • 爆掉了:

    我就知道这一页会爆掉

    回复
  • 无邪的头发:

    。。我还会长出来的!!

    回复
  • 白蛇:

    面部特征确认,身份确认,黎簇,男,未脱团,安全对象,放行

    回复
  • 张起灵:

    天真。。。。你。。。。

    回复
    • 头发:

      我真的很无辜

      回复
  • 张起灵:

    狗血←_←

    回复
  • 可口可乐:

    小哥快回来快回来,没有你天真都不天真了

    回复
  • 水稻:

    姓张的都是不会痛的。是因为姓张的总是活在痛里,习惯了疼痛,就不会痛了。。。

    回复
  • 吴邪的毛:

    我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回复
  • 腐此一生:

    唉,不知道吴邪这样变是好还是不好,一个巨大的阴谋让他遇到了此生最重要的人,却也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吴邪不再无邪,小哥现在又不在身边…原来很难想象到吴邪会如此强大

    回复
    • 321:

      你们都想错了,天真是为了小哥才这样的!!不要这样说天真,为什么你们不能相信天真呢。

      回复
  • 黑瞎子:

    妈蛋张家那小哥酷爱来把你家天真带走,我还要回去陪我媳妇玩俄罗斯方块

    回复
    • 丁一涵:

      对啊瞎子,你酷爱回来陪我玩俄罗斯方块啊

      回复
  • 邪控:

    吴邪那帮混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把这么干净的你逼成这般

    回复
  • 什么什么和什么!:

    天哪!盗笔不会最终是个悲剧吧!估计不是悲剧也差不到哪去!

    回复
  • 曲殇-Coco:

    姓张的都不会痛,突然好难受。。。。。。

    回复
  • 九战:

    吴邪变成和尚会不会不和小哥结婚

    回复
  • 夏尔:

    那个头,光亮刺眼儿,我还有一只眼睛可以看了,我说吴邪你能不能靠谱一点啊喂,讨厌头发也至少要留点毛吧

    回复
  • 夏尔:

    那个头,光亮刺眼儿,我还有一只眼睛可以看了,我说吴邪你能不能靠谱一点啊喂,讨厌头发也至少要留点毛吧

    回复
    • 头发:

      我是无辜的,,,

      回复
    • 丁一涵:

      少爷,你肿么成这个样

      回复
  • 狐狸脸:

    流沙河,白素贞,唐僧发型的无邪,

    回复
  • 三叔真奇妙:

    这白娘子原来是野鸡脖子进化版

    回复
  • Sissi_M:

    无邪!!无邪你怎么了!藏海花里发生什么了!!

    回复
  • 小谢:

    吴邪 出家啦

    回复
  • 小哥淡定的说:

    别把自己搞死啊不然我就把黑瞎子弄死

    回复
  • 月下葬花魂:

    我去,天真你想干嘛,

    回复
  • 莫一没在:

    小哥你在哪?看着你家天真我都心疼了!

    回复
  • 胖子:

    想起了吴邪他们在蛇沼的时候了,与蛇的战斗,还有潘子

    回复
  • 痛心:

    小三爷你你你你你削发为僧?!QAQ“姓张的都不会痛”“那我现在连你都不如了”。。。吴邪仍在,不见天真。小哥,你用十年,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吗?!!!!!!!!!!!!!!!!!!!!!!!!!!!!!!!!!

    回复
  • 我的男神越来越二:

    真的是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回复
  • 无邪:

    大门终极我看到得是一片沙漠。

    回复
  • mumu爱布丁:

    比起这个……在众多同样的脸之间,现在的吴邪还能让小哥认出他么?

    回复
  • 小思:

    小邪嫁过去之后就是张家人了啧啧~~

    回复
  • 夏晓微:

    擦,我们天真无邪同志咋没头发了

    回复
  • 夜莲_:

    好想哭。。。

    回复
  • 诺坎普:

    去看藏海花吧

    回复
    • 沐雪_Kylin:

      藏海花有提到天真剃头吗?

      回复
      • 路过:

        藏海花还没写完。。

        回复
        • 沐雪_Kylin:

          所以为什么那个人说看藏海花能知道一切呢。。

          回复
  • killen:

    艹 剧情太他妈的复杂了 三叔你确定你没有写晕了??谁能给我理一理

    回复
  • 学生党:

    竟然还有人今年才看,我以为我就是最晚的啦

    回复
  • 天真吴邪:

    吴邪,你变了o(︶︿︶)o最最最爱天真的你

    回复
  • 吴邪:

    我。。。为啥变光头

    回复
  • 傻瓜-_-伀主:

    十年天真已经到期了吗

    回复
  • 旁观者:

    无邪,你怎么了,在西藏你到底怎么了,不要剃光头啊,这样的话小哥怎么想起你啊

    回复
  • 盗墓迷~~:

    小三爷,被你的光头亮瞎了,好伐?

    回复
  • Byone_:

    我靠 胖子呢 胖子还在他身边嘛

    回复
  • rongleyang:

    hao

    回复
  • 稻米:

    这好像是天真的最后一幕??小三爷你还会回来吗???你快回来。。。。。。

    回复
  • 永远的铁三角:

    话说天真原来是什么发型,当然不是板寸,感觉板寸还不如光头,一定是个秀气的小和尚

    回复
  • 丿残夜哀雪丶凌夜幽月:

    吴邪是要出家的节奏!!!???,表这样好伐,小哥出来以后看见这样的你是什么感受……

    回复
  • 公子君卿:

    啊啊啊啊啊!!!~小三爷你怎么了!!

    回复
  • 张起灵:

    吴邪,头发是可以长出来的。

    回复
  • 卧槽卧槽卧槽:

    谁让你剃头的!!!!!!!你要去做尼姑么!!!!!!!!

    回复
  • 翟心悦:

    有可能是藏海花最后出现的内张脸

    回复
  • 瓶邪:

    那白蛇是鸡冠蛇的升级版??鸡冠蛇只会模仿人说话,白蛇不仅会模仿人说话,还会模仿人脸啊。

    回复
  • 天真你怎么了:

    天真啊,你到底怎么了啊 ,瞬间被成煞笔啊~~~~~~~

    回复
  • 粗心:

    天真你这样让小哥怎么办QAQ

    回复
  • 粗心:

    好想念以前的天真那么单纯。。好想哭

    回复
  • 解语花:

    小天真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你知道我很胆小的······嘤嘤嘤······

    回复
  • 哈气取暖的冬日:

    真的没发现吴邪变了多少,只是作者一个劲的强调吴邪变了,然后诸位观众也一个劲的附和天真变了,只剩吴邪,你们都好无聊哦

    回复
  • 栗梓孟:

    卧槽心塞太平洋了怪不得啊,吴邪你为了小哥做喇嘛T T..哭死了

    回复
  • 胖子:

    我去没有我天真被虐成喇嘛了小哥回来估计得削死我

    回复
  • 铁三角快回来:

    小天真你你你你你剃了头????????不要吓我。。。。。。哎妈呀小哥胖子快回来!!!铁三角之一吴天真都被虐成这比样了!!

    回复
  • 讨厌男主:

    下一条题目让我心里好暖

    回复
  • 藏地密码:

    想起了帕巴拉神庙里的万蛇之王…库特兴布特库…

    回复
  • 星冰乐的杯子:

    [泪 [泪

    回复
  • 黑蝶:

    如果此时张起灵问吴邪:“待你长发及腰,我就回来,好不好?”估计吴邪会哭死啊!

    回复
  • 开馆必起粽,看书必跳坑:

    戳泪点

    回复
  • 呵呵:

    藏海花的后续 果然三叔把青铜门那个坑给填了

    回复
  • 藏海花:

    黑瞎子是董灿吗?

    回复
  • 茶叶蛋三千:

    你真的不姓张?”吴邪最后问了黑眼镜一句。黑眼镜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姓张的都是不会痛的,我不管怎么样,还是会痛一痛的。”“啊,那我现在连你都不如了。”吴邪说道,挥手和王盟两个人走下了沙丘。所以吴邪你已经不会痛了吗。。。

    回复
  • 十年天真一生无邪:

    嘤嘤嘤天真你在吓我啵怎么这样了,小哥还在等你呢

    回复
  • 十年天真一生无邪:

    嘤嘤嘤好可怕你不是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死了还是失踪了吗怎么出来了!!!1!

    回复
  • 丹心如故:

    光头卧槽!!!这尼玛!!!

    回复
  • 小天真:

    从人群里突然钻出来一个光头

    回复
  • 悄悄 走,路 自深。。。:

    O(≧口≦)O小三爷,您这是出家了吗,啊啊啊、、、表吓我

    回复
  • 文:

    这个蛇变成谁的脸,谁就能吸收记忆吗?

    回复
  • 闷小瓶:

    这TM是野鸡脖子进化版吗?

    回复
  • 唯琳:

    藏海花到底发生了什么,小三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心疼天真

    回复

读者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