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被困

2013年4月16日 更新

篝火好不容易才点燃,拆的是汽车上可燃的东西,小小的烧了一堆,比梁湾之前的寒酸多了。

黎簇有点奇怪,梁湾烧的是什么,那儿没有干草啊这些可以引火的东西,烧的是沙子吗?

杨好捂着自己的腮帮子,一边把自己的干粮用铁棍插起来,放到火上去烤。一边喃喃道:“鸭梨救你就亲嘴,我救你就掌嘴,眼光真差。”

梁湾冷眼看了他一眼,杨好往边上挪了挪,转过头去,表示抗议。

梁湾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另一边,正看到黎簇在看她,两个人目光相遇,黎簇脸红了一下,但是也不胆怯,问道:“没事吧。杨子不是故意的。”

梁湾没有搭话,点上一支烟就抽了起来。她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其实她也大概知道了来龙去脉,抽到一半就问道:“那些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进不来这里?”

黎簇大概的解释了一下,梁湾听完了也不明白。

这方面的知识她是欠缺的,而且她有点不想思考了,她想回北京,她不怕危险即使危害生命,但是这种东西她更恐惧。

外面的声音已经全部消失了,苏万的萨克斯已经被封印到了黎簇的包里,如果不是苏万以死相逼,黎簇肯定撅了当柴火。

安静下来之后,刚才运动的作用全部在身上发作起来,几个人都有点浑身发软,黎簇他们经常踢球,紧张放松下的注意力不集中,但是身体却很快恢复了,梁湾却已经完全虚脱。黎簇他们安顿好她,喂了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她恢复情绪。只得生篝火烤干粮吃。

四个人吃着干粮,相对无言,黎簇觉得苏万他们并不怕四周的环境,毕竟他们没有真正面对过死亡,只是觉得尴尬。

一般情况下,发生过那么戏剧性的事情,肯定得大聊特聊,不说得黎簇站起来抽人不会善罢甘休,但是梁湾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这么嬉戏显然不人道。

也不敢聊外面那些藤蔓的事情,怕梁湾害怕。那确实也没什么好聊的,苏万啃着饼干就问:“鸭梨,你作业做完了没有?开学就模拟考,作业算分的。”

黎簇摇头,心说我哪有心思想作业的事情,道:“靠你了,留我两天时间抄就行了。”

苏万道:“你每次连错都抄一样,把我连累的够惨。”

杨好“pia”一小巴掌,“烦死了,到这儿来还聊这些,不如说说明天怎么办,这在沙漠中迷路也就罢了,我们连迷路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弄?”

黎簇摇头,他哪知道怎么办,他们已经是沙海中被困孤岛的人,如果没有人牺牲,很难走出这片区域。

办法当然是可以想,但是他现在真想不动了。

杨好往沙地上一躺,一边骂骂咧咧抽烟,心情很不爽。黎簇也没办法,他抬头看了看一边的海子,还是干涸的。心里担忧的问题,并不是自己的出路。

如果没有水源,那么沙漠中的问题就永远不是路途的遥远,而是近在咫尺的死亡。

苏万看了看手表,就道他要去逛逛,一个人沿着海子就溜达去了,黎簇知道他是去大解,苏万出名的直肠子,吃了20分钟肯定就会排泄。杨好抽完烟也去四周逛荡,这些人都是游荡惯了的人。

黎簇没有动,他也焦虑,但是刚才那个吻让他留在了梁湾身边。

梁湾显然是察觉到了,她缓过来一些,就轻声问道:“准备几点睡?”

黎簇说道:“在沙漠里的话,一般是九点左右就应该睡了,如果再晚的话,温度会降的非常低。”

梁湾就道:“那你可不能睡得太死,我一个人睡在一个帐篷里,我有点害怕。”

“不会的,我会安排人守夜。”黎簇道。“我帮你搭帐篷。”

于是黎簇在篝火边,帮梁湾把帐篷搭了起来,顺便把自己三个人也搭了起来。弄完了苏万就回来了,看了看,两个帐篷一样大,一个梁湾睡一个,他们三个睡一个,就道:“你这分配不合理啊。”

梁湾没理他,进入帐篷就睡下了,苏万讨了个没趣,喃喃道:“现在三个男人睡一块儿才是有伤风化。”

黎簇看了看手表,说自己守第一夜,守完之后,看看谁睡不着,或者睡得还可以的,叫起来守下半夜。这样的话,大家都睡得安心一点。苏万就问会不会有狼之类的东西,沙漠里的狼很厉害,会吃人。

黎簇说,理论上应该有,但这种情况下,碰到的机率很低,而且我们燃着火,野兽一般不会靠近火源。最无奈的是,外面是这种情况,有狼也早就被那些藤蔓抓进沙子里了。

看着苏万盯着梁湾帐篷的样子,心说色狼倒是有一只,这只色狼战斗力太低,不足为惧。

苏万点头,说先陪他一段时间,就在黎簇边上坐下,拿出了一本东西,就着火光写起来。

黎簇觉得好笑:“日记?”

今天的日记写出来,就是幻想小说了。

苏万扬了杨本子,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古有袁虎倚马千言,今有我苏万沙海做题。”

黎簇看了看苏万边上还有几本练习题册,比了比厚度,摸了摸下巴:一个萨克斯管,几本那么厚的练习题库,你包里还有其他地方吗?

正在忧虑,忽然黎簇感觉四周的光线变化,抬头一看,原来是月亮被云遮住了,四周一下黑了下来,他有不祥的预感,站了起来,却立刻看到远处火光照不到的沙丘外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蒙上一圈异样的绿色光芒。

那是从沙漠中蒸腾上来的犹如北极光一样的一条光的缎带,从沙丘之上蒸腾。

这道光带围绕着整个海子,像北极光一样扭动变化,因为月光的关系,这道光幕并不显眼。月光一被遮住,这道光幕就像幽灵一样出现了。

黎簇跑到一个沙丘上,往下望去,看到外面整个沙海,全部都这这种绿光所笼罩,如梦如幻。就像绿色的波涛一样在毫无规律的涌动。

“我们是在北极吗?”苏万目瞪口呆。

“这是磷光。”黑暗中杨好的声音传来,他蹲在沙地上,看着外面的绿色光幕:“沙子下面全是死人。今天白天天气太热了,全部蒸发出来了。”

黎簇没见过这种东西,有些奇怪杨好为什么知道,却见杨好脸色很严肃,问道:“怎么了?”

“仔细看看,这些光幕出来的地方,就是藤蔓聚集的地方,你们仔细看看,这些光幕围绕出的这些形状,是不是一个几何图形?”

黎簇仔细去看,吸了口凉气,他意识到杨好是对的,这些光幕所组成的图案,应该就是沙子之下埋葬的那个巨大建筑的各种轮廓。

评论
  • 张起灵:

    真真,你要好好的。说好的10年后我们青铜门在相遇呢!

    回复
    • 胖子:

      小哥叫真真的样子,想想都觉得恶寒

      回复
    • 磷火:

      我的心在燃烧,心儿在燃烧(*^_^*)咦,,我自己咋烧啦!!!!

      回复
  • 月光:

    月光下色狼聚集,唉……

    回复
  • 黑瞎子:

    我是还小花的人情,来保护天真的,这下好了,我也到地下报道了

    回复
  • 某只:

    苏万你是真相帝么~

    回复
  • 苏万:

    你看,好学生永远忘不了做作业!

    回复
  • 黎簇:

    除了我,怎么都那么奇怪?

    回复
  • 狼:

    我吃饱撑的去沙漠散步?!

    回复
    • 海子:

      你亮了

      回复
  • 背包:

    我上一个主人是个蓝胖子

    回复
  • 杨好:

    怎么.没见过我有学问的时候吗

    回复
  • 磷火:

    都说我是鬼火,其实好像还真是…

    回复
  • 山里游侠:

    难道昨天夜里有更新?

    回复
  • 沙子:

    还有我 还有我

    回复
  • 海子:

    我在动我在动

    回复
  • 吴邪:

    谁救救我啊?我都在下面憋了一个月了,来个人…快点~

    回复
  • 路人:

    话说他现在到底是怎么更新的呀?!看心情!?

    回复
  • 南派三叔:

    当然要看我心情更新了。今儿心情不爽。

    回复
  • 舌头:

    好回味啊~(*¯︶¯*)

    回复
  • 吴三省:

    以我多年的盗墓经历
    这不算什么
    就是盗不过张家古楼

    回复
  • 胖子:

    其实铁三角都在沙下的,只是你们不知道

    回复
  • 梁湾:

    其实人家一个人睡很寂寞……

    回复
  • 鸭梨:

    湾湾,我来陪你吧~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你为什么不早说!你说你,为什么不早说!(引自西游降魔篇)

    回复
  • 某只生物:

    我了个去= =

    回复
  • ....:

    …..

    回复
  • Anna:

    五三= =

    回复
  • 巨大古墓:

    我培养了小蛇柏就是为了带有缘人进来,可惜死了那么多,唉 嘿嘿

    回复
  • 禁婆:

    也借我抄抄作业

    回复
  • 五三:

    你们有谁没被我凌虐过吗?有吗?!吼吼!!

    回复
  • 苏万:

    麻痹,你俩抽老子嘴巴抽上瘾了?

    回复
  • 路人:

    果然,我们还是逃不出5.3

    回复
  • 天真:

    小哥~~~

    回复
  • 真相帝:

    苏万讨了个没趣,喃喃道:“现在三个男人睡一块儿才是有伤风化。

    回复
  • 月亮:

    我就是出来凑气氛的

    回复
  • 阿三:

    胖子后继有人不过苏万天然萌倒是

    回复
  • 粽子: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我也在做

    回复
    • 粽子他爸:

      你个不肖子孙,竟然拿作业来掩盖你看小说?滚起来,让你父上我看!

      回复
  • 真相?:

    这真的是三叔写的吗?怎么感觉越来越没营养了。。。= =完全没有《盗墓笔记》的感觉啊。。。

    回复
  •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我果然红遍大江南北啦~

    回复
  • 秀秀:

    嗯呢~

    回复
  • 萨克斯:

    你就算撅了我,也不能当柴火

    回复
  • 卡特琳娜:

    我对那些抄作业的人只有一句话可说:抄完借我。

    回复
  • 訞諺:

    居然5,3!你不能带3,2吗?还薄一些!

    回复
  • 黑金古刀:

    你吃醋了

    回复
  • 小张(族长我要KFC):

    其实还是天真正常点吧。。。。。毕竟他原名叫吴邪

    回复
  • zhouleyu:

    真真,你要好好的。说好的10年后我们青铜

    回复
  • 荣荣:

    天真扇你一巴掌。

    回复
  • 荣荣:

    花儿爷,你老公被小三爷抓去暖床了。

    回复
    • 天空之城:

      那小哥会把青铜门砍烂了出来把瞎子砍了之后安慰吴邪让他别害怕

      回复
  • 小蛇柏:

    嗯哼~

    回复
  • 齐晴:

    黑瞎子以前其实当过杀手,他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目标是花儿爷,为了庆贺,黑瞎子打爆了雇主的头

    回复
  • 高考后的孩子:

    5 3 啊高中党的必备神器啊

    回复
  • 苏万:

    等梁弯睡去狗,我们三个开始了疯狂的滥交

    回复
  • 栗梓孟: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卧槽,同款练习册ii

    回复
  • 做题的:

    这才叫学霸!

    回复
  • 铃:

    糙淡五三= =老子被这玩意折磨死了

    回复
  • 铃:

    糙淡五三= =老子被这玩意折磨死了

    回复
  • 天空之城:

    小哥你面瘫加自闭症好了呀

    回复
  • 小哥:

    我家天真呢!!

    回复
  • eo:

    五三亮了,,,

    回复
  • 小喵:

    怕怕

    回复
  •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哈哈,来露个脸

    回复
  • 黎簇:

    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回复
  • 梁湾湾:

    小鸭梨我们来打野战吧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