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二道白河《吴邪的私家笔记 》

2013年3月15日 更新

我现在正在开往二道白河的火车上,车外是掠过的高粱地,同车厢的人都已经睡去,而我辗转难眠。

若干年前,我去过长白山一次,那是我年幼的时候,当时完全想不到我会以这种心情,这种方式再次前往。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入睡前必须写点什么,才能平静下来。

看着路边已经收割完备,积雪还未完全融化的景象,我不由想起了上一次长白山之旅的感受。

当年的长白山之旅,回想起来,本身也有一丝怪异,我依稀记得当时家中似乎有什么风波,我的父亲和爷爷大大的吵了一架。

我父亲是一个温润如玉,或者说善于隐忍的人,他从来没有和爷爷发生过冲突,所以这一次的吵架,让我感觉很不寻常。但是我年纪实在太小,他们争吵的内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之后,我父亲就突然决定来长白山旅游,那一年我看到了雪山上的情形,那皑皑白雪和无垠的山谷和影画中的如出一辙。

我现在想想,觉得有点惊疑,为何我对于当时的雪景有着如此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还能一眼将其和影画联系起来?当年的旅途我的记忆已经模糊的只剩下大概,但是为什么惟独我能记住那一座雪山呢?

也许是因为那山在当地有着特殊的象征,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我实在想不起来,也不愿细想。

上午早些时候,我和胖子聊了一些女人和明器之外的问题。

我一直认为胖子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事实证明我判断得不错,和他讨论一些问题,就会发现他并不是不懂,而是思考的更加直接。

我认识的人不少,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知道有一种人,是活在最简单最实用的真理上,胖子无疑就是这种人。你如果有心去呛他,他能直接说出你无法反驳的话。当然我不知道这些是源于他的智慧还是本能,或者说,圣人和愚者的道理,原本就是相同的,不同的是圣人用这种道理来利人,而愚者利己。

我和他聊的话题,主要是关于文物保护的,我以前一直很纳闷,为什么考古队一直追在土夫子的背后跑,大部分的墓葬都是抢救性挖掘,即使有没有被盗墓的发现,第一发现人也大部分是农民和工地工人,都是因为偶然的工程发现了古墓。

这说起来有点玄乎,似乎土夫子们有一些考古队没有的技能。

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固定的答案,潘子说那是大学里教不了一些最基本的技能,大学里不太可能请一批倒斗的过来当教授吧,学生学到的都是大开顶一些标准发掘的技巧,如何闻土,如何定位,这些都是要实地考察演练的东西,哪有这么多的古墓给你当教具?

胖子则摇头,叹气说当然不是这个原因。

现在这种盗墓的领着考古跑的情况,是很正常的,也不可能被逆转。在考古行业内,必须维持着一种神秘感,否则,如果把尝土寻陵,寻龙点穴的所有技巧直白得写到教科书里,那么这些技能相当于是公告天下,不出两年,中国将没有任何坟墓可以挖。

很多东西其实都没有门槛,你说倒个斗需要什么门槛,你能混个外八行的,够狠够胆子就能干,医院出来的人动手术,杀猪的刀放火里烧烧事后用缝纫线缝上也是一台,门槛是人为设置的,教你多少东西为止,都是设计好的。数学,物理你就随便学,造反暴动会教你吗?

我觉得胖子说的未必全对,但是确实是有道理的。

人是一个两面性极强的动物,在现在这种社会压力下,有一批意外能一次给人百万级别的横财,那就意味着房子,车字都解决了,那么冒一点被蚊子咬和道德谴责的代价,会有多少人能抗拒,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也是为什么往往有人看着国宝流失而深恶痛绝,深恶痛绝的却是,国宝不是从自己手里流出去的。

胖子始终认为,悠久的文化历史,往往是一个民族自我安慰的体现,藏满无价之宝的皇宫,并没有挡住外来的侵略,形象是打出来的,用十只鬼谷子下山罐,去换美国的航空母舰技术,是换还是不换?

一个世纪前,斯坦因来到敦煌的时候,王道士正在用白浆粉刷那些无价的飞天壁画,那些瑰丽的艺术瑰宝被石灰在几秒内破坏殆尽。理由仅仅是他想要一面白墙。

所以就算那些经卷和血经没有被斯坦因骗走,也可能被王道士当成柴火烧光。那么壁画没有被人整个儿撕下来,也难逃刷白的厄运。

在那个年代,我们犯的错误,远远不是让斯坦因带走文物的问题,我们的问题在根里。我们如何去奢望王道士会懂得那些文物的价值,又同时有着不为金钱折腰的气度。我们如何去要求一个逃难的,连饭也吃不饱的假道士为我们做那么多的事情。

即使我们的话语穿越时空,传达到他的耳朵里,我们又如何能肯定他会赞同我们呢?我们的话值几个大洋吗?

评论
  • Cherry:

    说自家粑粑温润如玉小天真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回复
  • 洛羽非花:

    后面那些话简直是真理……

    回复
  • 斯坦因:

    最后一段真相!赞

    回复
  • 靈:

    王道士好白癡

    回复
    • 旧梦旧时光:

      白痴?在你快要饿死的时候你是选择眼前的食物和钱还是选择虚无缥缈的国粹?你就那么伟大?

      回复
  • 少主秦天命:

    后半段简直是真理啊

    回复
  • 乔千禧:

    天真最后说的话简直不能再赞

    回复
  • (⊙o⊙):

    我的父亲和爷爷大大的吵了一架。是为了守青铜门的事吗?

    回复
    • 小哥:

      无邪年幼时去过长白山,父亲跟爷爷大大的吵了一架,其中必有蹊跷。

      回复
  • 向晚:

    分析得很透彻,,,

    回复
  • 十年之约:

    真理呀

    回复
  • 如如:

    在那个年代,我们犯的错误,远远不是让斯坦因带走文物的问题,我们的问题在根里。我们如何去奢望王道士会懂得那些文物的价值,又同时有着不为金钱折腰的气度。我们如何去要求一个逃难的,连饭也吃不饱的假道士为我们做那么多的事情。叔思考问题很有哲理意味

    回复
    • 陈嘉妮:

      在《文化苦旅》里提到过这个王道士

      回复
  • 九皇叔的轻尘MM:

    三苏的逻辑性好强2333,回望一下三苏的作品,觉得真是不容易,譬如说胖子的简单思考,天真的复杂逻辑。。。老天,有时候看着都累,叔加油啊!

    回复
  • 吴:

    不错

    回复
  • 稻米:

    又一个坑。
    请大家想想,为什么我们以为最没用的吴邪的父亲,却能稳坐吴家族长的位置,桀骜不驯的三叔和城府极深的二叔对他也极为尊敬?可见,吴一穷绝对不简单,没准就是终极大boss

    回复
    • 归灵:

      你是不是有角色隐藏反转逆袭妄想症???想的也太多了吧

      回复
    • 归灵:

      你是不是有角色隐藏反转逆袭妄想症???想的也太多了吧

      回复
    • 若有差错请原谅: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一穷当家是为了洗白吴家,在老狗的计划下,老二和老三都是不生育的

      回复
  • 邪帝:

    看着好累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