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四卷 第十章 宿命、魔皇鬼尸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陈老鬼又叮嘱我们,下水后千万要小心。我们四人下了水,由于身上都穿着水靠,游过去倒也不难,我们三个都是弄水的高手,而出乎我们的意料,陈老鬼的水性也着实不赖。我想想也就释然,毕竟他在黄河边待了这么多年,要是不会水,那才叫见鬼了。

我们来时五个人,如今却已经少了一个,而陈老鬼说的话,却让我不寒而栗,难道我们最后,都会死在这里?

我忍不住问陈老鬼,本来是什么地方人?怎么会做上这档子事情的?

陈老鬼似乎比已经死去的张老头要好说话得多,他说是小时候穷得没有饭吃,就去翻了乱葬岗,后来碰到了他师父,收做了徒弟,算是正式入了行,师父过世之后,他就一直留在黄河边,研究所谓的黄河眼。

黄河眼里有龙的传说,大概是从汉代传出的,估计就是刘去那个广川王故意糊弄人心、蒙蔽人弄出来的幌子,以前每逢干旱或都大水的年代,为了祭拜龙神,曾经有过一些很残酷的祭祀方式。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问道:“不会是将活人投入黄河眼祭祀龙神吧?”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古代人信奉龙神,而一旦干旱或者大水,都认为那是上天对人类的惩罚,为了祈求原谅,宰杀牛羊祭祀在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就会将活人进行祭祀

那么,那个黄河眼里,也不知道被投入了多少活人,这历时数千年之久啊。

但是,为什么当初我们在黄河眼里,居然没有发现一具尸骸?啊 不对,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既然那时候有活人祭祀,怎么说黄河眼内也应该存着尸骸,可是黄河眼里除了一具白玉棺椁外,实在是太过干净了,居然连一具尸骸都没有。

我越想越感觉奇怪,忍不住就游快了很多,追上游在最前面的少爷,就在这个时候,陡然,陈老鬼在背后叫我

“许兄弟 ”

我忙回头,这一看之下不禁吓了一跳,刚才还好好的陈老鬼,这个时候竟然整个人开始向水下沉去,他拼命地划着水,双手不停地挣扎着,可是身不由已,这个模样似乎是水下有什么东西,拉着他向下沉去。

“我过来拉你!”我忙着就要过去。

前面的少爷和黄智华听了,也忙转过身来,但是陈老鬼却焦急地说道:“别过来,水下有东西 我被拉住了。”

就算是水下有东西,我也不能丢下陈老鬼不管,当即就忙游过去,同时一把抓向他的手,可是他的手刚刚被我抓住,他的身体就整个没入了水下,我只感觉手中一沉,就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陈老鬼 ”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少爷和黄智华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顿时两人都傻了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我大概十步之远的地方,陡然翻起一个水花,陈老鬼又从中下冒了出来。但他脸上的面具已经丢了,一张脸苍白无比,两眼通红,冲着我叫道:“许兄弟,那是另一个文明的覆灭 ”说着,喷出一口的鲜血,人再次没入水中。

在最后的一刻,我看得很清楚,这老头他是咬断舌根自尽的。

在我们头顶矿工灯的照耀下,我们三人呆呆地看着水面上浮起的一抹殷红,仿佛是春天的桃花,分外艳丽无比,可我却忍不住心酸,昨天我们还理直气壮地跑去找他们理论,可是现在他们却都先后在这里送了性命,偏偏两人都死得如此地惨烈。

一个人在火中活活烧死了自己,一个却在水中咬舌自尽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陡然想起,在上面那个影昆仑风眼的墓室中,那个穿着解放前长袍的老头,一把匕首插在自己的心窝,他也是自尽的 是的,他就是陈老鬼的师父,他已经说过,他们不会死于诅咒,但是他们也一样不想死后变成怪物或者三尸神复活,所以,在知道生机断绝的时候,选择了自杀。

我摸了摸胸口,一颗心怦怦乱跳,几乎要从嗓子口跳出来,而水压在脑口,分外难受。刚才,他和我说什么来着 那是一个文明的覆灭?他至死也不忘了要告诉我这么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咯咯 咯咯 ”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诡异冰冷的笑声,我心中一惊,陡然回头,却看到丫头近在咫尺的脸。

“你 ”我大惊,拍着水慌忙后退,丫头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原本红润的嘴唇,也是苍白一片,原本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已经推动了灵动,在我们头顶矿工灯的照耀下,呈现一片死气。

“丫头,你跟哪里去了,难道你不知道大家都担心你?”少爷想要游过去,我忙一把将他抓住,冲着连连摇头。

“老许,难道你也相信那两个老头的鬼话?”少爷是死心眼,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丫头更加重要,当即就要甩开我,向丫头游过去。

“她不是丫头。”我使劲地将他抱住,拼命地摇头道。

“什么东西在下面,小心,老许 ”就在我劝阻少爷的时候,黄智华陡然惊呼出声,叫了起来。

我一愣神的当儿,陡然水下冲过来一股庞大的力量,顿时将我掀翻。我顾不上少爷,手忙脚乱地在水中乱抓,也不知道突然抓住了什么东西,如同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死死地抱住不再放手。

陡然,我整个人突出水面,在头顶矿工灯的光柱下,我看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巨大的蛇头,漆黑的蛇身,而我现在居然死死地抱在蛇身上。

我顿时就吓傻了,慌忙松手,“扑通”一声,再次掉在了水中,摔得我头晕眼花,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我好不容易缓了口气,突然身体一重,一股巨大的吸力把我的身体吸得向后退去,百忙中我回过头看了过去世,这一看我直接三魂就少了二魂半,吓得手脚发软,四肢无力,就在我的背后一个巨大的怪物,长着长长的触角,獠牙毕露,正张大口等着我,我甚至看到它猩红的开叉舌头上流出来的唾液
这个怪物不就是我们在水下墓葬中看到的所谓的龙?它怎么也来这里凑热闹?对了,既然影昆仑风眼和黄河眼是互通的,我们能够过来,它自然也能够过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要是被它吞进肚子里,只怕还不够饱的。慌乱中,我顾不上想别的,忙抽出青铜古剑,对着怪龙的脑袋就狠狠地砍了过去。

“砰砰砰 ”黄智华开枪了,一连串的枪声划破地下世界死一般的沉寂,分外刺耳。

可是,黄智华的子弹打在怪龙的身上,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我眼睁睁地看着怪龙张大了口,一口对着我吞了过来

我命休矣!想不到我居然要喂了怪龙?

就在这个时候,我背后水花四溅,一股大力冲了过来,黑色的化蛇仿佛是箭一般的冲向了怪龙,两个庞然大物撞在一起,我被两股大力一撞,再次被激起的水花抛了出去。

“该死的化蛇,我宰了你!”丫头咬牙切齿的声音努道。

转身一看,只见化蛇和怪龙如同是上次一样,纠缠在一起,而丫头手里握着一面古怪之极的青铜镜,对着化蛇照了过去。

“哧”的一声响,顿时一道耀眼的光线在黑暗的地下世界亮起,我眼前一花,顿时差点就失明了,这光线实在是太过明亮,让长时间待在黑暗中的我们谁也适应不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那应该是闪电!

丫头手中的青铜镜,居然能够发出闪电?我被这个想法差点噎死,这怎么可能,就算是现在的先进科技,要轻易地操纵高压电发出如同是闪电一样的光,也不是能够像丫头那样轻而易举的事情。

化蛇被青铜镜的闪电击中,顿时就在水面上翻着身体痛苦地扭曲着。

“老许,快帮助化蛇,否则就完蛋了。”黄智华惊恐地大叫,我一愣之下,明白过来,化蛇是在帮我们,而如果让怪龙占了上风,那么我们都得喂龙。

顾不上多想,我举着青铜古剑,对着怪龙恶狠狠地杀了过去。

陡然,丫头的嘴里发出一声尖厉的嘶叫,根本就不像人类的声音,我吓了一跳,抬头向丫头看去。丫头已经泡在水中,可是她身上的金缕衣却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居然一点水珠子都没有,比我们沉重的水靠好用得多了。

只是丫头的眼睛,依然是死气沉沉,看不出丝毫的生机,而原本和化蛇缠在一起的怪龙,一个翻身放开化蛇,对着丫头冲了过去,虽然 虽然我们都知道丫头已经不是原本的丫头,但是还忍不住为她担心,我正欲提醒她小心的时候,丫头整个人已经站在了怪龙的身上,怪龙高高地昂起头来,将丫头托出了水面。

这个多么惊心动魄而又诡异莫名的一幕?一个穿着金缕长裙的女子,昂然站在一条类似于龙的怪物身上?

“丫头 丫头 ”就在这个时候,少爷趁着我和黄智华都不注意,拼命地向丫头游过去。

“不要,少爷快游回来!”我慌忙叫道,但我距离少爷甚远,已经够不着,而黄智华担心我,早他一步向我这边游过来,这个时候两人也拉开了距离。

“咯咯 ”丫头的喉咙口发出古怪的声音,似乎是笑,我抬头看向丫头,她原本美丽的脸上扭曲成狰狞恐怖的笑容,一如王全胜等人死后的模样,可她的喉咙,发出诡异之极的笑声。

黄智华已经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一动不动地浮在水面上,呆呆地看着丫头。

“少爷,快回来!”我匆忙叫道,但是少爷距离丫头已经越来越近。我忙向少爷那边追了过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高爷着头附在水面上的怪龙,陡然一个低身,对头少爷俯冲过去。

几乎是没有丝毫悬念的,少爷就那么一口被它咬在了口中,尖利的獠牙顿时就将少爷整个人咬成了两截,肠子带着猩红色的鲜血,顿时将浑浊的地下水染红。

“少爷 ”黄智华和我同时尖叫出声,只是一切都迟了,这个素来爱胡说八道、百无禁忌的少爷,居然就这么葬身在龙腹中,我感觉眼眶中似乎有滚烫的液体流出。我抬头看向丫头,可是换来的,依然是丫头脸上扭曲狰狞的笑,以及喉咙发出古怪的“咯咯”声。

少爷的身体被龙怪咬成两段,居然没有马上死去,他的上半截身体艰难撑出水面,冲着丫头大声叫道:“王若男!王若男!王若男 ”

一连叫了三声,少爷的半截身体“扑通”一声掉在了水中,在水光中下沉,我清晰地看到,少爷的脸上居然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甘地瞪着,我眼睁睁地看着少爷的半截身体缓缓地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丫头的脸上似乎出现了短暂的迷茫,喃喃自语道:“王若男 王若男是谁,为什么似曾相似?”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仰头看着她,她就这么高高在上地站在怪龙的身上,我已经没了泪水,早晚都是要死了,下一个也许就是我,只是少爷死得实在不值,我想要哭,但张开口,发出的却是类似于丫头那狰狞的古怪笑声
“咯咯咯咯 ”

“为什么?”丫头讷讷地念叨了两句,然后喉咙口发出“咯咯”的古怪笑声,扭曲着脸狰狞而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 我已经死了吧?”说道这里,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举着手中的青铜镜,对着我道:“来吧,站上你的化蛇,过来吧,让我们把这宿命再次完结 ”

我们的宿命?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只是看着丫头,什么宿命,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瞬间,我只感觉头痛如裂,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是偏偏什么都没想起来,只感觉心痛如裂,好像突然被谁狠狠地刺了一刀。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腰部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只见化蛇巨大的脑袋就靠在我的身边,这一次我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觉,几乎我连想都没有想,一手按住蛇的头,爬到了化蛇的背上。

“老许,你干什么?”黄智华惊呼道,“老许,少爷他 ”

“少爷死了,我们都会死!”我一边说着,一边脱掉防毒草面具,扯开塑胶防毒手套,将青铜古剑死死地抓参手中,与丫头遥遥相对。

“咯咯 咯咯 这才对嘛!”丫头在笑,只是笑容扭曲成诡异狰狞的模样。

她不是丫头,她不是王若男 她只是金缕妖尸而已。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几乎不敢再想下去。过了一会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诅咒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个谁也回答不了的问题,我却忍不住要问,很本能地一种行为,就好像人类的吃饭穿衣一样。

“那是一种蛊虫而已,饲养在水中,它们依附阴玉而生,只要附在人体,就会破坏人类的大脑,咯咯 咯咯 ”丫头笑着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震惊地问道。

“因为我就是蛊虫 ”丫头笑得更加疯狂。

“她就是蛊虫?”我不解地看着她,这如何解释?耳边却听她继续说

“蛊虫分三种,也就是你以前说的三尸神,咯咯,你真聪明,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尸体遇到阴玉,就会产生蛊虫,蛊虫异变进入人体,获得人体的控制权力后,那个人从本质上来说,也就是已经死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是能够动的 比如说教授和老卞。”丫头狞笑着解释,似乎在说着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比如说她自己?

我没有动,她果然已经不是丫头,而一个被蛊虫占去了身体的傀儡,不 不不 她已经死了,成了和王全胜、教授一样的怪物,更加恐怖的是,她居然拥有了人类的智慧和原本的记忆。

我想起陈老鬼临死前的话 那是一个文明的覆灭!既然如此,所有的一切不合理、不正常似乎在这里都是合理的,正常的?

也许,他们有着我们所不了解的科技,创造出了这种活死人?如同广川王陵里面那些黑色的尸体?猛然,我心中一动,我一直都不明白,广川王陵中的黑色尸体,到底是怎么弄成的,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它们也是三尸神的一种,被蛊虫控制下的产物,只是 那些原本都是人啊?

他们是生前被蛊虫控制的还是死后?

想到那些脚下戴着铁链的黑色尸体,我心中已经明白,这些人势必本来就是奴隶,活活被制成了黑色尸体 而在蛊虫的控制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变,这些尸体腐烂得非常缓慢,一如王全胜的尸体,在死后大半年,都没有怎么腐烂,甚至他的尸体出现在太原东门,被人误以为是新尸而报案。

好残忍、好恐怖的法子!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抬头看向丫头 我举着青铜古剑,感觉手掌和“天残地缺”四个鸟篆紧密贴合在一起,有一种骨肉相连的奇怪感觉。

“砰”的一声响,就在这个时候,黄智华眼见丫头不注意他,居然对着怪龙放了一冷枪,但是就这么一下子,却将怪龙激怒,庞大的身体一扭之间,已经对着黄智华冲了过来,我吃了一惊,少爷已经葬身龙腹,我可不能让黄智华也栽了进去,忙挥舞着青铜古剑就要过去支援黄智华,却忘了自己还站在化蛇的背上。

化蛇似乎知道我的心意,陡然迎着怪龙游了过去,我挥舞着青铜古剑,对着龙首上狠狠地砍了下去。这哪里是什么龙了,就是一怪物,我是越看它越丑,庞大而臃肿的身体,脑袋上更着一个个的脓包,如同蛤蟆一样,两根粗大的触须

那怪龙似乎很惧怕我手中的青铜古剑,一个回首,躲了开去,而就这个时候,我眼前一花,一道耀眼的白光亮起,对着我的眼睛刺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忙闭上眼睛,唯恐被猛烈的亮光刺瞎眼睛。就在这么一瞬间,我的耳边传来一声嘶吼,同时脚下的化蛇好像是站立不稳的样子,扭曲着身体。我忙睁睛,只见化蛇九条尾巴全部扭曲向前,把我护在中间,而它其中的一条尾巴,居然血肉模糊,似乎是伤得不轻。

我抬头看着站在怪龙身上的丫头,她再次抬起了青铜镜,我们距离很近我看得很清楚,青铜镜呈现诡异的八卦型,而在中间,居然刻着一个鸟篆的“姬”字,又是这个该死的“姬”字。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字说不出的反感。

而就在这个时候,黄智华再次蹿了过去,趁着丫头全神贯注对付我的时候,举着军用刺刀,狠狠地对着龙怪的腹部刺了过去。

这龙怪大概是南川蟒蛇的同类,痛觉反映迟缓,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黄智华已经拔出军用刺刀,再次狠狠地刺了过去,大概不把龙怪刺个十七八个窟窿,心中就不好过。

龙怪痛得一个翻身,差点就将丫头摔了下来,饶是如此,丫头手中的青铜镜一偏,一道紫色的闪电,狠狠地打在了地下河水中,激起水中一片噼啪乱响。

龙怪一个回身,把黄智华狠狠地甩了出去。

“小心!”我大声叫道,忙举着青铜古剑,对着龙怪的头上砍了过去。丫头手一扬,一道闪电就对我射了过来,化蛇高高地抬起一条尾巴,“嗖”的一声,闪电狠狠地击在化蛇的尾巴上,顿时我的鼻子里就闻到一股焦臭味,化蛇痛苦地扭曲着尾巴

黄智华在水中翻了个身,再次对龙怪游了过去

“你别过来!”我高声叫道,只希望黄智华能够远远地避开。

这次,黄智华显然听到了我的声音,冲着我苍凉笑道:“老许,难道我们还想出去吗?”

原来他也是抱了必死的心 又是一道闪电,目标直奔着我的心脏部位射了过来,我不禁大惊,要是被这闪电打中,我岂不是外焦里嫩,被电得噼里啪啦的?我一时之间,哪里还顾得上黄智华,躲避已经来不及,我本能地举着青铜古剑,迎上了那道闪电。

“噌”一声轻响,青铜古剑和闪电硬生生地碰在一起,我只感觉手中一重,差点就握不住青铜古剑,心脏似乎都向下一沉,分外难受。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青铜古剑居然不导电,硬是挡住了丫头手中的青铜镜发出的闪电。

我莫名其妙的感觉,丫头手中的青铜镜,似乎 和我手中的青铜古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许是一个铸造师父打造出来的,想想也是 同一个年代的两件神器,青铜古剑历时千年之久,依然锋利不减当年。而青铜镜也一样,数千年的时间流逝,它依然在金缕妖尸的手中发挥着作用。

我现在终于明白 为什么陈老鬼要说,那是一个文明的覆灭。

是的,那确定是一个文明的覆灭,我们的老祖先确实掌握了某些我们现在人都不能够理解的科技技能,比如 我手中的青铜古剑,比如,丫头的青铜镜。

只是现在的丫头,不,应该说是金缕妖尸,她已经不是丫头了 满面的狰狞,高高地举着青铜镜。一道道紫色的闪电在漆黑的地下世界亮起,又被我挡了回去,没有挡得了的,都落在可怜的化蛇的尾巴上。化蛇原本的九条尾巴,至少已经有七条被炸得血肉模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我的手臂都开始麻木,几乎连剑都举不动,而对面的丫头,居然也停下了攻击,托着青铜镜呆呆地看着我。

我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松懈,但就在这个时候,丫头看了看手中的青铜镜,陡然将它抛进水中。“当”的一声轻响,青铜镜入水,几乎是连水花都没有溅起,在水面上翻了个身,缓缓地沉入水底。

我看着丫头,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将青铜镜丢弃,而丫头的脸上居然出现奇异的酡红,神色说不出的古怪。

“来吧 让我们的一起归于宿命吧!”丫头狰狞疯狂地大笑,整个脸全部扭曲变形,原本一张漂亮的脸蛋现在已经形同厉鬼。说着,在我还没有回过神的瞬间,她连带着怪龙,对着我狠狠地扑了过来。

我“啊”了一声,举着青铜古剑迎了上去

我手中的青铜古剑几乎没有遇到丝毫的阻拦,直接刺入丫头的心脏部位,她脸上原本狰狞扭曲的笑容渐渐消失了,转而变成一种痛苦,原本已经死气沉沉的眼中,出现了一层水雾

“你 杀了 我?”丫头看着刺入她胸口的青铜古剑,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眼眶滚落在脸上。

“你杀了我 这是我的宿命所归 ”丫头的身体如同是风中的树叶,缓缓向后倒去,我看着她身上穿着金缕衣,脸上带着泪痕,千年 万年前 似乎也曾经有过这么一幕!

我杀了她?我杀了丫头?我真的杀了丫头?

但是,她是丫头,还是金缕妖尸?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借用王若男的身体 而我手中的青铜古剑,插入她的心脏。

我呆呆地看着丫头的身体倒在地下河水中,中偿过一瞬间就沉了下去,如同刚才少爷的尸体一样 原本坚韧的金缕衣,为什么挡不住青铜古剑?

这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当初 在广川王陵的时候,那个穿着金缕衣扭动着的尸体,明明可以挡住我的青铜古剑的,为什么丫头挡不住,难道金缕衣也有仿制品?

我看着手中的青铜古剑,没有残留下一丝的血迹,甚至,它连给我留下一点避想的机会都没有。

丫头就这么死了,死在我的剑下,而少爷却被龙怪给吞了。那个该死的龙怪,一念至此,我不禁大怒,就要找龙怪拼命,但是,茫茫水面上,哪里还有龙怪的影子?

整个水面上,只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连黄智华都不见人影。我记得很清楚,当丫头开始发起攻击的时候,黄智华开始还帮着我放冷枪,后来又扑向了龙怪,可是后来 后来,在丫头一道道紫色闪电的攻击下,我自顾无暇,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难道他也死了?

我满心地彷徨,整个地下世界,如今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张口想要呼叫,可是喉咙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但是,我还站在化蛇的身上,前面的不远处,那处气势恢宏的水上墓葬就在眼前,化蛇似乎知道我的心意,托着我向水中的高台游了过去。

我如同是在梦中,一切都变得恍恍惚惚不再真实 我,我一定是在做梦,要不,我怎么会踩在洪荒猛兽的身上

我的脚下踩着如同白玉一般的石阶,如同是梦游一样,一步步地顺着石阶向上走,似乎在石阶的尽头,有我渴望已久的东西,那个或者就是我的 宿命?

我抬头看过去,那应该是一个白玉高台,呈现八卦形状,这样的高台我曾经见过,同样是修建在水中的,那次在广川王陵中,八卦阵的中间,用铁链绑着的就是我手中的青铜古剑,而这一次,八卦阵的中间,绑着的又会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就是我自己?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我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想法?

现在,我的心中似乎已经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了,只是本能地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脚,走向那属于我的宿命所归。整个天与地之间,只剩下死一般的黑暗。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在呼唤,又好像是数千年前功尽弃,同样的路,我似乎已经走过一次

我的心中没有丝毫的喜悦,也没有丝毫的悲哀,不再惊恐莫名,也不再彷徨,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人类的喧嚣离我远去,剩下的只有那 一阶阶雕刻着奇异花纹的白玉石阶,仿佛我生命的一切意义,都在为了将来有那么一天,在这里走上一遭。

九九八十一阶石阶,我没有数,却清楚地知道是多少 我终于站在最顶端,然后,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八卦阵的中间

八卦阵的中间,层层叠叠的铁链锁着一个人 当然是个死人,数千年前就死去的死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感觉到一股难以容忍的悲愤和痛苦,似乎来自自己的心灵深处有着某种震憾。

铁链从那具尸体的胸口琵琶骨、肩胛上穿过、手足四肢以及脖子上都缠绕着铁链,分成八股,分别在八个方位绑在八卦阵的柱子上,将这个尸体凌空悬挂在八卦阵的中央,而尸体的脚下,却是阴阳两极的太极图。

这模样,岂不是和水下墓葬中那些石柱上绑着的青铜人佣一样?同样都是铁链穿过琵琶骨,残酷的捆绑方式,而在他的脚下,却悬挂着另外的半方“天残地缺”的古印。

但是这次捆绑的,并不是青铜人佣,而是真正的人类 虽然他已经死了数千年之久。

我忍不住仔细地打量着这具尸体,数千年之久,尸体一点也没有腐烂的迹象,甚至他裸露在外的手臂还保持着肌肤的本色,绝对不像是一个尸体应该有的颜色,他的脸上戴着青铜面具,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脑后是长长的头发,漆黑闪亮,似乎还在闪动着生命的光泽。

敛服是一身黑色的长袍,数千年的时间过去,依然闪动着光泽,华贵异常,丝毫也不比穿在丫头身上的金缕衣逊色分毫。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害怕,只是心中发酸难受 为什么,他会被绑在这里?

为什么?

没有人能够回答我这个问题 丫头说,那是宿命所归!

丫头,我为什么要想到丫头?我脑海深处一阵刺痛,眼前也是模模糊糊,我像是中了邪,身体不受控制,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地向八卦阵的中间走去。

直到与那具黑袍尸体对待,我愣愣地打量它,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角有液体流出

隔了好久,我情不自禁地颤抖着伸出手去,摸向它的脸。我渴望它就像所有的尸体一样,在瞬间尸变,几乎是一种病态的渴望,疯狂而强烈!

可是它却一动都不动,我轻易地摘下他脸下的青铜面具。

我的喉咙口发出痛苦的呻吟,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愣然地看着锁在八卦阵中间那个男子的尸体,是的 这是一具男尸,数千年之久他的尸体丝毫也没有腐烂,脸上一片的祥和,没有黄河龙棺诅咒下死去的人脸扭曲变形的恐怖。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张脸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是的,男尸的脸居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不不不!他就是我自己,我如同是在照着镜子一样式。

我拿着那个青铜面具看了看,慢慢地将它戴在自己的脸上 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回荡着

“你是谁,为什么要来到这片死亡的世界?”

我脑中一片空白,想要回答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本能地问道:“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在死后还被绑在这里?”

“我是活着一直绑在这里,直到死亡 为了我华夏子民,我愿意永远在这阴暗的水牢 ”一个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似真似幻。

“华夏子民?”我陡然惊问道,“你是谁?”

“魔皇鬼蚩 我和妖族大战,不幸战败,为了我的华夏子民,我被锁在这阴暗的困地水牢里!除非天残地缺、化蛇成龙,否则,永世不得出去 ”

我陡然心惊,猛然明白过来,原来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的含义居然如此?

八卦甲子象征着时间永恒不变的困锁魔皇,太乙八卦阵中锁着魔皇鬼蚩,只有等到化蛇拥有龙骨、天残地缺的时候,他才有出去的希望?

可是,为什么他是魔皇,而不是黄帝?难道我们华夏的祖先竟然是他这个魔皇?

我感觉我的思维越来越糊涂,眼前一片朦胧,似真似幻。不知道我身处何地,模糊中,我似乎感觉有铁链穿过我的琵琶骨,层层叠叠地缠绕在我的身上,将我锁住,痛彻心扉!

不 我还能够思考吗?我还活着吗?难道我真的被锁在了太乙八卦阵的中央?我的脑海深处一阵刺痛,随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终结-尾 声

当我再次回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躺在黄河龙滩上,大雨泼洒在脸上,我不知道是怎么清醒过来的。我艰难地站了起来,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黄河龙滩上,黎明时分,天空中大雨倾盆,黄河水就在我眼前奔腾怒吼,咆哮着冲向远方。
天空中,紫色的闪电撕裂天幕,狠狠地发泄着天威,隐隐之间。我似乎看到了雨夜星空图背后身着金缕衣的少女,那一颗晶莹闪亮的泪珠,似乎还挂在脸上。
完了都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忍不住仰天大笑丫头死了,少爷死了,黄智华那个军人也没有出来甚至我不知道我现在到底是生还是死?
我茫然地握着一方金帛,仔细地看了看,金帛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我不认识的鸟篆。随手将金帛抛进黄河中,浑浊的浪花卷过,金帛瞬间被吞噬,只剩下滚滚黄河水,在我面前咆哮而去.。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评论
  • 张凡:

    太凄惨了,丫头没了,什么都没了…

    回复
    • 大妈:

      盗墓笔记,藏海花沙海,大漠苍狼都看了,这本书写的真不咋地,拉低了南派三叔的档次,还剩下一本怒江之战都不想看了

      回复
  • 张凡: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三叔每一部作品中的女主角有一种莫名的好感,每当有一个离去,我都会不想再读下去…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同感啊,因为三叔写的小说里面女的很少,而且都很含蓄,不像很多小说里爱来爱去情话一大堆

      回复
  • 游客:

    还可以,顶起

    回复
  • 太特么虐了Q_Q:

    太特么虐了Q_Q

    回复
  • 小瓶子:

    果真不是三叔写得。。。。

    回复
  • 虐心:

    丫头。。

    回复
  • 墨靇:

    干嘛这这么虐的剧情!!!

    回复
  • 无相:

    为什么都死了,只留一个人!太虐了

    回复
  • ~~:

    ~蚩尤是好的!黄帝是妖族!?这是真的?!

    回复
  • 喵喵:

    为何结局那么悲壮?!!!

    回复
  • 。。。:

    好虐!!!

    回复
  • 02200059:

    宿命——苏铭

    回复
  • 茧:

    结尾也结的太快了吧,少爷死的太草率了吧,这就没了?!!

    回复
  • 某年冬季:

    果真不是三叔的作品,三叔擅长推理和分析,而这部作品强调情节过程,更像是天下霸唱的。

    回复
  • 一个人在练习一个人:

    好虐心啊QAQ

    回复
  • 真相呢:

    为什么我居然稀里糊涂得就看着看着就完了。。

    回复
  • 李子仪:

    丫头,怀念啊,被深爱的人杀死两次,可怜,鬼蚩,伟大啊,被锁在这永不超生却丝毫无怨言许三庆,可怜啊,到头来,虽然胜利了,可这胜利却让他失去了一切,深爱的丫头,生死兄弟少爷,真心朋友老黄,朋友等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又让我想起了阿宁,阿宁也是对无邪有好感,应该也是喜欢无邪的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秀秀,阮灵,王小媛,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讨人喜欢[心]爱情也是很含蓄的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秀秀,阮灵,王小媛,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讨人喜欢[心]爱情也是很含蓄的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文锦,王小媛,阮灵,霍秀秀,彩云,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喜欢[心]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文锦,王小媛,阮灵,霍秀秀,彩云,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喜欢[心]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丫头,阿宁,文锦,王小媛,阮灵,霍秀秀,彩云,梁湾,南派三叔小说里的女主角都很喜欢[心]

    回复
  • 王芳:

    看了盗墓笔记 在看这个觉得一点都不好看废话太多

    回复
    • 大妈:

      同感!比盗墓笔记差太远,降低了南派三叔的档次!

      回复
  • 羙羙:

    三叔,虐心啊!不过真心喜欢盗幕笔记!永远支持你

    回复
  • 共和国档案局:

    如果能多写一些三庆与化蛇之前的亲密关系,甚至是一些互动的话,我相信读者们会很爱看

    回复
  • 共和国档案局:

    史前文明运用的未必就是科技,很可能是一些其他方法,像仙术,道发等,总之一定与我们现代文明走的科学技术不是一条路。否则就算隐藏的再深,只要有存留就一定会被解释或者是理论上可解。而之所以到现在仍没有丝毫的科学解释,就是因为它的整体理念思路与我们不同,我们还没有掌握。不过,随着科技的多样化以及科技的精深化和对历史资料的仔细研究,挖掘细节,创新思路,大胆假设,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豁然开朗,原来史前文明的理论原理,思路原来是这样。到时候说不定我们两条腿走路,科技与新方法共同发展,相辅相成,说不定我们人类会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回复
  • 共和国档案馆:

    我看三叔书的顺序:盗墓笔记……藏海花……第二遍盗墓笔记……沙海……大漠苍狼……怒江之战……黄河鬼棺。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朋友?

    回复
    • 大妈:

      基本一样就差一个怒江之战,都不想看了

      回复
  • 与共:

    顺序惊人一致。。。

    回复
    • 共和国档案局:

      也许不光是巧合

      回复
  • 老许:

    我去,前面什么人都没有,咋一下这么多,拿我天残地缺剑来,我要去黄河眼找丫头压压惊。Q~Q

    回复
  • 浪淘沙:

    没意思

    回复
  • 伊兮儿:

    难得一部有结尾的,就是太孽了,好歹留个做伴的

    回复
  • 伊兮儿:

    三叔总得写多一章,当知道真相后,一个闪电震惊之余大家又都回来了,然后找出口出去一切都结束了,诅咒也解决了,多好啊

    回复
  • 归灵:

    这结局太仓促了吧,而且也不合常理啊,黄帝与蚩尤大战其实是鬼蚩与妖族大战,那黄帝岂不就是妖族?鬼蚩败了为族人华夏子孙被囚禁,但根据小说提到的,败方的族人不是被杀光了么?鬼蚩说他的族人是华夏子孙,黄帝后代也称华夏子孙,那我们华夏子孙的祖宗到底是谁?丫头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出轨的黄帝老婆爱上鬼蚩,被黄帝惩罚用来囚禁鬼蚩让两人相爱相杀???三叔,这些还没解释清楚呢,怎么结束了呢??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