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四卷 第四章 曾经失落的文明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我低头看向手中的青铜古剑,不错,这把被少爷称之为神兵利器的古剑,表面上看着是青铜所铸,但实际到底是什么材质?众所周知,青铜器绝对没有普通的钢铁坚硬,打造出的兵器也带有铜特有的柔韧性,绝对不会像我手中的青铜古剑这样寒光闪闪,锋利无比,甚至就算是现代工艺下铸造的兵器,也绝对不能和它相比,并且,数千年之久,它依然保留着原本的锋利。
我想不明白,现在有什么法子可以保证让某种金属保持千年不锈蚀?
黄智华不无讽刺地笑:“你也发现了?你手中的青铜古剑事实上并不是青铜器?”

我点头答应了一声,这柄青铜剑我早就研究过,它绝对不是普通的青铜器,但问题是 它的表面和普通的青铜器一模一样。
“这样的墓室,就算是用现代化的技术,用大型起重机、搅拌机等等,又需要多少财力物力?还有这些石雕,那个不知道该如何控制的机关?”黄智华说话的同时,忍不住就伸手抚摸旁边的一根石柱,这些精明的石雕花纹,如果拿出去,只怕会让这个考古界疯狂。
我呆了呆,一直以来我都震惊于古墓气势恢宏,却从来没有深究过这个问题,不错,这样的古墓 修建需要多少人力,而在古代没有现代化的技术,它是如何修建完成的?古墓的机关,如何能够千年不坏?
那星空背后的雨夜图,还有雷电等自然现象,是如何模仿而成的?我们比谁都明白,这里绝对不会真的有雷电等自然现象。
黄智华又说,刚才的石门,应该是感应式的启动,他虽然不明白原理,但有一点他知道,那就是现代化的科技只怕还无法控制这样的石门千年不坏,还能够正常地开启。
我打了个寒蝉,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突然诡异莫名地笑了笑,低声说:“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少爷好奇地问道。
“涿鹿一战,并不是中原民族的另一个开端,而是某个文明的覆灭,华夏子孙不过是在战乱的废墟上俯伏着艰难爬行,捡起了其中一点点的文明,重写谱写新的序章 那该死的老头说,那个时代,也许是个多种族存在的世界,所以,涿鹿一战,败的固然是全军覆没,而胜利的一方只怕也是赢得很不容易,甚至可能是两败俱伤。那个时代的文明,几乎全部覆灭了。而后,如果你们学过历史,都应该知道曾经有过那么一场的大水,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大禹治水,但是,这个水灾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黄智华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我。
“难道那场水灾还和这个有关?”我不解地问道。
“根据那个老头的说法,就是黄帝和蛰尤大战造成的黄河水患,到底如何,我也不清楚。”黄智华皱眉说道。

“那个大禹和黄帝好像不是一个年代的,而且还不是差了一年两年吧?”我不解地问道,历史虽然有偏差,但也不至于差那么多啊!
黄智华愤愤地骂道:“鬼才知道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有一点,我现在可以证明,那就是那老头的话也不是无的放矢,也许他说的对,黄帝和蛰尤的那场大战,只是种族之争。而且在这个之前,人类的文明曾经有过一个难以解释的高度发到,而那场战役过后,导致的结果却是,人类的文明开始后退。”
我的心砰砰乱跳,人类的文明曾经高度发达 这怎么可能?
一直没说话的少爷突然摇头道:“历史上四大文明古国,都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比如 埃及的金字塔,我不相信古代人如何能够修建那样庞大的墓室,就如同我现在也无法相信,这座地下宫殿般的墓葬,乃是修建在数千年前,老许,你相信吗?”
我点头,如果这座庞大的地下墓葬有朝一日见得天日,那么也绝对不让埃及的金字塔独美与前。
黄智华抬头看着墓室甬道顶部,同样是用雕刻着繁杂花纹的纯白色石板铺成,气势恢宏中透着一种压抑的诡异,他接着说道:“我查过很多关于黄帝与蛰尤的历史,传奇中,黄帝本姓姬,由于发明了轮子的车子,后辈人为了纪念他,所以有了轩辕这个姓氏,但是,很多古籍上面都记载了,他 是个四面怪物。”
“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他是个怪物,有着四个脑袋,四张不同的脸面分向东南西北四方 ”黄智华低声说道。
我脑子里轰隆一声,四面怪物?那张古印不就是如此?难道说,那个古印居然是黄帝遗物?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感觉好像坠入了万丈深渊,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很多事情,该死的老头并不愿意多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弄玄虚。”黄智华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又道:“不过,他隐约透露出来,好像南爬子一脉为了追查这个所谓的历史真相,几乎每一代的人都将老命送进古墓中,直到他这么一代,才算多少摸清楚了一点关于影昆仑风眼的传闻。”

“也就是说,那个该死的南爬子老头早就知道影昆仑风眼中葬着的人物不同凡响?”我心中憋着一把火,他妈的,他自己为什么不下来,偏偏要我们这些外行进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升起一股邪火,要是丫头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用他的脑袋祭祀丫头的亡灵,我一定要将他的尸体丢进黄河陪葬。
“如此说来,黄河眼里的那个 ”少爷似乎想到了什么,震惊的问道。
“你们去的广川王陵,可能就是黄帝的墓葬,而黄河眼里埋葬的,有可能就是蛰尤,那方古印不是镇河印,而是镇压魔王的。”黄智华叹了口气说道,我突然心中一动,想起在上面的时候那个自杀的老头留下的几行字,难道说他也发现了什么
影昆仑破,黄河眼干,鬼棺开,魔王现?
而现在,我们在影昆仑风眼里,如何才能够破?破了又如何?我不想追查什么历史的真相,但是我想或者出去,人生苦短,我不想将我的肖白白地葬送在这里,给某个数千年前的死人陪葬。
“那 是什么?”突然,少爷拉了我一把,结结巴巴地说道。
“什么?”我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心中有点模糊,似乎抓住了某样东西,仔细去想,偏偏什么也想不起来。我一边说话,一边慢慢顺着甬道向内走去,速度快不快,不,应该说是很慢,因为一路上少爷都对那些大石柱子上的雕刻研究半天。
“好像有个人 ”少爷结结巴巴地指着前面说道。

“人?”黄智华和我同时大吃一惊,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前面的一根大石柱子背后,露出一只黑色的鞋子,隐约看着好像趴在地上的。
这地方会有人吗?我心中大惊,向黄智华使了个眼色,三人放轻脚步,走了过去,越接近越是看得明白,那应该是一双旅游鞋。
“那是 丫头的鞋子。”
“丫头?”少爷闻言,快步抢了过去,我怕少爷莽撞闯祸,也忙跟了过去,毕竟这地方有着太多的诡异。当转过柱子,我顿时就傻了眼,天 那确实是丫头的鞋子,不光鞋子,还有水靠、防毒面具、背包等等,都端正地放在石柱的背后,但是丫头的人却不见踪影
“丫头 ”少爷忍不住惊呼出来,声音在空荡荡的墓室甬道内回荡着,嘶哑难听。
我看着黄智华,他也正好向我这边看过来,丫头居然比我们先一步跑进墓室来,但是她人呢?她的东西都在这里,不 不可能,在这样的墓室内,丫头不可能连手电筒都丢了,我已经看到少爷从丫头的背包内翻出了手电筒等东西,应该说,丫头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她居然把随行的工具、武器全部丢了?
难道说,她已经不需要照明工具了?在这漆黑的地下,不需要照明工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已经死了?

我被自己的这个推理吓得打了个冷颤,忍不住四处看了看,墓室的甬道已经快要到尽头了,前面就是两扇石门,同样雕刻着麒麟与那少女的浮雕,雕工精湛无比,也许 真正的墓室就在前面?
我看着那个容貌和丫头相似的少女浮雕,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如果丫头真的不幸遇难,那么她的尸体呢?为什么只有她的东西留下,却不见她的人?
“不对劲!”突然黄智华叫道。
“什么不对劲?”我被丫头的事情弄得烦躁不已,闻言没好气地问道。
“你们看 ”黄智华从地上捡起丫头的手电筒,拧亮后照着地面上说,“你们看,这三排脚印是我们三人进入的,但是 如果丫头进入过,为什么这地上没有脚印?”
我顺着手电筒的光柱看了过去,果然,纯白色的石头打磨而成的地面上光滑无比,虽然数千年的时间没有开启,上面布满灰尘,但正因为这样,反而让我们的脚印更加清晰无比,可是,地上只有三排脚印,除此之外,连灰尘都没有惊起。
除非丫头长了翅膀能够飞进来,否则,她是如何进来的?不但地上没有留下脚印,就连摆放着水靠与鞋子的地上,也没有丝毫人走过的痕迹,这 怎么可能?

我转身,看着不远处的甬道尽头的石门,越看越说感觉心惊胆颤,似乎整个石门上的少女雕刻正对着我盈盈而笑,说不出的诡异莫测,隐隐透着一股的妖气。
“不管那么多,我们先进墓室看看。”我死死地盯着距离不远的墓室大门,狠狠地说道,如果丫头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老子非得将墓室的主人挖出来挫骨扬灰不可。
少爷和黄智华也赞同我的意见,毕竟这个墓室内已经出现了太多不可解释的现象,就算再出现一些诡异莫测的事情,我们也能够接受。但问题是,事不关己,关心则乱,原本我们都是站在一个局外人的态度研究这个古墓,而现在却震惊地发现,原来我们好像也和这个古墓有了某种特殊的联系。
我不禁想起在水台下面那四根柱子上绑着的青铜人佣,那种说不出的熟识感觉 仿佛绑着的就是我自己。
我闭上眼睛,努力地回想着进入这里的一切,似乎 一切都与那个少女浮雕有关,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就是这个墓葬的女主人?黄帝的女人?
很快,我们三人已经快步走到石门前,我四处看了看,这次的石门前并没有任何装饰品,没有麒麟,也没有石瓶,空荡荡地看着有点冷清,最重要的是,我四处看了看,居然找不到打开的机关。
石门严丝合缝地关闭着,想要打开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用炸药?”我转身征求黄智华的意见,我记得他带着炸药的。
“不成吧,只怕会塌方,弄不好将我们都活埋在这里。”黄智华苦笑着摇头,拒绝我的要求,四处看了看说道:“应该有机关可以启动的。”

他妈的,我也知道应该有机关可以启动,问题是 这数千年前古人的思想我是捉摸不透,天知道他将机关开启的法门安装在什么地方?猛然我想起一件事情来,好像自从我们走进影昆仑风眼,所有的墓室石门机关都是自己开启的,并不是我们寻找到机关的开启方式打开的。
为什么?难道我们的运气特别好?这不可能吧!还是冥冥之中真的有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安排?
“老许,你看这里!”少爷一双手在石门上乱摸,突然高声叫道。
“看什么?”我被他猛然一喊吓了一跳,皱眉问道。
“这里有个缺口,在麒麟的口中,你过来看看!”少爷说。我好奇地走到石门的近前,顺着少爷的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个麒麟大嘴微微地张开,由于是浮雕形式,两颗獠牙都落在外面,看着分外恐怖和逼真,里面确实空荡荡的,有着一个老深的缺口,两指来宽,深度却不知道。
“这可能就是石门开启的机关。”黄智华也凑了过来。

我点头,想了想说道:“大概有钥匙什么东西,只不过,现在去什么地方找钥匙?”我一边说着,一边又在石门前看了看,石门前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别说是钥匙,除了灰尘,连块碎石头都没有。
“那怎么办?”少爷明显地急了,团团乱转,让我赶紧想办法。
我心中比少爷更加着急,死死地盯着石门上,钥匙 麒麟口中的那个缺口绝对是锁孔,只是钥匙在哪里?经历了数千年之久,也许钥匙早就丢了?如果当初钥匙没留在这地下墓葬中,只怕现在就算是翻遍古墓,也绝对无法开启石门。算了,死马当活马医,不如随便找个东西试试,现代的开锁工艺可是很先进。
想到这里,我把自己的想法和黄智华说了一遍,黄智华也赞同,与其站在墓室门口想破了脑袋,还不如实验一下。他首先拔出军用刺刀,对着麒麟口中就捅了下去

军用刺刀一点点地没入麒麟口中,却没有我们渴望中的机关开启、石门打开的现象。
“没用!”黄智华摇头,正欲拔出军用刺刀,猛然一声惨叫,整个人向后面倒了过去。
“怎么回事?”我大惊,忙冲过去扶起黄智华,却见他脸色苍白如土,嘴唇直哆嗦,指着石门说,石门上有电流,好强大的电流,若不是他闪避得快,只怕就被活活地电死了。
电力 这个地上怎么会有电流?电力设备不是近数百年才发明的东西吗?这个地下墓葬中怎么会有强烈的电流?我一念未了,陡然少爷惊呼出声,我抬头看过去,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忙一把拉过少爷,另一只手拉着黄智华,三人匍匐在地上,原本平静如死的墓室内,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只见原本被黄智华插入麒麟口中的那把军用刺刀上发出耀眼的白光,随即这把钛合金打造的军用刺刀,居然在白光中一点点地消失了
直到白光全部消失,我才壮着胆子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心地走到石门前,看向那只古怪的麒麟石雕,猛然一惊,它眼珠子居然转动了一下,我忙留神再次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
我眼花了,刚才让那耀眼的白光耀花了眼?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麒麟浮雕,还是那个样子,石头还是石头,哪里眨眼睛了?

“老许,你小心!”少爷急切地叫我。
我答应了一声,仔细地看向麒麟浮雕,只见那个原本两指来宽的槽口内,出现一些黄色的斑点,很明显是强烈的电流烧焦的痕迹,证实了那些电流的强大,并不是幻觉或者是故弄玄虚。
奇怪 这地方哪里来的电流?难道说,这个地下墓葬居然还拥有小型发电厂不成?利用天空中的雷电?那更加不可能,就算是现在的科技,人类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强烈的电流白白地浪费。可是,古代人怎么会懂得使用电力?难道真如黄智华所说,那是一个曾经失落的文明?那个时代的人类,掌握了比现在更加先进的科技文明?
“老许。也许 这个槽口的钥匙是你的青铜古剑。”少爷突然低声说道。
“青铜古剑?:我闻言暗道,不错,这青铜古剑本身就极端的不寻常,而且是被单独地绑在八卦阵中,又是在广川王陵内找到的。

八卦阵 难道说,广川王陵中的那个八卦阵与我所看到的那十六个字有关?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如今虽然不知道那所谓的神机鬼藏到底是什么意思,化蛇龙骨这两样怪物好像都已经出现了,而天残地缺到底是指我手中的青铜古剑,还是指那方古印?那方古印到底是镇河印,还是镇压魔王蛰尤的宝印?
“老许,你在想什么?”少爷见我久久不出声,问道。
“你说得对,也许这边青铜古剑就是开启墓室石门的钥匙,我试试。”我说,黄智华让我要小心电流,他可真是心有余悸。
我拔出青铜古剑,犹豫着要不要插进槽口内,刚才黄智华插入军用刺刀的情景我们都看到了,而且他的军用刺刀应该是被强烈的电流融化了,连渣都没有剩下,要是青铜古剑插入槽口,最后也被电流产生的高温融化,上古神兵利器岂不是毁在我手中?
但转念一想,要是不能打开墓室的石门,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都成问题,而且丫头如今生死未卜,古董 宝剑 上古神兵利器,又关我什么事?想到这里,我径自举着青铜古剑,缓缓地插进麒麟浮雕口中的槽口。
看着青铜古剑一点点地没人麒麟浮雕口中的槽口,我心中升起一种怪异莫名的感觉,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百味纷杂,以及莫名的惊恐
由于怕像刚才一样麒麟浮雕产生大量的电流,我在将青铜古剑插图槽口后,拉着少爷慌忙退后了几步。但是,出乎我的意料,这一次麒麟浮雕并没有产生大量的电流,石门内部传来“咔嚓”一声轻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接着,原本已经被我插入槽口内的青铜古剑居然缓缓地退了出来,似乎里面有着什么阻力,将它推出。

“啪”的一声,青铜古剑掉在地上,我慌忙从地上将青铜古剑捡了起来,用力地抓在手中,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握着这柄青铜古剑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安全感。
“看样子我们赌对了,石门打开了 ”黄智华低声说道。
果然,在青铜古剑掉在地上的瞬间,原本严丝合缝的石门,缓缓地裂开了一个口子,但没有像开始的那个大门一样完全地向两边打开,我抓着青铜古剑,缓步向石门走去,一步 两步
短短的两步路,我的背心却再次被冷汗湿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紧张得要命,全身的神经绷得死死的,处于快要崩溃的边缘。我用青铜古剑抵在石门上,用力地推了一下,“吱呀”一声,尘封了数千年的石门,就这么被我推开了,真看不出来,经历数千年之久,这石门内部居然一点没有坏。
少爷站在我的身边,首先用手电筒对着里面照了照,这里果真是墓室了,手电筒的光柱并不亮,影影绰绰地可以看到前面似乎有着楼台亭榭,只是一时之间却看不清楚。
我全神贯注地看着前面,却没有留意脚底下。猛然,我的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圆的东西,脚下一滑,差点当场摔倒在地上,幸好黄智华拉了我一把。

“什么东西?”我忙看向地上。
“啊 这不是丫头的镯子吗?”少爷举着手电筒,照在石门入口的地方,两截断了的玉镯,掉在地上,由于这是古代的玉镯,整体都是浑圆形态,如今锻炼开来,被我踩着难怪滑得很。
这确实是丫头的镯子,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南爬子老头找我喝酒,将一对古玉镯子送给了丫头,丫头非常喜欢,一直戴在手中。只是如今怎么碎了,掉在这里?我更担心丫头,弯腰去捡地上的镯子,就在这个时候,借着少爷手中微弱不明的手电筒光柱,我清楚地看到,在门背后面,居然有一双绿色的小脚
门背后有人?
我背脊上冷飕飕的,猛然站直了身子,黄智华和少爷都不解地看着我,我冲着少爷做了个手势,指了指门后面。

黄智华的军用刺刀已经报废,取出枪握着手中,我小心地转过石门,重重地一脚将石门踢开,差点就将我的脚指头都踢烂了,然后,少爷一步抢了过去,举着手电筒对着门后照了过去。
墓室的门背后确实是有人 现在我们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但是,那不是真人,而是一个假人,看着像是用皮革做成的五六岁的孩童模样,神态娇憨得很,脸面之上都涂着颜色,数千年之久,依然是栩栩如生,丝毫没有褪色。身上穿着绿色的棉袄,脚下穿着绿色的绣花小鞋子,当然,它身上的一切都不是布料做成的,否则,恐怕早就腐烂不堪了,岂能够保存到现在?
我们三人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我这才感觉到,我的手心里湿漉漉的。少爷半天才低声问,这算什么意思,弄个假人站在门背后面?
我心想谁知道呢,古代人的思想和现代人是不同的,也许是小孩躲猫猫?但是一念未了,原本被我重重地一脚踢了过去的石门,居然无声无息地关闭起来,然后我听见石门上传来“啪嗒”一身,似乎有什么东西上锁了。
“不好 ”我已经明白这个假人的用处,设计这个墓葬机关的人就是想要我们发现石门,然后转到门背后面,注意力被假人吸引的同时,关上石门,将我们困死在里面。我一边想着,一边转首看向石门的另一半,在那一边的门背后面,也有着一个皮革做成的假人,不过这边是一个绿衣男童,那边却是一个红衣女童,年龄都在五六岁左右,大概这就是古墓中陪葬的童男童女?

少爷已经一个箭步抢到石门前,想要看看还能不能打开石门,但是,这个石门的外面还有凸出的浮雕,里面是打磨得很光滑的石头,连把手的地方都没有,石门早就严丝合缝地死死关闭,哪里还能打开!
少爷埋怨我不该那么大力地踢石门,我心中也明白,这是石门自动关闭,必须转到一定的角度,如果没有我那么一脚踢上石门,大概它是不会关闭的,但是 这个机关的设计者在石门的背后弄了两个假人,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关闭石门来研究石门后的假人,如此一来,石门就会顺理成章地牢牢关闭锁上。
但是,错已经造成,现在后悔也来不及,黄智华安慰少爷说,没事儿,大不了等下用炸药将石门炸开。
“你不是说不能使用炸药的吗?”少爷嘟囔着抱怨。
“不要说了,先找丫头要紧。”我心烦意乱,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个绿衣男童,总感觉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猛然间我想了起来,刚才在水台上的时候,曾经远远地看到一具浮尸,那不就是眼前的这个绿衣男童?
对了,我姥姥给我讲的那个故事 六十一年前的黄河眼干枯的之前,曾经有个小孩,穿着绿色的棉袄,四处喊着,黄河眼要干枯了,让大家储备清水
难道说,那个绿衣小孩,就是眼前的这个绿衣小孩?它没事还能够溜出古墓去透透气,溜达溜达?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呆了,再次看向那个绿衣小孩,总感觉它有说不出的邪气
“老许,你过来看 ”黄智华叫我。我忙收敛心神,不再理会那个假人绿衣小孩,转身向黄智华走去,就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眼角的余光看到,绿衣小孩的嘴角,居然扯出一抹狰狞诡异的笑
我吓得背心冷汗直冒,再次看向绿衣小孩,它依然直直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哪里有什么狰狞诡异的笑了!
“老许,快过来!”少爷也急促地叫我。

我顾不上绿衣小孩,忙快步走了过去,这个墓室比我们想像中还有庞大,从这边是看不到那边的,估计 长度大概有二十到三十米,一排排的雕花石头大柱子从中间撑起,抬头向上,高度也有七八米高,顶部是打磨得光华无比的纯白色石头铺成,而在天花板上,镶嵌着一点点的寒光,好像是镂空形状的。
“这是星空图 ”黄智华眼见我打量墓室顶部,低声说道。
“不错,确实是星空图 ”我点头,虽然手电筒的光柱让我只能看到墓室顶部的一部分,但是我依然一眼就看了出来,那确实是星空图,这些镂空雕刻的亮点,绝对不是现代工艺的抽象派艺术品,而且标准的星空图,我想到在上面的时候,那个雨夜星空图背后的金色少女图像,忍不住举着手电筒四处乱照。
但是我失望了,这里只有纯粹的星空图,并没有少女的图像,那个雨夜星空图并不是这里的发射,而是另外形成的。

我收回目光,开始四处打量,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气势恢宏,中间有着一排排的建筑物,由于隔着远,一时之间看不清楚。我看了一眼黄智华,正好他也看向我,少爷毛毛躁躁地就要跑过去,我忙拉住他,低声说道:“小心了!”
不错,这里虽然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建筑物,但是方向与规模,正是八个面,每一个面都有一扇石门,石门都是打开的,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大体形状,四面都用围墙围了起来,八个面,分别八道门户,正好符合了八卦阵的方位。
围墙大约有四米高,同样是采用纯白的半透明石料修建而成,我不明白,这种石料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什么地方有着这种类似于玉石的石料,怎么这里有这么多?铺地的、铺天花板的、建造围墙的、黄河眼里修建棺椁的 虽然那玩意大概不能算是棺椁。
让我难过的是,整个围墙和墓室的恢宏气势来说,并不算高大,,但问题是,四米左右不算高,偏偏 偏偏就算连个人叠加,也够不着看里面。幸好八面都有石门面下。少爷早就探头探脑地举着手电筒往里面照着,只是由于面积过大,我们看不清具体里面的情景。
手电筒光柱一照之下,影影绰绰地只见鬼影无数,透着一股子的陈腐气息,压抑在我们的心头。

我又仔细地看了看石门的入口,没有门,两边都是雕刻着繁杂的石头浮雕,而这一次,这个石头浮雕居然不是麒麟模样,而是一种人身狼面的怪物,竖立在石门口
人身狼面 我心中一惊,想起刚才进入古墓的时候,我猛然回头,看到的那个影子不就是人身狼面?难道这里也和广川王陵一样有着什么护棺灵兽?
“要不要进去?”少爷低声问我。
事到如今,我们还有退路吗?不进去,墓室的石门已经关闭,难道站在这里等死不成?黄智华手里端着枪,低声对我说道:“我走前面,少爷走中间,老许断后。”
我答应了一声,将手电筒再次递给少爷,同时抽出青铜古剑,随时准备拼命。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股冷风吹来,虽然身上穿着厚厚的水靠,但还是觉得那股冷风好像一直钻进了骨头缝里,冷到了心里,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哪来的风,好冷!”站在我前面的少爷低声说道。
我回过头看了看,可是四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而这里又是在密封的地底下,哪里来的风?我满腹狐疑,却没有说话。

黄智华嘱咐少爷小心一点。
我们三人一起走进石门,出乎我们的意料,这个四面都有围墙围着的石门内,居然也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唯独距离我们不远处有着一座并不算太高的白玉石台,同样的八面体,一看就向是八卦阵的形态。
我们三人一步步地向着高台走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死一般沉寂的地下世界中,居然传来一声破锣的声音,那声音有着说不出的古怪。
“什么声音?”我惊问道。
“好像是锣的声音 ”少爷低声说道。
走在最前面的黄智华突然脸色苍白地一个转身,话也不说,一把拉过少爷,拼命地向墓室的门口跑去。

“怎么了?”我惊问,他们一跑,我怕落单,自然也只能跟着跑。
“老许,别问,赶紧走 邪门!”说着他二话不说,拉着少爷拼命地向前跑,但是就在接近墓室石门的时候,我震惊地看到原本静静地站在石门角落里的两个假人童男童女,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直直地站在了门前。

评论
  • 02200059:

    沙发

    回复
  • 02200059:

    人身狼面?阿努比斯吗?

    回复
    • 天真:

      阿努比斯是后头人身

      回复
  • 额:

    前面要炸玉面石台说没炸药,这就有了

    回复
  • 老许:

    ¥

    £

    ®

    ©

    |

    §

    ¤

    不知道说什么好,刷会屏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