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四卷 第二章 水晶宫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少爷两股颤颤,看着在睡眠上缠斗的两个庞然大物,结结巴巴的说道:老许,我们赶紧跑吧?
我正被丫头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宁,一刻见不到她,就不能保证她的平安,闻言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道:跑?往哪里跑?我也想逃跑,可是这该死的地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而且丫头至今不见踪影,想要跑也不能丢下她不管。
我四面看了看,都是水,漫无边际 除了目前我们站着的睡眠平台,根本就看不到尽头。这么大的地下水潭,难怪能够滋养出如此恐怖庞大的怪物。
转过身来,我再次将目光看着在水面上缠斗着的龙怪与化蛇,这个时候,龙怪明显的占了上风,以压倒性的优势将化蛇压在身下,眼看着不用多久,这条丑陋的洪荒九尾怪蛇就要被龙怪吞进肚子里。
哎 蛇就是蛇,绝对不是龙的对手。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响起一声深沉的叹息,好像是来自自己的灵魂深处。
我呆了呆,仔细的想要去想什么,却感觉脑海深处一阵刺痛,忙着收敛心神,不敢胡思乱想,再次将目光看着水面上翻腾的两个怪物。黄智华用力的摸了摸脸上的水珠子,低声说道:“老许,你赶紧拿个主意,我们都听你的。”
主意我破天荒的居然还笑得出来,他们让我拿什么主意,他们以为我是墓室的主人,想要来就来,想要走就走?
不!不对,我还得去帮化蛇想到这里,我“噗通”一声,再次窜入水中,向着两个庞然大物游了过去。
“老许,你疯了”水台上传来少爷的大呼小叫,我浑然装着没有听见,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跳下水去帮那个吓得我半死的化蛇?
很快,我就接近了那化蛇和龙怪,举着青铜古剑,我恶狠狠的对着龙怪的脑袋上砍了过去,正和化蛇缠在一起的龙怪,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猛然跑出来,不顾江湖规矩两个打一个的闲插手,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明显的就没有反应过来,被我一剑狠狠的砍在了脑袋上,顿时痛得狂吼了一声,用力的挣扎,水面上掀起滔天巨浪。
我早就料到如此的后果,忙着赶紧后退,而龙怪头上的鳞片也被我砍下不少,终于出了刚才的一口恶气。
由于我的加入,原本纠缠在一起的龙怪与化蛇徒然分开,化蛇从水面上再次抬起头来直奔我过来。
我心中大怒,他妈的,老子可是为了救你来着,你居然还敢攻击老子?我高高的举着青铜古剑,就对着化蛇的头上砍下去,不料它就在靠近我的时候,猛然一个回身,深深的潜入水中。
我感觉脚下一震,似乎是踩在了平地上,正不明白所以,猛然水面上一阵乱晃,我居然被高高的抬到了空中,我的耳畔传来少爷与黄智华的惊呼,回头看过去,只见少爷与黄智华都站在水台上,打着手电筒看着我。
而我现在,居然是站在化蛇的身上,化蛇高高的仰起头来,正迎上了俯冲向下的龙怪。这个时候我那里还顾得上考虑什么我会站在化蛇的身上?举着青铜古剑,对着俯冲下来的龙怪咽喉七寸处狠狠的刺了过去。
化蛇也在不断地升高中,几乎,我手中的青铜古剑,毫无悬念的刺进了龙怪的咽喉,龙怪再次发出一声沉痛的怒吼,然后身子猛然抽搐,倒在水面上,化蛇带着我,恶狠狠扑了过去,但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刚才庞然大物的龙怪,身体居然在一瞬间缩小在缩小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它居然缩小到一个普通人类大小的模样,然后身体往水下一潜,顿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靠!这是什么怪物?打不过,居然撒腿就跑?难道华夏民族的代表神圣之龙,居然是这样的懦夫?
龙怪跑了,我不禁一惊,我现在可还在化蛇的背上,这怪物没了强敌,只怕就要回过头来收拾我,想到这里,我忙着举着青铜古剑,就要对着化蛇的脑袋砍下去,这年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但是,我还是晚了一步,化蛇在龙怪潜入水中的时候,居然也一头栽进水里,连带着我一并带入水中。
我毫无防备之心,顿时就被冰冷的地下水呛进肺部,奇怪,这地下水寒冷刺骨倒也罢了,居然浑浊不见,还带着大量的腐烂的黄沙臭味。
匆忙之间,我忙着稳住身形,松开化蛇,想要向水面上游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庞然大物的化蛇身体一扭,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在我的面前,这怪物果然就是怪物。
说实话,刚才与龙怪和化蛇大战一场,虽然惊险,却将我心中那隐晦的诚恐驱散不少,如今眼睁睁的看着怪异发生,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这里是古墓—-千年前的古墓,这里出现的一切生物,都不可能是绝对真实的,天知道他们是人是鬼,是妖是魔?
刚才的那一下子,我也不知道呗化蛇带入水下多深,漆黑的水下世界中,我没有方向感,只是凭着本能向上游,猛然,我感觉水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拉扯了我的脚一下,我吃了一惊,忙着用力的蹬了过去,另一只脚狠狠的一踩,好像是踩在了某个人的头上,随即,拉住我的脚的那只手也松开了。
我心中大惊—-这水下世界有怪物,我是知道的,可是有人?不!那感觉绝对不是人,而是
我已经不敢想下去,慌忙用力的向上浮去,等到头露出水面,呼吸到空气的时候,我忍不住深深的喘了口气。
“老许,快上来!”少爷与黄智华都急促的叫我。
“哦”我手忙脚乱的爬上水面平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半晌才说得出话来,“那怪物总算是跑了!”
“老许,你也太莽撞了!”黄智华抱怨道。
我知道他担心我,也不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水中,刚才我被化蛇拖下了水底,那感觉那个抓住我脚踝的东西,绝对不是人手,而后我用力的踩了一脚,明显的踩到一个圆形的东西,单单凭着感觉,那应该是一个人的头
可是,这漆黑的地下水世界中,哪里来的人?我越想越是心惊胆颤,从少爷手中接过手电筒,在水面上乱扫。
刚才的两个庞然大物,如今都已经消失不见,漆黑的水面恢复了原本的平静,阴沉冰冷。我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十六个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难道所谓的化蛇龙骨,说得就是那两个怪物?龙怪和九尾化蛇?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青铜古剑发呆,突然,少爷轻轻的推了我一把,我吃了一惊,差点就站立不稳,再次被他推下水去,忙着抬起头来,却见到少爷脸色苍白,眼神定定的看着水面上的某一处。
我忙举着手电筒对着水面上面照了过去,远远的,漆黑阴冷的水面上,居然冒出来一个绿色的影子
“那是什么东西?”黄智华低声问道。
我摇头,想了想问他,还有照明弹不?黄智华拍了拍脑袋,说是糊涂了,忙着从背包内找出照明弹,装在枪口,扣动扳机射了出去。照明弹在漆黑的底下划出一道惨白色的弧线,落在远远的水面上,形成诡异的一个亮点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原处,那 应该是一个绿衣小孩?看得出来应该仅仅只有五六岁大,模样看不清楚,仰面的躺着,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
“是个小孩的尸体!”黄智华低声的说。
我没有说话,心中确实狐疑,这里怎么会有小孩的尸体?就算是殉葬,数千年的时间,只怕早就腐烂得连骨头都没有了,怎么还会漂浮在水面上?照明弹在水中诡异的燃烧了一下子,猛然一亮,随即陷入黑暗中。
伴随着照明弹的熄灭,绿衣小孩的尸体,居然也在一瞬间无影无踪。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心中好像被什么东西压抑着,沉重得难受。
说实话,我宁愿水面上出现某些不知名的怪物,龙怪也好,化蛇也好 千万别再出现鬼魂,虽然我还不知道,那是不是鬼?
但是,如果不是鬼,我实在无法解释,那个绿衣小孩的尸体,为什么会漂浮在水面上?诡异的出现,诡异的消失?
“老许 ”少爷叫我。
“谁的矿工灯还亮着?”我问道,我的矿工灯已经坏了,想要潜入水中去看个究竟,没有照明工具是绝对不成的。
“我的还勉强能够用,老许,你想要做什么?”黄智华问我。
“我下水去看看,你们在上面给我守着。”说着,我不容分说的将黄智华的矿工灯换了过来,带上潜水专用的头罩,带着青铜古剑,拧亮矿工灯,就要跳下水去。
少爷一把拉住了我,忙着从背包内扯出绳子,系在我的腰上。同时对我说,要是我下水5分钟不上来,他就用绳子将我拉上来。
听到他这话,我心中一动,居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详感觉 当初我们第一次来到黄河边的时候,那时候,教授还活着,老蔡带着我们去看黄河眼,也就是那么一个夜晚,我和少爷两个人,用绳子一点点的将单军送进了黄河眼中,可是再次拉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那诡异狰狞扭曲的笑 仿佛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
这些日子过去,单军的死依然是我心中的一个痛,如果一切从新来过,我绝对不会找王全胜其去买什么青铜器,绝对不会把单军孤零零的放进黄河眼里
想到单军,我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丫头的影子,在若水荒唐的时候,我无意中见到了她的身体,本来以为她会生气,结果 她却对我说,好看吗?对于这个问题,我曾经无数次想要告诉她。好看,真是好看,她是我见过最最漂亮的姑娘。
但是,如今丫头也不见了,这句话,我还有机会说出口吗?
我拍了拍少爷的肩膀,保证我不会又是,然后“噗通”一声,我跳下了水去,少爷忙着向下放绳子,我用力的登了两脚,然后一个猛紮了下去。
凭着刚才的感觉,应该是距离水面不会太深的,我使劲的下潜,在眼睛适应了水中的世界后,努力的睁开,头顶上的矿工灯昏暗不明,在水中更是昏黄模糊一片,远远的,水纹晃荡,实在是看不清楚。
我又努力的下潜了片刻,徒然向前看过去,顿时就吓了一跳,天 那是什么?
我大概的估计了一下方位,那个位置应该就是在水面平台下面,距离水面最多只有两三米左右,居然是一座宫殿的模样,隔着水光,远远的看过去,楼台水榭,都影影绰绰,模糊不清,但是却是真是的存在。
我又向前游了片刻,想要到近前看个究竟,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腰部剧痛,原本绑在要不的绳子,被谁狠狠的扯紧。
该死的少爷,说好了五分钟的,如今都没有三分钟,拉什么绳子?我愤愤的骂了一声,转身就要浮出水面,但一动之间,猛然感觉不对经,这 绳子居然是在水下被人拉扯住的。
我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用力的挣扎着,但是我越是用力,后面的那股拉扯的力量就越大 我双手无意识的在水中使劲的划着,想要挣脱背后的束缚,冲出水面,无奈背后的拉扯之力越来越大。
仿佛是电光火石的闪过,我终于明白单军是怎么死的了。
应该是像我现在一样,绑在腰部的绳子被人拉住,然后他用力的想要挣扎着游出水面,所以手脚乱舞,而我们看着他的模样,就是像是与人搏斗一样,接着 他应该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惊吓过度中,活活溺死在黄河眼里。
我也要死了吗?
这个意识写入我的脑海中,不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倒转着青铜古剑,反手砍向身后彼此死死扯住的绳子。
“啪”的一声,绳子应手而断,我正欲冲出水面,抬头一看,顿时吓得背脊骨就走了真魂,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面前冒出来一张水泡得惨白惨白的脸,脸上还带着狰狞诡异的笑意,乱糟糟的头发随着水波飘散
我张口想要大叫,偏偏一个字都叫不出来,本能的,我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古剑,狠狠地对着那个人影 活着说是死尸砍了过去,同事我拼命的向着水面跳了出去。
我没有勇气回过头去看上一眼,刚才在背后拉住我的绳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鬼?活着也是死尸?我同样没有勇气去看那张惨白惨白的脸的尸体,有没有被我的青铜古剑砍中,当我钻出水面的瞬间,我大口大口的喘气。
“少爷黄先生水下有东西”我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水台游了过去。我话音刚落,就感觉不对劲,整个水面上,居然没有了少爷与黄智华,除了我头顶上一盏矿工灯散发出昏黄色的光芒外,四周都是一片黑暗。我大惊,计算了下时间,刚才我进入水中,到我从水中冒出偷来,最多三分钟左右,这么短的时间,少爷和黄智华能够去哪里?而且,这四面都是谁,他们不可能走的。
我再次叫道:“少爷”我的声音在水面上空荡荡的回荡着,没有一个人回答我,仿佛一切都回到开始,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孤魂野鬼。
四周沉寂如死,仿佛坟墓 不,这里本来就是坟墓,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坟墓,当然,这么大的地方,墓室的主人是不会在乎多一个人陪葬的。
我扯着脸皮,诡异荒唐的笑了笑也许,我也要死了?万籁俱寂!
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陈腐的黄沙臭味,我的眼前仿佛放电影一样,闪过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 王全胜、教授、单军、老卞
他们都死了,我和少爷的死期也快要到了,我们一起努力都是白费,丫头不见了,少爷也不见了
我泡在水中,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甚至忘了去寻找一下少爷与黄智华,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切的努力似乎都是白费的。
哗啦哗啦我的背后徒然水花四溅,少爷带着沙哑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老许,你搞什么鬼,死拉着绳子不妨,将本少爷也拉下了水”
“少爷”!我一个机灵,猛然转过身来,心中狂喜,也没有在意他说什么,果然,就在我背后的水中,少爷正抹着脸上的水珠子,一边从口中吐出浑浊的地下水,一边狠狠的大声骂着我。
“我在这里”!黄智华也从水中蹿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抱怨道“老许,你搞什么鬼啊,在水下乱拉绳子少爷不注意就被你拉了下去。我怕那冒失鬼有闪失,只得跟了下去”。
我拉绳子?我什么时候拉过绳子?猛然想起水下那个惊心动魄的一幕,忙道:“先上去再说话”。说着,我自己首先奋力的又到水台上,毫无形象的跌坐在水台上,喘着粗气,用力的咽下心中的惶恐,低声说道,“我什么时候拉过绳子”?
“妈的”!少爷就坐在我的身边,闻言愤愤的骂道,“老许,不是你胡乱拉绳子,难道是个鬼啊”
鬼我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也许真的是鬼吧,当即我把在水下的情况说了一遍,末了忍不住惨笑道:“我终于明白单军是怎么死的了,也许他当初在黄河眼里也遇到了和我一样的情况”。
我记得很清楚,当初我们合力也没有能够将单军的尸体拉上来,后来老蒋开动了小船,借着机器的力量,才将单军的尸体拉了上来,如果当时水下的什么鬼物使劲了拉一把,绝对能够将我和少爷拉进水中溺死。
如今我的情况就是如此,只不过我手中持有利器,最最紧要的关头,挥剑砍断了绳子。少爷说,就在我进入水中不到一分钟左右,他唯恐我有事,就站在水面的平台边缘,看着水中。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手中的绳子猛然绷紧了,少了一根筋的他并没有多想,忙着就要继续放绳子,但就在这个时候,水下传来了一股大力,少爷立足不稳,就直接被扯入水中。
当即少爷大呼小叫的骂着我,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都向这水下沉了下去,黄智华聪明,眼见情况不对,忙着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死死的抱住少爷,死劲的向上挣扎着。
可是,少爷的身体却是越来越是沉重,好像水下有一股大力,将他们两人的身体一并拖着沉入水底。
所以,当我从水中冒出来的时候,水台上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而我也绝对没有想到,那水下的鬼物在将我拉在水中的时候,居然如此阴险的想要一次性将我们一网打尽,连着吧少爷与黄智华已并拉了下来。
黄智华告诉我,他和少爷在水下挣扎了片刻,发现不对劲,少爷死命扯住绳子在水下绷得笔直,那股子力打得惊人,黄智华让少爷放了绳子,少爷说什么也不同意,两人又在水中起了争执。
结果被那股大力越拖跃陷跃深,少爷心中也害怕,不得不放开了绳子,没有了牵绊,黄智华费了好大的劲才扯住他一起从水中冒了出来,自然是比我晚上了一点点,倒是害得我虚惊了一场。
这水中绝对有东西,我把自己在水下的发现说了一遍,黄智华问我,真正的墓室会不会是在这个水下?
我说有可能,刚才虽然是在水中,影影卓卓的看不清楚,可是水下的那个建筑规模,还是非常的宏大。
但是如果水下才是真正的墓葬,原本上面的那个圆木棺材内,葬的又是什么人?只要一想到那自动挪开的棺盖,我背脊上就凉嗖嗖的。
三个人站在水台上,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希望对方能够拿个主意,可是谁都不说话,毕竟,谁也不知道那个水下世界中,到底有着什么?少爷差点被扯下去溺死,而我却是亲眼见到了那惨白惨白的死人脸。
我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声,提醒着我,活人是没有资格和死人比时间空间的,我们需要吃喝拉撒来维持生命力,而它们却是什么都不需要,这是它们的优势—-我得赶紧想法子找到出路,而目前,这里除了茫茫然的一片地下水,就是水中的那个墓室。本能的,我已经将它归为墓室,就算它原本的作用不是墓室,可是在经历了这么久的时间后,所有的人都已经死光,不是墓室也是墓室了。
“我们三个人一起下去!”我终于说道。
“好!大家小心点。”黄智华点头应允,三人商议了一下,我在最前面,黄智华断后,将莽撞的少爷夹在中间,我想了又想说,如果发生什么不对劲的情况,谁能够跑就跑,不用管别人。
毕竟是在水下,不比陆地上,而这个水下墓葬,委实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的变故,尤其是想到那种惨白色的死人脸,我的心就忍不住七上八下的跳个不停。我“噗通”一声,先跳下水去,顺着刚才的方向,向着水下潜入,身后少爷与黄智华也一起跟了过来。
这次我有了准备,下水不到一米左右,我睁开眼睛看过去,终于看得明白,原来我们刚才站着的那个水台,居然是某个建筑物的顶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凌空似乎有几根柱子竖了上来,支撑着那个水台,也不知道那个水台到底是做什么用处的。
我又向下潜入了两米深,对着跟在身后的少爷比了个手势,意思是我过去看看,为什么这个水下墓葬,还得弄几根柱子撑起个水台来,难道唯恐人家发现不了?
少爷连连摇头,用手指了指前面,意思是要去大家一起去,黄智华也指手画脚的乱比划了一通,老天爷,在这个水下世界中,想要交流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这才了解人类发明语言是何等的重要。
最后,我们三人终于达成一致的意见,三人一起向着水台下游了过去。
刚才在上面的时候,我就感觉,这水台的材质好像是一块黑色的石头,和这里的所有建筑采用纯白的半透明的石头完全不同,这种石头融合在水中,尤其是在这样漆黑的地下水中,如果不是偶然发现,整体上看,根本就看不出与水面有什么不同,尤其是在手电筒的照耀下,这种石头也会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波纹,如同是水纹。
可是等我们潜入到它下面,我更加震惊的发现,这绝对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且不说它超大的面积,从反面看上去,就算是泡在水中,在我们手电筒和矿工灯的照耀下,它发出淡淡的水纹一样的光泽,竟然像是超级大翡翠打磨而成。
天!如果这真是个翡翠,那得多大的面积—-这可是震世奇宝。正当我打量着水台的材质的时候,少爷从旁边拉了我一把,我转头看过去,少爷手中举着防水手电筒,正照在不远处的前面。
我顺着手电筒昏黄不明的光柱看了过去,顿时大吃一惊,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恍恍惚惚、影影卓卓中,一个人影正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我的心没来由的跳快了一拍,真是荒唐可笑,这个地方会有人吗?除了我们三个活人,以及失踪的丫头外,这里有的只是死人。可是现在宁愿碰到怪物,也不想撞见死人,真是邪气、晦气!
黄智华也游了过来,冲着我比划了个手势,这次我确实轻易看懂了—-我们过去看看。
我点头,大着胆子首先向着前面游了过去,心中却是怕得要死,想到刚才在水中见到的那张惨白惨白的死人脸,那脸上狰狞诡异的笑,一如王全胜与单军等人死后的情况,为什么这些人死后都是这个怪异的表情?人的脸皮怎么能够扭曲成那个样子?
向前靠近了大约两米左右,我停了下来,将青铜古剑握在手中,以防万一。少爷举着手电筒,再次照了过去
黄智华突然从背后轻轻的拍了拍我,比划着手势,又指了指前面的那个人影,意思似乎是说,那好像不是人
他妈的,老子难道就不知道那不是人?这个地方除了我们,还有人吗?
黄智华见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似乎是急了,连连摇头,又指了指前面的人影,又指了指我手中的青铜古剑,这次我总算是弄明白了,原来他说—-那个好像是青铜人佣
我心中半信半疑,如果那是青铜人佣,沉重的青铜比重,它怎么能悬浮在水中,而不沉入水底?
但仔细看了看,我也不怎么相信那就是一个人不管是活人还是死人,或者是假人,甚至是鬼,总得过去看个究竟。我向前游了过去,渐渐的终于看得清楚,不禁震惊的发现,那果真是个青铜人佣,静静地竖立在那里,原本的青铜纹饰自然是剥落得厉害,分辨不出具体的年代,而它能够悬浮在水中的缘故,却是一根粗大的铁链将它困住,绑在身后的柱子上。
柱子的材质,与上面的水台应该是一样的,透过手电筒的发光,波光粼粼,融合在水中,不到近前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我松了口气,这里既然有水下墓葬,那么出现殉葬的青铜人佣,也是寻常事情。我藉助少爷手中的手电筒游了过去,用力的摸了摸,果然是很沉甸甸的青铜质感,又扯了扯将它困住的铁链,相当的沉重牢靠,并不是普通的青铜装饰。
我心中好奇,顺着铁链的纹路摸了过去,最后惊讶的发现,这铁链的一段是将青铜人佣牢牢地绑在身后的石柱上,而另一端却是穿过青铜人佣的胸前,那应该是青铜人佣的肋骨
这应该算是古代的某种酷刑?我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摸向那个青铜人佣的脸面,企图能够从青铜人佣的脸面铸造工艺上,寻找一点突破口,只是可惜的很,青铜人佣泡在水中太久,虽然我用手一抹,它脸上的泥沙纷纷掉落,可是青铜器本身实在是腐蚀的厉害,到有点像是广川王陵内,那个躺在白玉棺上的武士模样。
我心中不解,西周君王贵族下葬,铸造青铜人佣或者是采用大量的奴隶殉葬,都在情理之中,可还从来没有传说将武士铸造成这等模样殉葬的。武士青铜人佣殉葬,一般都是作为镇守王陵的守卫,不是立在王陵入口,就是在棺椁附近,可是这里的一切,却将很多历史全部颠覆。
我心中不解,自己观看着武士的脸面,隐隐之间,我发现这个武士的脸面虽然锈蚀的厉害,居然有点熟悉的感觉,好像我在什么地方见过,真是奇怪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看到这个青铜人佣的时候,居然有种想要挥剑砍断铁链的束缚的冲动,但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的少爷拉了我一把,我回头去,少爷冲着我比着手势,指了指上面,然后他与黄智华就首先向着上面浮了上去。
我这才感到,肺部被水压的几乎要炸开了,难受得很,忙着也向着上面浮了上去。
刚刚浮出水面,我们三人都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老许,这水下大有古怪,但是没有潜水工具,只怕难以进去。”黄智华分析道。
潜水工具,我心中一惊,我们不是带了小型氧气筒吗?我询问少爷,少爷只是苦笑,说是一路跑来,氧气筒实在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他在半路上丢了,就没有捡回来。
黄智华说,丫头身边应该有一个我心说,这不是废话吗?要是丫头在,自然什么都不用说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我们找到丫头。但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我们三人谁也没有氧气筒,如此一来,想要潜水下去,就看各人的本事了,我自信能够在水下撑个两三分钟,换一口应该没有问题的,黄智华是个军人,以前受过严格的训练,想来不会比我差,可是少爷如何是好?
把他一个人丢在水面平台上,哪怕只是两三分钟,我都放心不下,我们已经把丫头弄丢了,可不能再把少爷也弄丢了。
我趴在水面平台上,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法子来,最后黄智华说,我们三个人,分别从水面平台的三个角落下去,看看是不是每一个角落的支撑柱子上都有着一个青铜人佣,最后在平台中间集合,看看能不能找到水下墓葬的入口。
我点头,赞同他的主意,这个水面平台不算太大,三人同时下水,靠着灯光应该可以相互照应。
黄智华辨别了一下方位,避开了刚才我们下水的那个方位,在这该死的地下世界中,由于没有参照物,我们也实在无法辨别东南西北。
“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下水,一分钟后,大家在中间会和,谁撑不住都得赶紧离开水底。”黄智华说到。
我和少爷都答应了一声,我忙着又补充道:“把所有的照明工具全部打开,这个时候不是节省的时候。”
一二三
我们三人同时再次跳入水中,我的鼻子里依然闻到那种腐烂的黄沙臭味,顾不上恶心的感觉,一头再次扎进水里,向下潜水,这次我学乖了,几乎是抱着支撑着平台的大石柱向下滑,下潜不到一米左右,果然,石柱上绑着一个青铜人佣,模样与先前所见一模一样,我伸手将青铜人佣脸上的泥沙抹去,借着头顶上矿工灯昏暗不明的光柱,看着面前的这个青铜人佣,越看越是感觉面熟,似乎是什么地方见过
不对这青铜人佣,怎么看着那么像我自己?
猛然,我被这个发现惊得全身打了个寒战,忍不住就要去捏自己的脸,可是脸上带着厚重的水下面罩,自然是摸不到,但是我自己长什么模样,我还是很清楚的。
虽然面前的青铜人佣在水下泡了很多年,实在腐蚀不堪,但那脸面模样,却是和我有着几分相似。
我情不自禁的再次摸向青铜人佣,剥去表面的泥沙,隐隐之中我甚至感觉到一股不甘。我心中憋着一股邪气,涨的肺都要炸开了,原本心中的惶恐与不安,全部在这一瞬间化成一干怒火,我徒然拔出青铜古剑,恶狠狠的对着绑住青铜人佣的铁链砍了下去。
青铜古剑在漆黑的水下发出诡异的寒光,触目惊心—-砍在铁链上,发出一阵刺耳的金戈碰撞的声音,也不知道是青铜古剑过于锋利,还是铁链在水下锈蚀的厉害,已经不堪重击。
“砰”的一声,铁链居然应手而断,青铜人佣没有了铁链的束缚,应地球引力的缘故,飘飘荡荡,向着水下坠落。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