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三卷 第九章 星空图上的少女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这这不可能!”黄志华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没有说什么,心中却在怀疑,只怕这个警员也是胆小鬼,房间内死过人,他就不敢一个人待着,天知道他这个警员是怎么当的?也许,他认为死人比活人更是恐怖?

丫头没有理会黄志华,接着念道:“房间内没有旁人,我心中大惊,一瞬间,背已经被汗水湿透,我转过身来,可是什么人都没有。

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只当是自己听错了,但就在此时,我的背后再次传来叹息声,不不那声音似乎并不是从我的后背传来,而是从我的心灵深处

我心中大惊,大声叫了一声,可是房间内四处都是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我只想逃出去

赶紧逃出去,可是我的脚却怎么都挪动不了,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一阵铁链拖动的声音,那声音很古怪,像是一个人脚上带着铁链在走路

我站在那儿,一动不敢动,片刻

王全胜家的房门打开了,一个高大的影子走了出来,黑暗中,我看不清楚它的模样,但看着不像是活人”

丫头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墓室内回荡着,一股诡异隐晦的恐慌,爬上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头后面呢?我急切的问道。那个警员的工作日记,怎么会藏在青铜鸟尊的腹部?

还有他后来怎么了?

死了,还是活着?

丫头将日记递了给我,我翻看了一下,前面-都是这个警员平时的家庭琐事,以及工作中的一些事情,没什么好看的,仅仅只能从日记中看出,这个警员平时工作很认真。

而后面,日记确实到此结束,我翻看了一下日期,距离现在应该有半年之久了,想必-王全胜的女人和孩子,是在他离家不久后死去,那些黄河水鬼不是告诉我,有个警员和那青铜鸟尊一起失踪了,难道就是这个警员?

可是他在王全胜家看到的那个人影,又是什么人?我想了想,把笔记本和钢珠笔全部装进了塑胶袋,递给黄志华,黄志华明白我的意思,若是有机会从这里出去,那么这些东西希望能够交给那个可怜警员的家属。黄志华振作了一下精神,强笑道:“目前我们所面对的一切,都是不能以常理判断的,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同样也是未知数。”

我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想着影昆仑风眼中,真的有解除诅咒的法子吗?如今似乎有着越来越多的人牵扯进来,这该死的黄河龙棺,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老教授也真是的,明明知道这玩意危险,为什么还要让它面世?我后悔,非常的后悔,要是那天没有贪心找王全胜买那个青铜器,如今我可还在上海过着逍遥的日子,何必做这见不得人的勾当?

趁着这段时间,我们四人休息了一下,体力恢复了很多,顺着水潭边上的石阶,一步步向上走去,这里的一切,都与广川王陵里面惊人的相似,同样的水潭,同样的

白色石阶,就连那黑色尸体都是一样的,几乎我可以肯定这里和广川王陵一定有着什么联系。不知道是四周的黑暗太过浓郁,还是我们头上的矿工灯不算明亮,在昏黄的灯光下,我感觉背后时有风吹过,阴沉沉的刺骨的阴寒,忍不住回头看过去。

我的背后就是水潭,但就在刚才平静如死的水潭上,如今徒然掀起老大的水花,我不由自主的停住脚步。“怎么了?老许”少爷见我神色有异,忍不住也向后看了过去。

“这什么东西?”黄志华脱口惊呼出声,但他的动作够快,一颗照明弹已经带着惨白色的光芒,对着水花四溅处射了过去。

啊丫头死死的拉着我的衣服,惊呼出声,随即慌乱用一只小手掩着嘴巴。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水潭,那是一截巨大的漆黑的影子,足足有一米多粗,身上布满了鳞片,而单单看其外表,应该是某种爬行动物的一截身体

蛇 那应该是蛇类!

而如今,整条级大蛇正在水面上翻转着黑色的身体,借着照明弹的光芒,我看的清楚,它巨大巨大的嘴巴内,正含着一条怪鱼,伸着脖子做吞噬样。

快走!我拉着丫头,飞快的向着白色石阶上跑去。这蛇可以在水潭中吞噬怪鱼,一样可以跑到6地上吞噬我们,而更让我震惊惶恐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这怪蛇的本身,如果丫头的资料显示正确,这怪蛇 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化蛇,但是,化蛇不是在广川王陵里被我一剑砍成立了两端,同时尾分开?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猛然想起在少爷的招待所内见到的那条黑色小蛇,那条黑色小蛇只是比较小,但本质上却去传说中的化蛇一模一样。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华蛇龙骨,天残地缺

我不由自主的再次想到这十六个字,到底包涵着什么样的意思?

就在我沉思的当儿,我们已经跑到石阶的高层,回看过去,水潭上已经一片平静,好像化蛇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少爷拍着胸口,吓得脸色苍白,皱眉道:“还好还好,这玩意没有攻击我们否则,我们四个人绝对不够他一顿饱餐的”。

我摇头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升起一股荒唐的念头 化蛇一路尾随我们来到了影昆仑风眼。

“许大哥,你快看”!丫头扯着我的衣服,指着前面说道,语气非常的兴奋。

我听了呆了呆,抬头看过去,面对着水潭建筑的,居然是一道巨大的石门,纯白色的建筑材质,在手电筒与矿工灯的照耀下,隐隐散出羊脂白玉般的光泽,华贵异常。

我不由自主地走近了既不,打量着我们的老祖先的伟大杰作,不错,这绝对是可以称得上一件旷古绝世的珍品,纯白色的石门上,一只想是麒麟,又想是龙一样的神兽,瞪着两只偌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这些不亲自来的闯入着。

而在石门的两边,分别蹲着两只巨大的石龟,不 那不应该叫石龟,因为龟不长角的,而目前面的这两只石龟的头上,分别长着两只龙角,当然我没有见过龙,只不过,这石龟头上的角,与传说中的龙确实很类似。

“快过来看”!少爷兴奋的叫道,“这老乌龟的背上雕刻着字迹”黄智华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也很兴奋,忍不住就过去抚摸那巨大的石龟雕像,丫头抿着醉笑着解释说:“这不是乌龟,这是赑屃,传说中龙的儿子,喜欢负重,常常拖着石碑,奇怪”

丫头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仔细的观察着石门前的两只巨大的石龟。

“什么奇怪了”?我好奇地问道,赑屃我是知道的,只是传说中的赑屃好像不长角啊?当然,毕竟是传说中的东西,历代以来的雕像各不相同,天知道西周时候的赑屃长不长角?

丫头解释说,她就是好奇,这两只赑屃为什么没有驮碑,居然怎么轻松的趴在这里享福?我被丫头说的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而黄智华叫道,“你们两个过来看看,这老乌龟的背上刻的是什么字”?

守灵神兽背上刻有字迹,这本来是寻常事情,甚至我还见过有人直接将自己刻在乌龟的背上,反正在中国的历史中,乌龟好像确实是很倒霉的。^^诺书网^^免费小说网

“是鸟篆,我看着有点眼熟”丫头已经凑了过去,这赑屃的各自很高,几乎要有一人来高,丫头要踮着脚,才能够看清楚它背上刻着的字迹。我忙着也走了过去,虽然不认识鸟篆,估计是同一类型的,我一边想着,一边走到另一边,踮着脚看了看

顿时我就傻了眼,同样的鸟篆,我自然是不认识的,但两只大石龟,一边身上刻着八个打字,年代久远,已经隐约有些模糊,只不过最后的那四个字,我确实熟悉无比 这四个字,与我手中的青铜古剑上的自己一模一样,我确实是认识鸟篆,由于对青铜古剑的喜欢,再加上它在我手中多时,自然已经熟知,这四个字 不正是南爬字老头说的,天残地缺?

那么前面是十二个字,自然就是“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这十六个字到底是什么意义,为什么广川王陵中出现过,这里也有,黄河龙棺内的镇河印上,也是这么十六个字?

这三处得放的墓葬主任,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联系?黄智华比较实际,已经在想着用什么法子打开石门,我冷冷地看着石门上的龙形、或者说是麒麟石雕,不知道为什么,这玩意竟然给我一种活物的感觉它好像是活着的,正在打量着我们这群入侵者。

龙龙骨?我心中一震,隐隐想到了什么,难道说,这玩意就是龙?我一边想着,一边从背包里摸出狼眼手电筒,对着石门照了照,并没有现什么,可是当我举着手电筒照向其中的一只石龟的时候。上帝作证,我绝对没有眼花 我看到那只该死的赑屃的眼珠子,居然转动了一下。

天啊石雕的赑屃的眼珠子,居然会转动?我强压下心中的恐慌,镇定心神,继续看了过去。

不对!绝对不对!我猛然大叫一声:“快闪开”说话的同事,我顾不上别的,一把拉过正在研究石龟机关的丫头。一般来说,墓室门口的石雕,都藏着厉害的机关,只要石门开启,机关就会启动,置人于死地。但还是迟了就在我拉着丫头暴退的时候,一声低沉的怒火,如同是打雷一样,在地下响起。

什么玩意儿?少爷好像是少了一根筋,傻愣愣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幸好黄志华动作够快,拉着她连连后退,就在同时,两只石龟摆着脑袋,重重的对着我们撞了过来。

“它们不是石雕而是活物!”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

就在我说话的同时,两只石龟已经向我们冲了过来,少爷吓的连声惊叫,奔跑着闪避,两只要用吨位计算体重的大家伙,可绝对不是好对付的。

小心。我嘱咐着丫头,同时举着青铜古剑,对着其中的一只赑屃砍了过去。铮的一声响,我的青铜古剑好像是砍在了生铁上,震得我手臂都隐隐麻,虎口生疼。

但没有时间给我多想,我的青铜古剑对赑屃没有丝毫作用,它却已经一摆脑袋,头上的龙角对着我的胸口顶了过来。,我要是让这玩意顶着了,我绝对是肠穿肚烂,危机之中,我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唯一的法子就是重重的倒在地上,由于度太快,我的背脊与坚硬的白色石板亲密接触,差点儿将我撞晕过去。

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乌龟没有兔子跑得快,我一定骂他是傻瓜,这家伙的度绝对比兔子快,就在我倒在地上的同时,赑屃的一只巨大的脚,已经如泰山压顶的方式对着我的脑袋重重的踩了下来完了完了我大惊失色,这要是让它一脚踩下来,我的脑袋绝对就像夏天的西瓜一样,华丽丽的开花。

千钧一的时候,我听到黄志华和少爷的惊叫,然后枪声响起,我绝望的闭上眼睛,本能的挥舞着青铜古剑作最后一搏,但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如同是腾云驾雾一样的飞了起来,巨大的冲撞力让我差点当场吐了出来,手中的青铜古剑再也握不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听得老人说,人在要死的时候,都会产生幻觉我想我也是产生幻觉了,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唯恐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尸体,而我是灵魂漂浮在上空。

偏偏,我的耳朵内传来丫头声嘶力竭的惊叫,我担心丫头,忍不住睁开眼睛,这一看之下,我不禁吓得魂飞魄散。

我还活着,没有给赑屃活活踩压成大肉饼,不过也好不到哪里,这这是什么?该死的,我居然被一只巨大的玩意缠绕在身上,我努力抬头,接着头顶上的矿工灯微弱的光线看了看,然后我就干脆一闭眼睛,准备晕死过去一了百了。

蛇巨大的黑蛇,如今我正被它巨大的蛇尾缠住,全身动弹不得,而在远处,少爷死命的拉住丫头,黄志华端着枪,正对着缠住我的大蛇。我靠!

我许三庆的命真大,居然被上古猛兽化蛇缠住了我胸口闷得很,估计是被化蛇勒得快要断气了,抬头看过去,原本想要一脚踩死我的赑屃,居然肚子朝天的躺在地上,徒劳的挥舞着四肢。

虽然赑屃是上古的神兽,传说中老龙的长子,但毕竟这玩意还是老大的乌龟,一旦被人翻了个身,即只有干着急的份。但是,这家伙的重量是绝对要用吨位计算的,如果不是上古神兽化蛇,就凭着我们几个普通人类,谁能够让它肚子朝天?

“许大哥”丫头挣脱了少爷的手,飞快的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我吓了一跳,虽然我现在被化蛇缠住,可是毕竟还没有死,我可不想让丫头留下陪葬。“快走,不要过来”我几乎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叫出了这么一句话。

“砰砰砰”一连串急促的枪声响起,黄志华的枪法绝对不是盖的,子弹几乎全部射在化蛇的身上,没有一颗落空。

但化蛇那坚硬的鳞片宛如生铁一样,子弹打在它身上,简直就是白搭,而丫头依然快的向我身边跑了过来-“许大哥我来救你!”

远远的,我看到丫头泪流满面。

这傻丫头我心中莫名的颤抖,少爷手中握着一把匕,跟随在丫头的背后撞了上来,但可惜,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跑到化蛇的身边,一个巨大的影子就挡在了面前,余下的一只赑屃几乎以泰山压顶的姿态冲了上去。

我努力的挣扎着,企图能够摆脱化蛇的尾巴,哪知道我不挣扎还好,越是挣扎,它越是缠的紧。

“呜呜呜呜”猛然,我的头顶上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声,我本能的仰着头,正好看到一道惨绿色影子闪过。

“该死的,这玩意怎么还在?”我心中暗骂,却又叫苦不堪,这下子算是死定了,不管是化蛇、还是那惨绿色的鬼影,再加上赑屃,都不是好对付的,一个就够我们受的了,如今它们居然相约一起出现?

惨绿色的鬼影在半空中转悠一圈,居然对着地面上俯冲下来,目标显然是丫头,丫头吓的花容失色,黄志华忙着对着惨绿色的鬼影开了一枪,同时飞快的拉过丫头,总算幸免于难,旁边,少爷如同是一只大跳蚤,就在华丽的墓室门口,大呼小叫着躲避着赑屃的追杀。

赑屃似乎是追红了眼,无奈少爷如同是抹了油的泥鳅,滑溜得很,几次都是险象环生的逃了出去。

惨绿色鬼影一击不中,飞向空中,但就在我眼前一花的时候,他居然对着我俯冲下来,我大惊,如今我被化蛇的尾巴死死的缠住,手脚都动弹不得,鼻子里居然闻道蛇类特有的腥臭味道,化蛇巨大的身体,一片片的鳞片全部张开,恐怖无比@

我的身体除了脑袋还可以略微的转动外,其余一动也不能动 眼睁睁的看着惨绿色的影子俯卫袭击过来,却是无能为力。

我正欲闭目等死,但就在这千均一的当儿,我的身上陡然一松,就在这个时候,化蛇居然松开了尾巴,我落在地上,没有给我喘息的时间,我一个打滚,滚了开去。

而同时,化蛇已经调转过脑袋,巨大的三角蛇头对着惨绿色鬼影撞了过去。

我吓得不连滚带爬的从化蛇的身边滚了开去,却见到少爷大呼小叫着向我这边跑了过来,身后,赑屃穷追不舍@

“老许,救我啊!“少爷吓得脸色苍白一片,我“啊”了一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少爷却已经跑到我身后,还非常不厚道的推了我一把,我刚刚站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稳住身体,被他一推,顿时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而另一只赑屃已经冲了过来。

该死的少爷,我在心中暗骂,一个翻身忙着滚了过去,赑屃一脚踩空,低着头,头上的大角对着我顶了过来,我忙着再次翻身想躲过去,但就在此时,一声刺耳的怒吼响起,赑屃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慢了半拍。

我顾不得追究声音的来源,赶紧滚开 匆忙中,我隐约看到,赑屃的腹部,似乎也有字迹@

我喘了口气,黄智华恰到好处地跑了过来,一把将我拉起,他手中有枪,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对来说占了很大的便宜。

丫头吓得面色如土,死死地抓着我的手再也不敢松开,我感觉丫头的手也在颤抖,我想要安慰她几句,但张了张口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办?老许,你聪明,快拿主意啊”少爷急促的叫道。

主意?我这个比较聪明的人,差点就成了他垫背的,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巨大的力量悬殊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显得苍白无力,不管是赑屃就站在距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虎视眈眈地瞪着我,旁边,化蛇与惨绿色鬼影似乎是对上了

在广川王陵中,我之所以能够一剑砍下化蛇的脑袋,那是因为它一半的身体在石头里,如今它可是完整的,虽然这样的事情实在是透着诡异

惨绿色鬼影在空中一个回旋,然后莫明奇妙的消失在我们的面前,大概它感觉占不到便宜,又躲开了。

少爷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低声问道:“你说,那玩间是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指了指空中。

我摇头,一开始我一直以为,那惨绿色鬼影属于三尸神中的上尸,但却一直没有找到尸体,如今看来又不怎么像,难道说,那惨绿色的影子是护棺神兽?

广川王陵中的护棺神兽,是那只白色的狐狸,最后为了保护尸体,居然一头撞死,而这个 莫非也是什么神兽?

当然,在本质上,我更加相信,赑屃与化蛇是护棺神兽,毕竟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东西。

就在惨绿色鬼影消失的同时,化蛇巨大的身体扭动了几下,居然向着我们游了过来,我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到它身上的纹路,甚至我的鼻子还闻到一股腐烂的黄沙臭味。

“轧轧”就在这千均一的时候,猛然,一阵铁链拉扯的声音刺耳的响起,仿佛是沉寂已久的轮盘再次转动,带着一丝让人牙龈酸的诡异与恐怖。

轰隆轰隆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反映过来的时候,头顶上响起剧烈的轰鸣,一道道耀眼的紫色电光闪过。

闪电这怎么可能?我抬头向天,已经顾不上旁边虎视眈眈的赑屃和化蛇,甚至隐身在暗处的惨绿色鬼影

天啊!我们是处在一个千年以前的古墓中,就算外面打雷下雨,这里也绝对不会听到,可如今,我听得清清楚楚,就在我们的头顶上,电闪雷鸣。

更让我震惊的是 就在闪电响起的瞬间,我的眼前一花,原来站在我面前一米左右的赑屃,居然消失不见了。我抬头看过去,另一只赑屃原本已经四脚夫朝天,可如今也伴随着一起消失。

化蛇在电光中,扭动着身体,快的退进了水潭内。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打雷?”少爷和黄智华同时急问。

我抬头向天 自然是看不到天的,只是在广阔无垠的头顶上,一片漆黑中,一道道粗大的紫色电光不断的轰鸣着。

“那是什么?”丫头猛然指着空中,急切的问道。

我抬头,正好又一道闪电辟下,照亮这沉寂千年的黑暗,我看得清楚 那是星空图,不错,在电闪雷鸣中,一副星空图高高的悬于天空中,但如果仅仅如些,我还不至于震惊,不过是一些机关高手弄出来的玄虚而已,可在这张星空图的背景里,一个穿着金色长袍的少女,飘飞在九天之上。

好美丫头呐呐称赞着。

确实很美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匆匆一瞬间,我却感觉,那穿着金色长袍少女的脸,居然非常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仰向天,古墓 这个前面的古墓中,居然有着如些完整的星空图,而在星空图的背景上的少女,又是什么?这到底是如何完成的?

而且,我敢保证,这星空图与少女,只有在电光中才会惊鸿一现。

一丝丝的凉意落在我的脸上,下雨了

在古墓中,居然诡异的下雨了?不好了,下雨了!少爷惊呼出声,打雷过后就是下雨,似乎很符合自然定律,但这里是古墓,我绝对不相信这个真的下雨了?

但不容否定,这是确确实实的雨水,而且一瞬间,我们愣的同时,雨水已经倾盆而下。“不好,老许你看?”黄志华惊恐的叫了起来。我忙着转过头去,刹那间就傻了眼,天啊

刚才还沉寂如死的水潭,如今居然掀起滔天巨浪,浑浊的水奔腾咆哮着想岸边冲了上来,那情节,竟然与我小时候的黄河泛滥惊人的相似我们得快走!

这是我唯一的想法,待在这样的水潭边非常的危险,不目前的位置,这已经不能算是水潭,简直就是缩小版的黄河很疼咆哮着似乎想要吞噬一切。

雨越下越大,转眼间,我们的脚下已经积了老深的水,而水潭的水也在瞬间淹没石阶,向着我们涌了过来。我想了想,当机立断,先想着墓室的大门跑去目前我们唯一的去路就是躲进墓室,另谋他计,否则,我们一定会被水淹死的。“许大哥,你的剑”丫头跟随在我背后,慌忙将我刚才丢失的青铜古剑递了给我。

谢谢!我随口道谢,但转眼之间,我的目光落在丫头苍白的脸上,顿时就如同被雷打了一样,全身颤抖,动弹不得。旁边的少爷拉了我一把,急切的问道:“你怎么了,快走”“啊”我猛然回过神来,忍不住一个激灵丫头?

难怪刚才我感觉星空图背景上穿着金色长袍的少女摸样非常眼熟,原来,原来她的模样居然和丫头非常的相似少爷先跑到了墓室门口,东摸摸,西摸摸,对于这样的千年古墓,想要打开墓室的大门,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墓室的室门口,刚才袭击我们的两只赑屃,仰着头直直的站在,仿佛诉说着千年的沉寂,诉说着千年的某个故事。

我们的头顶上,依然是电闪雷鸣,脚下的水已经深及膝盖,少爷大概也是急了,居然用力的拍着石门上的麒麟浮雕,大声叫道:“里面有人吗?

避雨的,快开门”我不禁苦笑,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开玩笑?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少爷倒也不是开玩笑,只是一着急,本能的就叫了出来。“轧轧轧轧”就在少爷吼完以后,原本紧紧闭着的墓室石门,居然出一阵沉闷的回响,同时缓缓的向两边移开。

“闪开!”我忙着拉着丫头和少爷,快的后退了五六步远,天知道这样的墓室在开启的时候,有没有机关什么的?一切还是小心为上。

墓室的石门缓缓的向着两边移开,奇怪的是-就在石门打开的同时,我们的头顶上顿时一片死寂,雨停了,雷声也消失了,就连不远处的水潭,也恢复了原本的平静一切都如同是没有生过一样,只是地面上积水老深,证实着刚才一切的存在?事实上很是怀疑,这些雨水与雷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这是某种机器的话,只要在雨水中加一点毒药,我们就绝对没有活着出去的可能,实在没有必要用滚滚的黄河水淹死我们。

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会想到,那个设计机关的绝顶聪明人,岂会想不到?

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些雨水中根本没有毒药,就是普通的水,只是在墓室中,如果刚才的一切不是幻觉,它又是什么地方弄来这么大的声势,这么些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边想着,一边低头看着淹没到膝盖的水,水很浑浊,宛如黄河水,满是泥沙。黄河水?

我心中一惊,莫非这个机关的设置原理,就是借用黄河水?

难道它就不怕淹了墓室主人的遗体?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当儿,墓室的石门已经完全打开,少爷忙着向前走了几步,就要探头去看个究竟,但就在这个时候,石门前居然晃悠悠的晃出一个人影来。少爷毫无防备之心,差点就撞了上去,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黄志华手快,迅的拉住少爷退后了两步,在手电筒与矿工灯的照耀下,我终于看得清楚,那是一张惨白的脸,甚至已经隐隐呈现出腐烂的趋势,但这么一张脸上,嘴角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裂开,仿佛是在笑,只不过,任何一个活人的笑容,都绝对没有这么狰狞恐怖。

他的眼睛居然是睁着眼,从他鲜红的眼目中,我甚至看到他在临死前的无限恐怖。这是一具尸体!在古墓中见到一具尸体,实在是太过平常的事情,可是这具尸体的身上,居然穿着一身现代人的衣服

而且,让人震惊的是,虽然他身上的衣服很脏,还湿漉漉的滴着水,也不知道是泡在水里的缘故,还是本身肉体腐烂的尸水,反正,我依旧可以看出来,这是一身警服,证明这个人生前是个警员。

黄志华呆呆地看着从墓室内走出来那个人,居然傻傻的问了一句“你是谁?”很显然的,他并没有将这样的人当成死尸。我见状大惊,忙叫道:“快闪开,他不是人”不错,即使他生前是人,可现在,他绝对已经不是人了。

在手电筒的光芒下,我隐隐现他的背后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该死的似乎又是那玩意。

三尸神中的下尸被启动了。

丫头的脸色很不正常,目光落在对面的员警尸体上,嘴里呐呐的念叨着:“教授教授”

我知道,教授的死一直是丫头心里的伤痛,尤其是教授的尸体出现在广川王陵中,更让丫头无法接受,如今见到类似的事情,再次勾起伤痛。

我将丫头搂在怀里,希望能够安慰她,但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中却诡异的浮现出刚才星空后那穿着金色长袍的少女她的模样,与丫头是如此的相似,巧合,幻觉?还是靡靡中暗示着什么?

我们四个人,分别站在墓室门口的两边,让出了地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员警的尸体,从里面一步步的走了出来,似乎似乎它在经过黄智华面前的时候,微微的迟疑了一下,但还是一无所知的,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我看着它经过我的身边,他的背上,衣服已经全部腐烂,这是非常不和常理的,可是 事实就是如此,它前面的衣服完好无缺,可背上的一大块地方,却是全部腐烂,裸露在外的腐烂的肌肉上,爬着一张惨白的脸

脸的四周,密密麻麻的长着无数的触手,好像是泡糊了的粉丝,纠缠在一起,说不出的恶心。但 这张生长在背上的诡异的鬼脸,居然在冲着我们狰狞而笑,两排漆黑的牙齿完全裸露出来。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样的感觉,但我的心却不由我控制,砰砰乱跳得厉害,而就在此时,员警的尸体背后的那张脸,猛然之间,无数的触手向我伸了过来。

它开始攻击了?

我只感觉手脚软,虽然已经见过一次这样的变异,可是再次面对的时候,我还是惶恐无助,甚至忘了反抗。化蛇、赑屃都是上古神兽,它们虽然一样可以威胁到我的小命,但毕竟它们只是怪物,而眼前的这个东西,却是曾经我们的同类。

如果如果我死在此地,也会变成如此吗?

甚至我还在心中诡异的想着,它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吗?

“砰砰”两颗子弹射在员警尸体的身上,但他的身体仅仅是摇了摇,无数的白色触手,依然对着我抓了过来。

我大叫一声,闭上眼睛,本能的挥舞着青铜古剑,对着那些白色触手狠狠的砍了下去。

“快走!”我叫道,同时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古剑,而在这个时候,员警尸体已经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我我没有眼花,他在笑,狰狞的笑

青铜古剑的锋利我是知道的,所以,员警尸体身上的很多白色触手,都被我一剑砍断,掉在水中。

评论
  • 02200059:

    沙发

    回复
  • SeeYouAgain_张起灵:

    啊哦,穿越剧即视感。男猪脚和女猪脚的爱情故事

    回复
    • 巷子有猫。:

      你确定三叔的文笔是进步?

      回复
  • 哈哈:

    第二卷不是说化蛇不吃东西吗

    回复
  • 老许:

    他古剑不是掉了吗?还有那个通假字6=陆

    回复
  • 归灵:

    那个警员好生敬业啊,面前出现了那么奇怪又恐怖的玩意儿,都死到临头了还能写笔记并且用密封袋装好放进鸟樽的机关里,话说那警员是如何发现鸟樽有机关的???

    回复
  • 泥煤:

    受不了了,冷冷的说道,什么时候都是冷冷的说道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