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三卷 第六章 发光的地下尸虫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渐渐的,红光越来越近,我们也可以清楚的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NUOSHUcOM 首发==直到近前,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实话说,我在进入古墓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可是看到这玩意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抽了口气

这算是什么东西?刚才我远远的的看差以为是人,因为这玩意的高度大概在一米六七左右,和人的个子差不多高,可是长着翅膀的,可不一定就是天使。所以,个子和人差不多的,绝对也不就是人。

应该说,这是虫子?一个类似于蟑螂一样的脸,头上还有差两根长长的天线,咋一看,还真的和现在的家庭主妇最最害怕的动物 蟑螂 是远亲,可是他的身体却是类似于人的身体,两只手或者说,两只爪子比较合适,两条腿,身上的光体是密密麻麻披着的鳞片。

鳞片居然会光?我有着短暂的惊讶,听说,在北美的某些热带雨林中,有着一种蟒蛇,它们身上披着美丽的鳞片,就会在夜间光,可是 正是这些美丽的鳞片,给他们带来了几乎灭绝种放族的恶梦,怎么都躲避不了人类无穷无尽的猎杀?

难道说 这些类似于人的蟑螂身上,也有着同样的鳞片?

四个蟑螂人形怪物,从四个角度走了过来,在距离我们大约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就这么注视着我们。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怪物注视下,我感觉浑身不自在,转身看了看旁边的少爷,同样的他也是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

“呜呜呜”就在我们注意蟑螂怪物的同时,头顶上猛然再次传来凄惨厉的哭声,惨绿色的景色几乎贴着我的头顶飞过。

我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玩意,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本能的采取了主动攻击,反正这里面绝对不会有活人,也不会有国家保护动物来。

青铜古剑带着冷冷的寒芒,对着惨绿色影子扫了过去,这次,我恍惚感觉剑尖上似乎带到了什么,同时,我的耳畔传来的一声尖叫的惨叫

我暗暗心喜,总算伤到这个鬼影了。但还没有来得及高兴,我的旁边传来少爷惊恐的叫声:“老许,快走!”

四只蟑螂人形怪物的身上,一点点红色的虫子飞了起来,快的向我们扑了过来。

天啊,原来这些怪物身上的居然不是鳞甲,而是一片片不知名的甲虫?这些甲虫不大,但全身殷红,在半空中着淡淡的红光。由于距离非常的近,这些殷红的甲虫似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扑了过来,我来不及防备,手中的青铜剑本能的挥舞着,而少爷的手中也挥舞着一把工兵铲。

“护着丫头,我来开路。”我们的头上带着防着面具,由于怕有地下水,因为影昆仑风眼临近黄河,所以我们的身上都穿着军用水靠,一时半刻的,这些殷红色的甲虫虽然扑到我科身上,却还伤不着我们。

但是,殷红色的甲虫数量太多,全身闪着红光,好像是血液一亲,仅仅只有指甲般大小,我挥剑砍死了两只,这些甲虫一死,顿时就化成黄白色脓水,显示出它们本身有着强烈的毒素。

“呜呜呜”凄厉的哭声就在头顶上,我一边挥舞着青铜古剑开路,一边还得辨别方向,唯一的出路,应该就在对面的墙壁上 按照中国人的喜欢对称的习性。

“啊”猛然,我的背后传来丫头的惊叫声,我顾不上眼前的甲虫,回头看向丫头,只见几只殷红色的甲虫居然顺着防毒面罩的口子,向丫头的脖子衣领里爬去。

!我心中大惊,顾不上危险,慌忙地帮丫头去拍身上的甲虫,匆忙中似乎有一只甲虫爬到我的手上,我吓得连连甩手,好不容易将甲虫甩开,却是看得清楚,这些甲虫的口器如同是蚊子的口器一样,却是乌黑亮,足足有半寸长。

少爷连连跳脚,踩死两只甲虫,惶恐地吼道:“老许,这不是法子啊”

黄智花手中的五四手枪,如今没有了用武之地,真正应了一句老话,杀鸡焉用宰牛刀!打甲虫最好的法子,就是有一瓶枪手牌杀虫剂,而不是手枪。所以,黄智华如今也是非常的狼狈,不过他是军人,平时训练有素,居然抓着庞大的背包,挥舞着团团乱转。

“这是寄生虫,攻击它们的宿主!”黄智华连呼吸都有点急促。

宿主?应该就是那四只人形蟑螂怪物?我忙着回头四处找去,这么一回头,我差点和什么东西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顿时嚇得魂飞魄散,手脚软。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只人形蟑螂怪物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一双爪子一样的手平平伸了过来,无声无息的想要卡住我的脖子。

原本密密麻麻附在身上的殷红色甲虫已经离开,我也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本体 这应该算是人?至少它本来应该算是人?只是如今,它原本的血肉成了一块块腐烂流脓的烂肉,甚至我看到它身体上的某些部分还留着脓水,虽然带着防毒面具,我还是闻到一股腐烂的臭叶。它的头部依然是虫子脸面,可是一张嘴却以诡异的角度裂开,狰狞而笑,嘴里露出黑色獠牙

这笑容一如那些被黄河龙棺狙咒而死的人。

我愣着呆呆地站在中心怕得要死,想要拔腿就跑,偏偏动弹不得。

老许?我的了畔传来黄智华的惊叫声,随即一条人影扑了上来,一脚重重的踢在我面前的人形蟑螂怪物的胸腹之间,顿时我就听得“噗哧”一声响,那个蟑螂人形怪物向后噔噔噔退了好几步,腹腔破了大洞,脓水四流,恶臭无比。

但就在此时,一道惨绿色的影子猛然扑向黄智华的后背,我忙着挥剑对着惨绿色的影子狠狠地砍了过去

“呜呜呜”我的青铜古剑寒光闪过,惨绿色的鬼影就这么在我的眼前失踪。

“小心!”黄智华惊叫,几乎就在同时,他已经拾志枪来,没有丝毫的犹豫,枪声响起,子弹几乎是贴着我的头皮险险地射了出去。

“你们想要谋财害命?”我的背后传来少爷的怒骂和丫头的惊叫。

“老许快救少爷!”黄智华面对着我,惊叫出声。

我忙着挥舞这手中的青铜古剑,向着少爷杀了过去,同时吼道:“你去帮丫头”事实上不用我说,黄智华已经疯了一样地扑向丫头,因为背后的两个蟑螂人形怪物已经将丫头堵住,一只如同是鸟爪一样的爪子,狠狠地抓向丫头的脑袋。

“老许救我”少爷的声音里传来难以掩饰的惊恐。我顾不上这么多,双手不停的在少爷的身上用力的拍着,我的手上带着防毒塑胶手套,一时半刻的,还能够抵挡殷红色甲虫的攻击。

可是这些依附在尸体而生的殷红色甲虫实在是太多,我的身上很快出被许多甲虫占据,导致的结果是,我没有能够帮助少爷,反而也陷了进来。

我抬头看过去,只见黄智华一手拉着被吓得不轻的丫头,一手抓着枪,背抵着大石柱子,和四个蟑螂人形怪物斗得难分难离。~~ ~~

这些蟑螂人形怪物根本不怕子弹,子弹射穿它们的身体,最多就是流出大量的黄白色脓水,却一点出不阻碍他们的行动。

“天啊老许,我不要死在这里”少爷慌乱的挥舞着双手,拍打着身上的殷红色甲虫。

我心中唯有苦笑 虽然早就知道影昆仑风眼里面势必机关重重,可是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的厉害,刚刚进入,连棺材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就被这些恐怖的尸虫攻击。

完了完了,现在我的身上也和少爷一样,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无数尸虫,虽然我们的身上穿着品质优越的水靠,头上带头防毒面具,脚上穿着的也是特制的靴子,可以阻止这些尸虫一段时间,但是可以维持多久?

十分钟?二十分钟,还是一个小时?

抬头看过去,黄智华那边也是险象环生,他一人应付三只蟑螂人形怪物也是顾此失彼,丫头被一个怪物追着乱跑,边跑边哭

丫头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算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居然想到那天在沙河镇,我看到了丫头身上不该看到的东西,而她居然悄生生地问我 好看吗?

好看吗?我不知道,可是现在听到丫头伤心绝望的哭声,我脑子里轰隆一响,忙着扑倒在地上,就地一滚,滚向丫头那边,同时脚下使劲,目标是那只追赶他的蟑螂人形怪物,我手中的青铜古剑闪现出耀眼的寒芒,对着蟑螂人形怪物的脚下砍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那个蟑螂人形怪物根本不知道躲避,被我一剑砍断双脚,顿时就软软的倒在地上。

但同时 我也忍不住呆住了这蟑螂人形怪物的一只脚上还穿着鞋子,虽然已经腐蚀得厉害,可是我依稀可以看出来,那应该是一双旅游鞋。

埋葬千年的古墓中出现的腐烂书本的脚上,穿着象征现代人的旅游鞋,这我的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

“老许,你真聪明。”我的旁边,传来黄智华的声音,只见他也倒在地直,物上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军刀,对着另一个蟑螂人形怪物的脚上砍了过去。

我如今人还在地上,见此顿时就明白过来 不管这些是人还是尸体,或者说是怪物,只要砍断了他们的双脚,自然而然的他们就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对于我们的威胁就大大降低。我哪里是聪明了,刚才不过是担心丫头,情急之下误打误撞而已。

眼见黄智华如法炮制,我也慌忙一个打滚,目标是另一个蟑螂人形怪物的双脚,这些怪物毕竟都是死尸,根本不知道躲避,四个怪物,很快就被我们砍断双脚,倒在地上,由于刚才的现,我惊奇莫名,特意的留意了另外的那个蟑螂人形怪物,可惜,它的双只已经腐烂不堪,自然也没有鞋子穿着,看不出个所以然。

四个蟑螂人形怪物被我们两人砍到后,身体还在地上扭曲着挣扎,但已经不能攻击我们,我不禁长长松了口所,猛然现,我身上的殷红色的甲虫似乎少很多,心中一动,随即就明白过来,我在地上连续的打滚中,将殷红色的甲虫压死很多,这些甲虫平时都是依附尸体而生,具备着非常猛烈的毒性和攻击性,但由于我们有着比较精良的防护。尸体本身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弱的,只是数量庞大。

少爷也学着我的样子,慌忙的在地上连边打滚,可是这小子偏偏不长眼,一个不留意,居然滚到一具蟑螂人形怪物旁边,那蟑螂人形怪物本来被我和黄智华砍断双脚后,不停的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如今一把逮到少爷,顿时死死地抓住不放。

“啊”少爷惊恐的大叫,不停的挥舞手中的工兵铲,对着蟑螂人形怪物的头上砸过去,可是那怪物毕竟已成了尸体,没有痛觉,不管他怎么有力的砸,它死活都不放手。

我眼见蟑螂人形怪物脸上那狰狞恐怖的笑意,裂嘴似乎想要咬向少爷的脖子,顾不上害怕,忙着一步抢了过去,手中的青铜古剑一阵乱砍,几乎将那个蟑螂人形怪物砍成碎片,黄智华也过来帮忙,好不容易才将少爷从蟑螂从形怪物的鬼爪中救了出来

我们两人又是一通手忙脚故居的乱拍,在黄智华、丫头的帮助下,总算将身上的殷红色甲虫清理干净。

“这是什么东西”少爷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问道。

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我心中却明白,危险还没有过去,刚才漂浮在我们头顶上,如同是鬼魅一样的惨绿色鬼影,还潜伏在这里的某个角落,随时准备攻击我们,让我们也变成尸体,甚至变成和那蟑螂人形怪物一样的东西

“奇怪奇怪!”黄智华手里握着军用刺刀,同样也是气喘如牛,惊魂未定的问道:“这里是千年古墓,怎么还有腐烂的尸体?”

不错,这里是千年古墓,如果尸体不是装在上好的棺木中,应该早就连骨头都腐朽了,怎么还会有没有完全腐烂的尸体?

我低头看差散乱在我们四周的四具蟑螂人形怪物,全部都是流着黄白色脓水,奇臭无比,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只鞋子,我心中一动,皱眉说道:“他们可能不是古代的产品”

少爷大大的喘了口气:“老许,你疯了?不是古代产品,难道这会是”

这里有人比我们先进来一步了,也许是走另一条路口,但可惜他们进来了就没有能够出去。我解释道,大型古墓不一定就只有一个入口,南爬子老头可以找到影昆仑风眼,自然也有别的高人可以找到另外的入口,这并不稀奇。

黄智华不解地看着我问:“老许,就凭着这些半腐烂的尸体,只怕不能判定就有别人进入吧?”

我点头,当即将刚才的现说了一遍,只听到黄智华、少爷目瞪口呆 莫道君行早,事实上还是晚了。

完了完了,少爷呐呐自语着说,这次完了,要是人家将宝贝都搬走了,我们岂不是白跑一趟。他还真的要钱钱不要命,刚刚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回来,居然又惦念着宝贝了。

被吓得花容失色的丫头猛然摇头说,绝对不可能有人比我们捷足先登,有人可以进来,但未必能够出去。

我不明白为什么丫头有着这样的自信,但目前的当务之急不是探讨这个,而是赶紧找出路。

就在此时,我的耳畔传来一声呜呜咽咽的哭声,好不凄凉

我顿时心中一惊,几次听到这个该死的哭声,都是那惨绿的鬼影作怪,猛然抬头,果然在头顶上,一道惨绿色的影子飘飘忽忽的绕着石柱转了一圈,然后飘飘荡荡的向着一边飞去。

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居然义无反顾地跟了上去,我一动,少爷、黄智华和丫头自然也都跟了过来。

少爷抬头看着在我们头顶上飘飘荡荡的惨绿色鬼影,压低声音问我:“老许,你疯了不成,这玩意”他说着比划着指指头顶上。

我没有说话,而是冲着少爷摇头,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惨绿色鬼影,这次那惨绿色鬼影倒没有趁机偷袭我们,而是一直飘飘荡荡的飞到对面的墙壁上,就在我们四个人、八只眼睛的注视下,它猛然一个回身,撞向对面的墙壁,度快得惊人。

然后 在我们注视下,它莫名其妙地消失在石壁上。

我们四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中都很不是滋味,少爷忍不住低声问我:“这是什么玩意儿,老许,你见多识广,知道不?”

我叹了口气,半晌才低声道:“我估计是三尸中的上尸”

黄智华不解的问我,真的有三尸神?对于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或者不是,在普通情况下,我也不相信有三尸神,可是 这里是古墓,千年前的古墓而已,无论什么的事情都会生。

“现在怎么办”?丫头问我。我知道丫头的意思,进入的通道被堵死,如今的我们已经是义无反顾,不得不进一步探入墓室深处,只为了我们能够出去。

我整理了一下脑海里纷乱的思路,想了想说道:“按照对称的袁立,这面的石壁上应该另有出路,而且现在我们基本可以保证,除了我们四个人,还有别人进入了这间墓室,不管他们是抱着怎么心态进来的,活着应该这么说,他们有没有人能够出去,如今都不重要,重要的 这里还有别的出路”。

丫头现在好像已经镇定不少,忙着点头,少爷和黄智华忙附和,不过少爷就是少爷,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居然神经兮兮的笑了笑,凑到我面前低声说:“能者多劳,老许,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么这个打开石室的艰难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忍不住对着他翻了个老大的白眼,冷笑道:“不想死在这里,谁都别偷懒,赶紧找出路要紧,那槮绿色鬼影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过来”。被我已吓唬,少爷当即就手忙脚乱的跑到石壁钱,四处抚摸着,寻找着所谓的出路,可是这石壁光滑溜溜的,哪里有什么出路?我站在石壁钱看了好久,心中不解,就算这墓室耗费大量的人工巧匠,可是 也不可能到什么地方去找一块这么大的完整石壁过来啊?就算有这么大的石壁,古代人又是怎么运过来的?

难道说,古代人真的有移山填海的能力?我心中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仔细的观察着这面石壁。

黄智华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问道:“老许,你说这石壁的入口,有没有可能和十三根石柱有关”?

石柱?不错 这地方的石柱确实是透着古怪,可是这石壁的入口也断然和石壁没有关系,我总看着这十三根石柱有点莫名其妙。十三,如果剔除中间的石柱不算的华,那么就是十二根十二干支?

被黄智华这么一说,少爷好像有所了悟的样子,扯了扯我的衣服问道:“老许,你说这十二根柱子是不是代表着十二星座?中间的那个是”是你个头!我没好气的骂道,星座是外国人的东西,他的联想力还真不是普通的丰富。在我和少爷说话的同时,丫头却顺着石壁摸了过去,石壁光滑如镜,透过我们手中的手电筒的光芒,将丫头的影子影影绰绰的印在石壁上,看着有点鬼气森森

“许大哥,你快过来”猛然,丫头像是有所现的惊喜地叫了出来。喳喳丫头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猛然我们的耳畔传来一声刺耳的铁链扯动声音,伴随着原本光滑如镜、连一条裂缝都没有的墙壁,缓缓的向两边不规则的裂开一条缝隙。

出路?

我和少爷对看了一眼,都是大喜,没想到出路居然被丫头这么胡乱摸索中找到了,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徒然丫头惊呼出声:“许大哥,救我”

墙壁的裂缝内,不明空间内,一片闪光的红晕对着丫头扑了过来,鲜艳夺目,妖异非常。虽然我一时之间还没有能够看清楚那是怎么东西但心中已经明白,这玩意儿 只怕就是刚才袭击我们的红色光小甲虫,这玩意虽然只有指甲大小,可是以来就是铺天盖地,而且我看得出来,这玩意只怕是依附尸体而生,一旦被咬伤,后果难料。

谢天谢地,这次我们进入影昆仑风眼算是有备而来,身上都是轻巧密封的水靠,受伤带着塑胶防毒手套,脚上是软底靴子,脸上还带着防毒面具,要是像上次去广川王陵,我们装备都没有,只怕早就变成这些尸虫的养分了。

丫头一叫,我还没有来得及有所动作,少爷就扑了过去,挡在了丫头的面前,可是前面的红云来的太快,我心中知道不好,忙着叫道:“少爷,带着丫头先退回去”。黄智华手里舞动着军用刺刀,干脆利落的吧手枪收了起来,在这种时候大概他自己也明白,枪械这玩意 对于尸虫好像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举着青铜古剑,对着铺面而来的尸虫就是一通乱舞,可惜我毕竟不是现代无暇电影里的剑术宗师,虽然仗着青铜古剑的风力,打落了一些红色光甲虫,但是有着无数的红色光甲虫扑了过来。

黄智华张口叫我,可是刚刚叫了一声“老许”,就赶紧闭上了嘴巴,这次红色光尸虫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说刚才的尸虫算是前锋,按摩如今的尸虫就算是真正的大军 大军压境。

我苦笑,脑子里迅得盘旋着,怎么办?怎么办?

少爷那丫的见机早就拉着丫头退向后面,前面虽然有我和黄智华顶着,但毕竟尸虫太多,铺天盖地。

“快想法子”黄智华终于还是忍不住吼了出来,声音透过防毒面具,低沉沙哑,在空荡荡的墓室内回荡着。

法子?我匆忙中抬头看去,由于石室的通道已经被打开,我们头上都是带着矿工帽,光线昏黄不定,但大概还是可以看个分明,在石室的外面,应该还有一座石室,不过,和刚才的石室不同,这件石室内,地面上四处都是残肢断骸,在白森森的枯骨之间,密密麻麻的爬着无数的红色光甲虫。

果然,这些甲虫哦、都是依附着尸体而生,可是,为什么这里有着这么多的尸骸?我一边慌乱的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古剑,一边不由自主的想着 这里不像是殉葬坑,殉葬坑不是怎么个模样,那么为什么这里有着这么多的尸骸?而且尸骸都是残缺不全?

残缺不全的尸骸?猛然我心中一惊,在广川王陵中,通往真正的墓室中高台上的时候,也曾经建国类似的情况,残肢断骸遍布满地

不对!我情不自禁的摇头,这尸虫和普通的尸虫不同,普通的尸虫绝对不会这么猛烈的攻击活人?如此就只有一种情况,这里的尸虫是墓室的主人根据需要而饲养的?那么在通向主墓室的途径中,势必有着防虫设置,否则,只怕墓室主人的尸骸也一样保不住,成了尸虫的粪便,大概没有谁愿意自己死后成为了虫子的口粮吧?

一旦想通这么一点,我顾不上别的,大声吼道:“大家跟着我,我们冲过去”说着,我先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古剑向前冲去。

黄智华一手挥舞着军用刺刀,护着少爷和丫头,也跟随在我身后向前冲去。

我这么做,事实上冒着很大的危险,因为不知道这条路到底有多长何处才是这些尸虫的禁地?而我们身上的水靠面具,又能够抵抗多久?

一步跨入遍布尸骸的石室中,我已经陷入了一片闪着红光的海洋中,久久没有尝到新鲜血肉的红色光尸虫,如同是下雪一样,铺天盖地的对着我席卷过来,我全身上下都被密密麻麻的尸虫覆盖,若不是求生的欲望支撑着,只怕谁都支援不住。

就算是如此,我还是感觉手臂越来越沉重,尸虫虽然轻盈,可是聚少成多,这些比北国冬天的雪花还要密集的尸虫,前仆后继的向我们冲击过来

我的脚下也越来越沉重 举步艰难,太多的负荷几乎让我承受不起。

“啊”我的背后,传来少爷和丫头的惊叫,我不得不回头看过去,只见少爷和丫头摔倒在地上,如今我已经看不清楚两人的模样,只有密密麻麻的尸虫遍布在两人身上,不停的蠕动着寻找突破口。

我顾不上自己,翻身回去,拼命的帮助丫头拍打,少爷放开丫头,满地乱滚,企图压死附在身上的红色光尸虫。

“”黄智华愤愤地怒吼,如今他身上也是遍布尸虫,甚至连我们的矿工灯都被尸虫覆盖,让原本就不怎么明显的光线更是阴暗,恍恍惚惚、鬼影重重

满地都是曾经我们同类的尸骸,饿哦们身上也已经被虫子沾满,不用多久,这些虫子就会用坚忍不拔的精神,咬破我们身上的水靠,吸食我们的血肉

今天我们注定要埋骨于此吗?死亡的阴影距离我越来越近,我甚至已经放弃了抵抗,只是本能的挥舞着青铜古剑,将眼前的尸虫驱赶开来

少爷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好不容易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如同疯子一样,挥舞着一把匕,只可惜,连他的匕上,都是密集的尸虫,好像一点作用都没有

老许怎么办?隐约中我好像听得黄智华叫我。

怎么办?我抬起头来,矿工灯的光线越黑暗,已经被尸虫全部遮挡住

光?就在这一瞬间,我如同是在黑夜中看到一缕曙光,这些尸虫为什么这么明确地攻击我们?它们并非是智慧体,那么 它们攻击我们的目的是因为光?如果有别的光线可以将它们引开,我们岂不是有救了?

在幽暗的地下世界中,它们本身就是光体,所以它们应该不具备趋光性,因为它们在黑暗中太久,没有光线的存在,导致了视力退化,最后全部丧失。

可是这些红色光尸虫不同,他们本身就光,又是群居,自然有视力功能。想到这里,我忙吼道:“照明弹快照明弹”

黄智华手忙脚乱的从背包里翻出照明弹,从背上将枪取下来,装上后,也不用我吩咐,对着远处的幽暗,狠狠地射了过去

照明弹在空荡荡的地下世界中,画出惨白色的白光,向着远处落下,然后我感觉我的视线有着短暂的失明,远处 明显的有一道耀眼的白光燃起,可就在这一瞬间,饿哦隐约看到远处两个灰色的影子晃了晃,恍惚是人。

和很多趋光性的虫子一样,红色光尸虫纷纷扑了过去,度敏捷。

原本缠绕在我们身上的红色光尸虫,也一并扑了过去,顿时我们身上轻松不少,我不禁松了口气,虽然还有粘在身上的尸虫,可是已经没有那么笨重。我拉起丫头,几乎在次同时,黄智华已经抓起了少爷,同时再次向着一个方向,射出一枚照明弹。

这次我看得清楚,在前面十多米远的地方,有着白色的石阶蔓延而上,可是在石阶上,我清楚的看到两只灰色的人影一闪而没

但是,没有时间给我们考虑什么,照明弹的光芒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尸虫就会再次回来,我们一行四人,惶惶如同是丧家之犬,飞快的向着对面跑去,哪怕对面有着更大的危险,更恐怖的东西在等待着我们。

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的度很快,十来米的距离转眼就到,对是一排排的白色石阶,当我第一个跨上石阶的时候,原本粘在我身上的红色光尸虫,仿佛是受到什么打击一样,纷纷掉落,来得及的远飞了回去,来不及的,直接掉落在地上,化成黑色的液体,恶心无比。

果然,通向主墓室的通道上,另有厉害的防虫设施,这些尸虫到了这里,已经不再具备杀伤力。

我们在白色石阶上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少爷和丫头吓得魂飞魄散,刚才虽然时间不长,不过三五分钟而已,可是我们已经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回来。

“老许你怎么知道那些尸虫有着趋光性?我听得老头说,一般地下尸虫都没有视力呼呼”黄智华双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弯着腰,喘着粗气地问我。

“!”我愤愤地骂了一句,知道他口中的老头,势必就是南爬子老头,想必黄智华早就准备着跟随我们一起进入古墓,所以事先向老头请教过,但那老狐狸老头的话,也能够相信?

那些尸虫本身就光,再过一千年,视力也不会退化!我解释道。

我一手扶着丫头,一手持着青铜剑,四处打量着—-这里的石阶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建造,在我们头顶的矿工灯的照耀下,隐隐呈现半透明色泽,宛如羊脂美玉,一如黄河龙棺的材质,也和广川王陵中水潭上的高台一样的材质,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已经可以确定,影昆仑风眼的墓室大人,势必和黄河龙棺有着某种联系。

也许,我们真的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

我们在白色石阶上休息了片刻,少爷总算是回复了过来,一边喘气一边问我:“老许,你说为什么这地下生物居然会光?我们以前也见过尸虫,可不是这个样子?”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只不过我的脸上戴着防毒面具,我的眼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眼见丫头也好奇地看着我,当即解释说,自然是有人故意培养的尸虫。

有人故意培养尸虫?黄智华当场就跳了起来,问道,谁这么无聊,疯了不成?

我冷笑说,你疯,人家都未必疯,这是必杀局,无论是什么人,只要进入墓室,只要是正常人,不管是古代人,还是现代人,照明工具是必须要带的,而这些尸虫却是见光就扑,如果不是我们这次有着精良的装置,就算你事先知道里面有着这么变态的尸虫,你也闯不过这么一关。

事实上,这古墓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修建的,不管是什么人,他所想到的都是当时的盗墓设施,绝对不会想到几千年后有着什么精良的装置,而古代人也绝对不会有水靠、塑胶手套、防毒面具等等,就算是穿着金属盔甲进入此地,前面的这个尸虫盛会也绝对闯不过来。

这里这么多的尸骸,很可能是墓主杀了人故意抛弃于此,主要是饲养这些红色的光尸虫,让它成为最厉害的墓室守护者。

当然,另一部分的人,也可能是贪心不足的盗墓者闯入此地,成为了尸虫的养分。

我心中暗叫好险,要是在广川王陵里碰到这样变态的玩意,只怕—-我们早就尸骨无存,命再硬也闯不出来。

评论
  • 02200059:

    沙发

    回复
  • 闷油瓶:

    无语

    回复
  • 老许:

    地砖

    回复
  • 巷子有猫。:

    你们三个也是够了

    回复
  • 张起灵:

    所以我是不怕这些尸虫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