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三卷 第四章 影昆仑风眼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看着一群人在黄河上忙忙碌碌,我和少爷四处看了看,果真是“黄河水鬼”,几条船从黄河里扒出来的东西,还真不少,不过值钱的实在不多,一般都是一些塑胶垃圾瓶子什么的。 一些人挑挑拣拣,把可以卖钱的捡出来,没用的、真正的垃圾,再次倾倒进黄河里。

难怪我闻到了腐料的黄沙臭味,那些人就是成天和腐烂的黄沙打着交道?

看到有小般靠岸,我和少爷忙着迎上去。少爷选递了烟,对方都是本分的在黄河里讨生活的苦哈哈的人,原来只当我们是过来考察的学者,或者就是城里人好奇这个,很是好心的介绍我们一些黄河上的奇闻趣事。

可是,当我拍着一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打听王全生的时候,那家伙猛然就变了脸色,仿佛是见着鬼一样,然后说有事,转身就走。

我和少爷都不解,我们是乘火车过来的,王全胜的尸体是老罗从小路赶尸过来,活人死尸几乎是同一天出的,这么一来王全胜绝对不可能比我们先到这里,为什么附近的人听到“王全胜”三个字,就像是吃了死尸肉一样的恶心,我几乎可以保证,这些人不知道王全胜已经死了,更不知道他的尸体导致了尸变。

又问了几个人,结果都是一样,最后黄沙厂的一些人见着我们,就如同是见着鬼一样,充满恐惧,在我们的背后指指点点。我和少爷更是满腹疑云,最后还是少爷偷偷地塞给一个看着年龄偏大的老头一百大洋,当真的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个老头拉着我们走到一个偏僻之地,说起来王全胜家的事情。

原来,就在王全胜离开家不久,他女人在门口骂了两天,又过了一天,眼看王全胜还不回来,女人没有法子,眼见地里的庄稼熟了,家里没有男人实在不成,就找邻居老张家帮忙。当天她就先帮着老张做事,约好了第二天帮她家做事,结果,第二天日头都老高了,邻居老张在她家门口转悠了几圈,眼见她家大门紧闭,无奈只能先回去了,到了傍晚,老张又过来看了看,王全胜家依然大门紧闭。

老张想着不是事情,心里总感觉怪怪的,但自己一个大男人去叫别家女人的门又不合适,于是就找自己的女人过来看看。老张的女人正被家里捣蛋儿子折腾得两眼冒火,过来也没有好气,抢起拳头“砰砰砰”地砸在了王全胜家的大门上,两扇木头门拍得山响,扯着脖子吼了好几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向村子里的人一打听,都说没有看到王全胜的女人出门,这事情就有点奇了怪了,但毕竟人家大门紧锁,也不便破门而入,所以老张就和女人先回去了,准备等明天再说,要是王全胜的女人去了什么地方,明天总会回来的。

这一夜老张就没睡好,心里装着一个老大的疙瘩。第二天一早就跑去王全胜家看了看,还是和昨天一样,大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和昨天一样,老张也只能回去,直到中午时分,他再也坐不住了,跑到村长家里,把情况如实的说了一遍。

这小村子人不多,王全胜出去后,家里就剩下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女人的娘家就在隔壁村子里,村长想了,莫非王全胜的女人回娘家了?于是就让自己的儿子去看看,村长的儿子跑到邻村一打听,王全胜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回娘家。

老村长之所以能够做村长,脑子自然要比普通人要好使,一想这事情透着古怪,黄河边穷得很,小村子总共不过二十来户人家,要是王全胜的女人出去了,不可能没有人知道。他越想越不对劲,找了个脚踏车,赶了十多里路,跑去镇子上公安部门报了警。

失踪是件大事,很快公安部门就来了人,村子上很多人也跟着看热闹,公安部门眼见王全胜家大门紧闭,想了想,决定先把门撞开,看看家里再说。两扇很普通的木门,两个小伙子一起用力,“啪”地一撞,开了

王全胜的家里很普通,和黄河边村子所有的人家几乎都是一样的,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王全胜的家里好象有股怪怪的臭味。两个年轻的警员很轻易地就打开了房门,先一脚踏进了房间内,随即两个警员一声怪叫,捂着鼻子冲了出来。

从老头的口中我们知道,当时那两个年轻的警员出来后,说什么都不愿意再进去,说是里面实在是臭得难以忍受,也不知道什么东西这么臭?

门一打开,老村长就变了脸色,臭味从房间内一直蔓延出来,有点象是黄河内腐烂的泥沙味,又有点象是腐烂的尸体臭味。眼见警员不愿进去,只能硬着头皮,招呼自己儿子大着胆子一起走了进去。

房间内很普通的一张老式床,走进房间内,那臭味就更加重了,只不过,床上挂着老式的水纱帐子,看不清楚,模模糊糊的,隐约似乎有人躺在床上。村长这个时候心里知道不好,只怕王全胜的女人已经凶多吉少。

大着胆子,老村长揭开了帐子,就这么一看,他不禁“啊”地一声怪叫,然后捂着嘴巴冲了出去。身边几个年轻人大着胆子跟了进来,这个时候已经看得清楚—-王全胜的女人已经直挺挺地死在了床上,脸上带着狰狞恐怖的笑意,眼睛圆睁,定定地看着天空,似乎是死不瞑目。

村子上不是没有死过人,各种各样的死尸老村长都见识过,在黄河边讨生活的人,黄河里捞起的死尸都不少。可是这个女人死得离奇不算,那副死相,实在是太哧唬人,而且奇臭无比。

王全胜的女人死了,而王全胜又不在家,她娘家人跑来呼天抢地的大哭了一场,在警员的帮助下,准备将王全胜女人的尸体送去附近的火葬场火化,但当众人大着胆子揭开王全胜女人的被子,顿时都呆住了,一床被子上全部都是湿漉漉的水,整个尸体泡在一样,而且,在尸体下都是腐烂的黄沙,更是臭不可闻。

老村长年纪大,知道这事情不好,处处都透着邪门,而且,王全胜还有个十七岁的孩子,在小镇上读书,也两三天不见回来了,众人当时都被女人的尸体哧着了,忘了孩子这回事。于是老村长又找人去找那孩子,去的人回来说,学校说了,王全胜的儿子已经三天没有来学校了。

失踪了?老村长顿时头大如斗,忙着找人打听王全胜的下落,可是谁都说没有看到过。

正在他着急的时候,老张的女人急匆匆地跑来,神色慌张。老村长一问之下,才知道女人的床底下居然还躺着一具尸体,也已经半腐烂,要命的是,死尸正好就是王全胜的儿子。和王全胜的女人一样,尸体身下都是湿漉漉的水,还有腐烂的黄沙

老村长直到现场看了看,顿时就直了眼睛,这孩子的脸上,嘴角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裂开,扯出狰狞诡异的笑意,眼睛不是圆睁着,半合着,却是更加让人不由自主地害怕。

老村长当时就急了,好好的出了两条人命案子,这可如何是好?幸好还有公安局的人员在场,现场勘查了一番,又没有生什么凶手的痕迹,可是若说王全胜的女人和孩子是正常死亡,只怕是说不过去。

两具尸体实在臭不过,只能尽快活化处理。就在这天下午,尸体抬走了,两个公安局的人员再次走进王全胜家里,仔细的勘查现场,希望能够现一点什么。结果两人现,在床背后有一块破布,不知道盖着什么东西,看着竟然是一个人蹲在地上。

于是两人大着胆子走了上去,揭开破布一看—两人顿时都傻了眼。

我和少爷听他说到这里,心中隐隐明白,那玩意只怕就是王全胜从黄河眼里打捞上来的青铜器,因为当时他说过,打捞到一座鸟尊。

那黄河水鬼老头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说,你们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吗?

看到我和少爷两人都摇头,水鬼老头有点得意,用手比划着说,这么大,这么高的一个铜家伙,沉甸甸的,少说也有几千斤重。模样像是猫头鹰,也不知道派什么用处的,但上面有着很多花纹与字,都不认识

少爷一听就急了,忙问道:那后来呢,这玩意去了什么地方?

黄河水鬼故意砸了砸嘴巴,少爷会意,忙着又递过烟去,老头点着了烟,这才接着说,那两个警员见了这玩意,眼睛都红了,说是文物,谁也不能动。然后他们留下了一个人守在王全胜家里,另一个去镇子上叫人。

我心想这下子倒好了,只怕鸟尊也落在了国家手里了,毕竟那是国宝,可不是好沾惹的,而且,这样的东西,平心而论,我也希望它能够好好的保存在国家的博物馆里。我倒没什么可惜,但少爷明显的很失望,摇头顿足。

哪知道那个黄河水鬼一支烟快要抽完的时候,又说:你们不知道,这事情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好多恐怖有多恐怖

我一听,难道还没完?又死了人了?忙着追问后果。老头买足了罐子,这才说,他也是听说的,当另一个警员同志去镇子上叫了人来,现王全胜家大门紧闭,当时天已经快要黑了,几个员警同志就高声叫门,没有人答应。

于是再次将门撞了开来,走进里面一看,那沉甸甸的铜家伙,还有留守的员警同志,居然都不见了,大家忙着去村子里打听,可有人看到了没有?

我听到这里,不由自主的心猛然一沉,问道,难道那个员警先生和那铜家伙,就这么失踪了?

黄河水鬼听了,似乎很是害怕,连连点头,压低声音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很多人都说,那铜玩意是黄河里的河神老爷的宝贝,被王全胜偷了回来,现在河神老爷怒了,所以他一家子都死了,那个员警估计也死了

说道这里,他指了指前面说:你们看,就是那个地方,如今那段河,谁都不敢过去

我看他指的地方,正好是当初我们来的时候黄河眼的那个水塘子,只不过现在不是水流干枯的季节,自然是滚滚逐浪奔腾不息。

告别了一群黄河水鬼,我和少爷再次爬上拖拉机,听着拖拉机啪啪的声音,我的心怎么都平静不下来,王全胜居然一家都死了,想必就是来自那恐怖的黄河鬼棺诅咒,但愿我们这次去影昆仑风眼,可以找到解除诅咒的法子。

但我又不明白了,那个员警同志怎么就失踪了?如果是小的青铜器,我还可以怀疑他是见财贪心,带着东西跑了,毕竟员警不比那些苦哈哈的黄河水鬼,他们可能都是大学毕业出来的,有点眼光,知道那玩意在外面值钱。

可是鸟尊—那么大,那么沉,他绝对不可能在大白天的扛着离开,还不被人现?王全生曾经对我说起过,他打捞上来的鸟尊有半人高,刚才的黄河水鬼也是这么形容的,这么笨重的青铜器,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轻易的带走的。

少爷问我,在想什么?我脑子里乱得很,只是摇头不说话。眼看着拖拉机正好顺着黄河边上,经过黄河眼的时候,我忙叫停。

这拖拉机是我和少爷单独雇用来的,倒也方便,在黄河边停了下来,我和少爷跳下车来,四处看了看,抬起头来就可以看到对面的山坡,南爬子老头说,这山坡的走势,是按照昆仑山改的,可是怎么看着这些丑陋的山川,都比不上昆仑的壮观秀美。

笑话,昆仑山素来都是传说中的仙境,古老传说出身神仙的地方,我怎么看眼前的地方,光秃秃的一片,都是鸟不拉屎,乌龟不靠岸的。

我站在黄河边,一边事奔腾的黄河逐浪,一边是光秃秃的山头,实在没什么看头,开拖拉机的小伙子催促了我两次,我想想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我又不是南爬子老头,四处扫一眼就可以定穴,所以爽快地坐上车子回去了。

没想到我们刚刚到筒子楼招待所,这几天一直早出晚归的南爬子老头居然也在,一见到我们,忙就问道:你们两个去了哪里,我都等你们半天了

我心想着,我怎么知道你等着我了?再说了,你又不是大姑娘,你等我,难道我还一定就要屁颠的跑来见你。

丫头轻轻地推了我一把,低声说道:爷爷说了,他已经找到影昆仑风眼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出。

,这丫头自从收了老头的好处后,就爷爷、爷爷的叫得亲热,还真当那老而不死的奸诈老头是爷爷了。

找到影昆仑风眼那就代表着我逍遥的日子到头了,我也得摸进墓室中拼命了。我欠了口气,说实话,对于古墓我真的难以理解,那么多的机关,庞大的建筑,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各种人、尸体、植物、鬼物,我都已经无法形容,在墓室中,似乎是什么都有可能生。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要一想到那个失踪的警员,与王全胜家里丢失的青铜鸟尊,心里就感觉怪怪的,一种隐晦的恐惧,悄悄地爬上心头。

到底是资深的南爬子,掐着手指算了半天,说是明天不宜动土,得后天。

我心想,—-盗个墓,还这么多讲究?想我和少爷去盗刘去那个老变态的九龙坑的时候,可是连想都没有想过,但既然他看了日子,我们也不反对。

又在筒子楼里无聊地渡过了一天,到了第三天早上,老头吩咐我们带上所有的装备,跟随他出。就在离开筒子楼的时候,我在门口又看到了那个坐尸老头,他就那么看着我,我想要与他打声招呼,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直到我们走出去老远,回头去看看,现坐尸老头还站在筒子楼门口呆—-这老头,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子的神秘,与南爬子老头都沾染着一种鬼气,让人很是看不透。

黄智华从来没有做过这等事情,从小村上雇用了几个本地人做劳力,由于年代久远,墓室的入口早就被深深的黄土掩埋,黄智华倒还真会为我们考虑,直接雇用劳力,不用我们动手,我和少爷、丫头的主要工作就是进入墓室去,把里面好东西全部给弄出来。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偷偷地问孙教授,既然弄成这么大的规模,何必要我们?直接做个考古研究项目,把墓室清理出来,岂不是两全其美?孙教授闻言,叹了口气,指了指走在最前面的南爬子老头,摇头说,如果那样,老头早就拍手走人了。再说了,黄河龙棺的事情太诡异,也不方便报上去,最好的法子就是尽快解除诅咒,不要再死人了。

我想也是,王全胜老婆、孩子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黄智华,否则,只怕这个年轻的军人有可能会急疯了。黄智华虽然口中不说,但我看得出来,他是确实急了,否则他不会背叛自己一贯的原则,陪着一群盗墓贼、古董盘子跑来黄河边盗墓。

我想着心事,孙教授压低声音又告诉我,老头研究黄河龙棺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胡来和王明那次来华东镇,可不是瞎撞上来的,而是特意跑来的,只是老头年纪大了,实在是下不得古墓,所以才请我们动手。

少爷冷笑着说:“他下不了古墓,他的两个徒弟可正当壮年,难道也下不了?明明就是没有好处,只有危险的玩意儿,让别人去拼命?我们死在下面给某个古代变态佬做了陪葬,他也没有一丝损耗。”

少爷说得很大声,想必是故意让老头听到。果然老头回过头来看了看他,却没有说话,而是大步向前走去。爬上一辆早已准备好了的手扶拖拉机,“啪啪啪啪”一路颠簸着向所谓的影昆仑眼出。

坐了两个多小时的拖拉机,在我的一把骨头颠簸得快要散架的时候,拖拉机停了下来,前面是山路,拖拉机开不上去,只能步行。

下了车,依然是老头走在前面,山路崎岖,开始的时候还有一条羊肠小径可以走,渐渐的老头偏离小路,四周的山坡上,都是一些矮小的灌木,有的甚至长着老长的硬刺,丫头一个不小心,被树枝在脸上划了一道红痕,少爷心痛丫头,说让她先回去,不要跟着我们受罪。我心中也是一样的想法,这影昆仑风眼里也不知道有什么厉害的机关玄术,丫头跟着过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正欲劝说丫头几句,不料这还没有开口,少爷的屁股蛋子上就挨了丫头一脚。我摸摸屁股,避免遭殃,老实地闭上了嘴巴。走在前面的老头开口说:“丫头是一定要去的!”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不就是盗墓吗?为什么要拉扯上丫头?但老头说了那么一句,就如同是死人一样,对于我的问题,充耳不闻。

倒是胡来,转过头来冲着我挤了挤眼睛,趁着老头不在意,压低声音说:“兄弟,我听说师傅说什么要阴阳调和至于是啥意思,兄弟我愚昧,还真不知道。”

我靠!我冲着老头的背影比划了一下中指,这该死的老头,一脑子的淫贱思想,什么阴阳调和,盗个墓还讲究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越向前走,山路越是崎岖难走,就在众人的耐心都快要磨光的时候,老头停下了脚步,指着地下说:“就这里了!动手挖吧!”

这里?我好奇地四处看了看,这应该算是一个山坳,三面都是山,对面对黄河。只不过,三面的山都是光秃秃的,最多就是长了一些杂草灌木,怎么看都与我想象中的风水宝地完全不同。

想想广川王陵的那个九龙坑,多么的声势浩大?和九龙坑相比,这里实在是简陋得如同华东镇的筒子楼,唯一让我感兴趣的是—-这地方与下面的黄河眼遥相呼应,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形成对应。

黄智华雇用的那五个雇工,先看了看他的雇主,眼见他没有意见,当即锄头、铁锹一起上,对付黄土地就是一阵折腾。

但向下挖了一米多深,还是丝毫动静都没有,黄土就是黄土,中间夹杂着黄沙,显然这里也曾经被黄河水冲刷过。

我和少爷、黄智华都有点不耐烦,我走到老头的身边,递了根烟给他,老头看了看我,接过烟点燃,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慢吞吞地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

我差点被气得吐血,这算是什么理论?但跟这老头较真,除非我是吃饱了撑着难受了,当即不在意,依然赔笑着道:“我这不就是想要问你老人家,还要挖多久才能找到墓室?”

老头冲着我翻了个白眼,老死不活地说,他怎么知道?他又不是墓室的主人?总之,向下挖,一直挖到有东西为止。

我哭笑不得,要是这老头看走了眼,这个下面根本就没有古墓,岂不是白忙一场?挖个十来米大的大土坑,埋他不成?“小子,你少在心里骂我,我老人家要是这点本事没有,还出来混个屁啊”?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道,“小子,这次可就看你的了”。虽然我是一肚子的火气,总感觉好像是被人设计陷害了,但又作不得,皱了皱眉头问道:“您老说,影昆仑风眼里埋葬的绝对是女人,那您老能不能好事做到底告诉我这里最有可能埋的是什么人”?老头皱了皱两道已经掉的差不多的眉头,想了想说道:“既然是广川王墓室上记载的金缕素女,只怕年代远在稀罕之前,太久的东西实在是不怎么好说当然,传说中的黄帝老婆的墓室的可能性也不大最有可能是西周的某个皇后”

我点了点头,西周 一个充满传说的年代,一个传说中有着神仙和妖魔乱舞的年代,久远得在我们的历史里留下的痕迹似乎是太少太少了。提到西周,人们想到的自然就是封神榜。我们了解西周,很多人甚至就是从封神榜上略知一二,没有封神榜,只怕很多人不知道在中国的古代,某个充满传说的历史洪流中,曾经有个那么一段辉煌。

我叹了口气,我对西周也不是很了解,而老头说这话的根据,估计也是依据黄河龙棺里的出土的几件青铜器,联想着影昆仑风眼中葬的可能与龙棺是一个年代。老头看着我,问道:“你知道传说中三皇五帝的黄帝,本姓什么吗?”轩辕!我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回答,老头摇头不语,只是抽着烟,半天才苦笑道,他也不知道哪个传说跟准确,传说中黄帝本姓“姬”

啊我情不自禁的惊呼出声,在黄河眼里现的几片青铜器,还有那些铭文上,好像都曾经出现过这个字,当然 我知道“姬”是西周的国姓,西周天子就姓姬。我也记得,确实传说中黄帝也姓姬,而另一个传说是,黄帝姓“公孙”。

我低头沉思,不再说话,向导那个坐尸老头自称姓“轩辕”,而南爬子在听到这个姓氏后,明显的很是吃惊,甚至有点失态。折腾到太阳西偏,挖下去估计有七八米深的时候,一个佣工突然叫了起来,说是挖到了硬的东西,挖不下去了。我们早就坐在地上等着得不耐烦,顿时就跳了起来。黄智华油漆的精神抖擞,不愧是解放军叔叔,平时训练有素,那么高的地方也没有见他有什么动作,已经跑了下去,南爬子的身手也不错,老头敏捷的手脚让我差点跌破眼睛,三个人三步并两步跑了下去,反而是我和少爷,扶着丫头走在了最后。

虽然我们的佣工恨努力,可是这个大口子开得还是上面打下面小,从下面向上看,感觉好像置身井底,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样的位置,我很是不舒服,心中仿佛被一块石头压着,有点沉重。

“赶紧把上面的浮土弄干净”黄智华从一个佣工的手中接过铁锹,在地上敲敲打打,下面果真出好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而不是泥土,证实了南爬子老头的话,下面果真是古墓。我对这个南爬子老头开始有了一点点的敬佩,这样隐秘的古墓都被他找出来,还有什么找不出来的?难怪这死老头有钱啊。

也不知道黄智华给了他多少佣金,那些佣工动作快得很,不多久就将表面一层浮土弄的干干净净,下面是一整块的青石,表面光滑,很明显是有人类打磨过的痕迹,黄智华很是兴奋居然亲自动手帮忙挖土,工钱加一倍。被他这么一吼,原本已经有点配备的佣工全部跳了起来,精神倍增,干劲十足。可是老头一句话把他们全部打进地域 这块石头是连接山脉上的石壁的,只怕是挖不开。

我原本和黄智华的都是一个意思,把表面的浮土挖开,只用蛮力撬开石板,自然而然墓室的入口就显露出来了,可是如今倒好,连着山壁,还说个屁啊。老头问黄智华,会不会爆破?黄智华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狠狠的瞪了老头一眼,当兵的不会枪炮,还算什么军人?这不是白问?我呆了呆,莫非这老头不安好意,竟然想直接用武力攻入古代美女的墓室?“你的意思是,直接用炸药把这里炸开”?黄智华皱眉问道,传出去非常的不雅。“当然,否则想要打开只怕恨麻烦”。老头慢悠悠地回答。黄智华似乎有点为难,半响才说,他没有自搞到雷管炸药。我一听就忍不住笑了,真的大兵做久了,脑子也生锈了,这玩意儿我们都能够弄到,何必找他?果然,老头慢悠悠的吐出烟雾,笑说,这个没有问题,他已经搞定了,一边说着,一边对旁边的胡来做了个手势,胡来忙着将背上的背包取下来,递给黄智华。黄智华打开一看,顿时就变了脸色,惊问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些东西的,这可是犯法的”?我就站在他的身边,自然也看的清楚,里面满满的一背包装着的都是雷管,而且看模样都是活力大的那种。对于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来说,这东西绝对不陌生,可是让他惊讶的却是,民间怎么有这玩意儿买卖?

老头无所谓的笑了笑,也不解释什么,少爷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少见多怪,黄智华看了他一眼,也不答话,挥手让我们所有人都躲开,他要负责爆破。

在一巨大的轰响中,同时泥土、乱石齐飞,我们原本早就远远的避开,但学是被一些细小的泥沙灌进了脖子里,丫头手忙脚乱在身上拍着,我打趣笑说:“拍什么拍?等下进去,比这个要肮脏多了。”

自然,我的话换来了丫头老大一个白眼,等到天上乱飞着的石头、泥土全部归位,我和少爷、丫头及三个南爬子忙着凑了过去,就连雇佣来的佣工也一起凑了过来,黄智华满身都黄泥沙,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一把脸骂道:“,这是什么人弄的引线,要不命不成,这么短?”

我和少爷再也忍不住了,放肆的大笑起来,就连黄智华自己也忍不住要笑,偌大的土坑里,原来的青石已经被炸开,露出一个仿佛井口一样的洞穴,从外面向里看,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黄智华取出狼眼手电筒,对着里面照了照,抬起头来说,好像里面有水,说着,从身边捡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碎石,扔了进去。

“咚”的一声,确实是像什么东西入水的声音,我和少爷面面相觑,下面有水,这可怎么下去。

胡来和王明两人,早就准备着长长的绳子,这两人见着古墓,就如同是狗见着了屎,两眼冒金光,胖子胡来先说:“师傅,要不我们先入绳子下去打探打探?”

结果换来老头狠狠的一个白眼,我和少爷对古墓没有丝毫的兴趣,甚至很恐怖这玩意,毕竟,任凭谁刚刚九生一生的从一个古墓里跑了出来,对于另一个古墓,绝对不会有太大的好感。

黄智华是第一次见到古墓,也和我们当初大概是一样的心情,居然有着几分兴奋,想想也是可以理解,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东西,很快就会活生生的展现在面前,让我们的好奇心得到最大的满足的同时,还有着一份激动。

孙教授也侧着头看差,牛奶那模样,似乎也准备下去探个究竟。

“老许,你拉着绳子,放我下去看看。”黄智华对我说。

我点头号答应,让他先下去探个究竟总是好的,当即从胡来手中接过绳子,黄智华将绳子绑在腰上,沿着洞口就要下去。

“等等”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背陡然冒出一阵冷汗,一股寒意爬上心头,这情景非常的熟悉,熟悉到让我惊恐,当初单军下水的时候,不是也是这样,将绳子绑在腰上,我一点点的把绳子入了他下去?

“怎么了?”少爷不解的问我。

我摸了额头号,全是汗水,一颗心不争气的“砰砰”直跳,想了想对黄智华说:“黄先生,你先别下去,要下去大家一起下去,也好有个照应。”

评论
  • 02200059:

    沙发

    回复
  • 闷油瓶:

    说点什么呢没什么好说的………………………………………………………………………………………..

    回复
  • 游客:

    你们俩好神奇

    回复
  • 换了几十个名字了,以后叫老仵:

    你们仨了不得.

    ??????!!!!!!!
    . .

    回复
  • 楼上的:

    楼上错别字,老许

    回复
  • 归灵:

    觉得这比盗笔恐怖多了,盗笔耍的是心机阴谋和人心,这个是故事剧情诡异场面恐怖,看的要睡不着了…

    回复

游客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