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三卷 第三章 敲锣震鬼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日落时分,老头再次来到我的房间,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许先生,那是什么蛇?

什么?我被老头问得糊涂了,什么蛇?

什么?我被老头问得糊涂了,什么蛇?我怎么知道,那蛇又不是我养的?

许先生,明人不说暗话,你心里明白,老头子一双眼睛还没有瞎,看得出来那蛇可不普通啊。[本章由 为您提供]老头嘿嘿怪笑了两声,摸出烟来慢悠悠的抽着。

我一听就急了,这老头大概是吃醋了药了,当即皱眉说:老人家你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老人家怀疑那蛇是我家亲戚?

老头说,那不是普通的蛇,他在蛇身上问道很重的死臭味,那蛇绝对是坟墓里出来的玩意,弄不好,黄智华的一双手只怕保不住了。我一听,不禁头上的冷汗直冒,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蛇怎么看都像是化蛇,可是化蛇乃是传说中的洪荒之物,庞然无比,怎么会变成那么样的小蛇,化蛇有九条尾巴,那条蛇明明就只有一条尾巴。

我头大如斗,加上昨天晚上的事情,噩梦与凶杀,王全胜的死尸一天不弄走,我就一天

不能按心,这个老头我也得罪不起,只能陪着笑说:“老人家,你找我总不会就是问那条蛇吧?”

老头说,蛇是一个问题,他找我还有别的事情 老罗说了,财神要见我,否则不肯上路,今天晚上我陪着他一起过去送财神。

一瞬间我的背心被冷汗湿透 老头口中的送财神,自然是送走王全胜的尸体,真是哪壶不开他就要提哪壶,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王全胜的尸体,他偏偏还要我去见他。但是事情容不得我拒绝,晚饭过后,等到夜深人静时,老头叫上我,我随着他一起向外走去。少爷准备了三轮车在门口等着。

我一看到那三轮车,就想到我用毯子裹着王全胜的尸体出去抛尸的事情,如今却换上我要坐这三轮车,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型号还有老头陪着。老头已经爬上三轮车坐了下来,少爷连连催促我上车,我无奈也爬上三轮车,坐在了老头的对面。

少爷立马动舍己为人的精神,拼命的蹬着三轮车字,简直就比我抛尸的时候还要精神。老头一路指点着路线。渐渐地就出了南宫门,路也越来越偏僻,道路更是坑洼不平,颠得我的骨头差点就三架了。

由于已经是半夜时分,路上更是没有行人,而少爷现在走的道路,更是荒凉,在老头的指挥下,终于的道路边停了下来。

“过来吧”老头招呼着,点着一只烟,先岔出道路,向旁边走去。我忙着跟随在他的深厚,刚刚走地几步,借着少爷手中昏黄的手电筒,我隐约看到前面立着两个人。

到了!老头说着就停下脚步,饿哦这个时候已经看的比较清楚,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是老头子口中的老罗,一个就是王全胜。这老头活着一副老实模样,死后怎么这么难缠啊?我一边想着,一边已经转了过去,心中对王全胜还是非常恐惧,本能的躲在少爷的身后。

只是少爷也是两腿战战,显示出内心的害怕。我基本上是不敢看忘全胜的,只是站在源源的,想看看老罗如何收拾王全胜的尸体。

可是我不过去,并不代表老头就愿意放过来,老头与老罗也不知道嘀咕了几句什么,向我招手,让我过去。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近前,越是害怕,越是忍不住瞄了王全胜的尸体一眼。

只看了一眼,我忍不住惊叫一声,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少爷正好跟随在我身后,我向后一退,正好踩着他的脚,两人同时立足不稳,向地上倒去。我倒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正好将少爷压在身底下,他成了现成的肉垫子。

本能的,我一手按在地上,慌忙想要爬起来,猛然我手心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我心慌意乱的,也顾不上观看,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去拉了少爷。

原来我刚才匆忙地看了王全胜的尸体一眼,顿时就吓的魂飞魄散,王全胜的尸体身子没什么两样,只是死人还能站着,让人有点诡异的感觉。但是这个还不至于吓得我惊慌失措 王全胜的尸体,头部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着,扭到了背后,额头上粘着一张黄纸符。

这模样不正是我昨天晚上在黄智华的办公室内看到的模样?难道昨天晚上不是幻觉,我真的看到了王全胜的尸体?可是后来少爷来的时候,为什么办公室内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怎么这个样子?”老头抽了一口冷气,问道。

这样的问题我和少爷是回答不上来的,老罗用一种死人腔调冷冷的说道:“昨天我把它封在办公室内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今天去看,七星灯熄了两盏,它的额头就成了这个模样”

七星灯?难道他说的七星灯,就是昨天晚上我看到的、点在底墒的七盏诡异的灯不成?老罗说着,又冷冷的看着我说:“啊心愿未了,不肯上路,你们是他最后死的时候见过的人,送他一程吧。”

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恐怖感弥漫在我的心头,我背上仿佛燃着一把火,可是手心里却是一片冰冷 怎么会这样?这简直就是太诡异、离奇了,王全胜的事情,彻底颠覆了我以前的信仰。

这世上有鬼吗?

老头说,现在我们都来了,你可以开始了?

老罗也不说话,点了点头,我看着他从怀里摸出几张黄纸符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老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长长的袍子,宽大的袖子,应该是道袍,背后还绣着老大的太极图案。

也不知道老罗使得什么法子,手一扬,抖了几下,也不用明火,几张黄纸符就直接点燃了。

黄纸符燃尽的同时,我明显的感觉原本晴朗的夜空中,无端的刮起了一股阴风,吹得人毛骨悚然,我忍不住就机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老罗手一扬,撒出大堆的冥币,顿时暗色的天空中,只见一只只黄色大蝴蝶飘舞着,在风中打转着,少爷不解的问我,这是做什么?

我多少有点明白,老罗的职业是赶尸的,中国人很是讲究的,树高万丈,叶落归根,客死他乡的人,总得将尸体运回家乡安葬,可是在中国古代,很多客死他乡之人,连一口棺材都买不起,更请不起人运棺回家,于是,赶尸人就适时而生。

赶尸人 顾名思义,就是直接把尸体赶回家,让它们自己走着回家,现在听来,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本章由 为您提供]

我曾经听说过赶尸人赶尸前,常常要拜祭四方,然后撒钱买路,自然是阴间路,所以用的自然也是冥纸。

可是老罗散冥纸,买了阴路,王全胜的尸体却是动也没有动一下,我不禁有点好笑,暗想这姓罗羅的老頭该不是什么鬼地方找来的骗子,根本不动赶尸?出来装神弄鬼骗钱的?一念未了,赶尸人老罗如同是变戏法一样,手中已经多了一面小小的锣,我心中好奇,忍不住盯着那锣使劲的瞧了一眼,我又是大不解,自古以来,锣鼓是最讲究圆满,可是如今老罗手中的这面锣,却是中心镂空这样的锣,怎么能敲得响?

我心中想着的同时,只听得“当”的一声轻响,仿佛敲在人的心坎上一样,声音不大,却是震撼心魄。阴锣?我忍不住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阴锣 敲锣震鬼?“财神起步走”老罗的声音在夜空中拖得老长,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

我们三个活人,六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全胜,希望它能够有所表示,可是出乎我们的意料,老罗的吆喝过后,“财神”王全胜还是一动都不动。老罗站在我旁边,轻轻地推了我一把,低声的说道:“你去和他说点什么,让他好早早上路”。我顿时就头大如斗,王全胜虽然不是我杀的,却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如今被老头一推,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在距离尸体不到三步距离的时候站定,看着那具古怪之极的尸体 头反装在背上。

“王全胜你的死怨得不到别人,咱们可是公平买卖,你愿意卖我愿意买,如果要怨,你就得怨黄河河神爷爷”我心中想着,王全胜身前是“黄河水怪”,自然是信奉黄河河神的,死后做鬼,大概还是保留着生前的信仰?我话音刚落,王全胜原本扭曲着的脑袋,猛然咯咯作响,居然向着我这边转了过来,一双隐隐带着红光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我,嘴角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裂开,狰狞可怖的笑着,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口中黄的牙齿。

“当”阴锣再次敲了下,王全胜的尸体还是没有董,只是冷冷的盯着我。老罗擦了下汗水,看着我,我心中不明白,冲他翻了个白眼,心中咒骂你自己没有本事,却要带累老子受罪?连一具都搞不定?诺是依着我的意思,直接把尸体送去火葬场烧了,看他还能不能作怪?

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他生前还有什么未了之事,你说说”? 我和那王全胜仅仅是一面之缘,哪里知道他还有什么未了之事?为什么他们都找我,不找少爷去?要不是少爷那乌鸦嘴,我也不会找他买青铜器,也就不会闹出这凳子麻烦。

我想了想,那天晚上和王全胜喝酒的时候,我曾经答应过他,不久就去他家乡,将他家余下的青铜器全部收过来,难道他还惦记着这个?想到这里,我也只能试试,硬着头皮说道:“王全胜,你的心意我也明白,大概是舍不得家里的老婆孩子受苦,还想给他们留一点钱好过日子?你放心,我这就去臨河,找到你家,把你家所有的青铜器全部收过来,价钱就照我们原本商议好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全胜原本扭曲着的脑袋彻底的回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再看我,我忍不住长长的松了口气,活人让一个死人盯着还真不好受。“当”阴锣敲响,“财神”起步,在老罗的指挥下,王全胜两脚并拢,直直的向前跳去,我原本距离他就近,如今他一动,再次把我着实吓了老大一跳,慌忙闪开,让出道路,可别挡了“财神”的道路。

看着老罗与王全胜的尸体去远,我忍不住长长的吹了口气,; ;,总算把这老小子打掉了,我也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了。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问老头,这老罗是什么人,现在还有赶尸这个行业吗?现在实行火葬制度,一般来说尸体死后都是直接火化。老头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

这一夜,我睡得很是踏实,第二天天刚刚亮,少爷就跑来敲开我的房门,说是黄智华找我们,匆匆赶到黄智华的办公室,这位解放军叔叔的脸色很是不好,苍白得很,正坐在椅子上,见到我们,连话也不说,只是抬了抬手,示意我们坐下,我也不可以,和少爷一起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不久老头和丫头也走了进来,黄智华他就直接盯着老头。

老头抽着烟,一屋子的烟雾缭绕,丫头坐在他的旁边只皱眉头,却也没有说话。“去影昆仑风眼吧,也是时候了 六十一年了!”老头说着,微微颤颤地站起来,迟疑了半响又说:“黄先生,既然你让我负责这件案子,如今老头子有个不情之请”。黄智华如今只要破了黄河龙棺的诅咒,别的也不想管了,所有的禁忌全部都破开,皱眉说,老人家有事请直接说,这家伙对老头如今很客气,也不知道老头使了什么妖法。老头说,那柄青铜古剑,让这小子带去影昆仑风眼,说着他指了指我。青铜古剑 老头口中的青铜古剑,自然就是我们从广川王陵里麽出来的那柄神器,我一听不禁大喜,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摸不到青铜古剑了,没想到老头居然帮我提出这个要求,虽然不能够将青铜古剑据为己有,但诺是能够再使用一次,我也满足了。

我原本以为黄智华要拒绝,没想到他居然一口答应下来,然后又问老头还需要什么东西?老头找了张纸来,开出一些工具,让黄智华准备,并且丁下午的后车票。

我心中不禁苦笑,事到如何,已经容不得我说一个“不”字,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对黄智华说:“黄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要是能够活着从影昆仑出来,你可得放我们离一开,并且不能再追究此事!”

黄智华慎重的点头,我大大的松了口所,怕就怕我们从影昆仑风眼九死一生的闯上一糟,等着回来,迎接我的还是手铐与警车,那还不如不去,我直接上新疆插曲砖好了。

我回去收拾了一下,也没什么东西准备,下午,黄智华让人把那把青铜古剑送了过来,再次见到这柄青铜古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竟然有点激动,模着剑柄上那四个鸟篆 天残地缺!一般熟悉的感觉爬上心头。

八卦印子,神机鬼藏,北蛇龙骨,天残地缺!

我不明白这十六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但心中去是隐隐明白,这十六个字,一定与黄金河龙棺的诅咒有关。

有这柄青铜剑在手,影昆仑风眼我也敢闯上一闯了。

下午,我和少爷、丫头前往火车站,原本以为只有我们三人,结果后来才知道,孙教授、黄智化与老头,老头的两徒弟胡来与王明也一起动身前往。

老头说他要前往影昆仑定位,我听得人说起过南爬子 一般来说,南爬子自己不进墓,常常只是定位。四处一看,也不说话,找到位置,用手一指,转身就走,绝对不放空。

听说,在旧中国,这个行业还是很走俏的,想想也是,年代久远的大墓,地面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痕迹可能寻找,不明就里的人,总不能拿把铁锹,找个地方乱挖一通吧,如此一来,定位就变得异常重要。

下午,坐了四个多小时的火车,终于到了临河县,在临河县住了一个晚上,我本意要在这里休息,隔天再去东华山,苋智华倒好说话,可是那南爬子老头怎么都不同意,说要尽快赶去东华山要紧。无奈之下,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爬上了一辆小巴士,一路颠簸的向东华山进军。

我和少爷、丫头,还有那两个爬子胡来与王明,都是来过一次的,倒是轻车熟马。一行八个人上了小巴士,而原本巴士进而还有司机就已经坐了十个人,如今更是挤到满满的,连挪动一下身子都困难。

我把青铜古剑依然半在琴盒里,背在背上,不敢放下,这玩意可是价值连城,弄丢了不是闹着玩的。汽车一路颠簸,累得我肠胃着点都翻了个身,幸好先前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又没吃什么东西,否则只怕我得当场吐出来,饶是如此,丫头与少爷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

我靠在汽车窗户前,看着窗外的黄土高坡,心中忍不住把南爬子老头的十八代女性祖宗问候了一遍。,好好的在临河县休息一天,明天早上动身去东华山,差个一晚上,就得死人啊?

他这么急的赶去黄河边,感情河里有个女鬼等着约会不成?

经过六个小时的颠簸,小巴士终于将我们一行八个人送到了目的地,一路上很多的山坡,都是零星的石头房子,穷的让人简直无法接受。这些地方的穷,不用人说,是直接写在脸上的。

我们七个人都是来过的,唯独黄智华很是好奇,不相信中国还有这等穷乡僻壤。南爬子老头解释说这是地势所迫,哪个国家,不管什么朝代,都有一些穷地方的。

黄智华说,等这次回去,他得请示上级领导,拨款救助这些地方。我心中谢天谢地,但愿国家拨款,虽然对于这样的穷苦山村没有大补,可也是善事一举,阿弥陀佛。

到了东华镇,还是上次的那个筒子楼招待所,不过老蔡已经不在了,我从教授的笔记上得知,老蔡也算是接触过黄河龙棺,死于龙棺诅咒。想到上次来的时候,老蔡那股热情的劲,我忍不住叹了口气。如今招待我们的,是一个二十开头的小伙子,初中没有毕业就回家了,想要出去打工,又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结果就来招待所帮个忙,混口饭吃,小伙子姓赵,小名大牛。

在车上颠簸了大半天,我们都累了。到了筒子楼招待所,找到房间,少爷抛下行李,就如同是死猪一样的躺在了床上,我也顾不上形象问题,直接也躺下来,不过,我还是把青铜古剑取了出来,枕在头下。

众人只睡到天黑,才去下面的大食堂吃饭,晚饭就是米饭、炒油菜,我素来不挑食,管饱就成。吃完饭,眼见外面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约了少爷、丫头出去走走,刚刚走到门口,却碰到一个熟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丫头一见到这人,眼圈子就红了起来,想必她也想到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坐尸老头,当时丫头的同学单军死后,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意,老蔡说 那叫七笑尸,淹死的人脸上带着笑,是最不吉利的,得找坐尸的人坐着,想法子让他哭出来,只有哭出血泪才成。

我记得清楚,这坐尸老头陪着单军的尸体坐了一天一夜,第二天跑来找我,说是单军要见我。

我至今只要想到单军死后那狰狞诡异的笑,以及转向我的眼珠子,还有那片青铜片,青铜片我留在了上海,并没有带过来。

坐尸老头原来坐在一张板凳上,看到我们,站了起来,迎着我们走了过来,就感觉恐怖。

老头直走到我面前,我忙着打招呼,赔笑说道:“老人家好!”同时忙着从口袋里摸出烟来,递了过去。

坐尸老头摇头,并没有接过我递过去的香烟,只是冷冷地看着我,隔了半天才说:“我在等你!”

我当时就糊涂了,等我?他难道知道我要来?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坐尸老头又说,他知道我们还会再来。我和少爷相视对看了一眼,心中都是诧异,他怎么就知道我们还会再来?我说:“老人家,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们还会再来?”

坐尸老头叹了口气,对着我招手,然后转身向东华镇子门口走去,我心中好奇,跟了上去,少爷与丫头也要跟过来,坐尸老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冷冷的说道:“我只想找的朋友说几句闲话,你们两个就不用过来了。”

人家都挑明了话,少爷面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跟过来,丫头俏脸微微一红,偷偷的拉了拉我的衣角,低声嘱咐说:“小心!”我慎重的点头,总感觉这坐尸老头说不出的古怪,再想想他的职业,也就释然了。想想将一个淹死的人和一个活人关在一起,听说最长的关上7天7夜,还要让原本脸上带着笑的尸体哭出来,这样的人,只怕比南爬子、赶尸人还要难缠。

我跟坐尸老头的身后,快要走到东华镇子路口,在一座破破烂烂的牌坊前停下了脚步。坐尸老头不说话,我也不说话,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他找我有什么事情。

两人都是沉默,直到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坐了一天的车,我累得骨头都要散架了,想着还是早点回招待所四肢摊平比较舒服,我开门见山的问道:“老人家,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坐尸老头看着我,咧嘴笑了笑,说实话,坐尸老头不笑还好,一笑之下,我忍不住一个趔趄,这老头这笑容好生古怪,居然和受了黄河龙棺诅咒而死的人脸上狰狞恐怖的笑容一模一样。

我一定是看了眼了,这样恐怖、诡异的笑,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活人身上?幸好仅仅只是一瞬间,老头就回复了原本的模样,低声说:“不要去那里好不好?”

我糊涂了,实话说,我根本不懂坐尸老头在说什么。

老头直楞楞地看者我,我也看着他,相视片刻,我友善的挤出一点点笑容,眼见天色已经越来越暗,实话说我心中对这坐尸老头多少有着一点戒备,皱眉道:“老人家,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眼见我要走,坐尸老头当场就急了,慌忙拦住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不能走!”

我听着不禁好笑,上次来这里,我并没有在意这个坐尸老头,乡野市井都有奇人,这坐尸老头虽然怪了一点,倒也很近情理。而且上次少爷说,他将我从黄河眼里背回来,就是这老头一把沙子下去,救了我的命,否则,说不准我早就死了,如此说来,这坐尸老头怎么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

“老人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有话就直接说,上次幸亏你及时援手救了我,我还没谢谢你呢!”我说。

老头搓措手,皱着眉头,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他知道我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黄河眼里的东西,求我们不要去黄河眼。

我不禁呆了呆,黄河眼里的东西?黄河眼里的龙棺不是给教授弄回了太原吗?老头距离不远,不会不知道?黄河眼里还有什么东西?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可不是黄河眼,而是影昆仑凤眼。

我说老人家,你弄错了吧?我们并不是要找说明黄河眼里的东西,而是说到这里,我老实的闭上嘴巴,挖坟盗墓毕竟不是说明光彩的事情,虽然这次背后有国家支持。

坐尸老头连连摇头,好像是对我说,又像是喃喃自语地说:“你们一定会去魔王鬼窟的一定会去的”

魔王鬼窟?那是什么地方?听名字就这么恐怖!不知道为什么,我忍不住机灵灵的打了个寒战,讪讪的冲着老头笑了笑,转身就走,我只想赶紧找到少爷和丫头。

坐尸老头从背后追上了我,一把拉住我的衣服,近乎哀求着说道:“不要去,千万不要去”

我叹了口气,看着他这个模样,我还真不忍心拒绝他,如果可以,我也绝对不愿意去影昆仑眼,可是如今我没有法子啊!我皱眉说,我也没有法子,这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老头说他不管别人,只要我不去就成。

奇了怪了,为什么他不管别人,只要我不去?难道别人可以去,就我不能去?被他一说,我忍不住又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可是想想如今我有把柄在黄智华手中,事情的展,已经由不得我做主。

见我不说话,老头有点不安地看着我,半天才说,如果我一定要去魔王鬼窟,在去之前,请通知他一声。说着,他转身就走。

眼见老头就要离开的时候,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追了上去问道:“老人家。如果我要找你,怎么和你联系?”

普通的人,只要要个电话号码,隔再远都能够联系,可是这东华镇实在是太穷了,别说电话了,就连邮局都隔得老远的。虽然我是绝对不会去什么魔王鬼窟,但是既然他特意的跑来找我,说了这么一堆的话,留个联系方式总是好的。

老头说,这附近的人都认识他,到时候只要问一下就知道。说着顿了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迟疑了片刻,老头又咧嘴笑了笑,笑容却不是刚才的诡异狰狞,而是很正常的笑,仿佛戈壁的老邻居 刚才一定是我看错了

然后,坐尸老头丢下让我难解的一句话:“我姓轩辕”!我不禁一呆,轩辕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姓氏,传说中,三皇五帝的皇帝,由于明了装着轮子的车,所以姓轩辕,轩辕一族可是皇帝家的后裔,不好招惹的。当然,千秋万载过去了,轩辕自然也不代表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姓氏,老头告诉我,大概是方便我将来找他。

我一边想着,一边回到招待所,正好看到少爷,丫头等人都在下面的食堂内,南爬子老头吸着烟,吞云吐雾,王明陪着笑脸,不知道在说什么,见我进来,少爷忙招呼我,问我刚才坐尸老人说什么了?

我想着南爬子老头见多识广,忍不住就问,魔王鬼窟是什么?原本老神在的南爬子老头闻言,猛然双目圆睁,“嗖”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惊问道:“你说什么”?

我心中起疑,难道说还真有魔王鬼窟,而且很明显的南爬子老头也知道?我的背忍不住冒出一层冷汗,说不出是惶恐,还是震惊,活着还夹着一点点的的愤怒。这群怪人,一个比一个古怪,老而不死谓值贼,如今这些老头,简直就是老而不死谓之妖,妖怪的妖!我冷笑着问,什么是魔王鬼窟?果然,我一问老旧就坐下去,继续美滋滋的抽着他的香艳,不再大话,我心中恼怒,也不再说什么,他们不说,老子我还不稀罕知道,当即就举步向楼上爬去,准备倒在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管这档子鸟事做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就是打上一条命而已。

眼看这我要上楼,老头抬起头来又问我,他还说什么来着?我冷冷的一笑,说:“他说他姓轩辕”。

轩辕我清楚的看到,南爬子老头原本捏着香烟的手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一瞬间他的脸色苍白如纸,与原本的镇定继而不同。这老头也有怕的时候,,夜路走多了,终究也会遇到鬼?我越想越是得意。当天晚上,虽然是躺在硬邦邦的木头床上,还是美美的睡了个舒服觉,第二天是个大晴天,老大的太阳挂在天上,黄智华叫我们准备一下,然后就雇了一辆手扶拖拉机,浩浩荡荡的想着黄河眼边出。

拖拉机开了两个多小时,颠簸得我骨头快要散架的时候停了下来,前面是山路,拖拉机是开不进去的,只能下来走,我和少爷、丫头来过一次,这次没有请向导,主要是怕再次连累无辜,想想老蔡要不是被我们拖来看热闹,也许他现在还在招待所内,给人讲着诡异的故事吓唬人。

顺着山路一直向前走,我走在最前面,山路崎岖,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远远地黄河眼已经在望,只不过现在并不是河水干枯的季节,黄沙厂附近并不冷清,甚至隔得远远的,可以看到奔腾咆哮、浑浊的黄河水,一些船只在黄河上漂浮着

我忍不住指了指那些船只,问旁边的少爷:“不知道这些船只是不是黄河水鬼的船”?少爷摇头道,我问他,他问谁去?要不等下过去问问?我眼见这些船只都离得很远的,古话说得好,王山跑断腿,想要过去,只怕得走到晚上,黄河眼的附近,我可不敢在晚上待着。

老头走到这里,就开始此处看看,摸索出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忙碌起来,折腾了半天,眼看太阳都开始西斜,黄智华与孙教授问了两边,老头都没有搭理,知道也偷也按耐不住,问老头怎么样了?老头这才慢慢的收拾东西,说先回去看看,明天再来。我忍不住叫苦,难道就每天跑个几十里山路,跟着他折腾?黄智华明显的也不耐烦,追问老头,到底怎么样?老头说他还拿捏不准,明天最好弄个船下黄河看看,他得从黄河上看看这边的山势。

我知道老头说的是实话,经过这么多年过去,黄河几次改道,附近的山川都被冲刷过多少次,分辨不清影昆仑风眼,原本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我甚至有点指望着老头一辈子都找不到影昆仑风眼,我也不用再去挖填盗墓。

回到筒子楼招待所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老头说如果我们不愿意跟他过去,就让孙教授与他的两个土地一起过去,找到影昆仑风眼再通知我们,我是正中下怀,谁愿意没事天天陪着他去爬山?但一连几天老头待着两个土地都是早出晚归,丝毫线索都没有,我和少爷、丫头一季那位解放军叔叔黄智慧华在筒子楼招待所待得都快憋出病来了,我想着还答应过王全胜要去他家里收青铜器,反正收一个是收,收两个也是收,偷偷的和少爷说了一声,第二天老头刚刚出后我们跟黄智华招呼了一声,也跟着出,雇了一辆拖拉机直奔黄沙厂,拖拉机一路颠簸,终于将我们带到了黄河边,看着奔腾咆哮的黄河水就在眼前,我忍不住喘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一股子寒气爬上心头,我甚至隐隐闻到了腐烂的黄沙臭味,一如在广川王陵中的地下水潭里

  1. 很蠢啊 轩辕氏不就是姬氏啰 明明一点就通的东西 作者总是要写主角暂时反应不过来 一点都不符合常理 还有总是写主角在内心蠢吐槽 这些梗真的很老很烦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