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三卷 第一章 噩梦惊魂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自从我看到王全胜死后的照片,就一直神思恍惚,我怕鬼-我自然也怕那个已经是尸变的王全胜,但我更怕他的死因被人知道,要知道他可是死在我的房里面,而后,我是借了少爷的三轮车,将他的死尸扔出去的,如今,只要警察略微的调查一下这人最后出现的时间、地点,很快矛头就会直指向我。 首发

恍恍惚惚中,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警局给我准备好的房间的,如今我们住在这里,警局还算是客气,房间的居住条件,比少爷的那个招待所还要略微的好上一点点,至少被子上不会有老鼠屎。

回到房间,我已经感觉非常的累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广川王陵回来后,大概原本紧绷的一根神经松懈了下来,特别爱犯困,常常倒在床上就睡,偏偏要命是噩梦颠倒,弄得我很是难受。

我倒在床上,回忆着刚才在会议室看到的那张照片-王全胜都死了大半年,尸体怎么就没有腐烂?为什么会出现在南宫门口?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教授的尸体出现在广传王陵,已经让我感觉到不可思议,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想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如今,王全胜的尸再次出现,简直

简直就是对我天大的打击,难道说,接触过龙棺的人就会被诅咒而死,死后都会产生尸变?

我瞪着眼睛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去,庆幸的是这一夜居然没有做梦,早晨醒来的时候,清光透过窗户,照在房间内,我揉揉还迷糊着的眼睛,本能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 我的眼睛的余光,本能的扫到了某样东西。

这间房有十六平方米足有,房间内除了一张大床,还有张八仙桌,两把椅子,占去老大的空间,可是,就在这不大的房间内的东南角上,如今正模糊的蹲着一个人影

我心中好奇,这大清早的,不窝在被窝里睡觉,没事跑我房间里来蹲着干什么?当即走了过去,轻轻的拍那人的肩膀:这位大哥,你怎么拍

我话还没有说完,猛然感觉不对劲,这模样、情景,实在是太熟悉了!当时的王全胜不就是这么死在我的房间内?

而这人 我怎么越看越是眼熟?

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原本蹲在角落里的那人猛然转过头来,我一见之下,顿时就魂飞魄散。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死了的王全胜,那张猥琐的脸上,挂着狰狞恐怖的笑意,我的一颗心不停的下沉,在下沉,脚本能的踉跄后退。

王全胜的脖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伸出了一双长长的指甲来

!就在王全胜的手指快要掐到我脖子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转身就向外跑去,但我的背后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挂住,怎么也挣脱不了,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用力的挣扎

就这样,我不禁再次想起当时探视黄河龙眼时的情况,当时少爷跑了出去,我以为生机全无,自己抹了脖子,偏偏又没有死 所有的一切,如同电光火石般的在脑海中划过,如果我没有在南宫门口碰到王全胜,如果我没有去黄河之眼,也许这一切都不会这样。

濒临在恐怖的边缘,我的力气大得惊人,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挣脱了身后的束缚,三步两步的就向门口跑去,用力的去开门,想要向外寻求援助,这里毕竟是警局,应该有值班的警察叔叔的

但是,我怎么都没想到,我的房门居然丝丝的关闭着,不管我怎么用力,也无法打开,显然,门是从外面锁上的。

显然,门是从外面锁上了,那么王全胜是怎么进来的?

已经没有时间给我做太多的思考,我的脖子上猛然一凉,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掐住,出于人类的本能反应,我努力的转过头来,背后,王全胜一双粗糙的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脸上带着狰狞恐怖的笑意,目光中露出不属于人类的凶光

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索命恶鬼,看着已经逃不掉的猎物,狰狞而笑。

“啊”,几乎,我不知道我怎么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原来是一场梦?以前老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向来是有道理的,王全胜的死,已经成了我的一个心病,那该死的家伙,要死 什么地方不好死,偏偏要死在我的房间内?

再次回忆梦中的景象,仿佛真实的情景,一切都历历在目,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才现,我的被子也早就被汗水湿透。

天已经亮了,清光从窗户透入房间,在被汗水湿透的被窝里有点不好受,我翻身正欲起床,几乎是出于本能,我的目光落在了房间的东南角上。

在黎明的曙光中,看得并不清楚,可是朦胧中的一个人影,就那么蹲在东南角上

这一次,我彻彻底底的叫了出来,叫出了心中的恐惧、无奈与彷徨。

东南角上的人缓缓的转过神来,对着我“狰狞”的笑了笑说:老徐,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你又不是小姑娘,难道我还会强暴了你不成?

少爷?居然是少爷那家伙?我镇定了一下心神,擦了把头上的冷汗,问道:你大清早的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少爷已经从角落里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深受摸了摸我的额头,好奇的说:老徐,你糊涂了?昨天晚上我不是和你睡在一起?咱们这几个人,总不能一人一间房间,霸占着警察叔叔的宿舍,对不?

我这才想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昨天晚上少爷对黄智华说了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免得占着他们的宿舍,不好!

反正,黄智华的目的也只是我们不离开就成,毕竟我们也不是穷凶极恶的杀人逃犯,不过就是一批不法的文物贩子、古董盘子而已,而且就我们那身价,也先不起什么大浪,如果不是黄河龙棺的事情,也许他们连看都懒得看我们一眼,自然也就同意了少爷的要求。

只是,少爷大清早的不睡觉,跑角落蹲着干什么?少爷解释说,他醒的比较早,看我还睡得香就没有叫醒我,正在这个时候,猛然听到角落里似乎有什么声音,爬起来一看,原来是两只小老鼠在打架,他正欲去抓老鼠,我就醒了,然后大声一叫,小老鼠就被吓跑了。

我听得将信将疑,倒不是怀疑少爷说谎,而是 这也太巧合了一点,他什么时候不好抓老鼠,偏偏就在我做了噩梦的时候?

少爷问我,刚才做了什么噩梦,吓成这样?我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了他我梦到了王全胜。

少爷说,王全胜怎么又来南宫了,难道他回去又带了青铜器过来?说着,还故意神经兮兮的凑到我面前,压低声音说,老徐,有财可不能一个人,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带上我。

我只有摇头苦笑的份,少爷哪里知道,王全胜根本就没有回过老家,他是直接把命送在了太原,而且还是离奇的死在我的房间内,如果让少爷知道我借了他的三轮车毁尸灭迹,不知道他会不会找我拼命。[本章由 提供]

我和少爷又胡扯了几句,眼见外面已经天光大白,太阳光那特有的明媚射入房间,多少给我这个身陷恐怖中的人少许的安慰,丫头来敲门,约我们一起去吃早饭。

经过昨天之后,黄智华明显的对我们客气了很多,而且,对于我们也不像关押犯人那样严密看管,只是要我们明确表态,没事不能出去,要出去也得先与他招呼一声,对于黄智华提出的这个要求,我和少爷都没有反对,毕竟,这里有吃有住,相对来说,还安全得很。

跟随在丫头身后,我们三人一起前往警局的大食堂,刚刚要了碗稀饭,就这腌制的萝卜干,就一边吃一遍和丫头少爷说起分别后的事情。

从丫头口中,我才知道,我们费尽辛苦,从广传王陵中摸到的几样宝贝,如今都落在了警察手中,算是白忙了,如今倒也罢了,我只是舍不得青铜古剑,最让我难受的是,广川王流去的墓志,也一并在孙教授手中。

里面到底记载了什么,我们是再也没有法子知道真相了。虽然孙教授说广传王陵中并没有记载什么,但他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不相信。

我一碗粥还没有来得及喝完,黄智华就火烧眉毛的跑了古来,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然后壁纸的落在我们三人身上,径自大步走了过来。

黄先生,吃早饭我眼见黄智华脸色不善,事实上可以说是有点气急败坏,心中不解,难道说,又有人死了?

黄智华也不答话,恶狠狠地盯了我片刻,然后又看了看少爷丫头,这才压低声音道:你们三个,昨天晚上谁离开过房间?

我们三人都茫然的摇头,这个问题黄智华不用问我们,只要一查就明白,我们被关在警局的员工宿舍内,还有人专程看守,晚上想要摸出去,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少爷说:黄先生,生什么事情了?丫头也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黄智华。

黄智华喘了口气说:我也知道这事情不可能是你们做的只是 实在是太离奇了。

我忙追问生了什么事情。黄智华看了看四周都是竖着耳朵想要听的警察先生,皱着眉头,让我们到他的办公室说话。

到了黄智华的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坐下来,他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那个王全胜的尸体失踪了”

“什么”,我闻言直接就跳了起来,回想到昨晚梦中经历,不觉冷汗淋漓,一股凉气从脊背凉嗖嗖地爬了上来,甚至我整个人都忍不住轻微地颤抖起来。

少爷也变了脸色,结结巴巴地问:“怎怎么回事?”

丫头啊了一声,本能地就向我身上靠了过来,很是害怕,不过幸好她并不认识王全胜,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死的,所以虽然听着感觉离奇,心生惶恐,比我却是好得多了。

黄智华解释说,昨天他们把王全胜的尸体运了回来,由于他也是接触过黄河龙棺的人,昨天我老实地向他交待过我们见过王全胜,还从他手中买过青铜器,并且也是从他的口中得知黄河龙棺的消息,所以黄智华他们在运回王全胜的尸体后,并没有解剖研究起具体的死因,而是直接送去了殡仪馆,准备联系上他的家人后再做处理。

可是今天一大早,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就打来电话,说是丢了一具尸体,王全胜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这年头好象什么东西都可能会丢,可是—-丢尸体也太荒唐了。再说王全胜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黄河水鬼,整天在黄河里捡垃圾讨生活的人,身上要是有钱,也就是那个丢了的五千元,如今还在我手里,谁会偷这样一具尸体?

如果说王全胜的尸体不是别人偷出去的,那么就剩下一种可能—-他自己走出去透透气?

尸体自己走出去?这个比丢了尸体更加荒唐。我颓废地坐在黄智华对面的椅子上,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就是王全胜那张苍白地脸,带着狰狞地笑容,恶狠狠地盯着我。

王教授的尸体和老卞的尸体,可以跑去广川王陵,那么王全胜的尸体跑出去透透气,实在是太正常了,再说—-王全胜本来就是死了半年多尸体才出现的,这个里面绝对有古怪。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猛然,摆在办公桌子上的电话急剧地响了起来,把我再次哧了一跳。我最近有点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感觉,再这样弄下去,我不死也会早晚得精神病。

黄智华伸手接了电话,那一头不知道有人说了什么,他顿时就变了脸色,匆匆地说了一声—-我就来。

放下电话,他问少爷:“南宫门口的那张招待所,你开的?”

少爷不解,点头说是,我们就是在那里被黄智华给“请”来的,黄智华自然也把我们的十八代祖宗都查清楚了,怎么会不明白南宫门口的招待所是少爷家的产业?

“你那里出了人命官司,有个客人今天死在了房间内,而且王全胜的尸体也出现在案现场”黄智华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什么?我简单不敢相信,王全胜死后居然再次摸向了少爷家的招待所,他去那里干什么?我转念一想,已经明白,如果说真的存在“阴魂不散”的事情,那么王全胜势必是去招待所找我去了?

找我索命,还是想要回他的那五千块钱?

我的心脏“砰砰”地直跳,几乎要从口腔里跳出来,迫使我不得不张大了口才能够呼吸。

黄智华看了看我们三人的脸色,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定,问道:“不如这样,一起过去看看,这件事情你们三人多少都有点关系。”

命案生在少爷的招待所,而王全胜的死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也非常想要去看看,已经死了半年多的王全胜,到底是什么模样,虽然是很害怕,但还是点头应允。坐上黄智华的那辆越野车,警笛声非常嚣张地一路呼啸着直奔南宫门口。

在少爷家的招待所门前下了车,原本这个时候,招待所的门口是最最冷清的,如今却热闹得很,好多好事之人听说出了人命大案,都忍不住探头探脑地过来,想要一探究竟,增加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招待所的门口被警员叔叔团团围住,谁也不能轻易进入。

黄智华刚刚一下车,由于他本是军方人士,实话说—-这些员警叔叔还是很拍着他的马屁,所以,很快就有一个年轻的小警员跑了过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报告说,现场没有动,就等他来了。

黄智华不置可否答应了一声,我们三人也先后下了车,跟随在黄智华地身后。少爷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谢天谢地,我这次正好在警局吃免费饭,倒是直接摆脱了嫌疑,要不,你说这岂不是天大的麻烦?”

丫头白了少爷一眼,我知道少爷说得有理,但却被他说中了心病,也忍不住狠狠给了他一个老大的白眼。

黄智华在一个小警员的带领下,快步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就是这里了?”眼见小警员在某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黄智华问道。

我抬头看了看这个房间,忍不住就腿肚子打颤。我每次来太原,只要住下,势必都是住在少爷的招待所里,而且,一来二去的和少爷混熟了,他知道我喜欢靠南的这个房间,只要这个房间空着,绝对都会安排给我。

而这个房间,就是当时王全胜死的那个房间。

黄智华已经一脚跨了进去,少爷和丫头也忙不迭地跟了进去,只剩下我还犹豫在门口,我的头上再次冒出冷汗,手心冰冷,湿漉漉地难受,背心里却仿佛有一把火烧着,本能地我不想去见到那个王全胜,也不想去看另外一个死者。我想要拔腿逃跑,但天下之大,我跑向何处才能够避开那个来自上古时期的诅咒?

硬着头皮,我也走进了房间内。案现场还保持着原样,几乎,我是一眼就看到房间的电视柜子边上的角落里,一个人影不,是鬼影,就那么蹲在那里,和半年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他的脸面朝着墙壁,看不清楚表情,身上穿着的,就是当时那件衣服,当然,尸体是不会讲究自己换衣服的。

我强压下心中的惶恐,抬头看向另一个死者。那个人靠在床沿边,年纪不大,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相貌普通,死状却是离奇古怪,两脚半蹲着,手臂向前伸着,似乎是想要摸什么东西,又象是想要和什么人搏斗,身上披着衣服,下身仅仅穿了一条内裤,长裤就搁在旁边。

由于房间向南,如今太阳光很是明朗地照进房间内,正好照在那个死者的脸面,我看着他的嘴角成一种诡异的弧度裂开,仿佛在笑,狰狞地笑,而在他的脖子上,明显地有着手指掐出来的青黑色淤青。

他是被人掐死的?但离奇地是—-我听说掐死的人与吊死鬼一样,都是舌头伸出老长老长,窒息而死,而这个人的舌头并没有伸出来,甚至他的嘴角还带着笑容,诡异而狰狞。

猛然,这人的死相非常熟悉,好象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是一时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丫头在旁边轻轻地拉了我一把,眼圈子红红的,似乎就要哭了出来,低声道:“许大哥,你看那人他的模样,是不是与单军死的时候一模一样?”

被她一提醒,我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对了,这人的死相,不就是与单军死的时候一样,当时—-单军死了,老蔡说是什么七笑尸,说是要请个人坐着,想法子让他哭出来,结果那个老头做了一天一夜,将我叫了进去,说是单军要看看我?还把一块青铜片给了我?

这绝对是一个噩梦,我还陷在梦中没有清醒。我再次想起,在黄河龙棺的墓道里,似乎有着一些壁画,最后的一副,好象也是这个模样只是那些浮雕壁画,只怕也早就被王教授等人搬进某个博物院了。

黄智华带上手套,翻看床边那具尸体的眼皮子看了看,瞳孔已经明显地扩散,显示着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然后,他又走到王全胜尸体前,出于本能地想要去翻看他的瞳孔,这个时候,我就站在旁边,看得清楚,就在他翻看王全胜尸体眼皮子的时候,那双已经扩散的瞳孔内,不应该说,有点腐烂的眼框子内,居然射出一缕凶光,狠狠地盯着我

“奇怪,这具尸体不象是新鲜的啊?”黄智华仿佛自言自语,我的心里升起一个老大的疙瘩。

这具尸体本来就不是新鲜的,人家都死了大半年了,也不知道警员叔叔是怎么办案的,居然让一具尸体在南宫待了半年?我在心里诺诺地诅咒着南宫的警局。

黄智华在现场查了一圈,现这个门窗安好,丝毫也没有遭受暴力的破坏,这具尸体昨天晚上肯定肯定是在殡仪馆里躺着的,到底是如何进入这个房间,还造成了离奇的凶杀案?

查不出所以然,黄智华也知道,黄河龙棺的诡异,是不能以常理解释的,所以只能让警员忙着将两具尸体运回去,一边又在现场乱哄哄地拍照,忙乱了好一阵子,然后开始打道回府。

先到再次回到警局的时候,已经中午了,黄智华再次将我们三个叫到办公室,询问我们的意见。

少爷哭丧着脸说,黄先生,你也是知道的,他这几天一直在这里,是不可能做什么的。

黄智华翻了个白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我,有什么高见?

我正一肚子的心思,忙着唯唯诺诺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断案应该是警员叔叔的专长,我不懂。说着还皮笑肉不笑地干笑了几声,声音涩,连我自己听着都难过。

我一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惶惶不可终日的过了几个小时,连午饭都食不知味,下午躺在床上想要睡一会儿,只要闭上眼睛,看到的就是王全胜那张狰狞恐怖的笑脸,眼睛里凶光毕露,似乎想要找我索命。

下午两点,黄智华再次找人把我们三个都叫了过去,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反正躲不过去,走进办公室,看到老头与那两个南爬子也在。

黄智华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已经调查过,王全胜在半年前来过太原,曾经与你们一起喝过酒?有没有这事?“

我昨天已经坦白交待过我买过王全胜的青铜器,到了这个地步,不说已经不成了,反正我不说,他也查得出来,哎坦白从宽,新疆搬砖。看样子我许三庆就算不被龙棺诅咒而死,最后也只能在监狱里过下半辈子了。

黄智华看了看我,继续说道:“我们刚刚查过,他根本就没有回山西“

我的脑子轰隆一声,该来的还是要来的,事到如今,我反而冷静了下来,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旁边的老头接着说:“我刚才去看过那个尸体那个今天早上才死的,是被人掐死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就是太原人“

老头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摸出烟来,点燃,狠狠地抽了一口,吐出继续说道:“至于那个你们说的王全胜,根据我老头子的判断,他至少死了半年了”

什么?少爷闻言就惊叫起来,嚷嚷地叫道:“不可能啊?”

老头叼着烟吞云吐雾,慢腾腾地问道:“为什么不可能?”

少爷被问得呆了呆,没有说话,老头最后又将目光转向我说:“难道你就不表点什么意见?”

我看着他那蜡黄蜡黄干干瘦瘦的脸,尤其笑的时候那一口的黄牙,眯着眼睛仿佛似广川王陵中那个护棺妖狐。身上没来由地透着一股鬼气,忍不住干笑了两声,说:”这个—-我有什么好说的?“

老头不说话,而是站了起来,在房间内踱着官步,眼看着他一支烟快要抽完的时候,他走到我的面前,几乎是咬着我的耳朵,我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隐隐散出的土味,他压低声音道:“中尸活了”

我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由于老头地突然逼近,我本能地后仰着想要避开,如此一来,身子的重量全部压在椅子的后背,如今一惊之下,身子更是向后仰去,也不知道是椅子原本就没有摆放好,还是受不了我大力的肆虐,我一个重心不稳,整个连椅子带人,一起重重地向地面上倒去。

“咚”地一声,我感觉后脑一阵剧痛,眼前金星乱冒,痛得我脑海中短时间一片空白。

怎么了?怎么了?少爷与丫头一迭连声地问着,同时跑到我身边,一左一右的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

“老许,你没事吧?”少爷很是鸡婆地问道。

!我暗骂了一声,腰部被椅背硌了一下,痛得很,脑子一时之间还迷糊着,大约过了一分钟时间,我才算勉强地恢复过来,丫头已经帮我把椅子放好,扶着我坐下,口中抱怨道:“你也太不小心了。”

老头再次点起一枝烟来,慢悠悠地抽着,从口中吐出烟雾的同时,也吐出了更让我震惊的话:“他的确是太不小心了,毁尸都弄出个尸来,哎心中有鬼,难怪人要倒霉。”

“老人家,你说什么?”丫头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不解地问道。

我擦了把冷汗,事到如今,我反而镇定了下来。大马金刀,四平八稳地在椅子坐下来,毕竟,王全胜也不是我杀的,我怕什么啊?

“许三庆,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们,王全胜到底是怎么死的,还有中尸是怎么回事?”黄智华听得很是糊涂,但他是军人出身,又给委派来负责这个案子,从老头的话中他已经知道,王全胜的死与我有关。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我也豁出去了,从口袋里摸出烟来,悠哉悠哉地点燃,学着老头的样子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才开始缓缓地讲起半年前的那个早上所生的事情。

原本我们在少爷的招待所碰到卖古董的王全胜,请他喝酒,买他的青铜器的事情,少爷全部都知道,但少爷却不知道那山西老头死在了他的招待所里,更不知道我借了他的三轮车是出去毁尸灭迹,所以我一说完,少爷就跳了起来,冲到我面前找我拼命。

我在说话的过程中,我看到黄智华一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的,估计是做着笔录,心中不禁叫苦,这次算是背到姥姥家了,只怕我的下半辈子绝对得去新疆搬砖了。

哦原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黄智华低头自语,我说完后,他与老头都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丫头和少爷都瞪大眼睛看着我,仿佛一下子不认识我了。

老头不说话,丫头和少爷也不说话,黄智华低头不知道在写着什么,我只是抽着烟,自然也不会主动说话,反正王全胜不是我杀的,毁尸是一回事,杀人可是另一回事,办公室的气氛一时之间有点僵。

莫约过了三分钟左右,黄智华仿佛是猛然下定了什么决心,抬头直直的看着我,说:“许三庆,现在我们很有必要谈谈你的问题。”

我硬着头皮哼了一声。他也不理会我,自顾自地说,以我现在犯下的罪行,关我个十年八年那是没什么话说的,但他现在自作主张,放我一条生路。

我原本以为这次绝对完蛋了,我的下半辈子要在铁窗中度过,如今一听居然还有希望,顿时兴奋得差点当场就跳了起来,越看这个姓黄的家伙就越顺眼,越看就越英俊,我要是大姑娘,绝对会倒贴勾引他。但我一想,这事不对劲啊,我许三庆可不是什么知名人物,留着也不会给国家作出什么大贡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刹那间我就冷静了下来,想了想,抬头问道:“有什么条件?”

“条件是,你们三个必须协助我们把这个案子查完为止。”黄智华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旁边的丫头与少爷。

我头上的冷汗再次冒了出来,这是什么理论,我一人犯罪,怎么还连带上了少爷与丫头,话说,我与少爷、丫头非亲非故的,他们为什么要帮我?我想了想,硬着头皮说:“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倒是同意,只是他们两个会答应吗?”

“我同意!”我的话刚刚说完,丫头连想都没想,就接着说道。

我好奇的转头看向丫头,不明白她为什么毫无理由的帮助我,而少爷却是学着外国人耸了耸肩,摊手说道:“我倒想回家睡个安稳觉,但—-如果这个案子不完结,我怕是从此也没有安稳觉好睡了,我同意。”

我没有说什么狗屁的感激话,黄智华既然提出让我们三个人协助调查,就算是毫无报酬,我们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但现在的问题是,只怕他留下我们三个,不光是要调查这么简单了。

接触过龙棺的人,已经相继遭遇诅咒而死,如今就剩下我们了,更离奇的是,遭遇诅咒的人,除了尸体当场被火化,竟然会激起尸变?

我不明白三尸神中的中尸启动是什么反应,但下尸我是知道的,王教授的尸体跑去广川王陵,下尸就活了,那恐怖的模样,我至今历历在目?老卞呢,是不是还在广川王陵内转悠?

将来若是有那么一天,有人将这个墓室掘出来,一旦现了那么两具已经启动下尸的尸体,又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王全胜的尸体被启动中尸?他去少爷的招待所,是要找我索命的。

我的脑子里不停的想着关于三死神的资料,传说中,中尸想要启动,必须要尸体埋于地下,尸体不腐,经历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时间,吸取地下的阴气邪气,在特定的条件下,接触到活人身上的阳气,才有启动的可能,可现在,距离王全胜的死,最多只有半年的时间,而且我也没有将他的尸体埋于地上。

王全胜的尸体当时不翼而飞,就算被人现,没有报案而掩埋,也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启动中尸?某非是那个南爬子老头故意诈我不成?我越想越感觉不对劲,甚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

“那个新死的人的尸体,必须赶紧处理火化掉,否则只怕也会有问题。”老头皱眉说道。

黄智华这个国家的大好青年如今似乎很是崇拜南爬子,居然对老头的话言听计从,皱眉问道:“那个王全胜怎么办?也火化了?”

“要是能够火化就好了”老头叹了口气说。

我不解,就算是僵尸,也一样可以火化,老头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头说,白天阳气太重,他走不了,晚上找铁链将他的尸体锁起来,他来想想法子。

黄智华没有说什么,让我们回警员的员工宿舍休息。我如同是坠入云里雾里,原本王全胜的事情是我最大的心病,如今闹了出来,反而轻松了不少,回到房间将自己的身体重重地摔在床上,四肢摆平,舒服的睡了一觉,大概是由于白天的缘故,我居然没有做恶梦。

傍晚,少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瓶好酒,委托朋友从外头送来几样小菜,叫上丫头,我们三个就在房间内开始喝酒闲聊,我问丫头,是说你聪明还是你糊涂,你知道不知道,黄智华那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丫头摇头不语,少爷喝了两杯酒,舌头都有点大了,眯着眼睛说,反正不是什么好药,我们这次就卖给他了,说着又愤愤地骂了好几句粗话。

我心中也很是郁闷,这样待在警局总不是办法,这案子要是一天不结,难道我们就一直在这里待着不成?

丫头从广川王陵回来,就显得心事重重,她不喝酒,也没有怎么吃菜,只是低头坐着。少爷还是色心不死,这顿饭原本的意思是只想请丫头一个,就是怕丫头不同意,才拉上我的,眼见丫头不高兴,就天南地北的胡吹海盍,搜寻些怪事出来逗丫头。

第一篇文章
评论
  • 02200059:

    沙发

    回复
  • 游客:

    你们好神奇

    回复
  • 徐震:

    绝对不是三叔写的,因为没有解放卡车

    回复
  • 吴邪:

    三叔自己承认了,前部分是他自己写的,后部分是别人代写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