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二卷 第十三章 南爬子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黄智华开门见山地说,有个人想要见我。我好奇,在山西我并没有什么朋友,认识的,仅仅就是少爷与丫头。

没有容我多说什么,黄智华带着我走了出去。我问他那个案子有没有什么眉目,原本我以为问了也是白问,他大概会以国家机密不能说为由拒绝我。哪知道黄智华很是爽快地说,我们从广川王陵内带回来的那卷金帛里面提到了,破除诅咒的唯一法子,就是找到金缕素女。

我好奇,这金缕素女是何方神圣?我一边跟随在黄智华的身后,一边挖空心思地想着,历史上有什么出名的女性人物,又叫什么素女的?可是想了半天,而也没有能够理出个米麦黄豆来。

黄智华将我带进一个大大的办公室内,我刚刚一进去,就看到了少爷与丫头并排坐在沙发上。见到我来,两人都站了起来,少爷首先向我招手说,“老许,快过来。”

我看了看黄智华,毕竟,如今我还是阶下囚。黄智华冲着我点头笑了笑,找这才走到少爷与丫头的身边。

几天不见,丫头的病显然是大好了,一双左眼睛忽闪忽闪的。而少爷还是老样子,见到我很是高兴,问我这些人有没有为难我。

我摇头,虽然我被拷在椅子上整整一夜,但是只要他们不追究,我也不会计较这些。我心中正是纳闷,难道说,黄智华说的有人要见我,就是少爷与丫头?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孙教授就推门而入。他推了推那副老厚的眼睛,走到我们身边,问道,“你们两个,都是做古董生意的,那么,我问你什么,历代姓姬的,哪个最最出名?”

说实话,孙教授若不是带着那副眼睛,那矮小的身材再加上一点点猥琐的表情,实在与我心中温文尔雅的教授模样不挨边儿。但人不可貌像,对于他的问题,我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说道,“历史上最最出名的姓姬的人,自然是西周天子-一姬发。”

丫头与少爷也点头表示赞同。孙教授再次推了推眼睛,皱眉道,“真的奇怪,奇怪……”

“什么奇怪?”我们三个自然不会问什么,可是黄智华却忍不住问了出来。

孙教授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我毕竟不是王教授,所以,我还是无法知道那个东西背面那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我听孙教授如此说法,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丫头。我们三人都明白,孙教授口中的那几个字,就是黄河龙棺背面的诅咒,只要能够将那鸟篆翻译出来,对于我们破除诅咒会有很大大的帮助可是,唯一认识鸟篆的王教授已经死了,尸体还莫名奇妙地出现在了广川王陵内。

我原本以为,孙教授认识鸟篆,没想到他居然也不知道。而他问“姬”字,自然是因为丫头的缘故。我发现那几块青铜片上,曾经有一块,丫头说上面的字就是一个“姬”字。那是西周的洞子,有个“姬”字也不奇怪,毕竟,西周的天子就姓“姬”。

黄智华说,你不是去请你师傅的吗?

我一呆,没想到孙教授还有师傅,想必是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老教授了。不禁暗暗心喜,只要能够翻译鸟篆,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孙教授不做声,黄智华又追问道:“人呢,你接来了没有?”

“我已经来了……”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七十左右的老者,举着拐杖,微微颤颤的,在两个人的扶持下走了进来。

我与少爷一见到那两个扶着老人的人,顿时就傻了眼。因为这两个人,我们居然认识。他们一胖一瘦,不是别人,正是那两个南爬子,胖的是胡来,瘦的是王明。若不是这两个南爬子,我与少爷也不会有潜水的工具,更不会去黄河底下摸什么龙棺,害得我还差点将小命送在了黄河底下。

我还沉得住气,少爷直接跳了起来,叫道,“两位爷爷,你们害得我好苦啊……”

胡来与王明的脸色都不自在,忙冲着我们使眼色。少爷还想要说什么,被我一把拉着坐了下来。我心中正在叨咕着,这个老头,老得似乎连路都走不动了,难道就是孙教授的师傅?可是,他与胡来与王明一起出现,这两人可是南爬子,考古研究人员与盗墓行家牵扯不清,难道蛇鼠一窝?

孙教授一见到那老头,忙着就迎了上去,恭恭敬敬地亲自去扶那老头。老头在沙发上坐定,而胡来与王明却站在他身边。如今这两位“爷爷”,成了标准的孙子。孙教授奉上茶来,正欲说话,老头摆摆手,盯着我说,“年轻人,好重的尸气,好硬的命格!”

我闻言一惊,本能地说道:“老人家,你可别胡说,我还活着,哪来的尸气?”

老头呵呵地笑了两声,露出一口的黄牙,半晌才道,“你的命硬得很,不会轻易死的,阎王想要收你,还得考虑一下呢。”

我勉强笑了笑,“你老人家说笑了,我可是几次险死还生,命不结实啊。”

老头听了,也不多说什么,转过头去,对孙教授说,“玄子,把东西给我看看!”

孙教授听了,忙着转过身去,小心地从办公室的抽屉内,捧出一卷金帛。我看得清楚,那卷金帛正是我们从广川王陵内取出的刘去的墓志。

老头接过金帛,从头看到尾,皱眉说,就是一个墓志而已,哪里有你说得诡异了?孙教授腆着脸,猥琐地笑了笑,推了推厚厚的眼镜,赔笑道,“师叔,玄子想要请教的是,这个墓志上说的金缕素女,指的是什么?”

原来孙教授也与我们一样,根本不知道金缕素女的来由,所以,想要请教这个师叔。我却更是好奇,怎么孙教授的师叔,与南爬子混迹在一起?

结果老头子两眼一翻,根本不买帐地问道,“你要找金缕素女干什么,玄子,别怪做师叔的没有警告你,小时候我就曾经说过,黄河底下的东西,你别去招惹。”

我闻言一呆,原来这老头早就知道黄河底下有东西!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告诉胡来与王明,让他们半夜去盗墓?

孙教授脸色一变,而黄智华却再也听不下去,当即走到老头身边,冷冷地说,“这是国家机密大案,你最好协助我们调查。”

我一听,就知道要糟糕,这个老头怪异得很,明显是软硬不吃的角色。果然,老头闻言,翻了翻浑浊的双眼,冷冷的说,“老头子与你们的机密大案好像没有一点关系,也没有必要协助你们调查,老头子我这就告辞!”说着,他就这么巍巍颤颤地站了起来,胡来与王明忙去扶他。

眼见他要走,我与孙教授同时都急了。黄智华可以不在乎,我可还没有活够,我一个箭步,就挡在了老头前面,赔笑道,“老人家请慢走。”

我说:“这事情有点诡异,三言两语的,还真解释不清楚。您老能不能坐下,听我慢慢地说?”孙教授也机灵,见我说话的时候拖住老头,忙将黄智华拉开,不知道低声说了些什么,总算将那个鲁莽的军官给哄住了。

“有什么诡异的事情,不就是墓志吗?如果你对这个东西有兴趣,让玄子给你翻译就成。”老头直截了当地说。

我对广川王那个老变态一点兴趣都没有!于是我当即摇头,不理会胡来与王明杀鸡抹脖子地使眼色,径自说道,“我认识你身边的这两位朋友?”

此言一出,老头明显地呆了呆,随即又冷笑道,“小伙子,少套交情,这是我的两个晚辈,你认识就认识好了,与我老人家没有什么关系。”

什么叫姜是老的辣?如今我算是彻底地领教了。不过,我只是淡然地笑了笑道,“老人家,我是做古董盘子生意的,而我,动了黄河底下的东西,这一切,全拜你的两个好后辈所赐,如今,我们的情况很糟糕。”

老头转过脸去,狠狠地瞪了胡来与王明一眼,怒道,“看样子,我确实是老了啊……连你们两个,都敢瞒着我胡作非为了。”

胡来与王明只得低着头,一言不发。孙教授见状,忙着打圆场道,“师叔,你老别生气,我们小辈,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老头这次似乎是动了真怒,颤抖地指着孙教授道,“你师兄呢,叫他出来见我!”

我不知道,孙教授还有师兄,不解地看了他一眼。哪知道孙教授却叹了口气,半天才道,“王师兄已经死了,而且,这位许先生见过他的尸体,说是下尸活了……”

“什么?”老头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将刚才的老态一扫而空。举着拐杖对着孙教授身上就打了下去,怒吼道,“你们这群小王八蛋,都是做的什么事情啊?”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王教授与孙教授,居然是师出同门,而且,还是南爬子出身。

对于这个发现,我不禁呆住了。考古研究人员中,居然有南爬子,这也太荒唐了吧?

不,是太有意思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王老教授会仅仅只带着单军与丫头去黄河边,为什么单军的水性那么好。过后,他也曾经犹豫过,不想让黄河龙棺发掘出来,不过,最后他还是没有禁得起诱惑。而且,他是光明正大地打开黄河龙棺的,也许他以为一切的邪恶,都不该暴露在阳光底下。

结果他赔上的是自己的一条命,以及无数的无辜。

孙教授忙跳着躲了开来,黄智华看不过,正欲阻止。这时电话声突然响起,他接过电话后顿时就变了脸色,对孙教授说,“这里的事情你负责吧,无论如何,也得尽快解决,否则,还不知道会不会死人。”

死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而黄智华刚刚一走出去,老头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与少爷,王胜男这丫头毕竟都算是外人,不敢说什么,这是人家门派内的事情。孙教授赔笑着再次奉上茶来。

老头连茶都没有接,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孙教授陪着笑,顿时,办公室内的气氛有点尴尬,我很想与丫头、少爷退出去,让他们去谈。毕竟,有我们三个外人在,南爬子好多忌讳,有些话就不方便说。

可是我们如今还是阶下囚,可不方便随意走动。老头坐了片刻,狠狠地骂道,“你们这群不争气的孽障。当年你师兄说要去考古,我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

孙教授陪着笑,正欲说话,老头却向我们三个招手道,“你们三个,也给我过来。”

我们不解,但心中都知道这老头不简单,就连少爷都没有敢胡说八道,当即走到老头身边。老头叹了口气,问道,“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难道吃饱了撑的,也去摸过那东西?”

原本,我们确实是对他有着几分尊敬,可是被他这么一说,少爷可不依了,忙说,“你老人家这说得什么话?正所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生在世,还不都是为了这个钱字?”

老头点头,久久不语,只是掐着手指,如同算命先生一样,掐算着什么。胡来与王明自从进入办公室,就没有敢说过什么,这个时候,胡来忍不住问道,“师傅,您老人家就说句话吧,我们也知道错了,可是……”

“六十一年,如今正好是六十一年。六十一年前,黄河的水曾经干枯过一次,黄河底下的龙棺,曾经显现出来。而你们的祖师爷,在黄河边等了二十年,终于等到了那么一天。但结果呢?他就这么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老头说。

我的心忍不住就“咯噔”一下子。六十一年,我童年时已经模糊的记忆,忍不住开始渐渐地清晰起来。那个翻着浑浊的浪,奔腾咆哮着的滚滚黄河水,与我姥姥的故事,纠缠在一起。

难道说,如今我们接触到的黄河龙棺,就是我姥姥故事内的那个主角,那个白玉石台?老头口中祖师爷,就是被村民抬上高台的那个老者?

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老头好奇地看了我一眼,半天才说,大概是吧,村民当初将这事传得神乎其神的。他当时在外地有事,赶回来的时候,高台早就被黄河水再次淹没。

孙教授问:“祖师爷说的六十一年,到底代表着什么?”

我情不自禁地说:“如果当时的那个六十一代表的是六十一年。那么,正好是一甲子,一轮回。”

少爷问我:“你是怎么知道的,一甲子不正好是六十年吗,为什么要是六十一年?”我顿时就被少爷问住,答不上来,对啊,一甲子正好是六十年,为什么要是六十一年?可是老头说,天地不全,所以,甲子不整……

我脑袋“轰”的一声大响,天地不全,天地不全,甲子不整,天残地缺?在我们的询问下,终于弄明白了老头与孙教授、王教授之间的关系。原来,这老头是南爬子中的资深一员,由于文革期间,南爬子不敢有所行动,而深爱着这么一行的王教授首先想到利用自己所知道的知识,混进考古行业内,打着国家的旗号研究古代墓葬。

不久,孙教授也学着走入了这么一行。当然,由于祖传渊源,不管是孙教授、还是王教授,都在这一方便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成就不小。渐渐的,甚至连他们自己都忘了他们原本的出身。

由于祖传的缘故,他们自然也知道关于黄河龙棺的传说。王教授那次去黄河边,原本也只是看看而已。可是偏偏在路上,他碰到了扮作收草药的胡来与王明。同是南爬子出身的王教授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身份,为了避免被他们捷足先登,他挺而走险地让单军与我们一起下了水。

可单军并没有能够活着走出黄河边,王教授在深深的内疚下,带着丫头准备离开。但胡来与王明却根本就没有准备舍弃黄河龙棺,结果,我与少爷还是下了水,导致的结果是,我差点送了命。

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王教授还是发动人手,将黄河龙棺给弄了出来,于是在龙棺诅咒之下,死亡的阴影开始蔓延。

王教授本身也死了,而且尸体还莫名其妙地失踪了,面对着如此诡异离奇的死亡案件,公安机关与军方都有人介入,这个案子自然是越来越不平常。但由于这个问题是由考古引起的,所以想要解决问题,还得找行家。孙教授就这么也牵扯了进来。

孙教授是聪明人,他不懂鸟篆,很多东西就无法解释。无奈之下,只能找这个老头求救。而我们三人,却是唯一接触了黄河龙棺,至今还没有死的人,自然而然,公安部门就想要在我们的身上寻求突破口。

可我们自身难保,还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对于黄河龙棺的了解,仅有那么几块青铜片,和半夜在水下的唯-一次触摸。

老头听说我们去过广川王陵,顿时就来了兴致,问了我们很多问题。

我也没有隐瞒什么,能够说的都说了,心中却是忍不住暗笑。老古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这老头一把年纪了,刚才来的时候,一副装酷的模样,眼睛那是长在头顶上的。嘿嘿,可是一听说大型古墓,顿时就像吃了蜜蜂屎一样。

老头在问了一堆广川王陵的事情后,话锋一转,问孙教授说,“既然你们已经将龙棺弄了出来,那么告诉我,龙棺内到底是什么东西?”

对于这个问题,不光是老头有兴趣,我与少爷、丫头闻言,也一起伸长了脖子,掏空耳屎听着。而胡来与王明两人,更是四眼冒鬼光。可是,孙教授吱吱半天,愣是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

老头怒了,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做了教授,连句人话都不会说了?”听得我与丫头、少爷忍不住就笑了出来,而胡来与王明两个,碍于老头在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难受。

孙教授这次说:“上头要求保密!”

他妈的!老头一听就来了火,不光是老头,连我们都有点来火。这是什么话?让我们协助调查,却屁都不说一个,查个鸟啊?老头当即就站起身来,招呼胡来与王明说,“我们走!”说着,老头当真举着拐杖就走。[黄河鬼棺]胡来与王明连连对孙教授使眼色,示意他赶紧留下老头。

哪知道老头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对我说,“小子,你也走,别在这里陪着他们穷磨咕,浪费大好光影。我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翻几个土豆,赚几个钱哄女人。那丫头与小子我说不准,可是你的命硬得很,绝对不会早死,放心就是。”

我被他一说,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受。而孙教授却是真的急了,眼见老头就要走出办公室,忙说,“师叔,你等等……”

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内取出一盛厚厚的资料,交给老头说,“都在这里了,这可是我偷偷拍出来的。”

“去你的!你小子的那点鬼心眼,难道我老人家还不知道?”老头骂道。我这次知道,原来老头也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打算。

老头再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也好奇黄河龙棺内到底是什么东西,忙着凑过去看,于是,七个人围成一团,就在沙发上翻着那大堆的资料。

“师叔,你看,这个就是龙棺内的东西,好像是一方古印,”孙教授指着文件夹开头的几张大大的彩色照片说。

我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本能地问道:“龙棺内难道没有尸体?”

“当然没有尸体,这是镇河墓而已,哪来的尸体?”孙教授不解地看了我一眼。

我没有说话,心中不解。那天晚上,在黄河底下,通过手电筒昏黄色的光芒,在白玉棺椁中,我清楚地看到一个模糊的人的影子?怎么会龙棺内居然没有尸体,而是一方古印。我再次将目光放在那些照片上。

照片很清晰,还表明了尺寸等等,那果真是一方古印,从上面标明的尺寸看,正好是三十点三厘米,成四方形,正面就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个花纹,仿佛就是地图,而侧面的四个面,却是四个不同的人面,似乎都是古代的武士,面目狰狞恐怖,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每一面的人面脸上,都带着狰狞诡异的笑意,一如王教授、单军、王全胜死后的狞笑。

我看到正方古印,心脏不争气地“啪”的一声,跳快了一拍,隐隐之间,说不出的难受。

奇怪奇怪!少爷一叠连声地说着奇怪,老头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奇怪的?”

我也不解,这古印确实是诡异了一点点,可也说不上什么奇怪啊。我们众人都狐疑地看着少爷,少爷顺嘴说,“难道你们都不感觉奇怪吗?你们,这个尺寸——三十点三厘米,一个脸盆有多大?这么大的印,往什么地方印?你们别忘了,在西周是没有纸张的,文字都记载在竹简上。而且,你们看,这上面的资料是,类似玉石,这个问题就又来了,既然是玉石,其沉重可想而知,谁吃饱了了撑着,整天抱一块石头在手中?”

我一想也对啊,没事抱那么一块石头在手中做什么?那么大,那么沉重?老头皱眉说,现在的印章,象征着某人、某单位等等,古代却是未必。我正欲向他请教古代的印章还代表着什么的时候,他已经翻看了另一页。

同样的也是一张彩色照片,所不同的是,这个照片拍的却是印章底下的文字,毫无例外,又是我们都看不懂的鸟篆。

如此大的印章上面,却仅仅只有四个大宇,我自然是不认识这个鸟篆的,可是,我与少爷、丫头在一见到这四个字的时候,都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少爷首先跳了起来,指着照片上的四个字说,“这,这不就是剑柄上的四个字吗?”

“什么剑柄?”老头的眉头皱得很深,问道。

我只能将在广川王陵中找到一柄青铜古剑的事情说了一下。老头问,“这柄剑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看向孙教授。

孙教授无奈,说是等下拿过来给老头看看,然后又赔笑着问道,“师叔,这四个字,是什么字?”

这孙教授可还直不怕丢脸,他堂堂一个考古教授,居然不认识鸟篆。不认识就不认识了,可是他居然还有脸去请教一个南爬子?他就不怕丢了他的教授颜面?而更让我好奇的是,一个南爬子,不过是一个盗墓贼,他怎么就懂得鸟篆了?

很久后我才知道,南爬子代代相传,由于见识的古墓多了,对于各类墓葬有着非常丰富的研究。而更为了自身的安全,他们必须得学一些不为人知的知识。比如说,古文、暗文等等。这个老头是资深的南爬子,学识渊博,远非那个半吊子孙教授能够比得了的。

老头沉吟了片刻,压低声音说,“天残地缺!”

我差点没有跳起来。果真是天残地缺,那么,难道我在广川王陵水潭的百余高台上,听到的那声苍凉无奈的叹息,以及那似乎是诗、又像是叹息的声音,都是真实存在的,并不是我的幻觉?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这十六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老头又向下翻了几张照片。都是那方古印的各个部位的照片,我已经无心看下去,心中反反复复都是那十六个字在翻腾着。

“这是什么东西?”老头突然指着其中的一张模糊不清的黑白照片问道。

孙教授摇头,说他也没有见过这张照片,这不是资料内的东西。我心中好奇,低头去看。那应该是一个黑黝黝的大洞,洞口处,露出一截黑黝黝的铁链。这铁链,我看着异常熟悉,似乎就是广川王陵水下甬道内的铁链,又像是控制那些黑色尸体的铁链,由于照片拍得实在模糊,我也分辨不出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丫头说,这张照片是她在教授的笔记本发现的,后来被警察搜查到了,大概一起送到了这里。

我皱眉,教授的那本笔记,我是知道的,我还曾经亲自看过,丫头原本还想着留着教授的笔记做个纪念,不想,还是被人搜查出来。

孙教授将资料向后翻了几页,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对老头说,“师叔,麻烦你看看,这是些什么字?”

我伸着脖子看上那张放大了照片,依然是鸟篆,上面是十六个大字,前面的我都不认识,最后的四个字,明显地与刚才古印上的四个字一模一样。而在这十六个大字的下面,还有着一排小字,比较模糊,看不清楚。

老头伸出枯黄的手指,摸了摸照片。我看得出来,老头的手指竟然在颤抖,好久,老头才说,“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化蛇龙骨,天残地缺!”

“啊……”我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果然,广川王陵与这黄河龙棺,有着密切的联系。不,不应该说是广川王陵,而是与广川王刘去的墓室相同的那一个西周墓室。我在水潭的高台上,曾经被八卦阵困住,最后陷入了幻觉中。曾经,我清楚地听到一声苍凉的叹息,有人在我的心底念叨着那十六个字,清清楚楚,丝毫无误。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那是八卦阵导致的幻觉,从来没有放在心中过。可是如今我从老头的口中,知道在黄河龙棺上,居然也有着这么十六个鸟篆。可是这十六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师叔,什么意思?”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老头的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我异样。

老头翻了翻白眼,冷冷道,“我怎么知道?”

“那,这个是什么?”孙教授被老头抢白了一翻,也不在意,再次请教老头下面的一排小字。老头仔细地辨认了片刻,脸色微微一变,从鼻孔内冷哼了一声说,“这么小?我老人家眼睛花了,哪里还认得出来?”

我看着老头刚才神色有异,知道他必定是从这排小字中知道了什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推说不知道。孙教授一听就急了,忙着在办公室内转悠了一圈,问道,“那该怎么办?”

“给我看看实物,也许可以辨认。”老头直截了当地说。

我一听就乐了,心想这老头还真逗,居然玩这么一手。孙教授擦了把头上的汗水,也不知道是不是急出来的,皱眉说,他得请示一下上头,这个问题,他做不了主。

老头也没有逼他什么,爽快地说,你只管请示就是,反正他这几天也不走,要在附近逛逛。孙教授点头,话题一变,再次询问广川王刘去的墓志中提到的金缕素女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头说,祖上曾经说过,在黄河底下有东西。可是人家费尽心机,改交山川走势,弄出了影昆仑的走势,那么,在影昆仑的风眼中,势必另有大型墓葬。而这祥的墓葬,只适合葬女子。所以,广川王刘去的墓志所说的金缕素女,可能就是指这个墓葬。

我一听就急了,我可是刚刚从广川王陵内爬了出来,对于墓室,尤其是上古的大型墓室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喜欢古董,喜欢的也仅仅只是它的暴利,可不喜欢将自己的小命拴在裤腰带上去冒险,尤其是与死人打交道。

那是金缕素女,谁有兴趣,谁去好了。强奸她都与我无关,我绝对是不再去做南爬子。

孙教授说:“你老人家能不能说得详细点?”

老头说:“想要知道确切的位置,就得去黄河边看看,光在这里是说不出什么名堂的。我听得人说,当年你的祖师爷曾经说过一句‘怎么会是在这里?’也就是说,黄河眼中的东西,位置有异样。“

老头又说,当初祖师爷失踪的时候,他也不在身边,是事后过去追查的。当时黄河眼附近有很多的村民,他问过许多人这个事情,可很少有人愿意谈起。普通的村民都很迷信,知道老祖宗的东西动不得,老头一定是被龙吃了。

但在老头的追查下,还是查出了一点眉目。当初,他们的祖师爷看的,并不是那个石头台子的龙棺,而是四周的山,随即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怎么会是这样?”

我小时候曾经在黄河眼边呆过,这个故事,我也曾经听说过。但毕竟过了十几年,而且,给我讲这个故事的姥姥,也早就去世。当时我还小,仅仅也就是当作故事来听,从来都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我会接触这个石头台子的龙棺,也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生死命运,会与黄河眼下的龙棺联系在一起。

孙教授倒还真会蹬鼻子上脸,忙赔笑着要请老头去黄河边看看,可是老头却说,“黄河眼是一定要去看看的。但在看黄河眼之前,得先看看黄河龙棺底部的字到底写的什么?”

我想这老头说得也对那黄河龙棺的庐山真面目,既然我们都牵扯进来,好歹也让我们见一眼,就算是死,也做个明白鬼。

站在我旁边的丫头轻轻地拉了我一眼,我一呆,看向丫头。却见她趁着众人不注意,已经将厚厚的一叠资料捧在手中,正好翻到刚才的那张照片处,用一只手指指了指那排被老头说了看不清楚的小字后面的一个字。

我一看,不禁一呆。别的字迹确实很模糊,毕竟这东西在水下泡了数千年,早就腐蚀不已,可是这个字,却还是清晰可辨,那明明白白就是一个“姬”字,丫头说起过,王教授以前教过她。

“姬”字,又是一个“姬”字,西周天子到底在弄什么玄机?

我低头沉思,反复地想着西周的历史,希望能够找出一点点蛛丝马迹。老头与孙教授已经开始讨论黄河眼的事情,我也没有心思去听。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黄智华抓了一叠照片走了进来。

“老孙,你快过来看看,又死了一个人,这个人你们谁认识?难道说他也接触过那玩意?”黄智华气喘如牛,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被他一说,我们的心都忍不住“咯噔”一声,毕竟,在场的人每一个人都与黄河龙棺有着那么一点点的联系,所以,我们大家都围了过去。

照片是刚刚冲洗出来的,而且,是公安局专业人员拍摄的,很清楚。黄智华解释说,就在一个小时前,公安局接到报案,说是在南宫门口发现一具尸体,他们只当是普通的案件,也没有在意。可是过去一看,那个矮胖子是专程负责黄河龙棺案件的,自然见过别的人的死相,当即见到这具尸体就傻了眼。那狰狞诡异的笑脸,正是接触了黄河龙棺,诅咒而死的人的人特征。

当即忙着令人将尸体抬回去,同时拍了照片,让黄智华拿过来给我们看。

少爷从黄智华手中接过一张照片.仅仅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惊叫出来,“王全胜?他也死了?”

我顿时就感觉双腿发软,差点站立不住。我仅仅只是在少爷的手中扫了一眼,就认出这照片上的人就是王全胜。少爷只知道他卖过古董给我,可是他却不知道,王全胜早就在半年前已经死了,当时我还借了他的三轮车想要弃尸,可是尸体在半路上失踪了。

我不明白,王全胜的尸体在失踪半年后,怎么会再次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南宫门口,而且,从照片上看,他的尸体丝毫也没有腐烂的痕迹,不像是死了半年的人。当年,我可以确定他已经死了,死人活人我还是可以分辨的,那么,他的尸体现在出现在南宫门口,就只有一个可能——

尸变!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