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二卷 第九章 鸠占鹊巢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丫头说,看里面的棺材大小,应该就是墓主了,绝对不会再有棺椁相套。西周重厚葬,如果是天子墓葬,必定得要四层棺椁。

我说这也不对,天子墓葬确实是四层棺椁,但历代都有不同,谁能够保证这不是偷工减料?少爷入这一行更是晚,懂得还没有我多,自然没有发言权,不过由于不懂,倒也省心。所以,他草草地将衣服紧了紧,带着塑胶防毒手套,在棺材上四处一通乱摸,然后道,“有你们研究的时间,还不如直接干脆地打开看个究竟?”

我与丫头都哑然失笑,想想也是,直接打开看看,多省事?

但问题又来了,刚才是铜扣扣着棺椁,砸开铜扣,将棺盖推开就成,如今这个白玉棺材却在青铜棺椁里面,看其模样,严丝合缝,想要打开,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一手抓着青铜古剑,一手伸了进去,摸了摸,还好,棺盖与棺材接口的地方,有着一条细细的缝隙。

而这条缝隙,被不知道什么脂膏一样的东西封住。原本,按照南爬子的一套,是有专程的工具来开这样的石棺的,可如今我们什么都没有,无奈之下,我只能将青铜古剑插进石棺的缝隙内。

“丝丝……”猛然,白玉棺材内发出一声像是汽车轮胎破了一个洞的漏气声,我不禁一惊,忙着见青铜古剑抽了回来,转过脸去,看着丫头与少爷。

那知道丫头与少爷也正看着我。我忙着镇定了一下心神,低声道,“棺材内有古怪……”

少爷冷笑着说,这样的棺材内要是没有古怪,那才叫奇怪!再怎么古怪,也得打开看看。我点头表示赞同,他妈的,管它什么东西,我们既然来了,就得打开看个究竟。

猛然,丫头说:“等等,许大哥,好像不对劲……”

我说,有什么不对劲了?丫头看着青铜棺椁内的白玉棺材,良久不语,片刻后终于道,“许大哥,刚才你们将棺盖推开的时候,我就感觉奇怪,总感觉这石棺好像少了点什么,如今我想明白了。”

我一呆,这石棺是少了点什么。毕竟,这个石棺已经是正常的棺材大小了,绝对够不上原本棺四层的天子墓葬标准。可是,丫头刚才也说了,古代人的东西,谁能够分得清楚?史书记载有误也说不定。而如今她说少了什么东西,我却没有发现。

丫头绕着青铜棺椁转了一圈,低声道,“许大哥,李大哥,你们看,这青铜棺椁外面,雕刻着华美的花纹与鸟篆,可是,里面的白玉棺材,却是什么都没有,光滑得有点说不过去。”

我说也许是工匠偷工减料,而且,还有一种可能:青铜棺椁是第-层,在外面的,自然要华美,雕刻鸟篆与雷纹,可里面的白玉棺材如果不打开外面的青铜棺停,那是绝对看不到的,自然不用再雕刻什么花纹了。

丫头白了我一眼,问我说,难道你死后,希望自己的棺材被人打开?

虽然丫头问得极无礼,我却没有生气,心中不禁暗自思忖。对啊,不管是什么人,总不会指望着自己的棺椁被人打开吧?所以,棺材表面雕刻的花纹鸟篆,绝对不是给人看的,而是安慰墓主自己的。

照这样的推断,那么越是里面的棺材,应该越是华美。而这尊青铜棺椁,却是正好相反,外面的棺椁华美异常,里面却是平平无奇。

丫头说,她可以肯定,这里面的白玉棺材,与外面的青铜棺椁绝对不是原配的。

我听得不禁一惊,这是什么话?棺材难道也如同是人类的夫妻,还讲究原配?少爷更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们两人都是惊疑不定地看着丫头。

丫头想了想,解释说,这白玉棺材的材质,极力地模仿刚才我们发现的水潭上的高台材质,但毕竟是不相同的。这白玉棺材的材质,也算是万中挑一,极好的了,可是还是比不上水潭上的白玉高台,也无法与黄河底下的龙棺的材质相比。

可是,从这青铜棺椁的花纹鸟篆,年代上考证的话,却与水潭上的青铜人佣明显是一个年代的。难道说,墓室主人,居然本末倒置,将最好的材质不做自己的棺材,而去修建一座高台葬剑不成?

被丫头这么一说,我也感觉非常合理。不管墓主是多么在意自己的宝剑,也绝对不会看得比自己更重要。葬剑的高台是极品的材质,而自己的葬身棺材,却是劣等品,这绝对不合理。

我与少爷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丫头,指望着她进一步的解释。

丫头想了想又说,如今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墓室的主人已经易主了。

我与少爷闻言都是目瞪口呆地站在当地,一动也动不了。墓室的主人已经易主?这是什么意思?

整个地下墓室内,陷入一片死一样的沉寂中。在这极端的寂静中,白玉棺材内再次传出“丝丝”的如同是漏气一样的声音。声音不高,要是不仔细听,还真听不出来,但却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少爷变了脸色,满脸惊恐地看着我问道,“老许,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听着像是呼吸声?”

少爷不说还成,听他一说,我心中一惊,仔细听了听,那“丝丝”声,还真的有点像是人类的呼吸声……

如果说,棺材是死人的专利,那么,呼吸好像就是活着的动物的专利了。人争的,不就是这么一口气?但如今,原本应该是死人享有的棺材内,居然传出了呼吸声,那代表着什么?活人?

棺材内有活人!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大步,惶恐地看着这个白玉棺材。但出乎我意料,原本最最胆小的丫头,这个时候却是胆子大得出奇,走进白玉棺材道:“许大哥,别顾这么多。开棺,我想要看看,居然有人会鸠占鹊巢,连死人的墓穴都要争夺?”

“你说什么?”我不解地着着丫头问道。

丫头摇头不语,只是示意我与少爷开棺。我与少爷非常不争气,都被棺材内那“丝丝”的吸气声吓得不轻,怎么说都不愿意开棺,只想着赶紧离开。丫头无奈,解释说,这石棺原本是密封着的,被我刚才用青铜古剑刺人其中,导致了漏气,哪里是什么人的呼吸声?以前她也见过这等悄况,开棺后,保证除了死人,什么都没有。

我们两人都知道丫头是胡编乱造,不过是安慰我们两个胆小鬼。要真是这样,只怕刚才她就说了,还会等到现在?但问题是,丫头为什么执意要开棺?难道她考古研究的执着精神再次发挥了?

少爷是惟丫头之命是从,我拗不过他们两人,只能将青铜古剑再次刺入棺材内,沿着棺盖的缝隙,绕了一圈,将封住棺材与棺材的脂油刮去。然后,少爷忙着从背包里找出小小的铁钎,用力地插进棺盖内。

我怕伤着了青铜古剑,忙着也翻出铁钎,插进棺盖内,与少爷一起用力,喊了一声“一二三……”

可是,那白玉棺盖比我想象中还要沉重得多,我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仅仅是将棺盖耗得动了动。我肩胛上受了伤,如今这么一用力,伤口崩开,一痛之下,我手臂一软,不由自主地力道一弱。少爷一个人自然是耗不动棺盖,“砰”的一声,棺盖再次合上。

“他妈的,够沉的!”少爷甩了甩手臂,抱怨道。

我无奈地苦笑,“我的肚子好久没有吃东西了,哪里还撬得动这个?”

丫头闻言,咯咯地笑了笑道,“你们两个甭想偷懒,这个棺,我开定了。我有预感,这棺材内的主人,就是刘去!”

被丫头这么一说,我不禁精神一振,我们历尽辛苦,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就是找广川王刘去的墓室,找到他的墓志,寻找破除诅咒的法子?既然丫头说这里就是刘去的墓室,那么岂不是代表着,我们距离胜利不远了?

少爷好奇地问丫头,她是怎么知道的?丫头说,这个石棺的材质,与上面广川王刘去的墓室内的棺椁一模一样。所以,她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肯定,里面的主人,就是刘去。

我却不解,这白玉棺材的材质确实与刘去的棺椁一样,可这外面的青铜棺椁,不管是花纹还是鸟篆,都与刚才发现的青铜人佣相似,而且,风格也是西周时期的。刘去看是西汉时期的人,这期间,好像相差了一千年……

“这怎么可能?”我不解地看着丫头。她无奈地解释说,这也是她的推测,刘去好盗墓,这在《太平广记》有记载。可能他在盗墓的过程中,发砚了这处九龙坑,这可是传说中的风水宝地,于是,刘去进来后并没有大肆破坏,而是多了一个心眼。

而原本此地的墓主,显然与黄河龙棺有着某种的联系。也许刘去之所以能够破除诅咒的缘故,就与这里原本的墓主有关。

刘去发现这九龙坑后,于是命人另外修建了上面的墓室,却又打通了其间的机关,直通这里。而上面的棺椁内,绝对没有他的尸骸,他死后,尸骸绝对是被放入了这里。至于我们刚才在高台下看到的残骸,很有可能就是当时帮刘去修建墓室的工匠等人。

历史上多有记载,刘去生性残暴,如此作风,倒也符合他的本性。

可是,我还是无法相信,刘去会将别的墓主的尸体扔出去,而后,他自己躺进别人的棺材内?这怎么可能?我越想越是感觉荒唐,这不是犯了大忌讳?

但随即想想,刘去那样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既然丫头这么说,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无论如何,我们也得打开这棺材看个究竟。否则,其不是白跑了一趟?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原本棺材内“丝丝”的吸气声居然停止了。四周再次陷入一片死寂中。

我歇了一下,招呼还有点理不清状况的少爷道,”别愣着,过来帮忙,打开看看就明白了。”

由于已经将铁钎插进了棺盖内,这次我与少爷一起用力,丫头也凑合着过来帮忙。在我们三人齐心合力的努力下,“砰”的一声响,我们终于将厚重的石棺盖子撬开,搭在了旁边的青铜棺椁上。然后,少爷又发挥了一下大公无私的精神,用力地将石棺盖子推开好些。

丫头有点迫不及待地举着手电筒就要向内照去。我心中一惊,想起南爬子的话,忙拉着丫头与少爷后退了几步,这样的古尸,封闭在地下上千年,天知道积蓄而成的尸气有多毒?一旦被尸气所伤,那可是一件大麻烦的事情。

隔了好一会子,也没有见棺材内有丝毫的动静,而且也没有我想象中那腐烂的尸臭味。少爷白了我一眼,嘲笑我小题大做。他嘴上说得强硬,却把竹箭取在手中,全神戒备地向着棺材内看去。

仅仅是看了一眼,少爷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接连后退了几步,满脸都是惊疑之色。

我与丫头不解,棺材内到底有什么,居然把少爷吓成这样?忙着也凑了过去,可是,我们也与少爷一样,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后退。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都说不出话来。隔了片刻,我忍不住间丫头道,“丫头,你说棺材内是什么广川王刘去?可是,如今怎么就是一个妖怪?”

丫头甩了我一个老大的白眼,解释说,刘去也许本来就是妖怪!

我给少爷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保护丫头,我却再次向棺材边走了过去。丫头也凑了过来,举着手电筒,仔细地看着棺材内的尸首。

棺材是死人的专利,这一点,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得承认。可如今躺在这具白玉棺材内的,却不是一个死人。至少,我无法确定他是死人,还是活人,这也就是我与少爷震惊的缘故。

很普通的白玉棺材,没有丝毫的特别。棺材里面也与外面一样,光秃秃的没有丝毫花纹字迹解释这是什么年代的棺椁,证明棺材主人的身份等等。旁边自然是有一些珠玉珍宝的陪葬品,但吸引了我们目光的,却不是这些东西,而是穿在尸身上的那一件金光闪闪的衣服。

我无法判别那衣服是什么材质,乍一看,似乎就是黄金穿缀而成,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黄金这么简单。因为就算是黄金,千年之久,也已经黯然失色。可是,这衣服在丫头手电筒的光芒下,却是金光闪闪,耀花了我们的眼睛。甚至,让我们的目光无法从这件衣服上移动分毫,而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幸好,我们三人都是被黄河龙棺的诅咒弄得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自制力比普通人要略微强了那么一点点。

所以,在我们观看了那金色衣服片刻后,我终于将目光投向了墓室主人的脸面。

一时之间,我实在无法形容,这是怎样的一张脸?那还能够算是一张脸吗?没有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就是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光滑无比,宛如是刚刚从田里采上来的西瓜。而这个光秃秃的脑袋,居然枕着一个红色的玛瑙枕头。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个红色的玛瑙枕头,就是我们在广川王刘去的墓室内看到的,那个白色妖狐护着的玛瑙枕头。只是不知道怎么到了如今这个墓主的头下?是本来就是有两只,还是那白色妖狐将玛瑙枕头带了过来?

我记得很清楚,我就是与那白色妖狐争夺玛瑙枕头的时候,被那畜生开启了机关,陷入了这个不知道年代的墓室中。在重重机关中,差点就连小命都葬送。想到这里,我心中一惊,一股寒气,倾时冒上心头。

那畜生,到底想要干什么?

而最最让我震惊的是:这个尸首的胸口,还在微微起伏着,似乎是在呼吸。不错,开棺后,我依然清楚地听到那“丝丝”的吸气声。

他是活着的!

说实话,我们三人对这千年古尸还是非常的忌惮。所以,三人愣了二分钟。什么都没有做,连话都没有说,甚至,我清楚地看到,素来胆大的少爷,腿肚子都在打颤。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千年的古尸,居然还在呼吸?这是什么概念?老而不死谓之贼?那么,千年的老不死,算什么东西?妖怪?僵尸?还是鬼?

“许大哥,你说,这个是不是传说中的金缕衣?”唯独丫头,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讨论这金光闪闪的衣服。

我摇头。这小丫头,平时看着胆小,可是,常常在关键时刻,她又有着出乎意料的行径,比如说现在。

少爷说,金缕衣不是这样的。而且,如果这里是刘去那老变态的墓穴,他可不是帝王,没有权利享受这等华贵的金缕衣。

丫头说,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金缕衣,但有一点可以保证,那就是这个尸体之所以千年不腐,甚至变成了这个模样,关键绝对与这衣服有关。我不解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丫头解释说:“关于广川王刘去的记载,史料上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从来没有什么书上说他是妖怪,也没有说过他面目特别。那就可以证明,他如今这模样,势必是死后才变成这样的。死后导致尸体改变的原因很多,坟地、风水,棺木、衣服都有可能。如今刘去的葬身之地,乃是风水绝佳之地的九龙坑,可能是导致他异变的缘故之一;而棺木,青铜棺椁没有异样,这个白玉棺材的材质也没有异样,那么,导致他变异的另一个缘故,势必就是这金缕衣!

虽然我们不能肯定那金光闪闪的衣服,就是金缕衣,但在潜意识中,却都把它当成了 金缕衣。

被丫头这么一说,我不禁再次看向棺材内的尸首。越看越是奇怪,古尸异变,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发生。我曾经听人说起过,有尸体死后,全身僵硬,千年不坏,触到阳气后,会导致尸变,就是普通人口中的僵尸;而另一种湿尸,造成的缘故,更是离奇古怪。

如今这白玉棺材内的尸体,就是湿尸,而且怪异莫名。我知道丫头说得有理,如果广川王刘去生前就是这等模样,那么就算正史不记载,民间传说、野史必定有着大量的传说与记载。而关于广川王刘去最多的记载就是,这人好盗墓,生性残暴,对于他的容貌,却没有丝毫的文宇记载。

如此一来,导致广川王刘去变成如今这等模样的缘故,就只有像丫头说得那样,是死后变成。但这也太离奇了。好好的一个人,死后入葬,居然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全部消失,脸面成了一个光滑体?

当然,丫头的所有推测,都是建立在棺材内的尸骸是广川王刘去的前提下。如果这具白玉棺材内的尸骸不是刘去,而是西周年间的某个妖物,那又另当别论。

七窍全部成了实体?这还算是人吗?

我不禁苦笑,问丫头,接下来怎么办?丫头说,把这尸身上的金缕衣剥下来。还有,他枕着的那个玛瑙枕头,绝对是中空的,里面应该有主人生平的墓志,也得拿出来。

我心中不禁暗自思忖着,丫头的心可比我还狠,居然要剥了人家唯一的一点遮羞布?少爷看着我,示意我去动手剥那尸身的金缕衣。

棺材打开,到我们说话,丫头还着实研究了一翻这有点变态的尸体。可是,这具看着让人有点恶心恐惧的尸骸,除了胸口微微地起伏着,如同活人一样地呼吸外,并没有像我们进来发现的那具绿色女尸一样,导致尸变。所以,我对它的惊恐心态也降低了很多。

既然丫头要动手剥衣服,我只能从背包内摸出铜镜,转过身去就要照。不料少爷一把从我手中夺过铜镜,叫道,“老许,不要闹了,难道你还真的相信这么一套?刚才那女尸的事情,你忘了?”

我说:“那成,你去把尸身上的金缕衣剥下来,我给你护法。”

少爷迟疑了片刻,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撂下狠话说,“老许,这笔帐,你给我记着了!”说着,他取出绳子,打了个活扣,就欲向那光溜溜的脑袋上套去。显然他是真的准备剥取尸身上那件金缕衣。

我之所以没有阻止丫头要剥衣服,是因为我也明白,这件金缕衣,势必也与我手中的青铜古剑一样,是件神器。这样的东西是可与而不可求的,错过了这么一次,下次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少爷手中的绳子啪的一声,准确地套进了尸身那光光的脑袋上。然后,他略微地用力,将尸身拉起来稍许。由于是湿尸,拉起来倒也没有费什么力气。眼见那光光的脑袋离开了红色的玛瑙枕头,我当即飞快地取出另一股绳子,对着那玛瑙枕头套了过去,几乎没费时,直接将玛瑙枕头拉了出来。

丫头一声欢呼,忙着将塑胶防毒手套套好,飞快地抓住枕头看了看,然后冲着我点头道,“许大哥,这个枕头,绝对是西汉之物,这人,应该就是广川王刘去。”说话的同时,她已经开始摆弄起那只玛瑙枕头。

我在古董市场上混迹了好几年,这西汉与西周的东西,自然是一眼就看得出来。心中也是好奇,这青铜棺椁明显是西周的东西,而这玛瑙枕头,无论形态,还是花纹,都像是西汉的东西。难道说,广川王刘去真的变态地把别人的尸骸扔了出去,然后,自己鸠占鹊巢地躺了进来?

丫头把那玛瑙枕头捣鼓了一阵,也不知道使的是什么机关,只听得“啪”的一声,玛瑙枕头就直接打开了。里面,一卷写满蝇头小字的金帛就呈现在我们面前。丫头展开看了看,我有点紧张,这东西,可是我们唯一的活命希望。

“许大哥,是这个了,我们出去以后再研究!”丫头欣喜地叫道,说话的同时,她已经取出一个塑料方便袋,将那金帛一层层地包裹起来,贴身收好。

猛然,少爷那边传来一声惊呼,我不禁一惊,担心少爷遇上危险,忙着转首看了过去。却见少爷摇头道:“老许,你快过来帮忙,这丫滑溜得很,我一个人整不了。”

我闻言走了过去。原来,少爷毕竟心中害怕,不敢跨入棺材内。我听得南爬子说起过,想要剥尸体身上的敛服,一般常用的法子就是使用缚尸绳,一头拴在尸身的脖子上,一头系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横跨入棺材内,坐在尸体身上,用缚尸绳将尸体拉起来,动手剥衣服。

少爷也知道具体的做法,但他哪里有那胆子横跨入棺材内,更不用说是坐在广川王刘去的尸体身上了。所以,他努力了几次,都没有能够将那金缕衣给剥下来。更要命的是好好的绳子,原本套在尸身的脖子上,居然“啪”的一声,断成两断。

我看着断裂的绳子,心中不禁一惊。那绳子切口平整得很,似乎是被利器所断。可是,广川王刘去的尸体上,哪来的什么利器?若是南爬子碰到这种情况,自然是不敢再做什么,而是恭恭敬敬地给盖上棺盖,磕头退出。

可我不是南爬子,我只是一个古董商人,面对金缕衣,焉有放过的道理?所以,我重新将绳子打了个活扣,让少爷让开。

我将绳子一头套在了尸骸的脖子上,另一头拴在我的腰上。看了看广川王刘去胸口一上一下起伏着,我心中事实上也没有底,可丫头与少爷都在看着,那金光闪闪的金缕衣更是在向我招手,我想也没有想,抬脚就向棺材内跨去。

就在这时候,猛然,一个黑影对着我迎面扑了过来。我本能地“啊”了一声,在丫头的手电筒照耀下,我清楚地看到那尖尖的嘴巴、鲜红而妖异的眸子、银白色的毛皮,不正是那白色妖狐?

由于我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棺材内,怎么都来不及躲闪,无奈之下,唯有举剑迎了上去。哪知道原本行动如风、动作敏捷而诡异的妖狐,这一次居然不躲也不闪避,硬生生地对着我手中的青铜古剑迎了上来,那鲜红如血的眸子里,闪现出诡异的得意。

我一惊,这畜生想要干什么?但人在危机之中,脑子似乎也异常的灵活,我在一瞬间已经明白这妖狐的目的,慌忙回剑。

哪知道那妖狐眼见我撤剑,居然对着青铜棺椁撞了上去。我心中大怒,这该死的畜生,想死也不找个时候,这不是添乱吗?虽然我不敢保证什么,但我心中却明白,广川王刘去的尸体接触到血液,会有什么要命的变故?

我冒不起这个险,但想要阻止那妖狐自杀,已经来不及。更糟糕的是,少爷眼见白色妖狐袭击我,居然张弓搭箭,竹箭对着妖狐直射了过来。

“砰”的一声响,白色妖狐重重地撞在了青铜棺椁上,顿时脑浆崩裂。而少爷的竹箭,也同时刺穿了它的身体,鲜红的血迹,四散飞溅。

不!我慌忙对着棺材内趴了下去,企图挡住妖狐的血迹溅到广川王刘去的尸体上,也顾不上那丑陋妖异的尸体有没有尸毒。但我的速度还是慢了一点点,妖狐殷红的血迹,还是有着几滴落在了广川王刘去的尸体上,甚至他的头上。

原本广川王刘去的头部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一片惨白。如今沾染上鲜红的血迹后,分外刺目。更让我震惊的是,妖狐的血迹,并没有遵循物理原则,向下滑落,好像是落在了海绵上,直接被吸了进去。

我没有眼花,就在这么一瞬间,广川王刘去光光的脑袋,居然轻轻地扭动了一下,如同是睡着不舒服,想要摆个舒服的姿态。

我心中已经完全明白,该死的妖狐,它的目的非常明确,在它无法保住广川王刘去的尸身的时候,它居然采用了自杀的法子。不知道使用是什么秘法,但我却知道,这个尸骸就要复活了。

就在我略一迟疑的瞬间,广川王刘去这个老变态,居然用力地扭动了一下脖子。然后,我猛然感觉脚下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住。我心中大惊,我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棺材内,如今被什么东西抓住,不用说,那正是刘去的手。

活人的脚被死人的手抓住,这绝对不是一件好过的事情。我用力地动了动,想要挣扎。可我却忘了,我刚才将绳子套在了尸骸的脖子上,我一动,自然也连带着广川王刘去也跟着坐了起来。

躺在棺材内的尸体猛然坐起来,那是什么概念?我称不上是什么特别大胆的人,可我也不是胆小的人,绕是如此,我还是禁不住大叫出声。

在一瞬间,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而已经坐了起来的广川王刘去,伸出两只惨白惨白的手,用力地掐向我的脖子。

我的耳边只听得少爷与丫头的惊呼声,余下的,似乎是一片黑暗,死神正在向我招手。

我心中寒气直冒,恶却向胆边生。青铜古剑寒光一闪之间,我用力地对着广川王刘去的心脏部位刺了下去。

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是人,我杀了你!是鬼,老子我再杀了你一次。

人怕凶,鬼怕恶,而人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更是爆发出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力量。我手中的青铜古剑毫无阻碍地刺向了广川王刘去尸体的心脏部位。但出乎我的意料,连坚硬的铁链与青铜铜扣,都可以被我毫不费力地砍断,如今面对着一具尸体,我的青铜古剑居然刺不进去。

我大惊,难道说,广川王刘去的尸体修炼千年之久,竟然成精了?刀枪不入?

不对,就算是广川王刘去的尸身僵化,也绝对不会坚硬如斯。这一定是另有缘故,难道说是那金缕衣?

这金缕衣的外表,与普通是汉装没什么区别。宽长的袖子,对襟的一根金色的丝线连在一起。没有时间给我考虑,这双惨白惨白的手还死死地掐在我的脖子上。如果不是有青铜古剑死死地抵住,拉长了距离,我只怕已经被它活活掐死。

猛然,我回剑对着那金色的丝线挑了过去,没想到那一根细细的丝线,韧性十足。我费了好大的劲,方才将丝线挑断。丝线一断,我手中的青铜古剑就顺着金缕衣的衣襟,刺进广川王刘去的身体内。

这一次青铜古剑再也没有丝毫的阻碍,直接将广川王刘去的尸体刺了个对穿。同时,我拔剑对着连着我们俩的绳子砍了过去。绳子一断,广川王刘去的尸体“砰”的一声,再次倒在了棺材内。

我犹不放心,对着他的胸口再次补了一剑。黄河鬼棺全集在线阅读

“嗷……”好像是来自我自己的心底,我听得一声凄凉的惨叫。而后,广川王刘去的尸体,双脚居然不停地蹬着,但仅仅是蹬了两三下子,终于不动了。我摸了摸脖子,长长地喘了口气,心中念叨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同时不禁将少爷的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一遍,他妈的,居然见死不救?

事实上,事后我才知道,我错怪了少爷。他见我有危险,对着广川王刘去的尸体就是几竹箭。可他一怕误伤了我,二怕广川王刘去的尸体,三还要护着丫头,而且,几支竹箭射中了尸体,却是丝毫作用都没有,他也没辙。

经过这么一翻折腾,我犹自放不下那身金缕衣,索性就爬进棺材内,低头准备剥衣服。突然,在金缕衣宽大的衣袖中,一样物什掉了出来,我一惊,以为又是什么恐怖变态的的玩意,哪知道,却是一方古印,看其表面的花纹,隐隐有些眼熟,似乎就是镇河印。

我顾不上剥去金缕衣,忙着将那古印取在手中。正欲仔细观看,猛然,头上哗啦啦一声响,好像打了一个闷雷。

“不好!”我一声大吼,顾不上再剥广川王刘去尸体上的金缕衣,几乎瞬间跳出了棺材,拉了旁边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的丫头,飞快地向前面石树底下跑去。

“老许,怎么了?”少爷的话还没有问完,头顶上,原本悬挂着的数千具黑色棺材,竟然纷纷破裂,无数具黑色尸体,如同是下雨一样,纷纷下坠。

少爷比我们慢了一步,顿时就被无数具黑色尸体包围住。

我靠!我暗自骂了一声,总不能丢下少爷不管。当即忙着举着青铜古剑,再次杀进无数的黑色尸体丛中,少爷举着竹箭,吓得全身发抖,却还是在大战四方。

幸好这把青铜古剑不知道什么来历,居然不怕那黑色尸体。我当然不是什么江湖高手,剑术大师,不过这些黑色尸体不知道躲闪,倒是省了我很多麻烦。我一剑一个,直接将它们砍成两端。

如今我已经已经看清楚了,这些黑色尸体与我们在刘去上面的墓室内遇见的黑色尸体一模一样,都是脚下锁着铁链,腥臭扑鼻。丫头的眼光不错,刚才那个穿着金缕衣的老变态,果真就是广川王刘去。

评论
  • 02200059:

    沙发……少爷的箭好多,还没用完

    回复
  • Zephyrsc:

    绳子在沉船的时候都扔了,人物性格好似精神分裂喜怒无常,故事前后矛盾

    回复
  • 丸丸:

    恐怖啊……

    回复
  • 九皇叔的轻尘MM:

    02200059,你来召唤神龙的啊。。。。

    回复
  • -_-:

    整个一鲁王宫翻版,就是瓶子变成了古剑。。。。。。。。。。。。。。。。。。。。

    回复
  • 勺老:

    楼上的,什么瓶子

    回复
  • 归灵:

    我也这么觉得,鸠占鹊巢,跟盗笔里的七星鲁王宫的故事很相似嘛,古剑就跟闷油瓶一样厉害……

    回复
  • 吴邪:

    这是三叔写的吗,怎么感觉像是哪个山寨作家抄的啊……

    回复
  • 苏畅:

    风水玄术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