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二卷 第五章 青铜面、九尾蛇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我将手中的手电筒交给了少爷,也不解释什么,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黑暗中,我隐约看到前面有一点点光线,以为是丫头,忙游了过去。可等到了近前,却发现那是丫头的防水手电筒掉在腐烂的黄沙上,一半埋在黄沙中,隐约透出亮光,丫头却不见踪影。

我大惊,这黑黝黝的水下,除非是丫头出事了。否则,她绝对不会舍弃手电筒不用。要知道,在这黑暗中,手电筒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我本能地张口想要呼叫丫头,可是却忘了自己还在水中,只能举着手电筒,一边对着泥沙下四处乱照一边向,一边向着青铜人佣摸了过去。丫头是被这青铜人佣吸引过来的,如果她要出事,也势必与这青铜人佣有关。

我很快摸到了青铜人佣的圆形蛇尾巴。可是这一摸之下,我却吓得差点没有当场昏厥过去。那……绝时不是铜质的感觉,而是摸着了活物一样。是的,我清楚地感觉到,我摸到了一条大蛇。

我匆忙蹿出水面,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少爷正伸长着脖子,四处张望,忙道,“少爷,不好了,丫头出事了……”

“什么?”少爷一听就急了,惊叫道,“丫头怎么了?”

“丫头失踪了!”我压低声音,颇有顾虑地将刚才在水下的发现告诉了少爷。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尊锈迹斑斑的青铜人佣,低声问道:“那怎么办?”

我用手指了指水下,示意两人一起下去。少爷自然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丫头如今可是他的命根子。他当即将弓弩取出,搭上竹箭,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我也紧跟其后。

水下依然是一片浑浊,我们的手电筒实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而且,由于没有丝毫的防水设备,我们的眼睛长久地泡在水中,实在疼得紧。朦胧中,我看得分明,青铜人佣的尾巴,不是水流的缘故,而是确确实实地在缓慢蠕动着。黄河鬼棺全集在线阅读

少爷就在我身边,用手指了指,大意地问我如何是好。我摇头,现在先找到丫头是正经,至于这青铜人佣是否要复活,那都与我们无关。

我与少爷都是大着胆子,又向前游动了片刻,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青铜人佣的整个尾巴。可是这一看,我却是魂飞魄散,丫头整个人已经被青铜人佣巨大的蛇尾巴牢牢盘住。原本我看到的,那个蛇尾巴内的盘住的空缺地方,如今已经被丫头填满……

原来……原来……

我已经惊得说不出什么话来。原来,这个蛇尾巴盘住的东西,并不是青铜器,而是活人?这么说,刚才我在水下见到的那个死人骷髅,难道也是被蛇尾巴缠死在这里的?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去寻找正确的答案,我清楚地看到——蛇尾巴一直缠绕到丫头的胸口中,而丫头的胸口还在水中起伏着,这证明她还活着!如今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研究这个青铜人佣的蛇尾巴为什么变成了活物,而是要将丫头救出来。

若是换成别的时候,碰到如此诡异离奇的事情,素来胆子并不算太大的我只怕早就吓得落荒而逃。能够不招惹,是绝对不会招惹这等离奇恐怖的怪物的。可是丫头却是陷在了蛇尾巴内,我又绝对不能置之不理。

我向少爷比了比手势,示意他别轻易放箭,我先游过去,看看能不能将丫头捞出来,要是能够将丫头拉出来,就赶紧离开。

少爷也赞同,全神戒备,将搭着竹箭的弓弩死死抓在手中。我一点点向蛇尾游了过去。

越到近前,我越看得分明。这蛇尾原本的锈迹,似乎全部剥落,也变粗了好多,正在缓慢地蠕动着。黑漆漆的表面上,密布着丑陋的鳞片。我看着鳞片的模样有点眼熟,心中一动,差点叫了出来。

这鳞片的模样,与青铜人佣裸露在水面人身上的鳞片,不正是一模一样?刚才我怎么就有胆子摸他的?而它慢慢蠕动着,正是在将丫头越缠越紧。时不我予,我几乎是连想都没有想,直接蹿了起来,欺负蛇尾没有眼睛,冲向丫头,一把将她死死地抱住,用力地拉扯着。

哪知道我刚刚抱住丫头,蛇尾居然一动,又是一股蛇尾,对着我狠狠的抽了过来。我看着那仅仅只比水桶细了一点儿的蛇尾巴,心中发毛。被这样的蛇尾抽上一下子,只怕不死也得重伤。我一个低头,附在了丫头的身上,闪了开去,可是蛇尾一个回转,如同是长着眼睛一样,再次横扫过来。

我不禁暗暗叫苦——想要躲避,就得放开丫头;不闪避,我这人身可拼不过蛇尾。略一迟疑之间,蛇尾已经对着我的脑袋横扫过来。

我将眼睛一闭,暗叫一声,完了……

可是,就在我闭上眼睛的瞬间,我旁边水流涌动。我心中知道有异,忙睁开眼睛,只见少爷双手紧紧地握着一只竹箭,狠狠地插在蛇尾上,溅起一些黑色的液体。蛇尾复活,有利也有弊。原本它是青铜筑成,自然不惧刀剑。可是,一旦它化成了真实的蛇尾,却也是血肉之躯,也怕刀剑伤害。

吃痛下的蛇尾软软地垂了下去,可是仅仅一秒钟的时间不到,又个一股蛇尾扬了起来,对着少爷与我抽了过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看得明白,缠住丫头的是一股独立的蛇尾,而刚才攻击我的,又是另一股,被少爷伤着后,潜入水中。如今攻击少爷的,又是一股蛇尾。

天啊,这该死的青铜人佣,到底有多少个蛇尾巴?我已经被这发现惊呆了。刚才我是第一个摸向水中的,当时这青铜人佣明明就只有一个蛇尾巴,如今怎么长出来这么多个?

我心中大急,眼见蛇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卷向少爷,想要提醒少爷注意,却忘了自己在水中。一张口,臭水带着腐烂的黄沙冲进肺腔内,差点将我当场呛死。

我知道,我的一口气已经憋到了尽头,少爷的情况大概也差不多。当即死命地扯着丫头,同时,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与勇气,从背上摸过少爷刚才递给我的竹箭,狠狠地刺向了蛇尾。

由于用力过猛,竹箭倒是刺进了蛇尾内部,可是也禁不住大力折腾,当即“啪”一声直接断为两截。庆幸的是蛇尾吃痛,似乎是略微松了松。我用平生最快的速度,一把拉过丫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直接蹿出了水面,游到另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丫头脸色苍白如土,呼吸急促。我心中着急,使劲地在丫头的人中上掐了一把,又用力地摇动着她。

“哇……”丫头吐出一口臭水,喷得我满头满脸。我心中明白,丫头真的是福大命大,这次又死里逃生,活了过来。我一边摇动着她,一边目光在水面上扫视着。一颗为丫头刚刚放下的心,再次为了少爷提到了嗓子口。因为,少爷还没有上来。

水面上已经不再平静。原本甬道内的水平静如死,如今却波澜汹涌。尤其青铜人佣的附近,更是溅起了老大的水花,显示着少爷在下面弄出来老大的动静。丫头又吐出了几口水,总算是清醒过来,眼见我抱着她,她忍不住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我担心少爷,当即恶狠狠道:“哭什么哭?”

丫头被我一凶,嘴巴一扁,哭得更是厉害。我将她轻轻放在水中,吩咐道,“你抓着铁链等我,我去接应少爷。”救了丫头,可也不能把少爷给赔上了。

丫头抹了一把眼泪,忙道,“我和你一起去!”

“不准!”我怒吼一声。顾不上丫头,我正欲潜入水中,猛然,一股巨大的水流冲了过来。若不是我紧紧地拉着铁链,只怕就得被水流冲走。我心中知道不好,忍不住怒吼一声,抓着铁链,向青铜人佣游了过去。

表面上,青铜人佣还是普通的青铜人佣,裸露在水面上的部分,依然是锈迹斑斑,看不出有丝毫异样。但就在此时,水中无数条黑色蛇尾卷出水面,同时,一个人影如同电视内的空中飞人的模样,蹿出了水面。少爷惊恐地大叫道:“老许,他妈的……”

原本少爷大概是准备骂我什么来着,可是,身后的两条蛇尾已经卷了过来,让他没有丝毫说话的机会,手中的竹箭对着蛇尾就刺了过去,人却仿佛泥鳅一样,快速地向我们这边靠了过来。我还真想不到,少爷在水中的速度,居然可以这么快。

我忙着游了过去,接应少爷。直到距离那个古怪的青铜人佣大约有五六米远,我们三人才大大地松了口气。远远看着,青铜人佣原本空荡荡呆滞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他如今的目光里充满了嗜血的凶狠,死死地盯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

“他妈的,太变态了!”少爷惊魂未定地骂道。

“如今怎么办?”我问丫头。我心中奇怪,刚才我也摸过那个青铜人佣的蛇尾巴,可是,摸了就摸了,并没有导致它就活过来啊,怎么丫头潜入水中,就让它直接复活了?难道说,这条蛇是条色蛇,见着了美女,他就连装死也顾不上了?

丫头摇头不语。我又问她,是怎么将那怪物激活的。丫头说她也不知道,开始就感觉这青铜人佣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偏偏又不知道到底怪在什么地方,于是再次潜水下去想要看个究竟。不想刚刚一下水,就被那蛇尾巴缠了上来。她想要呼救都来不及,若不是我下去找她,时间一久,她不被那怪异的蛇尾巴缠死,也得因为水下窒息而死。

少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叫道,“老许,快想想法子,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再在这里耽搁,不用等那蛇尾过来,龙棺底下的诅咒也足够要我们的小命。”

被少爷一说,我陡然惊起,我们来此的目的,可是为了找到广川王刘去的墓志,寻找破除黄河龙棺底下的诅咒。而且,根据教授写下的生辰链,我们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可问题是,后面的甬道退路已经被我们自己封死,而且还有下尸激活的教授在等着,前面又被青铜人佣堵住,想要过去,就不得不经过青铜人佣的身旁。

“如果……它只有一条尾巴就好了!”少爷见我沉吟不语,叹了口气道。

我心中也是狐疑,刚才我摸向青铜人佣身下的时候,它明明就只有一条蛇尾,可为什么现在,却有着了这么多的蛇尾?至少我与少爷见到的,已经有了三条之多,一条蛇长这么多尾巴做什么?

当然,这里的一起都太变态了,不能用常理来推断。而且,这也不是蛇,它的表面,依然是一尊普通的青铜人佣,可是他的身下,却是有着多条蛇尾的怪物,且还是活物。

我再次用手电筒照向青铜人佣背后的那个黑黝黝的洞口。恍惚中,我似乎再次看到一张惨白的人脸一闪而过。

我努力地摇头,也许,我真的眼花了。这里,除了我们三个活人,哪里还有第四张人面?

丫头休息了片刻,似乎已经恢复了不少,正欲说话,突然,少爷大叫道,“不好!”同时,他整个人也如同是鱼一样,从水里蹿出老高。

就在少爷大叫不好的同时,我明显地感觉我脚下有东西,心中一惊,慌忙也蹿了出来。旁边,传来丫头的惊叫声:“它在我门的脚下……”

凡是女人,大概都怕蛇,丫头也不例外。而且,她的动作也远远都没有我与少爷快,所以,她话音未落,身子已经快速向水下沉了下去,我与少爷看得分明,丫头明明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下去的。

“他妈的,老子与你拼了……”少爷一声怒吼,已经潜水下去。

我正欲叫少爷别鲁莽行事,我只能无奈地跟着下去。就在我潜水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压力,对着我胸口狠狠地袭来。我眼前一暗,一条水桶粗细的蛇尾,正对着我狠狠地抽了过来。

我接着水势,慌忙闪开,同时将手中的竹箭对着蛇尾狠狠地刺了过去。蛇尾一击不中,居然也学狡猾了,迅速撤退。我担心少爷,抹了抹脸上的水珠,蹿出水面。喘口气正欲再次冲进水里,突然,旁边水花四溅,少爷与丫头同时冲出水面。

似乎那条该死的多尾蛇被我们激怒,七八条蛇尾同时冲出水面,对着少爷与丫头恶狠狠地卷了过来。

“小心!”我大声叫道。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冲了过去,一把扯住其中的一条蛇尾,趴在它身上就是一顿老拳。面对这等情况,我已经顾不上害怕,也无暇考虑这蛇有毒无毒的。

少爷与丫头见状,也学着我的样子,一人抓住一条蛇尾,一顿老拳揍了下去。我们的竹箭有限得很,而且,已经损失很多,得省着点用了。

在水面上我看得明白,一般的蛇,不管表面是什么色泽,腹部底下基本都是白色的,可是这蛇尾却有着说不出的古怪,居然整个身体都是一片漆黑色,而且布满鳞片。

丫头力气小,抓不住蛇尾,在水面上几个翻腾,差点再次被拖进水中。我与少爷几次援手,才算勉强抱住了丫头。可这也不是法子,那该死的蛇尾并不是只有三条,如今全部冒出水面。我大概数了数,只怕有九条之多,而余下的六条,更是让我们防不胜防。

我心中有点纳闷,这青铜人佣裸露在水面上的部分,与真人差不多大小,可是如今的蛇尾,却是如此巨大。每一条似乎都有水桶般粗细,几乎将整个只有两米多宽的甬道都塞得满满的。也正因为如此,它转圈之间,很不灵活,导致了我们有还手的能力。要是在空旷之地,只怕这些蛇尾早就要了我们的老命。

经过大约五六分钟的激战,我与少爷都已经累得筋疲力尽,手脚发软。丫头更是不堪,几次都被蛇尾拖进水中。

“许大哥,打它的脸面……”丫头喘着粗气道。

我一呆,脸?这些蛇尾哪来的脸面,难道要我用老拳去揍青铜人佣?

“打他的脸……”丫头再次急叫道。由于说话分神,她一个不提防,又让蛇尾拖进了水中。我慌忙舍弃蛇尾,摸向青铜人佣,丫头既然让我打他的脸,总是有缘故的。

可是我刚刚一动,那些该死的蛇尾似乎知道了我的意图。三条蛇尾放弃了少爷,同时向着我卷了过来。我大骂一声,无奈闪身避开,摸着铁链,再次扑向青铜人佣的头部。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破空之声,吓得我慌忙一个低头,潜下水去。而那蛇尾见机再次缠向我的腰部。

“我靠!”我看得分明,刚才在我背后的破空之声,居然是少爷射出的竹箭。没有给我骂人的机会,三条蛇尾同时缠上我的腰部,将我拖入水中。

“吾命休矣!”我暗叹一声,几乎就要放弃挣扎。说实话,我实在是太累太累了,累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从骨子里传来的疲惫让我想要放弃一切的抵抗。

就在此时,原本缠住我腰部的蛇尾,居然像是中邪一样,迅速地撤退了。同时,丫头也已经浮出水面,只是脸色苍白,在冰冷的水中泡得久了,连嘴唇都冻有些发紫。

少爷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早就游了过去,一把抱住丫头,又是揉又的捏的,还不住地叫着她的名字。等到确定丫头只是受了惊吓,在水中泡得久了全身乏力,并无大碍后,我们放下心来。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空再次研究刚才的青铜人佣。少爷的那一箭,正好射在他的眼眶部位,不过,竹箭并没有射入他的眼眶,而是掉入了水中。不过,就算如此,却让他再次变成了普通的青铜器,所有的蛇尾都已经消失,与我们刚刚见着它时的模样一模一样。乍一看,它就是一尊具有着历史研究价值的青铜器,足够让我与少爷这等古董盘子心动,让丫头那种考古学者疯狂的青铜器。

如果不是险死还生,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尊锈迹斑斑的青铜器,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攻击力。

我问丫头:“你怎么知道打他的脸有用的?”丫头被我一问,原本已经苍白的脸居然微微一红,支吾着说,她是蒙的。原来,丫头也不知道青筒人佣蛇化的原因,但因为她见着那青铜人佣蛇尾复活,可是裸露在水面上的人面却是丝毫也没有改变,心中一动,才想到,也许这青铜人佣的唯一控制机关就在头部。可是到底如何控制,她并不知情,情急之下,只能让我们打它的头。

少爷也不知道是交了什么狗屎运,一箭过去,居然就让青铜人佣不再动弹,蛇尾也恢复了正常的青铜模样。

如此说来,我们还真是吉星高照,蒙也有蒙对是时候。但我想想少爷刚才的那一箭,可真是玄啊——要不是我反应快,那一箭射的,可不是青铜人佣,而是倒霉的我了。

我暗中鄙视了少爷一把,丫头也挣脱了他的怀抱,看着青铜人佣背后露出的那个黑黝黝的洞口发呆。

我说:“丫头,你怎么了?”

丫头低头不语,半天才道,“许大哥,我总感觉这青铜人佣有着说不出的古怪?”

我说,不管它怎么个古怪法子,现在我们最重要的问题是出去,别再动心思研究这个了。丫头被我一说,也不好再说什么,点头赞同。我摸了摸脸上的水珠,全身上下,如今早就湿透,在加上泡在水中过久,我都感觉脚要抽筋了,当即道:“我走前面,丫头中间,少爷断后。”

少爷嘟囔着说,凭什么让他断后?但我已经一头钻进了那个黑黝黝的洞口中。刚才我两次见到洞口有人影闪现,如今第一个钻进去,自然是万分小心。可是出乎我的意料,洞中什么都没有,仅仅只有不到一米长度。我爬了过去,谢天谢地,这里总算没有水了,顾不上打量四周的环境,我忙着将身后的丫头与少爷一并拉了出来。

三人同时大大地松了口气,由于没有了水,少爷与丫头也同时拧亮了手电筒。三把手电筒虽然不算太亮,但也让我们足够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这一看之下,我们三人不禁苦笑,我们的脚下虽然没有水,可是,面对着的,却是更大的的水潭。我们的脚下,仅仅只有一条一米来宽的白石带,过了它就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大水潭。

是的,用无边无际来形容,当真的一点也不为过。这个水潭确实很大,我们用手电筒照了照,黑黝黝的一片,居然看不到边际。更让我们震惊的是,刚才那条铁链,并不是通过甬道就结束,而是一直延伸到了这里,横贯过水潭。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长,尽头又在什么地方?

万幸的是——在水潭上,居然有着一条依然只有一米来宽的白石通道,可以让人通过。

正当我们打量四周环境的时候,背后响起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处于静止状态中的我们都吓了一跳,忙着回过头去。却见着背后的石壁上,果真也有着一尊青铜人佣。由于这青铜人佣并不泡在水中,所以,锈蚀情况要比刚才的那尊好得多。面目与身体都与石壁那一边的一模一样,那条粗粗的铁链就是经过它的身体,蔓延过整个地下水潭。

青铜人佣身上,密布着鳞片状的花纹,上半身是人的模样,而下半身却是蛇,盘成一团。所不同的是我们刚才在另一面看到的蛇尾盘成的一圈中,是空空的,而这个,却盘着一个小小的人形,看着也像是青铜器所铸成。

而在此时,这尊青铜人佣正缓慢地移动着,将原本我们爬过来的那个黑黝黝的洞口堵死。断绝了我们的后退之路。

经过了刚才凶险的一翻大战,我们对青铜人佣都心存畏惧,谁也不敢轻易地招惹它。眼睁睁地看着它将整个洞口封死,我再次看向它尾部缠绕着的那个小小的人佣,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如今仔细一看,我不禁就“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心中大惊,这个小小的人佣,那张脸——怎么看着那么熟悉?我用力地摇头,顿时想了起来,我刚才在那边的时候,两次看向这个洞口,总感觉似乎有人闪过。甚至,第一次我曾经见过一个惨白的人面。

如今,这个小人佣身体被蛇身缠住,看不分明,可是那张脸,岂不正是我刚才看到的那张惨白的人面?我的心不争气地“坪坪”跳个不停。

“老许,你怎么了,别一惊一乍的吓唬人好不好?”少爷将弓弩背在背上,甩了我一个老大的白眼道。

我对这青铜人佣实在是心存恐慌,不敢再做停留,忙道,“我们赶紧走!”

丫头也赞成,如今唯一的通路,自然就是那条一米来宽的白石路。事实上,若是称它为白石桥也许要更贴切一些。由于这是唯一的一条路,我唯恐白石桥上又有着什么厉害的机关布置,所以,自己先小心翼翼地踏了上去。

走了两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招呼少爷与丫头一起走那条长长的,甚至看着有点诡异的铁链,就在白石桥的旁边,也不知道延伸到什么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思考:这条铁链到底要锁住什么?难道是锁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将我们一直送进幽冥地府?

四周都是一片黑暗,水潭看不到边际,反而更是让人心生恐慌。唯独我们三个人,走在这黑暗的白石桥上,感觉就像是走过地府的奈何桥,前面等待我们的,就是地府的恶鬼与幽冥殿。

“前面……前面……是什么东西?”少爷举着手电筒,声音颤抖,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一惊,为了节约用电,我关掉了手电筒,仅仅只靠着少爷手中的手电筒照明。毕竟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从这鬼地方出去,而在地下,没有照明工其,绝对是死路一条。所以,我闻言,顺着少爷手中的手电筒光线看了过去,这一看,我只感觉背脊骨上一股凉气直冒:就在距离我们大概有五六米远的地方,正蹲着两个人影,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我们。

丫头用小手捂着嘴巴,才没有叫出来。我呆了呆,毕竟,在这地方我们已经被太多的 意外惊吓,如今的我似乎已经被吓得有点糊涂了,居然首先大着胆子,向前走去。

我们三人,一步步地向着那两个蹲着的人影靠近。脚步声在白石桥上回荡着,通过水声放大,显得格外惊心。

一步,两步,三步……渐渐的,我们终于能够看清楚那蹲在石桥上两个人影,我们三人不禁都松了口气。原来,那人影并不是活人,而是两尊青铜人佣,也不是蹲在地上,而是跪伏在地,石桥两边,一边一个。

等走到了眼前,我才看得分明。这两个青铜人佣,铸造工艺极为精湛,全身赤裸,跪伏在地上,居然是一男一女。由于头脸俯伏在下,看不分明,因此看不到脸部的表情,估汁是筑成奴隶形状陪葬的。

更让我称奇的是,那根长得有点古怪的铁链,居然在两个青铜人佣的脖子上缠绕了一圈,然后再次延伸向前。

我们三人走到近前,丫头的俏脸忍不住微微一红。这两个青铜人佣,都是全身赤裸。古代的奴隶地位最为低下,估计也未必就有衣服穿。但丫头毕竟是大姑娘,看到全身裸体的人佣,忍不住就会脸红。

我却犯了愁。这里只有一条通路,而这两个青铜筑成的奴隶人佣,都与真人差不多,跪伏在石桥上,顿时就将石桥的去路档住。我们若是想要走过去,就得从这两个青铜奴隶人佣的头部跨过去。

有刚才那个九尾蛇青铜人佣复活的经历,我们三个人都不怎么敢将这玩意单纯地看成是青铜器,唯恐一个不注意,再次碰到了什么机关,将这奴隶人佣激活。天知道,奴隶造反是很厉害的。

我迟疑的时候,少爷轻轻地推了我一把,低声道:“老许,上啊!”

我一咬牙,这是唯一的一条路。不从这两个奴隶人佣的头上跨过去。那么,唯一的法子,就是从水下游过去,可是,我们刚才在水中泡得太久,全身湿透、浑身发冷,谁也不想下水。更何况,这个水潭的水看着黑黝黝的,浑浊得很,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怪物。刚才的那个九尾蛇,要是在这里出没,没有了地势的控制,轻易就可以将我们三人活活缠死。

想到这里,我当即一步走了过去。向那奴隶人佣的身上跨了过去,天知道,我的两条腿都在发抖。但谢天谢地,我两条腿都已经过来了。奴隶人佣还是人佣,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我暗自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丫头。可是丫头却迟疑着,怎么都不敢跨过来。

少爷无奈,先一步跨过人佣,走了过来。我们两人同时回过头去,想要扶丫头过来。可这一回头之间,却是魂飞魄散……

丫头的肩膀上,居然再次冒出来一个脑袋——一个惨白惨白的脑袋,鼻子塌陷,没有眼睛,嘴角却带着狰狞至极的笑容,正对着丫头的脖子咬了下去。

“丫头!”我狂吼出声,脑子里一片空白。同时,少爷的动作快得惊人。我只听得一声破空之声,一只竹箭已经对着那惨白惨白的脑袋射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竹箭险险地擦着丫头的脑袋,直接射在了那个惨白修白的脑袋上。“啪”的一声儿轻响,丫头的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坠了下去,直接掉在了水中。我清楚地看到水中荡起一个小小的水花,然后便什么都没有了。

匆忙中,我也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不过,绝对不是人。

丫头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双腿打颤,难为她居然跑得那么快,向我们冲了过来。我与少爷匆忙将她扶住,丫头吓得连哭都不敢哭,心有余悸地看了看黑漆漆的水面上。

我趁着扶住丫头的机会,看了看她的背上。她原本的衣服已经湿透,倒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我问道,“丫头,刚才是怎么回事?”心中狐疑,那鬼东西是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爬上丫头的背上的?而且,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我……我不知道……”丫头结结巴巴地回答。

我与少爷忙着好言安慰她,同时我又忍不住看了看少爷,却见他脸色苍白如土,连呼吸都有点急促。我心中明白,少爷势必也与我一样,后怕不已。刚才的那一支竹箭,可算是危险万分,要是偏上一点点,丫头不被那不知名的鬼物给咬了,也得伤在少爷的竹箭之下。

少爷憋了许久,终于道,“老许,他妈的……刚才……”

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没错的,你做得很好。”

少爷大大地喘了口气,对我说,“老许,这次兄弟要是能够找到破除黄河龙棺诅咒的法子,能够活着回去,我就把生意了结,继续开我的小饭店去,再也不做这等古董生意了。”

说实话,我也有这等想法,当即点头,“别说了,只要我们还没有死,总还是有机会出去的。这里邪门得很,大家小心。”我说话的同时,扶着丫头,经过刚才凶险的一幕,我们三个均是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

整条石桥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长,不过,自从那对青铜奴隶人佣出现过,每隔五六步远,就会出现一对青铜奴隶人佣,皆是面目向下俯伏跪着石桥上。而那条长长的,古怪的铁链,每次都是在奴隶人佣的脖子上绕上一圈后,再次延伸向前。

我多了一个心眼,数了数,已经经过了八对人佣,照着九九归一的说法,前面应该还有一对奴隶人佣!

果然,向前走得几步,又一对人佣出现在我们面前。丫头眼尖,用手指着前面道:“许大哥,你们快看!”

我们三人皆抬头一起向前看去,刹那间,我们都被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惊呆了。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在无边无际的水潭中间,一个足足有篮球场大小的白玉高台耸立在水面上,而在白玉高台的四周,皆有水流倾泻而下,汇聚到水潭中。这情景,怎么看着都有些眼熟。

丫头低声道:“许大哥,你看,这个情景,与我们进来的时候,外面的九龙坑,是不是很类似?”

对啊!被丫头这么一说,我顿时想起。不错,这石台与水潭的情景,果真与九龙坑非常的类似。难道说,这地下另有风水玄术?由于是在地下,我们手中的手电筒委实昏暗得很,看不分明,石台上的景象更是看不明白。当即跨过最后一对奴隶人佣,我们三人快步走到了石台的近前。

评论

闷油瓶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