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黄河鬼棺 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混乱(1)

2012年12月16日 更新

我大叫了一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脖子,一下子把头转过去,去看那女尸的脸。就看到女尸体脸上笼罩着一层黑气,眼窝一下子萎缩了下去,颧骨突了出来,神情更加的骇人。

尸变了!

我当时脑子就这一个念头。三个人连滚带爬地就退开好几步远。少爷发抖道:”这娘们就是善变,刚才开棺材的时候不是没变吗?怎么说变就变啊!”

我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我肯定我们有某一个关节弄错了,我所谓南爬子盗墓的那些知识,都是一段一段听来的,中间有没有遗漏,我还真不能肯定。

我用手电照了照棺材,那女尸竟然已经坐了起来。给手电一照,脑袋马上就转了过来。我忙把手电转到其他地方去,对另二人道:”别呼吸,这样老粽子就找不到你!”

他们干脆捏住自己的鼻子,我指了指一边的角落,示意我们到那里去躲一下!

我们走了几步,突然听到后面棺材那里发出东西落下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那尸体下来,忙转回去照一下,这一照却没有照到任何东西,棺材里果然没有。

再往地上一照,我一下蒙了,只见那女尸,竟然像壁虎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怎么回事情,你不是说我们不呼吸她找不到我们吗?怎么她知道我们的位置?”

我发抖道:”我靠,我不知道,难道我们附近还有第四个人没闭住呼吸?”

“不可能啊!”少爷道,的确是不可能啊,我们胡乱拿手电一照,四周哪里还有人啊。

少爷翻出弩弓,大叫着:”他娘的,反正咱们也死定了,妈的就会会这娘们,老许你给我照着,老子今天就和他卯上了。”

话刚说完,忽然脚下一软,脚底下的青砖陷了下去,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忽然脚下不稳,摔了下去。

这一下摔的我七晕八素,四处一照,这下面竟然也是一条甬道?

奇怪,怎么会有甬道在这个上面,难道这个古墓是双层的?

我纳闷地看着四周,少爷已经把我们拉了起来,大叫:”别看了,快跑。”

我赶紧爬起来快跑,一下子也不知道往哪里跑好,两边都是黑幽幽一片,一看少爷拉着丫头没头没脑地就往一边的黑暗里狂跑而去,一咬牙也就跟着上去。

狂奔跑之间也看看到这条甬道的两边都是色彩鲜艳的壁画,听到后面铁链条的急速拖拽声,根本没有机会停下来自己去看。

跑了不久就听到少爷大叫:”这里有扇门?”

我用手电一扫,只见一座巨大的墓门立在甬道的尽头,比我们刚才从外面下来看到的墓门还要大出一倍多,这木门是用汗白玉所雕,上面左右两条璃龙趴在门上,乍一看,竟然像活的一样。

后面的铁链拖拽声音看就到了,我们不做停留,少爷一甩弩弓就让我去开这道墓门,自己要和后面的女尸搏上一搏,拖延时间。

我此时候已经吓的手软脚软,万象钩都拿不住,闹了半天,连门的缝隙都插不进去。

定睛一看才发现这道巨大的墓门的门缝隙实在是太窄了,而且里面灌了铜水,万象钩根本塞不进去。

一看心里就直叫糟糕,难道我们三条小命,就此断送在这里了吗?

正在慌乱之际,丫头忽然来拉我,道:”快看脚下!”

我低头一看,只见我们脚下甬道的砖面,到了这里已经变成大形的青石板,而且我们脚下的这一块青石板子,一踩之下竟然还有点松动,似乎是空心的。

我猛的想起那几个老南爬子和我说的故事,这叫做鸽子翻,下面有一条非常复杂的秘道,可以通到墓室里面,这道墓门其实是个摆设,压根就没有让人进出的意思,这墓门里面还有六七层石头封石头叠在一起,你就是用炸药去炸,他娘的把上头的甬道炸塌了,这墓门也炸不开。

我在书本上也看到过这种机关,没想到今日还有缘分的见真面目,这种机关在西汉墓穴里非常常见,我脑子一个突兀──难道这里的,才是刘去的?那上面的南宋风格这么明显的古墓,是谁的?

一桥通六桥皆通,我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情了,这他娘的是个墓中墓啊。当年老教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是还是在”文革”之前,有一天他们接到举报,说是哪里发现了盗洞,他马上带着人到了现场,下去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已经被盗掘光了,四处一片狼藉,老教授痛心之余,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痕迹,原来棺材给人从棺床上挪到了一边。

老教授就奇怪了,让人把棺材搬开一看,我靠,那棺材底下,也就是明墓穴的墓底的砖头给人挖了大洞,下面黑幽幽是一个盗洞。老教授马上就纳闷了,怎么回事情,马上再派人下去一看,知道了怎么回事情,这明墓的正下面,竟然还有一个南朝时候的小墓,这真是一个墓穴套着一个墓穴。

那盗墓贼就到下面的南朝小墓里,但窒息死了,老教授说可能是他的同伙让他下去后,把棺材推了过来,把他封死在里面了,但是那棺材有两吨重,他同伙怎么推得动,就没人能说的清楚了。

大脑里刹那间闪过大量的片段,一边的少爷已经翻开了下面的青石板子,这时候那股腥臭的味已经离我非常近了,我再也顾及不了什么东西,一个翻身就跳下了鸽子番下的密道。

评论
推荐链接